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人:草民与将军--祭洛阳大火活生生牺牲掉的309人

  今天上网,非常震惊的听说洛阳大火,309 人在火海里丧生。309 个活生生的人就这麽消失了,变成了灰烬。有网友讨论是否降半旗的问题,我怀疑不会。12亿分之309 ,这是一个简单的算数公式。至少在有些人眼里,就是这麽一回事。我不知道人在火海里是什麽一种感受?烈火、毒烟、喊叫声,人群在拥挤、疯狂、混乱。有人跌到了,被践踏,被踩成肉泥,地面更滑了。皮肤被灼伤,变黑,变焦,人的油脂流出来,更猛烈的燃烧。无数焦枯的手指伸向门的方向,黑洞洞的眼眶诉说着不甘心失去的生命….

  可以想象,309 人中,城镇人口等於四万元钱,农村人口等於两万元钱。一个公式又可以概括了他们。那只是个数字,数字而已。焦黑的灵魂站在我们面前,张开口,凄厉的叫着,我们却听不见,听不见,根本听不见。他们今晚睡在哪里?或者回到家门口,在黑洞洞的门口站着,最後告别自己的家人?他们能安然睡去吗?在天堂或者地狱?我在遥远而严寒的地方,却依然可以听见那叫喊声,凄厉的叫喊声;感觉火舌在舔着我的皮肤,绝望而痛苦。烈火在燃烧,野草在风中燃烧,倒下,变成灰烬,然後被遗忘。翻出我的旧作,纪念我的同胞,和我一样黄皮肤黑眼睛的同胞。他们也曾经和我一样说着中国话,爱着别人,也被别人爱着。他们是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他们呼吸着我呼吸的空气,走着我走过的路。今夜,我们都不成眠。是为祭。

  《草民和将军》

  在中国的历史上,人民经常被称为是“草民”,就是如同稗草一样的多,如同野草一样的低贱的意思。在农业中央集权国家里,个人对於整体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引申开去,部分对於整体而言也是可以去牺牲和放弃的。个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根本不重要的,普通人和社会的精英阶层的区别是巨大的。“君子不器”,宣布了社会中的官僚和知识阶层都是特殊的人群,我们可以因此推断一下,“小人”是什麽呢?作为社会的一般大众,当以个人出现的时候,他就被物化了,也就是非人了。他就是东西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见历史上随处可见的“坑之”,动辄就是四十万人以上;我们也可以看见吃“两脚豚”,而且文明到了明码标价的程度。而当国家发动战争的时候,“一将成名万骨枯”是多少将军的座右铭。我们的文明里完全漠视个人的生命和尊严,完全无视平民百姓的生命和尊严。在所谓的国家利益、集团利益、家族利益之下,个人仅只作为胜利的筹码,可以简单的放弃和牺牲掉。

  我依然记得令我胆寒的一段对话,有人曾经对核子战争或者说是第叁次世界大战做评论说:“中国有六亿人口,死了四亿还有两亿,算不得什麽的。”(数字和大意大率如此)记得我当时看见这一段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全身冰凉,血液都完全凝固了,毛发倒竖!然後就是觉得深深的屈辱,因为我只是个数字,一个以亿为单位的数目中的一个“1 ”。是可以被随便放弃,如同过期的罐头,破烂的抹布一样随意处置的“物品”。更令我屈辱的是,我的生命和命运不是在自己的手里,我是任人摆布却无力反抗的木偶。即使我拥有了广博的学识,人类所有的智慧,我的命运依然没有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要做什麽,我去哪里,甚至是我应该如何的去死掉,也必须听从安排,等待通知。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我不知道我被越南人抓去了会不会有耗资巨大的拯救行动,或者是空投手枪叫我直接自杀,杀身成仁。我不知道我成为俘虏回到祖国时,在机场有没有声势浩大的欢迎活动,我能不能作为一个英雄而被邀请到国会山演讲;我不知道我的家人,我的房子,我的地位,我的财产是否会在一夜之间被剥夺一空,因为我只是个草民;我也不知道,在将军的命令下我有没有思考的权利,或者只是简单的被命令驱赶到死亡地带,只是因为战略上需要把我牺牲掉!

