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涛:中菲之间会发生战争吗?

  2016年7月12日,菲前总统阿基诺推动的南海仲裁就将出结果,事实上,结果大致是什么已经很清楚了。当对中国主权构成威胁的仲裁结果出台后,“中菲之间是否会发生战争?”就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这个抱持与中国对抗的仲裁依仗的就是“菲律宾身后站着一个大国,这样中国就不敢对菲律宾怎么样”的想法。这一想法是否成立,需要明白一个历史事实:菲律宾的近代史,始终就是身后站着一个大国,却一次又一次遭受另一个大国打击的历史。

  一、大错特错的观念——菲律宾身后有强国支持就会安全

  目前,一些菲律宾政治家是基于“其身后有美国,因此中国就不敢向菲律宾开战”为认知基础来确定其国家战略。但是,如果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菲律宾的历史就会明白,持这种态度的菲律宾政治家们是多么地缺乏对自身历史的了解。

  在美西战争之前,菲律宾是当时世界强国西班牙的殖民地。当时的菲律宾身后站着当时世界强国西班牙,虽然当时菲律宾已经爆发大规模的独立战争。结果是什么呢?本来是争夺世界霸权的美西战争,主战场却在距离这两个国家都极为遥远的菲律宾。1898年4月30日美西战争爆发,美军舰队在乔治·杜威海军准将(George Dewey)率领下,对菲独立运动组织做出承诺后,在其帮助下进攻马尼拉的西班牙军队,最后西班牙战败,签署“巴黎和约”。本来菲律宾借此机会进行的自我独立运动已经实现一定成果,1898年6月 23日已经宣布独立,1899年1月23日,菲律宾共和国宣告成立,阿基诺任总统。但1899年2月美国却违背诺言进攻菲律宾,又爆发美菲战争。战争导致菲律宾40万至60万人死亡。1901年菲独立运动领袖、第一任总统阿基诺被俘投降,从此菲律宾又沦为美国的殖民地。

  其实,这已经是菲律宾身后站着强大的西班牙第二次受到另一个强国的打击了。在此之前的七年战争期间,1762年10月5日,科尼什海军上将(Samuel Cornish)和陆军中将德雷伯(William Draper)率领1支英国海陆联合部队从印度出发到达菲律宾,并向西班牙守军发起攻击,并占领了马尼拉城。只是在第2年签订定和约后撤出。

  二战中,菲律宾身后站着的就是强大的美国。但是,1941年12月8日,日本在成功偷袭珍珠港仅10个小时后,庞大的日本空军开始对菲律宾的美军机场和海军基地实施突然袭击,于12月8—9日摧毁了美军在陆地上的一半重型轰炸机和1/3以上的战斗机。随后日军大批军队在菲律宾登陆与麦克阿瑟领导的美菲联军交战,并在次年5月18日攻占了菲律宾全境。菲律宾第二次成为大国争霸的主战场,半年之内战火遍及整个菲律宾。日本打进菲律宾是以把她从殖民者压迫下解放出来为口号的,因此当日本军队占领马尼拉时,的确有很多菲律宾人真心地列队欢迎日本军队的到来。

  3年之后,菲律宾身后站着的是强大的日本,但是美军还是在麦克阿瑟领导下经过南太平洋的一系列战争击退日军后,于1944年10开始打回菲律宾。至1945年8月,经过近1年的苦战,战火再次遍及整个菲律宾,才使日军全部退出。美军重返菲律宾后,于1946年7月4日同意菲律宾独立。但是,美军却长期在菲律宾驻军。本来在菲民众的强烈反对下,1992年,美军被迫撤出苏比克基地,交由菲政府管理。菲政府通过《基地转型法案》,决心将苏比克湾改建为自由港经济特区。但是,最近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却又与美国达成交易,使美军逐步重返苏比克基地,致使菲律宾的独立至今依然是不完全的。

