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凯申:为什么西方民主理论听上去很美,但实际执行时经常走样?

  首先,我理解很多自由派的想法,按照民主的传统理论:人民有选票,那么政客就要讨好人民,所以肯定会在监督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各党派争相制定好的治国政策,竞相吸引选民,选民在中间选择一个最优秀的,其他没选上的负责监督这个执政党,这样国家就能始终处于最优的政党领导之下,也就蒸蒸日上了,对吧?

  听上去很完美,但是这只是理论、理论、理论、理论,和实际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尤其是在非西方国家中间。

  漏洞出在什么地方?在于政客获取选票并不一定非要“制定并实行好的政策”,或者说,通过“制定并实行好的政策”这种方式来获取选票,成本太高,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捷径来得到选票。

  拿印度来说吧,你是印度教的选民,一个伊斯兰教的候选人和一个印度教的候选人,你会选前者吗?几乎百分之百不会!如果我是这个印度教的候选人,我需要“制定并实行好的政策”吗?完全不需要啊,我只需要强调我的印度教背景就足够了,同理,对方的候选人也是如此。

  民族问题也可以拿来说事,甚至我还可以通过强化族群对立,来打造我的铁票区。

  除了这个之外,政治意识形态的分歧也可以用来操作,这点在中国也是如此。我举个例子,假如现在中国实行全民选举了,两个人在对毛泽东的认识上有分歧,一个说毛泽东是民族英雄,一个说毛泽东是恶魔。好了,现在如果让各位混时事论坛的网民投票,大家觉得就凭各位在论坛混了这么久的认识,绝大多数人还会去仔细分析这两个人的具体产业政策、就业政策、教育政策、科技政策等等的治国优劣吗?仅凭对毛泽东的两极认识分歧,就足够让他们分成两个阵营来投票了!

  台湾的蓝绿,实际上就是这样。只不过这里的毛泽东换成了蒋介石,换成了228,换成了台湾主体论。

  而在中国,能够引发意识形态分裂的,何止一个毛泽东?偏自由还是偏民主还是偏共党,亲美还是亲日还是自主,怎么评价1840-1979年的大大小小历史,少数民族区域的民族意识,宗教意识,这些引发意识形态撕裂话题多了去了。

  这个时候,谁还去在意什么治国理政的实际工作?有这么轻松的通过割裂意识形态来获取选票的方式,不用不成了傻瓜?

  西方的所谓多党选举,其实有非常苛刻的前提条件限制,你可以看到,只要不符合这个前提条件的,民主化后,原有的裂痕不但不会消解,反而会更加扩大和撕裂。

  这个条件就是:国民中不能有根本性的意识形态裂痕分歧,或者虽有分歧,但其中一种的 拥护人数要占据绝对多数。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两党或多党选举时,大家才可能就事论事,心平气和讨论具体事务,而不是互相用意识形态攻击、强化身份认同的方式和捞取选票。

  例如,台湾有统独分歧,这是根本性的意识形态分歧,所以两党都不干事,天天用统独来扯皮。不是他们不想干事,而是干事换不来选票,远不如高喊“爱台湾”、“KMT卖台”之类的口号让选票来的快。

  而韩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朝鲜经济太弱,对韩国国内政治没有这么强的磁吸效应。

  西方国家,目前基本上都还算符合这个条件,基本上是白人+基督教为主体的结构,所以西方国家目前还算平稳。

  但是,随着欧洲人口、宗教结构发生变化,未来三十年,恐怕也未必能够符合这个条件了。

  美国,随着拉美裔人口、黑人人口比例(主要是前者)急速增加,盎格鲁撒克逊白人在未来三十年内的比重也会降低。

  届时,这两个地方都会出现种族或者意识形态方面的两强或多强对峙,而不再是一种独大,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看看上面的分析就能想象到了。

  作者:常凯申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