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翌鹏:换个角度看“中国威胁论”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威胁论”在美国和台湾再次甚嚣尘上,中国官方、媒体和学者都给予了高度关注。笔者认为,“中国威胁论”并非洪水猛兽,而是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的情况,对它要有一个客观的认识。

  “中国威胁论”之所以在中国受到高度关注,是与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和崛起战略中存在的矛盾分不开的。中国希望通过发展实现崛起和中华民族的复兴,但又担心在崛起过程中受到美国等世界强权的阻挠和遏制,因此采取一种韬光养晦、避免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的策略。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出于维护美国霸权地位的需要,美国必须从自己的国家利益出发,时刻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和军事力量的发展保持高度警惕。严防中国崛起对美国的霸权利益构成威胁,已经成为中美关系中一种无法缓解的结构性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进程中,“中国威胁论”如影随行是中国不得不面对的一种客观现实。

  少批驳,多解释

  美国社会不断出现的“中国威胁论”,理由不外乎两条,即中国有对美国构成威胁的能力和动机。无论是出于“险恶用心”还是“冷战思维”,但有一点不能否认,即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中国发展所取得的成就,看到了中国未来发展的巨大潜力,从而感到忧虑和恐惧。中国完全不必为自己的发展被美国人看作是一种威胁而畏首畏尾和感到不安。现在中国面对的是一个自由竞争的国际社会,能够让竞争对手感觉到威胁,不正证明了中国的实力和价值吗?试想,如果中国依旧是国弱民穷,美国连正眼都不瞧一下,哪里会有“中国威胁论”出现?

  对“中国威胁论”不能一概“批”字当头,要对其产生的原因和动机进行具体的分析。一般来说,“中国威胁论”出现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的确对中国存在误解,二是有险恶的政治目的。对中国有误解的人是绝大多数,“中国威胁论”是一种带有煽动性的论调和情绪性的感觉,不明真相的人很容易产生一种忧虑或对抗性的心态。对这些人而言,工作重点应该放在还原被“中国威胁论”者歪曲的事实上,耐心的解释要比僵硬的批驳更有效。中国的国际关系学者在这方面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学者们对所谓“中国威胁”能力作出的评估,以及对中国动机作出的解释往往更能够让人信服和接受。1993年以来,“中国威胁论”多次沉渣泛起,中国的学者在宣传解释时都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对于有险恶政治用心的政客和媒体来说,散布“中国威胁论”是他们的政治需要,批驳揭露虽有必要,但效果却很有限。这些鹰派的政客脑海中的“冷战思维”一般都根深蒂固,加上政治利益的驱动,几乎是不可理喻,对他们讲中国不对美国构成威胁无异于对牛弹琴,一味进行批驳也只会让他们自鸣得意。对待这些意识形态僵化的人,冷漠是最好的武器,让他们在自己编造的“中国威胁论”中继续杞人忧天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

  在当前无政府状态的国际政治现实中,国家与国家之间存在威胁与被威胁是一种客观现实,霸权大国与崛起大国之间更是如此;一般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国家的被威胁感才可能减轻或消除,一是两国关系相当亲密或者没有利益关系;二是两国实力悬殊过大,如非洲一些小国就很难感受到中国的威胁。

  对于中美关系而言,中美两国是一种非敌非友的关系,两国间利益冲突和共同利益都很多,中国与美国的实力差距正在缩小。无论中国如何解释,都只能暂时减少“中国威胁论”的影响,却无法彻底消除美国人心中的疑虑。

  “中国威胁论”源于中国的发展,存在于中国的发展进程,最终也只能止于中国的崛起。“中国威胁论”编造者的目的就是为了阻碍中国的发展,中国没有必要因为“中国威胁论”的存在就放慢自己发展的步伐,不去表露自己的发展成就,从而落入他们的圈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才是堵住“中国威胁论”者嘴巴的最好办法。

  作者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

  作者:李翌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换个角度看“中国威胁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