汪涛:中美之间会发生战争吗?

  战争是很容易被触发的。当年的朝鲜战争前中美双方都极其不愿直接发生战争,但战争却实际发生了。并不是因为美国做了什么才导致中国参战,而正是因为美国没有充分去做其应该做的事情,从而任由前线指挥官以及各种国际势力随意发挥作用,才逼使中国不得不参战。

  大战阴云

  不可否认,自朝鲜战争之后,中美之间直接发生战争的阴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浓重。因菲律宾南海仲裁结果出台,不到一个月前的6月16日,美国罕见地以双航母编队在菲律宾海进行演习,试图吓阻中国接受菲律宾挑起的南海仲裁结果。而几乎与此同时,微信群和网上就盛传一段中国大量DF-21D机动导弹部队奔赴南海三沙市的视频。

  仲裁结果出台之前,中美双方海军大量军舰齐聚南海,似乎有大战一触即发之势。就在中国三大舰队主力齐三亚宣布南海军演不多久,2016年7月7日中国战略运输机运-20交付部队。紧接着第二天,7月8日美韩宣布正式达成协议,在韩国部署遭到中国强烈反对的“萨德”反导系统。双方惊天动地的大动作一个接着一个。

  且不说“修昔底德陷阱”,以及“大国崛起过程中新旧大国必然发生直接冲突”的普遍理论认知,从“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成为西方媒体热衷讨论的话题中,我们已经可以深刻感受到阵阵寒意。 2016年5月16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发表题为“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在亚洲开打”的文章,英国《国际财经时报》也在同日发表文章“美国新型高超音速导弹是否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最近一本以美国与中俄等大国间展开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为背景的小说《幽灵舰队》在美国军界广泛流行。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为该书写了推荐信。该小说的两位作者P.W.辛格与奥古斯特·科尔都并非科幻小说作家,辛格是“新美国”基金会的战略学者,为美军、情报部门和好莱坞提供顾问服务,他此前的作品是《纽约时报》最佳畅销书《战争线索》,还是《权力的游戏》和《饥饿游戏》的编剧,此外还是多部其他科幻电影和著名游戏《使命召唤》系列的顾问。科尔则是大西洋协会的资深会员,他通过幻想来研究未来战争,曾是《华尔街日报》的国防记者。

  爱因斯坦说: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但是第四次世界大战人们将只会用木棒和石头。The only way to win world war III is to prevent it——赢得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唯一途径就是阻止它。

  以史为鉴

  美国人喜欢以科幻来理解未来,但中国人却喜欢通过历史来寻找未来的启示。我们还是从中美之间实际发生过的朝鲜战争来看看它对今天的教训。

  各方研究普遍认为,当年朝鲜战争前中美双方都极其不愿意相互之间发生直接的战争。这种意愿是双方政府、军方和普通百姓中普遍存在的,但最后双方的直接战争却发生了。当时的战争是太多中美之外的力量所推动而导致的,这是对今天非常有参考意义的历史,却至今未能被深刻理解和汲取教训。当战争循环因果序列的结构一旦形成,只要开启第一个序列,后面的事情就是谁都难以阻止的了,而这第一个序列可能并不被双方的决策者认为是会导致双方直接交战的。尤其当双方的底线之间不是隔着一定的缓冲区,而是存在交叉的地方,只要一个很小的火星就足以引爆谁都不愿意发生的战争。不幸的是,今天中美之间有太多底线存在模糊交叉的地方,并且同样有太多中美之外的力量在进行复杂的推动。在这个地球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中美之间避免战争,并且可以说这样的人还不少。中美之间直接打一仗对很多人有极大好处,只要人们分析一下谁会得到相应的好处,就会明白有多少人可能希望中美之间直接打一仗了。

  当年中国参战是在战火烧到鸭绿江,已经开始直接触及中国边界时开始的。在这个点上是处于临界点,中国可以参战,也可以不参战。但美国当时并没有尽快向中国最充分地表明他不会触及中国的利益,当时他绝对有这个义务主动地、极为充分地消除中国的担忧。但美国没有做,并且麦克阿瑟在已经快打到鸭绿江边时,也没有公开的、充分的宣誓,以表明他不会单纯去追求更多战争胜利。如果没有美国这些主动、充分和公开的宣誓,怎么知道他们不会进一步打进中国领土?

