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铭:中日关系-中国也要“以史为鉴”

  事实证明,中方要日本” 以史为鉴” ,对日本政府根本不起作用。面对日方执迷不悟,死不悔改的表现,不知中国是否意识到,自己也应” 以史为鉴” 检讨过去,调整对策?

  日本政府审订通过新历史教科书的决定一经宣布,又引起中、韩各国的强烈反应。中国驻日大使马上提出了严重抗议,韩国方面表示可能召回其大使,台湾也向东京提出抗议:历史不能歪曲。现在韩国已经召回大使,并呼吁人民抵制日货。就日本新历史教科书问题,亚洲再一次爆发因入侵国美化侵略历史而受害国抗议的一年一度外交风波,而且愈演愈烈。

  劝日” 以史为鉴” 犹如对牛谈琴

  以江澤民为代表的中国现政府对此态度是明确的,要日本政府” 以史为鉴”:正视侵略历史去面对未来。正义凛然的规劝看来毫无效果,东南亚各国为此已经抗议多少年,日本新历史教科书依然如故,而且,人们所看到的是,侵略战争被一年比一年更大胆,更美化地” 修订” 了。

  日本教育部表示,新历史教科书已经作了多项修订,坚持不再修改有关内容。请看以下所谓修订的例子:

  比如说,新教科书仍然把日本当时发动侵略战争称为” 大东亚战争” ;把”南京大屠殺” 轻描淡写地称为” 南京事件” ;把日本吞并朝鲜半岛的行为,从”合法” 改为” 正当” ;而对最能反映当时日本占领军兽行的” 慰安妇” 问题,则以不宜入史为由,索性将它删除。日本千方百计为其二战侵略历史翻案,究其最终目的是要复活军国主义,有朝一日对亚洲各国重新实行二战以前的绝对控制。

  中国指望日本能” 以史为鉴” 显然看错了对象。面对这种情形,不知中国是否意识到,自己也应” 以史为鉴” 检讨过去,调整对策?

  笔者认为,中方也有必要” 以史为鉴” 回顾历史面对未来。中国要清楚地认识到:

  一、日方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当初建交时中国政府慨然免去日方侵华战争赔款所种下的祸根。倘若中方坚持赔款,何来如此麻烦?

  二、根据日方一贯的表现可以得出结论:在没有压力或利益受到威胁的条件下,要日方” 以史为鉴” 自我良心发现而低头认罪,大概就是一种对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期待,或是现代天方夜谭中的故事。

  是选择一年一度无足轻重隔靴搔痒式的抗议,还是选择一种长久的对策,现在应当是中方和其他受害国认真考虑的时候了。

  日本只有在压力下才能认罪

  同是二战战败国,德国对二战的认罪态度和赔款表现就比日本深刻得多了。其实除了德国和日本民族略有差异之外,重要的是战后的德国所面对战胜国联军更强大的军事压力才是促其认罪态度和赔款表现好的主要原因。战后的德国被战胜国一分为二,东德为苏联所瓜分,西德则为英,美,法,荷联军所辖。联军各国在辖区拥有军事基地,依然在军事上控制着战后德国人的命运。

  1992年笔者曾到西德访问半年,曾在海德堡,美军的飞机场不远处居住。与德国人谈起二战,他们没有” 解放” 欧洲的自豪感,只有战后的辛酸和苦涩的回忆。可以说,德国人在经历了铁蹄下的生活,尝到了战败国的战争赔款苦头之后,认罪态度变得不得不诚恳,赔款也心甘情愿。

  与德国相比,日本幸运多了。首先是二战后中国国民党政府作为战胜国却由于国共内战,后院起火,自顾不暇,根本无法和美军一起在日本国土上从军事上控制日本。接着,蒋介石战败退守台湾,而一个视美国为帝国主义的红色新中国诞生。毛泽东” 别了,司徒雷登” ,最终还是赶走了曾经帮助过蒋介石政府的美国大使。美国为了它在亚洲的利益调整了对战败日本国的策略,变压制战争罪犯国为扶持。让壮大起来的日本军国作为美国在亚洲制衡红色中国的力量。

  因而日本不仅没有像德国人那样在战后经历过战败国铁蹄下的生活和战争赔款苦头,美国的纵容、幕后撑腰和对美化侵略战争的视而不见才是日本军国主义扩张和美化侵略历史的重要原因。