  菲律宾是最早在亚洲展开独立斗争运动的,但在其近代历史上四次成为大国争霸的主战场,其一次又一次为反对霸权的战争做出牺牲和贡献,至今却成为亚洲极少有的还没有真正完全独立的国家,这样的悲剧世上少有。“身后站着一个大国而能确保不受其他大国军事打击”本身就不是一个完全靠得住的想法,更何况菲律宾的近代历史始终就正好是这种想法的反例。整个菲律宾近代的历史,就是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国家却只能被动挨打的历史,这并不是完全偶然的。菲律宾的地理位置相当特殊,覆盖了整个南海国际大通道东边一多半,又相对孤立,本身就极易成为世界强国的兵家必争之地。菲律宾整个国家是群岛结构,没有任何战略纵深,近代的世界强国都是海洋强国,只要以海上为通路,就可以很方便地从菲律宾周围任何方向打进去,高度地易攻难守,是大国争雄的理想战场。因此,如果菲律宾把自己置身于大国之间,无论其怎么选择站队,都会成为首当其冲的靶子。在过去,菲律宾完全无力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听凭世界强国在自己土地上争雄。但在今天,国际形势已经完全不同,菲律宾已经有足够的国际空间独立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未来第五次成为大国争雄的主战场,就完全是其自找的了。

  二、看清南海争端的实质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与菲律宾之间争夺南海几个小岛的问题吗?根本不是,问题的实质是中美两个大国在争夺亚洲甚至全球的主导权,更确切地说是美国感觉自己的全球主导权受到威胁,而中国未必真对接管美国的主导权有兴趣。中菲之间的确存在岛屿争端,但那会是什么大问题吗?它可以无限扩大,也可以无限缩小。中国曾与俄罗斯有领土争议,通过谈判全解决了。与印度之间甚至有几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争议,现在谈判还解决不了,有多大问题吗?放在那里就是了,生意照做,关系照样发展,印度甚至在南海争议中还明确支持中国的立场。

  中菲之间的岛屿争端如果仅限于中菲之间谈判解决,即使解决不了也用不着因此扩大成无限大的问题。但在中美争雄的大背景下,中菲之间的岛屿争端就会极易被无限放大,并且根本就不再是为解决这些岛屿争端,而完全变成中美争端的抓手了。菲律宾争取自己的利益可以理解,但其自己的利益诉求完全变成他人利益争端的工具和借口则是不可理解的。

  中国为何要在南海采取这么多动作?这不是为与周边国家争岛屿,如果是那样对中国来说用得着如此大动干戈吗?这完全是为中国自身生死存亡争生存空间。南海周边国家能对中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吗?完全没有,能构成这种威胁的目前只有美国。美国在日本和韩国有驻军中国并不太在意,并且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只能理解”美国在这两个国家的驻军。韩国有朝鲜的实际威胁,其他国家不能保证韩国的安全,韩国依赖美国有其实际安全利益上的支撑。日本是二战的战败国,美国在日本驻军是依据战后国际秩序作出的法理安排,中国更不太好多说什么。另外,美国在这两个国家驻军虽然也对中国有威胁,却不算什么致命的。

  但是,美国在南海周边国家驻军中国却非常在意,因为南海是整个中国经济的生命线,如果这个生命线被美军切断,整个中国经济就会崩溃。中国绝不能接受这样的致命安全威胁,南海周边国家必须清楚理解中国对自己核心安全的关切,才能真正理解其自身的战略处境是什么,并且找到真正保障自己安全的途径。中国并不认为在南海周边的国家能对中国构成任何致命安全威胁,与周边国家有些岛屿争端其实也不算什么。中国早就抱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超然态度,这虽然是中国过去海军力量不行时的权益之计,但另一方面也表明与周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有太宽阔的协商余地,并不愿意为这些岛屿归属与周边国家伤和气。对此,可以采用“冷处理”方式。中国之所以必须要在南海采取行动,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继续在菲律宾驻军严重威胁中国的核心安全利益。要想让中国停止在南海与菲争端岛屿的进一步行动,唯一的可能途径就是让美军离开菲律宾。菲律宾只在南边与马来西亚和印尼等接壤,但与他们之间关系良好,并不存在安全威胁,与中国南部的越南隔着南海,并不接壤,也没有安全问题。美国在菲律宾驻军唯一针对的就是中国,中国现在南海的造岛行动其实是明确显示出中国对此不能再继续接受。

