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梦:苏联解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二十年来,关于苏联解体的话题一直是全球政界、学界和社会各阶层议论的热点,中国尤以为甚。中国的很多饱学之士,对苏联解体这一二十世纪重大事件之一,一直耿耿于怀,为其痛心、惋惜,认为苏联的改革道路偏离了正轨――没有像中国一样放置政解抓经济,把倡导新思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前苏共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称之为罪魁祸首,或态度坚决或语重心长地劝告:不能搞民主化、不能放开舆论、不能太过软弱,否则就会步苏联后尘“亡党亡国”,其预防策略、预防措施层出不穷,似乎苏联的解体是件大逆不道的比核毁灭还要可怕的事情。在苏联解体二十周年前夕,我想就苏联这个庞然大物为什么会突然解体以及解体之后的利害问题,谈谈我个人的浅见,以求教于各位热心人。

  我想说的第一句话是:苏联解体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

  尽管从雅典城邦社会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其间有过许多的反反复复、曲曲折折,正义与邪恶持续较量,光明与黑暗交替呈现。但总的趋势还是朝着充分维护人的基本权利、尊重人的自由选择的方向发展的,基督教的兴起、英国议会制度的建立、十八世纪的法国思想解放运动等等,都在探讨和完善人性国家制度和努力建立公民社会。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则为人类社会树立了一个健康的坐标。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形成了资本主义社会与社會主義社会两极对抗格局,但社會主義阵营的形成,有其偶然因素,确切地说,没有二战,这个阵营也无从形成。即使这样,除了东欧及少量亚洲国家(包括美洲的古巴)之外,大多数国家要么在两个阵营之外徘徊,要么加入到了资本主义阵营。这不仅仅在于资本主义阵营的不断强大、社會主義阵营的不断衰弱,更重要的是,这种以强制手段规范人的政治经济行为、限制人的行动与言说自由、禁锢人的思想和创造力的制度,这种政权的合法性、正当性、代表性,受到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不断质疑。人们开始由怀疑、不满到反抗,而且这种反抗越来越普遍、强烈。1957年的匈牙利事件、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1980年的波兰团结工会运动、波罗地海三国要求独立的罢工、罢课和游行示威,苏联和东欧国家一些作家、艺术家、思想家对其反人道统治的揭露和批判,就是怀疑和反抗的集中表现。因为被残酷镇压,才更激起了人们对这个制度的憎恨。加上在这个制度因其集权产生的短期经济高增长的消失,为防止资本主义侵略而不断增加军费开支,导致民众生活水平每况愈下,制度的支柱不堪重负开始摇晃。随着戈尔巴乔夫开始在苏联实施新思维,给了包括苏联在内的东欧共产党国家人民较大的自主空间,人们追求自由、平等生活,追求自主表达、自主选择权的愿望愈加强烈,于是,惊世骇俗的一幕幕便出现了。

  1989年的东欧,是一方制造惊喜与意外的神秘土地。

  5月,匈牙利当局决定拆除匈牙利和奥地利之间边境站的电子设施――这条布满了守卫和地雷的边界,多少年来一直是社會主義阵营和西方之间最为紧张的铁幕地带。随着铁丝网被大剪刀剪断、水泥柱子被吊车连根拔起,社會主義制度在匈牙利宣告失败。

  9月12日,华沙波兰议会大厦举行了一场具有震撼效果的会议,政治反对派“团结工会”组阁成功,这意味着波兰统一工人党丧失了执政党地位。这个国家“变了颜色”。

  10月,匈牙利政局发生剧变,执政的社會主義工人党改建为社会党,匈开始实行多党制。

  11月9日傍晚,将同胞骨肉阻隔了二十年的柏林墙轰然倒塌。东德融入西德资本主义世界。

  12月下旬,布加勒斯特爆发反齐奥塞斯库专制统治的群众集会和游行示威,支持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军队开始倒戈,齐奥塞斯库夫妇被逮捕并被处死,罗马尼亚易帜。

