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华:从琉球主权到保钓运动——屈辱悲怆的中日近代关系史

  全球华人历经二十余年,波澜壮阔的保钓运动在不了了之下,告一段落。然而事实上,近百年来日本军国主义右翼势力一直在处心积虑,得寸进尺地蚕食中国领土,从琉球群岛到钓鱼台群岛,接下来就是台湾、澎湖——保钓运动和近年来琉球的事件,不能不使人们再次翻开那本与钓鱼台历史不可分割的历史老帐。

  琉球一直要独立出日本

  一九九六年八月因琉球美军基地的三个美军士兵,合谋强暴轮奸一位年仅十二岁的琉球未成年女童,引发了琉球群岛空前的反美浪潮,成千上的琉球人走上街头,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游行示威,在高喊“美军滚出去!”的同时,另一种潜藏已久的反日情绪也高涨起来。历史的真实记录无法篡改,在琉球人内心深处,被日本武力从中国掠夺、吞并的惨痛记忆犹新,已振荡了多次的“琉球独立”运动又成为热点,在街头巷尾热烈讨论。

  书店里抢购着一本叫《冲绳( 琉球) 独立日》的历史书,鼓动人们争取独立出日本,它用历史向人们诉说“我们不是日本人--琉球国的历史”( 1).琉球调频广播电台“沟通”也利用琉球人在九月八日对“美军基地存废”进行公投之机,对民众进行“琉球是否独立”的民意调查。而公投的结果:人们一致投票决定不接受美军基地,更不接受日本政府“代做的决定”( 2).这使日本高层曾一度如热锅蚂蚁,最后又是给于琉球巨额财政拨款,又是像对外国元首一样郑重接见冲绳县知事( 县长) 、并一再道欠,连哄带骗才蒙混过关。

  其间,日本媒介始终守口如瓶,不让“琉球独立”问题在大媒体爆光。而此时( 九六年九月) 正是中日钓鱼台之争一片火热之际,海内外华人从日本的新闻报道中一定大惑不解,为什么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此时忙碌的不是钓鱼台事务,而是看起来并不紧急的琉球公投问题?其实这背后的琉球主权问题比钓鱼台严重得多!

  琉球自古以来就附属中国

  最早在史书上关于琉球的记载可追溯到千年前的隋朝,那时中原与琉球的商贸发展、人民往来已十分活跃. 朝廷曾派出大臣朱宽劝说琉球王进贡臣服隋帝(3) 。另一记载是十四世纪,明太祖年间中国的又一鼎盛时期,琉球王正式向朝廷进贡,接受中国保护和册封,派出大量学生学习吸收中原的文明文化,和朝鲜、越南、缅甸、西藏一样成为中国的附属国,即西方“tributary ”的概念,它不同于近代西方“colony”殖民地,但类似于中古欧洲农业文明和“奥匈帝国”时期的“进贡国”或中世纪罗马教皇统治下的“states withinstates ”的概念(国中之国) “,所以,西方在文化上是不难理解这一现象的,西方原则上视之为一个国家。这样一直过了两百多年,到了一六零二年,日本的”萨摩藩侯“就象当时的日本海盗”倭寇“偷袭中国沿海一样,武力胁迫琉球归为”藩属“,在遭到反抗后,于一六零九年派岛津家久,率兵攻入琉球,俘虏琉球王,派兵监督琉球内政四十五年。一六五四年琉球王终于摆脱了萨摩藩的控制,感念中国的厚道皇恩,主动遣使臣到中国请求册封。当时的大清康熙皇帝封琉球王为尚质王,定二年进贡一次。此后又是二百多年,尚质王朝贡不绝,采用中国年号,沿用汉唐文化,称中国为父国,他们之间的关系类似于西方”父子国(Affiliated 、affiliation)“。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近代, 欧洲列强开始远征亚洲。

  台湾事件:日本借口掠夺琉球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 1868) ,日本“明治维新”运动已经开始,雷厉风行的改革在经济开放、教育普及和社会西化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但随之而伴生的爆发心理和军阀执政的结果,导致这个国家产生了对外野蛮武力扩张的狼子野心。就在这时,发生琉球渔民在台湾遇难的“台湾事件”,给了日本一个借口。一八七一年琉球居民六十六人航海遇风飘到台湾,被台湾原住民杀害五十四人,余十二人被中国的台湾政府保护,送回琉球,被杀五十四人台湾当局则不过问。这时候日本则以“保护国民”为借口向中国交涉,遭到中国的严词拒绝,大清总理衙门大臣毛旭熙说“二岛具我属土,属土之士相杀,裁决固在于我,何预贵国事,而繁为过问?”日本则从毛的“杀人者结属生番,故旦置之化外,未便穷洽”中,断章取义诡辩硬说中国承认琉球和台湾不属于中国,进一步无中生有地编造:琉球从一六零二年起已是日本岛津藩( 萨摩藩) 的“藩属国”。日本以此为借口于一八七三年,兵临琉球,废除国王,另立傀儡。第二年又派陆军中将西乡从道率兵三千登陆台湾,大肆攻掠,并披荒屯田,备赖下来不走了。日本军阀山县有棚还提出一个野心勃勃的“外徵之策”,企图夺取整个台湾。大清闻讯,派沈保桢统兵万人,紧急赴台,并决心死战。日本见大事不妙才肯“和谈”,威逼敲诈腐败愚蠢的大清签下丧权辱国的《北京专约》,清廷竟然承认日本此举为“保民益举”,还赔偿日本白银五十万两( 4).中日关系的近代史上,丧权辱国的屈辱事件,自此一发而不可收。

