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盛:中国应如何推进廉政建设?

  中国近年来所实行的改革,已扫清了不少导致贪污的特权,但要进一步制止贪污腐化之风,就有必要按照现代化国家的作法,积极扶植大众平民化社会,减少以权谋私的机会。

  《水浒传》是中国的一部古代文学巨著。它生动地描述了108 位梁山好汉是如何被逼上梁山,后来又如何替天行道,打击贪官污吏,震撼宋朝朝廷的故事。

  中国影视界把《水浒》搬上了屏幕,拍成了电视剧。

  该剧在放映期间,不仅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而且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水浒》的好汉们打击贪官污吏,为民除害的故事使观众大快人心。

  自古至今,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政府官员的贪污腐化是一个长期难以解决的大问题。一个个王朝最后都被一代又一代的梁山好汉们所推翻。历史的教训不可不为现代人所汲取。

  目前,中国政府官员中的贪污腐化程度也发展到了令人警惕的地步。江澤民就曾经指出,要严肃法纪,治国治党,而且治国要先治党。

  执法和司法须按章办事

  政府在如何使官员清廉从政,如何制止他们以权谋私,仗势欺人方面首先是要加强法治建设,在机制上保证媒体的监督;在执法和司法方面独立公开按章办事;在税收方面严格实行中立的审查制度,对逃税或漏税,行贿受贿给予法律制裁。

  在监督政府官员是否清政方面,媒体可以发挥相当大的作用。水门事件及克林顿的性丑闻都是首先由媒体揭发和挖掘出来的,然后演变成司法和政治事件。中国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也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

  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成了政府最高级领导人和群众共同关注的节目。媒体曝光的好处是给那些贪官们造成社会舆论的压力,使其不敢轻举妄动。当然,媒体所报之事一定要有事实依据,并负法律责任,不能捕风捉影。

  执法和司法部门能否公正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关系到国家机器能否正常运转的关键。中国现在遇到的一大问题是司法部门的黑箱操作,执法犯法的情况时时发生,使人们对法律执行部门的信任程度大大地降低了。

  到目前为止,中国内部最公正廉明的执法机构大概要数中纪委了。而在侦办厦门走私案时,中纪委人员也受到了当地国家安全局的监视和破坏。

  在反贪过程中,中国常常沿袭历史上杀一儆百和杀鸡儆猴的老作法;而且中国的严打是周期性的活动,严打风头上紧,严打过后依然如故。同时为了完成上面规定的指标,严打中也难保不出现错案冤案。在现代国家中,法律执行部门的活动都需要接受公众的监督。对犯罪活动的人要按照法律,有一个办一个,决不手软。不仅受贿者要判,行贿者也应受到惩处,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们感到接受贿赂是犯罪,主动贿赂他人也是犯罪。

  现代国家法治建设另一个关键是严格地执行税法。完善的税法和严格的执行税法是打击贪污腐化、行贿受贿的最重要方面。国家税务局对个人、企业、和组织要有绝对的审查权威。任何偷税漏税、贪污受贿案件都应严格地按法行事。无论是任何人、任何企业,只要涉及行贿、走私都会面临税务部门的严查,轻者罚重款,重者可能被责令关业、甚至坐牢。

  只有当公民感到任何违反税法的行为都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时,才能建立起税务部门的威信,才能使想走私、想行贿的人觉得不合算,赚小亏大。当然,为了减少社会上的纯现金流动,应鼓动多使用信用卡和支票等非现金支付手段,实行报税与个人身分号或企业组织号码挂钩,实行帐户与个人实名和个人身分号相符等措施。

  积极扶植大众平民化社会

  是不是有了这几个制度,就能保证政府的清廉、及官者自清呢?从世界各国的情况来看,光有这几个制度是不够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要积极扶植大众平民化的社会。与大众平民化社会相对的就是特权待遇社会。

  先进和落后国家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先进国家市场经济比较发达,消费趋向大众和平民化,造就了大量的中产阶层。而落后国家中等级的划分非常严重,造就了一批根据级别、功劳或其它原因而终身享有一定待遇和消费权利的特权阶层。

  例如高尔夫球运动在发达国家中基本上是一种供大众消费的体育运动,而在落后国家打高尔夫却成了显示身分待遇的一种标志。

  一般讲,在现代化的国家里,除了担任过总统职位的人可以在离职后,能继续享受国家付与的工资和提供人身保护外,其他所有公务人员,一旦离职就和百姓一样,自食其力、自谋出路。

  在美国,担任过副总统职位的人离职后,充其量也只能再享受半年的人身保护。政府官员在职期间所作贡献全部用货币加以合算、结清。当然,政府官员在任期间,工资报酬可能少于私人企业的负责人,但是政府往往可以根据其服务年限和职务级别给予一定的退休金。

  缩小贵族特权化倾向

  国家除退休金外,不再为离职官员提供任何特权待遇。如果在一个社会里,既要照顾东家、又要照顾西家,结果会使国家的负担越来越重,社会中也会出现由于种种背景而产生的受照顾的特殊利益集团,为了挤进能终身享受一定待遇的特权阶层,许多人在做官员时想的主要是如何不断地提高自己的级别,或者想法把现任职务变成“肥差”,这样也就为贪污腐化创造了先天的土壤。

  中国改革后实行的干部任期有限制,有效地防止了中、低层政府官员的特权性,而近期内的住房改革又使住房分配市场化、商业化,为进一步扫清特权开辟了道路。中国要想制止贪污腐化风,有必要按照现代化国家的作法,积极扶植大众平民化社会,缩小贵族特权化倾向。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以权谋私的机会。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乔盛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DW 说:,

    2008年05月07日 星期三 @ 08:59:26

    1

    正如经济垄断是万祸之源一样,政治垄断又何尝不是万祸之源呢?!经济垄断有反垄断法管着,政治垄断有什么能管呢?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所以唯有打破政治垄断,腐败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