  ……

  昔日“同志加兄弟”的革命大家庭顷刻之间土崩瓦解,纷纷抛弃了共产主义“老大哥”。中国的一些学人们,在东欧“变色”问题上,不好把责任全归罪于戈尔巴乔夫――因为这些都是一个个主权国家(但仍然有人将戈氏视为主犯),于是,有人将美欧作为声讨对象,认为是资本主义社会进行“和平演变”的结果,警惕“和平演变”的呼声越来越响、一浪高过一浪。这些人其实忘记了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即使有所谓的“和平演变”,然而,“和平演变”不是武装入侵,也不是军事政变,没有所在国大多数人的支持与响应,是没办法成功的。我奉劝一些人换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怎么没有社會主義国家对资本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成功例子呢?苏东的社會主義模式,所谓的一个階級对另外階級的专政体制,在经过了半个世纪的强制性试验和统治之后,被铁的事实证明了,它不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不能给国民包括所谓领导階級的无产階級带来公平的环境和快乐的生活,不能被广大民众所接受。这种体制从它建立的时候开始,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只是靠专政工具才勉强坚持了这么些年。然而,社会总是要向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的,这一趋势,任何势力也扭转不了,不管它暂时有多么强大。

  我想说的第二句话是:苏联解体是大多数苏联人的愿望

  有些人认为,1991年8月,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优柔寡断、行动迟缓(俗称“8.19政变),导致了苏联解体。不错,“8.19政变是一步臭棋,它给摇摇欲坠的苏联大厦添加了一根致命的稻草,没有这次政变,苏联或许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但绝不会有很长寿命了。因为那个时候的苏联已经内外交困、经济崩溃、人心浮动,已经到了绝症晚期,任何努力都无以挽救其灭亡的命运。

  当时的东欧各国,已经抛弃了苏联“老大哥”,开始“自立门户”,而且走的是一条与苏联完全不同的道路,这无疑让这个“老大哥”陷入了一种孤立无援的境地。国内的民族矛盾则日益尖锐,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很多都是被强制捆绑在“苏联”这个专制体制之内的,特别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三个波罗地海国家,被强行并入苏联之后,原先承诺的加入、退出自由以及充分的自治权,皆不予兑现。大多数加盟共和国与“苏联”都是同床异梦,时刻准备退出苏联,成为独立国家。苏联其实不过是一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所谓的强大也只是军事上的强大,拥有除美国之外,最多的核武器和常规武器,财政收入大都用于武器的研究、制造和军费开支上去了,食品和日用品长期严重短缺,靠计划和高压维持其相对稳定,让民众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民众求变的心情越来越强烈。不可否认,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为苏联打开了一扇自由的窗口,让广大民众有了自由表达的机会。一些人把苏联解体的责任归罪于戈尔巴乔夫是毫无道理的,将苏联是否应该解体放置一边不说,苏联解体绝对不是戈尔巴乔夫的责任,因为苏联民众的民主意识、自由意识、维权意识、渴望美好生活的意识,不是戈尔巴乔夫灌输给他们的,也不是美帝国主义灌输给他们的,而是一种本能的要求和自主的表达。

  从“8.19政变”发生之后,苏联人民的表现,就可以得知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了。

  1991年8月19日,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反改革派,利用戈尔巴乔夫休假的机会,宣布由亚纳耶夫行使苏联总统权力、在全苏境内实行紧急状态。1991年8月19日零点05分,塔斯社播发了苏联领导人声明,向全世界宣告:鉴于戈尔巴乔夫由于健康状况不能履行苏联总统职责,副总统亚纳耶夫从 1991年8月19日起履行苏联总统职责。接着宣布国家实行紧急状态,并公布了紧急状态委员会8人名单。