  另外,美国在菲律宾驻军性质与在其他地区驻军完全不同,这是全球为数极少、甚至算是最后一个殖民地的遗迹,这使菲律宾成为全球最后一个未予解决的半殖民地统治,这是完全不平等,也是不合时宜的,这个现状必须要改变。

  美国要求中国不能将南海军事化,这个话题一是证明了美国认为原来中国在南海是没有军事化的,并且只有美国在南海军事化。但是凭什么美国在南海军事化,而作为南海主权国的中国不能将南海军事化?中国将南海军事化的唯一原因就是美军在南海,尤其在菲律宾继续不合时宜的军事存在。

  三、菲律宾的最佳选择——中立国

  菲律宾要选择的并不是如何解决与中国的岛屿争端问题,而是必须要在21世纪中美争雄的全新历史进程中作出自己的选择。菲律宾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一是选择自己第五次成为大国争雄的主战场;二是选择远离这个争端,并从中获得自己最佳的利益。只要菲律宾远离中美争雄的漩涡,中菲之间的岛屿之争就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

  在这样的大国争端中,作为实力弱小的菲律宾,最符合其利益的选项是远离是非,采取“旁观者战略”,学习欧洲的瑞士、瑞典等成为永久中立国。欧洲的很多国家如比利时等当年也曾极力地想保持中立,但却因为其地理上就处于大国中间位置而无法做到。菲律宾地理位置上即不在中日之间,也不在中美之间,只要菲律宾自己不主动地硬往这些大国中间挤,要想保持中立是绝对有条件的。中国从来不会幻想在中美争端中菲律宾会成为自己的盟国,因此,菲律宾成为中立国是中国最希望看到的,客观上最有可能实现的结果。对美国和日本来说,菲律宾中立尽管会使其非常失望,但菲律宾现在是主权独立的国家,要做出这种选择谁也无法说什么。并且,菲律宾成为中立国完全不需要中断与美日之间的正常经贸和政治关系,甚至可继续接受美国和日本的军事援助,只要不让美国军事力量继续在菲律宾存在、不与美国继续成为盟国即可。在接受美日武器销售的同时,也可接受中国的武器销售。只要处理得好,菲律宾可左右逢源。利用中国崛起的机遇,实现菲律宾真正的民族和主权独立,以及经济腾飞,这才是菲律宾最大的利益所在。

  对美国来说,虽然菲中立会使其失去第一岛链上一个重要盟国,但从长远来说可避免在菲律宾与中国一战,且避免菲律宾在一场大战之后完全变成中国的附庸国(以美国的思维来看)。因此,尽管不情愿,但也是一个可接受的选项。

  如果菲律宾进行这种选择,并且获得中国的支持,可在与中国岛屿争端谈判和未来长远战略安全中获得最好的筹码。例如其中立地位和安全即可获得中国的保障和支持,也可获得美国的理解和支持。即使谈判解决不了的岛屿争端,至少中国可停止进一步的行动。有人分析说黄岩岛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当然,如果美军驻在克拉克空军基地,这个说法是成立的。但如果美军全都撤出菲律宾了,黄岩岛的战略地位就不一定是“十分重要”,而可能只有“五分重要”或“三分重要”了。

  但菲律宾如果采取拉美日与中国对抗的策略,不可能得到任何实际的利益结果,撑死了也就是在国际上热闹一下然后归于平静,在历史上多留下一个没有任何实际结果的案例。中国已经明确表态菲律宾想通过国际仲裁法庭解决问题即不合国际法,中国也绝对不会执行仲裁结果。并且,这样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同时又刺激中国的仲裁结果,只会促使中国采取更多实际行动,使菲律宾可能得到的实际利益越来越少,而不会越来越多。

  从主动利益方面来说,中国现在就在推动一带一路的资本和产能大量输出,菲律宾本身就处在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站位置,将自己成为中立国的国策与中国进行的一带一路结合起来,可以顺其自然地获得中国大量的投资支持,何乐而不为?

