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什么是好社会?

  什么是好社会呢,可能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关于好社会的说法。在小偷的眼里,一个没有警察的社会是好社会;在雷锋得心目里,一个充满了需要他帮助的人的社会是好社会。当然,这些都是小人物的看法——如果雷锋也算小人物的话。哲人伟人对于好社会的看法也许要复杂些。孔夫子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在他眼里,周代是个理想的社会,连《韶乐》都美得让他听一回可以三月不知肉味。我说哲人伟人关于好社会的看法复杂,就是因为出于理解不了为什么周代是好的。周代真的那么好?但因为孔夫子是众所周知的伟人,所以,我不理解,也只能返躬自省:我不理解他的话定是因为我愚钝。毕竟孔夫子是两千多年前的伟人,不理解也就算了。

  说到近的,就是西哲马克思关于好社会的想法了,而我同样不太明白,虽然,我从小被灌输了一些马克思的种种理论,但是,我现在回头想想,其实,我被灌输的东西,并不是马克思的原装货,而是被人利用来夹带着一些为自己利益的私货的马克思。但是,根据马克思的说法,解释世界不重要,重要的是改变世界,所以,不谈这些理论,也可以。

  虽然,我有点弄不明白马克思的理论,但是,正如俗话说的,我到底还见过猪跑的。因为我从小在一个以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共产主义理想为建国纲领的国家里生活的。从我的生活经验中得知,在我们的好社会中,每个人都是好人;或者,每个人都正在变成好人;或者那些变不成好人的人要被消灭。——自然,好坏的标准是要人制定,而领导全国人民的政党就是知道好坏并可以制定标准的政党,这个政党据说是个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政党。

  当然,我也可以质疑:这样的社会是不是在骗人。我也可以搬出一套套理论来,说明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如许多事实表明的那样,共产党很腐败。阿克顿早说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共产党的腐败不过再次证明了阿克顿的高明。可是,我生活在这样糟糕的社会里,并不是说,给了我一个满意的这个社会为什么糟糕的解释,我就可心安心的在这样的社会里生活了。说到底,我还是想知道,什么样的社会才是好的。因为在好社会里,我可以幸福地生活;或许,别人也可以幸福地生活。虽然我有点怀疑,别人是不是会因此感到幸福。

  其实,在我看来没有所谓的好社会,——我是说,没有一个这样的好社会在等着我们的进入,在这个好社会中,人人都感到满意,大家已经觉得社会已经好到没办法改进一点点了,所以,就成天吃饱了晒晒太阳,说说邻居家的闺女又换男朋友了。

  我的对于好社会的看法是这样的,一个好社会不是一件已经作完的工艺品,而是一件有待我们每个人去参与制造的、永远不是成品的工艺品。孔夫子有句简单的话,很可以代表我的想法,孔夫子说“君子不器”,所以,借用这话,我可以说,“好社会不器”。但是,仅仅是“不器”还不行,关键在,这个社会要尽量提供每个人参与改造社会的可能性。

  假如想通了这个,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些。我们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社会里,这个社会甚至还有一些丑陋的现象存在。但是,我也知道,我可以通过一些渠道,想办法让这些现象得以改变。当然,这个渠道是可以很多的,比如媒体的暴光;法律的惩处等等。并且,我也许因为和别人的利益不同,对于好坏,所以有不同的理解、所以有分歧,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谈判或其他理性的途径,使我们的分歧消除或达成一种妥协。

  但是,我知道,象我这样对于好社会的理解,是不符合许多人的看法的。那些人需要一个一劳永逸的好社会,让他们进入并享受。当我说,没有这样的好社会可以叫我们一步跨到,并且,即使我们一步步走到了,这个社会也未必是好社会、未必是天堂,于是,他们两眼会露出怨愤来。可是,假如有人骗他说,有一个美丽的好社会就在前面等着,只要大家加把劲,就可以一步跨入,于是他们会两眼发光,跟着骗子走。——自古以来,我们是那样的百折不挠,虽然,我们没有看到理想的君主王朝的出现。但是,这不妨碍我们闭眼瞎说,以为自己躬逢盛世,如同置身尧舜时代。而就在不远的昨天,我们也还是这样期待着能够进入一个好社会,一个被称为“共产主义社会”的好社会。而在经济大潮席卷来的时候,有那么多的人以为,近乎骗术的“传销”可以让人一下子变阔。

  一旦我们习惯这样欺骗,我们就变得十分浮躁,老想一步登天。我们从来不想做些身边的小事,总是在描绘并打造一个理想的社会。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想法,于是,就更加容易受骗上当。就象五六十年代,那些跑到苏联“朝圣”的左派人士,几乎总是看到一片光明一样。因为,他们只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那些不想看到的东西,就不被看到。

  于是,我们还会试图去寻找一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以为我们的问题出在没有找到一种好药,只要找到这种好药,什么毛病都能够治好。

  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社会,在其中,人们可以一劳永逸的享受它的完美无缺的制度带来的好处,只有好处。社会总在变,也总是存在着问题,但是,要提供改变这些缺点的渠道。

  并且,在一种建立十全十美的社会的思想指导下,乌托邦免不了,其实是以暴力为基础的集权统治是免不了——因为,只有这样的政权才有能力宣布自己的政权是合法的,它的合法性还是天然的,无须检验。而它所建立的社会又是最好的社会。但是,所谓天然合法的政权,只有用暴力来维护,除此再也不存在其他的可能了。

原载:<<万维读者周刊>>

  作者:郑风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