  8月19日上午9时整,数百辆装甲车涌进莫斯科市中心,占据了主要交通要道、广场和国家重要机关附近的阵地,进而包围了俄罗斯联邦议会和政府大厦。随后,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布告苏联人民书等文告,宣布接管国家全部权力,取消新闻自由,呼吁人民起来拯救祖国。

  叶利钦的号召得到了俄罗斯和几乎所有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热烈响应,70%的加盟共和国首脑宣布紧急状态委员会为非法组织,拒绝执行命令,莫斯科市民纷纷走上街头,阻止坦克和军队进入俄罗斯政府大厦,部分军队公开表示不向群众和叶利钦开枪,克格勃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全体人员拒绝执行将叶利钦等人马上逮捕和就地处决的命令,海空军公开宣布不执行紧急委员会命令。在苏联人民的坚决反对和武装力量的深明大义下,政变很快便被粉碎。组织和参与政变的苏联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等人被苏联检察院逮捕、内务部长自杀,政治局委员谢瓦尔德纳泽、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等高层人物声明退出苏共,由于苏共中央书记处支持并参与了政变,苏共中央在全苏人民的强烈要求下(连共产党占绝大多数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也通过决议,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被迫解散,全部党产被收缴。接着,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苏联于该年12月25日宣告寿终正寝。

  随后,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

  该年12月25日,苏联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向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移交权力,苏联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宣告不复存在。

  “8.19政变”发生之后,苏联人民表现优秀民族具有的坚强不屈、团结协作和无所畏惧的精神,以血肉之躯阻挡坦克、机枪,尤其是军队和特种部队,这个面对强大的德国法西斯军队绝不退却、在与美军抗衡时毫不示弱的部队,在手无寸铁的苏联人民面前,退却了、投降了、崩溃了。正是他们的“软弱”,成全了苏联人民,他们向全世界的军队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样板。苏联人民的自主选择和勇敢行为,向全世界宣告了苏共和苏联体制的失败,也直接导致了苏联这个庞然大物的解体。所谓美国渗透、戈氏操纵、苏共软弱、舆论失控等高论都是牵强附会的、经不起推敲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也有人说是苏联政权失去了民心,粗看起来,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仔细推敲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个论点给人制造了一种错觉,好像以前这个政权没有垮台是因为很得民心似的。其实专制残暴统治也能维持相当一段时期的,因为他们集中了所有的力量在维护其统治权上面。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顺应民意、与时俱进,也有着相当关键的作用,没有他,苏联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挣扎许多年。

  但是,有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就是:苏联人民自己选择了让苏联消亡。

  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苏联解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20年来,一些人一直在为苏联的解体惋惜痛苦、诅咒谩骂,认为苏联不应该解体、苏共不应该消亡。我不想探究这些人的出发点是什么,是不是兔死狐悲亦或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只想就苏联解体的实际效果和对今后的影响,谈谈我的看法。在这个问题上,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苏联解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首先,苏联的解体有利于原苏联人民和东欧人民。

  一方面,满足了苏东人民对自由和公平的祈求。对自由、公平、幸福的向往,是人的本能,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求建立最大限度满足人的本能需求的社会,并为此惮精竭虑甚至不惜流血牺牲,当这个社会已经在世界上存在且时时被我们看见之后,向往和渴求便不可遏制,一旦遇到适当的机会谁也无法阻挡。苏联包括东欧的人民,都有其苦难的历史,远的不说,仅二十世纪以来,就遭受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蹂躏,因为一战的原因,让苏联这个政权得已在苦难深重的俄罗斯建立(据德国《明镜》周刊最近公布的资料表明,是德皇支持布尔什维克推翻了俄国临时政府),还泱及周围一些民族,让他们长期按照少数人的意志工作和生活。因为二次世界大战,让东欧一些国家成为苏联的附属物,不说普通民众,就是这些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也没有自主权力。

  这样的状况,苏东国家的人民无疑是不能长期容忍的,因为他们也有其他国家的人民同样的需求。中国人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大禹治水不是靠堵而是靠疏,因为他知道,既然有了洪水,总得要给它一个出路,否则就只能玉石俱焚,然而,洪水总会要冲垮一些东西的,尤其是那些朽木粪土。是任凭玉石俱焚还是丢掉朽木粪土?