  而菲律宾如果选择与美日完全站在一起,就等同于与中国为敌。和平崛起是中国的期望,也是世界很多国家的期望,更是南海周边国家的期望。但是不是一定能和平崛起,却并不完全取决于中国。如果退一万步说大国崛起过程中必然要与守成的大国打一仗,中国可以选择的只能是以什么样的战争方式才能真正解决问题,而不是仅仅为战争的起因盲目地开战。先集中优势兵力,选择敌弱小的一方予以歼灭性打击,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影响下的中国军队一惯的军事策略。理解了这一点就会理解中国的战争策略选择会是什么了。

  中国直接与美日发生冲突是代价巨大的,况且美日韩同盟中韩国现在与中国经贸和政治关系都非常好,即使日本与中国经济关系也很密切。

  如果主战场在台湾,这是中国非常不希望看到的内战模式,并且台湾的军事力量在亚洲区域也算是比较强的。

  如果通过打击一个美国同盟的第三方弱小国家来间接打击美国,将是中国代价和风险最小的战争策略,尤其这是真正可以实现通过局部战争行动来达到目的的途径。

  同时,在整个大国争霸过程中,避开大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是非常重要的。但大国之间直接进行的交战未必就一定是全面战争方式,美西战争就不是在美国或西班牙的国土上进行,而是在菲律宾等第三国进行,这就可以通过一系列局部战争决定最后结果,而不是美西两国直接在双方国土上交战打成全面战争。因此,美西战争是大国争雄采用战争方式有效解决问题的成功范例。朝鲜战争是中美之间的直接战争,但却同样是局部战争。

  相反,一战和二战就是大国之间直接较量打成全面战争而很失败的反面案例。更早的法国拿破仑在欧洲的战争也是大国之间直接进行,进而打成整个欧洲大国间的全面战争而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结果。

  因此,通过代理人战争,或在较为弱小的第三国进行战争,是避免大国直接较量而可以获得实际成效的方式。如果中美之间最后不得不进行战争,不会是采取在中国或美国领土上直接进行的方式,也不会是选择其盟国中相对实力最强大的日本,而同样会选择相对实力较弱小的第三国作为主战场。美国通过菲律宾战场打掉了西班牙的世界霸权,如果中国一定要用战争方式打掉美国在亚洲的霸权,从各方面来看,菲律宾同样是最好的主战场选择。

  新加坡太远,并且块头太小,即使在这里打败了美国,对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实力影响也无伤大雅,况且中国也很难有理由与美国在新加坡开战。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关系非常密切,如何成为开战的对象?

  澳大利亚太远,并且其幅员太辽阔,单纯从军事上看难以攻取,并且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经贸关系很深,是中国极为重要的原材料供应基地,也很难有合理的理由开战。但中国在菲律宾开战,于公于私的合适理由太多了——“完全结束他国在菲律宾的半殖民统治,还菲律宾真正的独立和主权”,“南海自卫反击战”……如果中国选择在这里与美军较量,那也是美国早就树立了最佳的样板,中国在总体战略上不过是照葫芦画瓢而已,虽然具体策略上会有很大不同。菲律宾与中国有较多经济关系,但大多属于锦上添花,可有可无。例如菲律宾的香蕉、菠萝等农产品的确不错,如果关系好就多吃点,关系不好就少吃点,关系完全破裂了也可以完全不吃。

  在菲律宾前四次成为大国争雄的主战场时,这四个大国都远离菲律宾。而这一次,作为争雄一方的中国是离菲律宾最近的,具有巨大的地利优势和战场补给优势。美军则只能是劳师远遁,需要依赖极易受到中国攻击的漫长补给线支撑在这里的战争。胜负早已经在“可能的战前”分出,菲律宾为何要在一开始去选择站在必败的一方?

  这些客观的局势,菲律宾的有识之士应当会逐步看明白。现在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中菲和中美关系的认知与其前任阿基诺就有巨大的不同甚至天壤之别。中国应当抓住战机迅速确立菲律宾中立国战略,而不应当被动应对美国的主动挑战。

  作者:汪涛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