  有一个故事说当初蓝德公司做出判断,中国将会参战,但美国政府因为这个分析报告要价100万美元太贵而没有去购买。这个故事真实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问题在于美国当时只是在判断中国是否会参战,而不是充分理解要做什么才能避免中国参战,这样就算买了蓝德公司的报告又有什么意义?如果他们不希望,就应该按照主动避免中国参战的方式去做。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如果仅就中美之间来说,这场战争是美国先参战,中国后参战的。如果美国在自己参战后不希望中国参战,很简单,别说是故意刺激中国参战,只要他们什么都不做,其实就是在迫使中国参战。但美国当时只是认为中国不可能参战,因此以为他们做什么事情,或不做什么事情都无所谓。

  甚至于,很多美国军方的人认为,只要充分地展示武力,就足以震慑中国不敢参战。因此,就不需要再费事做别的任何事情了。但是,历史充分证明了,如果想和平,必须充分做很多事情。展示武力是必要的,但寄希望于仅仅通过展示武力就足以解决一切问题,这种看法已经为朝鲜战争所彻底否定。

  美国总统罗斯福有句名言,说话要和气,但手中要有大棒!这句话也需要从另一个方面去理解,手中无论有多么强力的大棒,说话也一定要客气。如果你说话不客气,就不要怪他人不客气。当逼到他人连死都不怕的时候,也就没有任何东西好怕的了。

  任何一方内部,甚至外部都有持各种各样观点和看法的势力,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做各种各样的努力。如果美国政府没有一个主导的、力避中国参战的全面工作计划,并且坚定和系统地执行这一计划,事实上就会任由各种各样的势力随意发挥作用。这是一个历史的惨痛教训——战争是很容易被触发的。如果你不做最大的努力去避免它,事实上就是在故意触发它。尤其大国之间的关系上更是如此。

  战争起因

  最初朝鲜北南双方爆发战争就不是一个单纯内部民族矛盾的问题,这个故事要想理清全部脉络,说起来话可能会很长,甚至最初都可追溯到中日甲午战争。这场战争中国失败后,1895年4月17日,清朝政府与日本明治政府在签署《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但六天后,俄国、德国与法国以提供“友善劝告”为由,迫使日本把辽东还给中国,史称“三国干涉还辽”,由此埋下日俄战争的种子。

  1896年,俄国以迫日还辽有功,同清政府签署中俄密约。1898年,俄国租下旅顺与大连两港口。1897—1903年俄罗斯持续修建南满铁路以获取在远东的出海口。日俄战争后,南满铁路被日本占领。1945年8月8日,苏联在打败德国法西斯后,根据《雅尔塔协议》对日宣战。此后仅用24天时间就解放全东北,全歼日本关东军,击毙日军8.3万人,俘虏59万人,苏联红军自身伤亡3.2万人。斯大林出兵东北除了履行国际义务外,并非一点私心也没有,除报复日俄战争的耻辱外,重新夺回在远东的出海口对于苏联来说是具有实际战略意义的利益,苏联红军的确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斯大林心中想象这不应该有什么问题。但是,建国后的中国政权却并不会再接受任何丧失主权的交易。斯大林和毛泽东最初都极不赞同金日成出兵攻占南朝鲜,但蹊跷的是,在从毛泽东和中国政府那里得知了获得中国东北权益的想法竟然无法成为现实之后,斯大林就改变了阻止金日成进攻南方的态度。