  苏联没有玉石俱焚。其实,满足人民的正当需求,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另一方面,苏联解体让民众享受到了幸福生活的滋味。苏东巨变之后,由于长期计划经济带来的生产力水平低下和物品严重不足,加上转轨产生的不可避免的阵痛等原因,苏东国家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混乱和人民生活水平不如意的情况,于是一些人便大肆渲染苏东人民的困难,声言苏东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苏东人民听信了妖言、走错了道路,现在后悔了,羡慕中国人了。

  可是苏东人民并没有如一些人那样越来越糟,没有出现卖儿卖女、讨米叫化的场景、也没有出现资不抵债、国家破产的局面,而是一步一步走向繁荣富强。他们在短时间内同时完成了向自由市场经济与宪政民主政治的转型。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治理均衡,也即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一种低水平的均衡。苏东人民在政治上的权利、思想上的自由就不去说了,单单经济上来说,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2008 苏东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进行过统计,下面就是统计数据:

  波兰,总量5257亿美元,人均约1.375万美元

  捷克,总量2170亿美元,人均约2.127万美元

  匈牙利,总量1562亿美元,人均约1.546万美元

  斯洛伐克,总量954亿美元,人均约1.773万美元

  罗马尼亚,总量1996亿美元,人均约0.916万美元

  保加利亚,总量519亿美元,人均约0.665万美元

  爱莎尼亚,总量232亿美元,人均约1.705万美元

  拉脱维亚,总量340亿美元,人均约1.459万美元

  立陶宛,总量473亿美元,人均约1.367万美元

  俄罗斯,总量16765亿美元,人均约1.151万美元

  白俄罗斯,总量602亿美元,人均约0.61万美元

  乌克兰,总量1797亿美元,人均约0.381万美元

  从统计表上可以看出,东欧国家中转型最顺利且最靠近欧盟的捷克、匈牙利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而爱沙尼亚、斯洛伐克、立陶宛、波兰、拉脱维亚等国也发展势头良好,已经加入了发达国家的预备梯队中。 绝大多数苏东国家的经济总量都很高,特别是人均收入相当之高,比中国的人均收入要高很多。

  世界银行2006年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经济情况作了一个比较。2001年至2003年间,中国经济以每年接近10%的速度增长,但13亿人口中最贫穷的10%的人群实际收入却下降了2.4%;,而俄罗斯1999年至2006年,年均增长速度约为6%,经济总量增加了70%,工资和人均收入却增加了500%,扣除通胀后,人均实际工资收入的增长超过了200%。8年间,俄罗斯的人均实际工资和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速度,比人均GDP的增长速度高出两倍。报告认为,俄罗斯经济增长是符合穷人的利益的经济增长。

  事实胜于雄辩,苏东国家并没有如一些人预料的倒下,而且在很健康地发展着。

  其次,苏联解体有利于欧洲和世界的稳定。

  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形成了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与苏联为首的社會主義阵营。两个阵营的长期对峙,尤其是苏联阵营,为了增加对抗筹码,将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很大部分用于制造武器和扩充军队上,置国家的发展和国民的生活于不顾,民众长期处于饥寒交迫状态。大国摩拳擦掌,小国也不甘示弱,都把财富财富转移到枪炮上去了。不仅如此,还让全世界人民长期生活在恐惧不安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战争就会突然降临脚下的这片土地。生活乐趣大大减少,生活质量大大降低。苏联解体、东欧易帜之后,冷战格局不复存在,欧洲和全世界人民精神负责大幅度减轻,特别是东欧国家――这些苏联帝国的叛徒,只要苏联存在一天,他们便没有一天安宁日子过。

  第三,苏联解体有利于中国的发展壮大。

  曾经有一段时期,我们和苏联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从最高领导人到引车卖浆者都清楚这只是表面文章,苏联(俄国)一直是中国的最大威胁,近代强占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不说,就是社會主義之后,苏联也有过鼓动外蒙古独立、乘二次大战之际企图获取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利益、强占中国边境地区、要求中国出兵朝鲜等祸害中国人的事情,而且长时间在中苏边境屯兵百万,让中国人民食不甜寝不安。苏联帝国的倒塌,让中国人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中国人可以把更多的精力和财富用于发展生产和改善人民生活上面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吗?