  没有外来压力,日本自然不会自行认罪。幸运的日本人,同时还破天荒地遇上了两位都不要侵华战争赔款的中方慷慨大恩人:蒋介石和毛泽东。无论当时两人原来出发点是什么,我想历史和事实已经证明,他们慷慨之举实为自找麻烦的做法。他们的做法不但使得一项主动的巨额战争赔款没有进帐,错过了一次使日本认罪写入历史的的机会,反而演变成现在被动地一年一度无休止的抗议。

  中方应当十分清楚认识到,只有压力下才能使日本认罪。倘若毛泽东在建国初期,能预见到斗争了几十年之后才斗进联合国,最后还要和美帝国主义握手言和,他一定不计前嫌不走弯路,让司徒雷登留下继续做美国大使与新中国为友。如果那样,也许日本二战认罪和赔款以及台湾统一问题便早已解决了,至少,不会如此被动。很显然,是中美交恶使日本成了大赢家。

  只有中国才能挑战日本

  日本政府肆无忌惮美化侵略历史,为二战翻案,有愈演愈烈的势头。而亚洲各受害国也越来越无法接受日方的做法,纷纷抗议。如果政治规劝和外交抗议不能解决问题,双方争执必将升级,终会演变成经济之战,甚至最后的军事斗争。如果中国不能及早调整对策,主动动用强硬有效的政治外交和经济手段使其认罪屈服,那么,随着日方不断升级美化侵略历史,最后与无法容忍的中国之间一场恶斗就难以避免。

  日本是世界经济大国。受害国除了中国外,还包括了朝鲜,南韩,越南,老挝,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诸国。他们不仅对日本美化历史没有停止过抗议,而且战争索赔呼声不断。他们国小声音小,战争索赔或是被日本置之不理或是敷衍了事。这些国家的正义得不到伸张,是恨恨不平。向日本这样的强国讨正义索赔款毕竟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中国目前只想以经济建设为重,不与日本太认真计较。但只要日本不改本性,随着中国国力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中方不会容忍日本在此事上一再挑衅。中日关于二战历史终要说清。也只有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才有实力向日本挑战去讨回正义。

  日本政府肆无忌惮美化侵略,篡改历史,嚣张过分,树敌太多,如果中方能因势利导,组成和领导亚洲二战受害国统一战线,形成对日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压力,变被动为主动,最后让日本认罪也不是不可能的,但要取决于中方领导人的决心和所付出的代价。很难想象如今会像当年那样,中方领导人一念之差就能改变历史。

  如果中国能站出来将亚洲各受害国的抗日力量联合起来,向日本有理、有节、有步骤地讨回正义和公道,最后让日本认罪和赔款,是完全可能的。中国还应该看到,如果希望寻求一种长久的对策,现在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形成一个围堵日本的统一战线无论从战略上还是从现实意义上看,对中国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中国应向韩国看齐,召回驻日大使,并且向国人和各受害国呼吁:共同抵制日货,形成对日经济战。且不必行政干预,让人民自己判断如何对待日本的行为。直至日方对侵略战争彻底认罪并赔款。同时还应在各受害国鼓励和支持民间对日索赔的各种活动。鉴于日本过去一贯行为和死不悔改的表现,中国应当慎重考虑在国际对日压力下重新要求索赔。

  中国应当意识到,现在如不能有效地制止,便犹如默认,将来要付更高的代价。中国要一改在联合国中以低姿态外交和投弃权票著称的作用和形象,而成为敢说敢做、为人为已讲公道争利益的大国新姿态。中国应把手中要投的票和要提的案变成团结朋友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并对日本明确表示,若不对二战认罪和赔款,混进联合国安理会,免谈。

  借鉴历史走向未来

  美国是当今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又是二战日本占领国,手中掌握了许多历史证据。从经济上围堵日本,要其认罪和赔款,同时开展积极外交,让日本侵略行径为世界各国所知并所指,其中美国的态度至关重要。

  但应指出的是,中国外交目前有过于偏重英美而忽略其它,有从过去一个极端到现在另一个极端之嫌。英美外交固然重要,却不要忘记过去中国大陆的联合国席位是怎么被恢复的。不要忽略英美以外的中小国家,联合他们,中国才有力量去主持公道讨回正义。

  中国最需要引以为戒的是:毛泽东和蒋介石个人恩怨式的处理国事方法;最需要学习的是美国式的务实外交:灵活主动并以国家的长远利益为行为准则。偏离这个准则,中国的强国梦大概也只是遥远的梦而已。

  作者:刘秀铭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