  斯大林之所以放任金日成进攻南方,就知道其进攻肯定会导致美国参战,从而朝鲜人民军战败后美军势力会推进到鸭绿江。为了配合这一点,甚至在联合国开会讨论出兵朝鲜的投票这么重要的时刻,苏联驻联合国大使竟然不在场,导致其否决权不起作用。斯大林绝没想到中国会有胆量出兵,连不久前刚打败了德国的斯大林自己都不能想像苏联红军可以与美国军队直接进行一场战争,他怎么能想像毛泽东的军队竟然敢与美国军队直接进行较量。并且他也根本就不希望中国出兵,而是想象联军打到鸭绿江后,金日成的政府流亡中国或苏联,这样美国势力就会直接威胁中国东北。如此一来,中国自然不得不长期依靠苏联的力量去抗衡美国,苏联红军就会被毛泽东被迫地主动请到东北,南满铁路、旅顺与大连的出海口自然也就不是问题了。但他绝没想到毛泽东深知其算计后不上这个当,并将计就计坚决出兵打这一仗。最初在讨论出兵问题时斯大林满口答应可以出动空军配合,但当他听到中国真的会出兵时,斯大林的吃惊和诧异可想而知。他又改口说苏联空军未准备好无法出动,他是想以此为难中国,让毛泽东知难而退。这个变化的确让中国政府一时感觉非常为难,并且通知了彭德怀暂停出兵计划,回京讨论对策。但斯大林更没想到的是最后毛泽东告诉斯大林就是苏联暂时不出动空军,中国志愿军也会出动,这下让斯大林被架到火堆上了(参见:前苏联解密档案披露朝鲜战争爆发过程真相)。

  毛泽东的决策过程真实原因即使在中共高层也无法充分公开讨论。那时候苏联是共产主义的老大哥,对老大哥怎么能在背后公开说这么赤裸裸的话呢?毛泽东只能坚持说服中共高层“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害处极大”。而当中国出兵朝鲜后,苏联作为共产主义阵营的老大哥就不能不支持了,况且大量卖给中国武器装备也不是白给的。

  通过朝鲜战争使中国获得100多个师的当时最先进武器装备,这些装备不仅足以将美国势力挡在三八线以南,甚至反过手来足以挡住苏联势力对中国的武力威胁。另外还有156个苏联援助项目,使中国短短几年间一跃而起,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完备的现代工业体系。朝鲜战场上中国志愿军的成就也在短短一夜之间使中国的国际地位暴涨。

  有很多历史资料显示,当时的美国杜鲁门总统和其政府一再要求麦克阿瑟只打一场有限的战争,但是迈克阿瑟并没有充分理会和执行美国政府的意图。尽管美国政府真的不希望中国参战,也并不愿意发生与中国的直接冲突,但它还是被美国或许是漫不经心、或许是人为主动地触发了。美国怎么能了解到当时有那么复杂的战争驱动因素?麦克阿瑟这种前线指挥官就更不懂了。如果他们能清楚理解到斯大林是如何算计中国的,就会明白如何才能不让中国参战了。因此,并不是因为美国做了什么才导致中国参战,而正是因为美国没有充分去做其应该做的事情,从而任由前线指挥官以及各种国际势力随意发挥作用,才使事情走到中美直接冲突的境地。

  如果战线是停止在三八线,甚至于联军中除韩国的外国军队严格地、向全世界公开宣布地停止在距离鸭绿江那怕100公里以南的范围,剩下的事情全由韩国军队自己去解决,中国无论如何是不会去参战的,但战争最后还是发生了。麦克阿瑟执意要亲自打到鸭绿江边,任何一点点政治缓冲余地也不留下。斯大林的算计当时连苏联和中国政府绝大多数高层都不明白,麦克阿瑟怎么可能会明白?但是,如果我们不是从战争表面的起因去讨论战争,而是从战争结束后的利益分析角度来看待战争,那些曾经隐藏在历史最深处的利益格局,其实在一开始就可以有明白无疑的数学推论。

  国家间的利益就是如此直白和残酷,对此任何人都没什么好抱怨的。如果站大斯大林的角度想一想他的恼火和失望也就明白他为什么会作此算计:苏联红军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为中国解放了全东北,最后什么也没捞着就剩一承担了国际义务的名声?换作是美国会作何感想?但要让中国以主权来做交换,毛泽东能接受吗?不仅是这一次,后来赫鲁晓夫还想以联合舰队名义变相获得在远东出海口的权益。被斯大林算计了一次付出了那么多志愿军的生命,并与美国交恶那么多年,你还想来再算计一次?毛泽东对此会是何等的勃然大怒并为此与苏联完全闹翻就是情理中之事了。