  附:“8.19政变”简况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摘录)

  1991年8月19日零点05分,塔斯社播发了苏联领导人声明,向全世界宣告:鉴于戈尔巴乔夫由于健康状况不能履行苏联总统职责,副总统亚纳耶夫从 1991年8月19日起履行苏联总统职责。接着宣布国家实行紧急状态,并公布了紧急状态委员会8人名单。

  8月19日上午9时整,数百辆装甲车涌进莫斯科市中心,占据了主要交通要道、广场和国家重要机关附近的阵地,进而包围了俄罗斯联邦议会和政府大厦。随后,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布告苏联人民书等文告,宣布接管国家全部权力,取消新闻自由,呼吁人民起来拯救祖国。

  11时30分,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白宫举行记者招待会,宣读了告俄罗斯公民书,声称实行紧急状态是反宪法的反动政变,紧急状态委员会是违宪组织,其成员犯有国事罪,其所有决定和命令都是非法的,呼吁俄罗斯公民对叛乱分子给予应有的回击,使国家重新走上正常的合法的发展道路。

  下午1时,白宫外面就已聚集了几万名响应叶利钦的号召、赶来支持和保卫俄罗斯政府的人。稍后,他们开始在毗连大厦的街道设置路障。雨后的莫斯科大街上,坦克和装甲车被市民团团围住。改革派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谢瓦尔德纳泽和雅科夫列夫发表谈话,支持叶利钦,号召“所有反对極權主义东山再起的人”对政变当局进行非暴力抵抗。当夜,库兹巴斯、顿巴斯、伯朝拉等地区的煤矿工人决定自8月20日起开始举行无限期罢工,以响应叶利钦的号召。

  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和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都指出本共和国内没有实行紧急状态的必要。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季斯则抨击紧急状态委员会实行军事独裁,号召立陶宛人“为保卫共和国而战”。

  摩尔多瓦总统斯涅古尔在群众大会上谴责了政变,并发布了一项特别命令宣布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决定和命令在该共和国境内不具有法律效力。

  由紧急状态委员会调到莫斯科来的某些武装部队已宣布抗命,决不向市民开火,决不向叶利钦开火。几小时内就有2500名武装人员参加到由10辆坦克和500名空降兵组成的保卫白宫的防线中来。

  莫斯科市市长波波夫发表声明,宣布本市不实行紧急状态。他建议市检察长执行俄罗斯总统的法令,立即对莫斯科参与叛乱的所有机关和个人提出刑事起诉。

  列宁格勒市市长索布恰克在市中心举行的群众大会上宣布:列宁格勒的局势完全控制在合法政权机关手中。在会上发言的大企业代表、教会的代表、作家和军人代表都表示支持戈尔巴乔夫。

  爱沙尼亚议会通过决议宣告爱沙尼亚独立,爱沙尼亚政府声明支持俄罗斯领导人关于政治总罢工和不服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呼吁;爱沙尼亚外交部长梅里在赫尔辛基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波罗的海三个共和国政府已于今天给他们各国目前在国外的代表授权:一旦苏军占领并控制了这些共和国就立即在海外组建流亡政府。