  我只是一株野草,低贱而卑微的草,任人弋割践踏的野草。谁都可以以任何神圣的名义把我粉碎了做饲料。没有谁关心我是活生生的人,我可以在微凉的清晨感觉风的存在,我因为爱而受的伤害,我被刀割破皮肤的时候会有鲜血流出来,我是在这世界上真实存在的,而且独一无二,没有任何一个其他人能够替代。

  因为一个单独的我可以轻易的去放弃,所以我也可以看见其他惊人的事实:

  在很多年前,有人许诺草民以更好的生活,条件是集中所有的物质力量,统一管理。所以当时草民的工资是非常低的,他创造的财富更多的被集中起来,成为国家的财富。由国家负责他的医疗、住房、教育、子女。一辆自行车要一百多元,而当时的工资却是十几块。我想这是合理的,因为集中起来的财富给了他们食堂、幼儿园、公费医疗、免费住房。这是低工资换取来的,虽然不能很灵活的选择,但是一切毕竟是免费的,而且据说是最大限度的利用了宝贵的资源。

  接下来的事就奇怪了,又一次有人说要有更更好的生活出现,我们要走向市场了!所以我们要改革了,房子要卖给个人,医疗要自己交保险,幼儿园和食堂要交给专门的公司管理。我奇怪的是,一个工人,忍受了40年的低收入,原本是他创造的大部分价值被国家统一征收,已经变成了他的住房、医疗费用、大食堂,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属於他的,现在凭什麽要他去用自己嘴里、身上一点点扣出来省下的钱去把本来就属於自己的东西再买回来?!有人又说,我们已经考虑到大家许多年来的贡献,所以一套房子在各种政策的平衡下只要一两万块就可以买下来。我就更奇怪了,这好象是已经很体谅了,草民很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了。可是,按照当年的承诺,草民本该一分钱不花的啊!几万块是可以拿出来的,可是这是在付出了40年的长期付款後自己省下的钱啊!本该一分不花,变到了“仅仅花几万块”这有本质的不同的啊!草民凭什麽要去花钱买属於自己的东西,一样东西交两回钱?最後,终於有人说,这叫阵痛,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我顿时明白了,一代人对於我们的整体,也是野草,所以也是可以被牺牲的。

  那麽那些承诺怎麽办呢?我不敢说出“欺骗”这个伤人的单词,所以我怀疑“信用”和“信任”这两个单词。於是我把目光投向了大萧条时代的“罗斯福新政”,这个国家在1860年承诺自己的国民,政府将是“民治的、民享的、民权的”。所以在最困难的时候,国家承担起了银行的信用,美国人在门口挂着蓝鹰标志的银行前排起了长队。当一个家庭的四个儿子都已经战死沙场的时候,有的国家会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去把最後一个小儿子接回来,免除他的作战任务。而不是英雄母亲把最後一个儿子送上战场,让最後一个儿子去继续完成一个家庭对国家已经本来超额完成的任务。还有的国家承诺过自己的国民,“世界都已经抛弃了我们,我们绝对不会抛弃自己人。”所以当自己的士兵冰凉的躯体倒在戈兰高地而没有回到祖国怀抱的时候,他们不惜再次发动集团冲锋,更多人倒下而换取那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再次拿出了字典,看见了“尊重”这个单词。当一个国家对哪怕是个体的生命和尊严表示出充分尊敬的时候,当一个国家承诺了人民并勇敢承担了对人民的诺言的时候,它就为人民所尊重。只有我自己不被当成是草,而是一个人那样尊重的时候,我才会有为这个国家去死的冲动;我才会在国家艰难的时候,向国家银行捐献自己的金银,作为国家的硬通货储备;我才会在所有的社会活动中坚持我的原则,保证我的信用,努力的工作而不是消极怠工,诚实的纳税而不是拼命逃税。因为我的国家关心我,尊重我,所以我也关心它,尊重它,并且愿意将我的命运和他息息相关,愿意为了他而去牺牲自己。因为我知道即使是我去死神那里了,我的家人,我所爱的人,依然会在国家的怀抱里,他们依然会被尊重,会被关心,会过上承诺中的幸福生活。因为我信任自己的国家,就象信任自己一样,当我明确它必然走在它承诺过的路上,它张开双臂平等的、无差别的拥抱它的每一个子民的时候,我愿意死在自己的工作台上,愿意在险恶的工作环境的奋斗,愿意在战场上微笑着倒下。我没有顾虑,没有恐惧,我以为自己是荣耀的,能为这样的国家而努力牺牲是我最大的荣耀,我相信我无论是在现实中或者天堂里,我都将上升进入荣耀之堂。