  历史教训

  不要仅仅因任何表面的起因去决定是否应该发动战争,而要通过战争最终的结果去作决策。

  评价战争的不是战争过程之中和结束时的胜负,而是战争结束后的盈亏。那些还在讨论朝鲜战争是中国胜了还是美国胜了的人,从这个讨论问题的设定本身就明白他们并没有理解战争意义的正确评价理论依据是什么。在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消灭了多少美韩军队对中国有任何意义吗?当战争结束后这些对中国什么意义也没有。美韩军队消灭了多少中朝军队对美国有意义吗?同样什么意义也没有。但利用这个战争,中国避开了斯大林的算计,保持了中国在东北的主权,并从苏联那里获得了装备100个师的先进武器和156个援助项目,这些才是有实际意义的利润,才是通过这场战争真正赚到的。对美国来说战争本身有没有打赢并无所谓,美国从中赚到了什么?这个问题才是有所谓的。但这个问题美国人考虑过吗?

  当年被莫明其妙的算计卷入到朝鲜战争中去打得天翻地覆,今天在美国不断算计别人的同时,自己就不会再次被别人算计吗?

  看看今天美国在南海所做的事情,其行为方式不还是以为只要充分展示武力就足以解决一切问题吗?

  看看有日本血统的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哈里斯的发言与美国政府之间发言微妙的不一致,不同样是在重复当年麦克阿瑟与杜鲁门政府之间微妙却致命的不一致吗?

  尽管当年美国从政府到民间都普遍不希望与中国开战,但却普遍存在“要遏制共产主义势力在全球扩张”的认知,这是使得麦克阿瑟个人野心能超出美国政府和国家利益起作用的大背景所在。而在今天,“要遏制中国崛起”在美国同样是一个广泛存在的认知,这难道不同样是哈里斯可以超远出美国政府和公民们的普遍意志,而使其个人野心可以对全局起战略作用的基础所在吗?

  看看日本极力帮助菲律宾就南海问题提起对中国的国际仲裁,难道从中还没有看出斯大林在当年巧妙挑拨算计的影子吗?当底线之间有交叉很容易擦枪走火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模糊和淡化处理。而一旦通过国际仲裁公开进行裁决,就任何模糊和淡化处理的空间都没有了。中国绝不会退让,甚至必须要做出实际行动以展示主权。而在任期间极力配合日本在南海仲裁,刚刚结束任期的前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5月19日在总统府接受美国《纽约时报》专访称,如果中国在黄岩岛有动作,美国将有义务采取军事行动。这摆明了是在把美国向没有任何回旋空间的方向上逼。如果中国在黄岩岛必须采取一定的动作,美国又不得不做出强硬回应,而这势必引发中国更强硬的回应。双方都可能不再是为理性思考后的目的,而仅仅是被架上了战争循环因果过程无法回头。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或美国只要有一方认为既然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不如打一仗也是有好处的,那就更是没有任何退路了。

  当年美国是如何与西班牙打起来的历史过程,想必美国人不仅不会忘记,而且比其他人更清楚决策的过程。并且需要提醒一下的是美西战争交战的地方主要就是在菲律宾。这个后果是什么美国考虑过吗?如果知道这个后果就应该明白日本的算计和用心是什么了。

  看看欧洲、印度、俄罗斯等国际势力是何等欢快地各自分别负责从两面强力支持双方,难道从中还不能看清楚世界上有多少人可以从中美直接交战的热闹中获取渔翁之利吗?

  美国自己刚刚还高调地在全球鼓吹“重返亚洲”,话音还未落就指责中国在南海改变现状,这话说起来会太别扭。美国都可以超出自己主权范围重返亚洲,改变现状,中国为何不能在自己主权范围内“重返南海”?

  当年在朝鲜战争前,美国是以“中国绝对不可能出兵”为前提来制定其全部的战略策略。今天,美国同样是以“中国绝对不可能在南海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为前提来制定其全部的战略策略,因此认为只要不断刺激中国的主权底线,就可促使周边国家与中国作对,并且让中国政府丢脸,从而在中国民众中积累起对中国政府的怨恨以使中国政局生变。但是,朝鲜战争的历史正好就证明了:认为中美之间绝对不会发生直接战争的认知,就是中美间不断被他人算计,最终不得不实际走向直接战争的最关键原因。

  汪涛出品:《超越战争论——战争与和平的数学原理》,以全新的数学工具——“循环因果律”为基础,用全世界通用的数学语言精确阐释战争的全部过程,揭开一切战争的谜底。

  作者:汪涛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