  克格勃命令其特种部队、专门负责反恐怖活动的“阿尔法”小组强行攻占白宫并将叶利钦等11名主要人物逮捕或就地处决。“阿尔法”小组知道大厦的保卫人员对“阿尔法”小组是无法抵挡的,30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任务。但此举必然导致平民大流血并给武装部队带来难以洗净的耻辱。于是,所有的人一致表示:整个“阿尔法”小组将不执行这个命令。“阿尔法”小组20多名指挥官被上司逐个找去训斥,受到“送军事法庭审判”、“处决”等等威胁,但仍然无一从命。国家因此而避免了一场血腥的内战。

  在直接通往白宫的各条街道上共有16条由混凝土、卡车和重型设备组成的路障以及由2万名志愿者组成的人墙。人墙中有站者、坐者、卧者,甚至有人跪地请求坦克上的军人不要向自己的同胞开火。8月21日凌晨2时,一支由十几辆轻型坦克组成的车队试图强行通过一条公共汽车路障时开了火,造成3人死亡和10余人受伤。后来军队撤退了,并留下了3辆被烧毁的坦克。接着,内务部的装甲车再次冲向路障,但还是被人墙挡住了。钢铁的装甲当然可以不顾一切地冲破和碾碎血肉的城墙,但是他们没有那样做,他们终于退却了。

  8月21日拂晓,苏联海军、空军宣布不支持政变。形势急转直下,政变当局开始土崩瓦解了。清晨,国防部部务委员会召开了一小时紧急会议,会议一致同意从莫斯科撤走一切军队,取消头天晚上开始实行的宵禁。

  11时15分,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在白宫开幕。白宫周围的人群比前两天的还多,人们在牧师的带领下为当天凌晨的死难者默哀。叶利钦发表简短讲话,他已将俄罗斯境内军队的指挥权控制在自己手中。

  19时35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通过决议,认为使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停职并由亚纳耶夫接任其职务是非法的,要求亚纳耶夫立即撤销其命令及关于紧急状态的决定。

  20时17分,苏联检察院发布公告:鉴于非法成立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的行为存在着犯有国事罪的证据,苏联检察长已对他们提出刑事起诉。

  21时28分,塔斯社播发戈尔巴乔夫发表的声明,说他已经完全控制了国家局势,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

  从8月22日开始,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陆续被捕,只有苏联内务部部长普戈闻风自杀。享寿三天的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反”志未酬之际便夭亡了。

  8月22日,宣布退出苏共中央的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发表声明。声明指出,8月19日至20 日,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收到来自苏共中央的一系列文件,这些文件确凿地证明苏共中央书记处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和决定。中央书记处的行为使苏共中央威信扫地。

  摩尔多瓦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叶列梅宣布退出苏共中央政治局。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当局决定拆除座落在爱沙尼亚共产党中央大楼前的列宁塑像。

  吉尔吉斯共产党中央大楼被没收并移交给国家。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主席哈斯布拉托夫今天宣布脱离苏共。

  雅库特共和国议会决定把苏共的建筑转给地方苏维埃,该共和国的苏共报纸转为人民報纸。在10月1日之前将共和国的国家管理机构和护法机关非党化。

  8月23日这一天,苏联有哈萨克、吉尔吉斯、摩尔多瓦、立陶宛、拉脱维亚五个加盟共和国宣布共产党为非法或实行非党化。各地不断出现要求解散共产党的示威游行。

  戈尔巴乔夫8月24日晚上宣布,他已无法继续行使共产党总书记的职务并立即辞职。此外,他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而且授权各地通过选举产生的苏维埃接管党在全国各地的大量财产。

  8月29日,共产党员占绝大多数的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于8月29日以283票赞成、29 票反对和 52票弃权通过决定:停止苏联共产党在苏联全境的活动,责成内务部各机构保证苏共物资财产和档案的完好无损,责成各银行停止苏共的所有货币基金业务。根据这一决议,苏共在苏联全境的机构均被关闭,所属建筑物全部被查封,银行账户全部被冻结。

  苏共自1898年开始的93年历史到1991年8月29日划上了一个句号。

  作者:楚梦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