  这和我自己被动的牺牲掉是两个概念,我不愿意象压仓的石头,在漏水的时候,将我抛进大海。草民其实需要的很少,只需要你把他当个人看,尊重他而不是轻视他。当社会的每个个体都如同外国元首一样尊敬的时候,这个国家将是伟大的,不可战胜的。如果我是那条船上的水手,船长如同爱自己的儿子一样的爱我,在船漏水下沉的时候,我愿意放弃我的救生圈,跳进冰冷的海水里,自愿去做那块压仓的石头,把更多生的希望留给我爱的船长。

  而当以任何借口将我牺牲掉的同时,当以任何借口对自己的承诺的食言解释时,很难想象我的理智会告诉我自己,要坚持道德力量的约束,要有责任和使命感。当将军吹响进攻的号角时,面对战场,我是茫然的,因为我不知道为什麽而去战斗,为什麽要去冒生命的危险。当我死亡了以後,我的家人除了一纸电报以外,生活因为我的离开而变得困顿的时候;当我被俘虏归来,我并没有被认为是已经对国家尽完了义务的英雄,而是象一块耻辱的伤疤而用尽办法遮盖住的时候。我也许依然会往前冲,因为我需要杀死敌人而活下来。我的命运是非人,所以我只是一台杀戮的机器。我的身上是钢印的出厂序列号,我还能创造价值的时间就是我的产品保质期,我被牺牲和放弃的原因是我已经是过期产品。

  《後记》

  我在烈火中燃烧的同胞啊!我如同野草般低贱,如野草般被弋割、践踏,如野草般被轻视的同胞啊!我如何能将你们忘记?!在我心里,我为你们哭泣,我为你们降旗!在祖先的神殿里,今夜你们将如何安睡?

  离弦箭

  有一种势力打着“人民**人民建,建好**为人民”的口号,向所有的人收钱。有一些公仆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为福。有一些媒介以“党和政府喉舌”的名义来欺骗和愚弄人民。还有一些无耻的人打着“学者”和“专家”招牌,喊着“为民请命”的口号来强奸民意。

  我的一位好友曾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国有企业的另一个名称叫“全民所有制”企业。这家企业今年上半年被当地政府卖出,有一半职工包括我的这位朋友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就下岗回家了。

  我母校的一位老师月工资只有600 多元,但平均每年要强迫拿出1000多元用来缴纳各种捐款和赞助费。而他9 岁的女儿为了补贴家用,每个寒冷的晚上都要拿着成扎的玫瑰在这个城市的广场和电影院向碰到每一对男女兜售。在我每天上下班路过的菜市场里有一个卖菜的小贩仅仅因为他的板车撞上了警车的车门,被车上的两位公安打断了右腿,在家里躺了3 个月(住不起医院),却处处求告无门,光景凄惨。

  我再也不能对身边发生的一幕幕的不幸的事情视若无睹。他们处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遭遇无人关注,他们的声音没有人愿意听,他们的痛苦无人给与哪怕只是最廉价的慰藉。

  我沉默,因为受压迫。我控诉,因为我愤怒。

  我不会再像犬儒主义者一样躲在自恋上的小圈子孤芳自赏,我要象那离弦的箭奋力飞出。虽然我的力道不足,甚至我不知道仇恨的目标在哪里,但我仍将飞出,哪怕会立刻“砰”然坠落。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烦恼,领导要为每天喝不完的革命小酒发愁,款爷要为到处找不到处女发愁,王朔之流要为怎样出名赚钱发愁,卫慧等人要为中国男人的阳痿发愁。这是一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冷酷无情的社会。

  我每天下班都很晚,常常会买个烧饼回家,虽然我并不喜欢吃。卖烧饼的是个瞎了右眼的老太婆,因为没有路灯,她在摊上挂了个手电筒照明,一个饼只卖0.5 元。我住在湖北的一个小城市,冬天的晚上非常冷。可从晚上7 点中一直到12点整,都会有无数年龄不超过10岁的小女孩在卖花。每次看到她们,我常常会想起上学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卖火柴的小女孩”。

  一个衣食无忧的人永远也不会体验到挈诃夫《苦恼》里所描写的马车夫的痛苦。我也是处在社会底层的人,我每周工作7 天,每天工作9 小时,打开一个网页要5 分钟,但我仍要说出这些话。为了我,也为了更多的人。

  作者:逸人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