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4年12月

郑永年:中国机构改革为什么要向社会分权?

  中国的大部制改革为什么必须向社会分权?道理似乎很明显。向社会分权是大部制改革成功的前提条件。向社会分权有三个基本目标。其一是真正促成政府从无限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转型;其二是赋权社会;其三是构造政府能够监管社会的制度结构。
  ……  阅读全文《中国机构改革为什么要向社会分权?》——共3508字

  作者:郑永年

没有评论

郑永年:西方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

  本文标题使用《西方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而非《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主要是基于这样一个判断,即中国本身没有系统的自由主义思想,现在盛行的自由主义是西方自由主义。

  中国有没有基于本身实践的一些自由主义因素?答案是肯定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经济现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之相适应的是人们的政治观念的变化。在社会基层、社会组织甚至地方政府,也出现了一些自由主义导向的社会实践。但无论是趋向于自由主义的思考还是实践,都仍然处于非常分散零星的状态,不成系统。并且,这些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思想和实践,大都生活在占据主导地位的西方自由主义的阴影下,没有形成自身独特的话语的空间。(左派也有类似的情形。中国左派的主流也是西方的左派,也就是基于传统共产主义思想的左派,并非中国自身的左派,比如说传统社会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强调。)
  ……  阅读全文《西方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共4113字

  作者:郑永年

没有评论

丁学良:中国对日并非“黑船来航”

  今年11月中旬APEC北京会议的一大看点,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面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场全球瞩目的外交峰会之后,英国《金融时报》的亚洲版主编皮林(David Pilling,曾为该报东京分社社长)接受BBC中文网记者的采访,把近些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引起的与近邻日本之间力量对比的变化,以及由此而触发的两国多层次的摩擦,作了一个总结,将当代快速发展的中国对日本的冲击,比作“今日的‘黑船来航’”。主要观点摘录如下:
  ……  阅读全文《中国对日并非“黑船来航”》——共4558字

  作者:丁学良

没有评论

郑永年:如何避免第三次中日战争?

  晚清以来,中日两国之间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战。第一次中日战争(1894-1895),也称甲午战争。这次战争发生在清朝统治中国的时期,因此也称清日战争。第二次中日战争(1937-1945)爆发在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从理论上说是中华民国和日本之间的战争。第一次中日战争以中国失败告终,而第二次战争,中国则是胜利方。两个不同的时代,两场战争,两次打断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不管是因为被动的外部因素还是主动的内部因素)。今年又是甲午年,是第一次中日战争的爆发年,中日关系又遇到了自从韩战结束以来最严峻的时刻,有关第三次中日战争会不会爆发也俨然已经成为政策研究界和政治人物争相讨论的话题。而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  阅读全文《如何避免第三次中日战争?》——共4529字

  作者:郑永年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