  中国从未承认琉球属于日本

  一八七五年,日本得寸进尺,大军开入琉球,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废除中国年号,改为明治年号。虽然大清软弱无能至此,但在琉球主权问题上始终坚持为中国所有,没有让步。直到明治十二年( 一八七九年) 天皇政府推行“废藩设县”,在琉球强行搞了个所谓的“琉球处分”,把琉球一分为二:北为日本领土,改为“冲绳县”,南为大清领土,并企图硬逼中国承认。当时琉球中山王派使臣到北京朝廷哭诉,恳求大清保护属国,而清廷在日本武力威慑下一味地厌战求和,在提出毫无作用的“严重抗议”后,乃提出另一妥协方案,即三分琉球:挨近日本方向的庵美大岛为日本领土,冲绳群岛按“琉球处分”以前的状态仍归琉球中山王的领国,南部的先岛群岛为中国的领土。而在此时,沙皇俄国在伊犁边界又欺负大清无能,掠夺蚕食。朝廷迫于内外交困,于一八八零年九月再次向日本让步,按日本的二分法草签分界条约( 5) 。

  按此条约现在日本控制的包括宫古、石横、八重山群岛在内的先岛群岛,准备归还中国。但此条约在北京遇到朝廷重臣的大力抨击,指责这是“卖国契”,主战派甚至主张立即派出重兵,不惜与日决战到底。最后中堂李鸿章上奏折说:“日人多所要求,允之则大受其损,拒之则多树一敌,唯有以延宕一法,最为相宜”,大清随搁置此案。后来虽经日本再三催促也没结果——清庭不签此约,那就意味着中国不仅拥有南琉球的主权,而且仍然坚持琉球北部的主权——此后,日本干脆装聋作哑,继续窃居中国领土至今。

  钓鱼台:近代史上的百年耻辱

  日本在窃居琉球三十六岛后的十几年间,一直垂涎中国的另一属国:朝鲜,找茬兹事直到一八九五年挑起甲午战争,偷袭北洋舰队,迫使大清签定彻底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它窥视已久的宝岛台湾。此时,日本食髓知味才一点点的把它的魔爪,再次伸向远离日本一千多海里,而挨近琉球70海里、离中国福建90海里及中国台湾70海里的另三个小群岛:钓鱼台群岛。此群岛由钓鱼台群岛、黄尾屿群岛、赤尾屿群岛三个小群岛组成, 相互间隔十几海里,共有五个小岛和三个礁岩( 已另文详述) 。它的价值并不在于仅四点八平方公里的陆地, 而是按一九九二年《联合国海洋公约》来划定、所属的七十四万平方公里的“海洋经济专属区”。这几乎相当于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在南沙群岛领土、领海争执的总和。一九六七年联合国勘探发现此海域蕴藏着八百亿桶的原油,这相当于全体中国人每人平均拥有六、七桶之多。按日本声称:日本首次提出对钓鱼台拥有主权,则是在明治二十九年,即一八九六年日清战争结束,朝鲜、台湾到手后,日本天皇颁布“勒令第十三号”,公布钓鱼台“正式划入日本帝国版图——”这是日本最早提出拥有钓鱼台的日子,比中国实质拥有该岛晚了一千多年!按照日本资料:福冈县人氏,一八七九年移居那霸的古贺辰四郎,在日本占据琉球后,一直派人到“尖阁群岛(日本对钓鱼台的这个称呼实际来源于英国海军发现它时,看到群岛尖峰形状而称之为”PINNACLEGROUP “之日语发音〕”采集“信天翁”的羽毛,其间曾向绳县、中央内务、农商大臣申请“借地开发”,但日本明白:“该岛是否为日本帝国所属尚不明确”,所以一直没批准。而直到《马关条约》签定一年后的一八九六年九月,古贺“对该岛多年的宿愿才锝以实现”。今天正是日本涉足该岛、从中国掠夺而走的一百周年!

  美日非法私相授受中国主权

  日本这种侵略扩张一直持续到挑起二次世界大战,侵略中国及亚洲,丧心病狂偷袭美国珍珠港,终于迎来了可耻的失败。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无条件接收《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根据此约“日本只能保有其本土四岛”,其它武力吞并的领土必须放弃,中国的钓鱼台和属国琉球理所当然应归还中国。但战后此二地均为美军占领,虽然美国“不承认二群岛主权归属日本”,但也没有交给中国。一九四七年四月联合国《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协定》,把这两块“主权未定”之地交给美国“托管”。就这样拖了二十三年,日美两国已由仇敌变成亲家,合穿上一条裤子,在琉球、钓岛问题上狼狈为奸。一九七零年美日背着中国签定《美日旧金山和约》,拿中国的领土作交易,私相授受,把琉球连同钓鱼台的“施政权”转给日本。但这遭到土地主人的琉球人的群起反对,他们“聚哭于闹市”,连夜集会向美国、日本抗议,数度组团到台湾向蒋介石哭诉、陈情,代表团用汉语恳请蒋介石看在同是“一家人”的份上,在联合国仗义直言,准许琉球独立或并入中国版图( 6) 。此时,中华民国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对于决定琉球和钓鱼台前途有着举足轻重的发言权,那个关键时候若中国真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今日也用不着全球华人这么艰险地保钓了。

  琉球传统文化与中国情结

  自从日本窃取琉球后,为扑灭琉球人的国家意识和独立风潮,不择手段,使用了各种软硬兼施的方法,强行“日本化”。那时琉球人的汉化很深,虽然经过日本七十年的“皇民化改造”,但千年积累下来的中华文化根深蒂固,基本未变。他们使用与日本完全不同的汉语方言,风俗民情、社会人文依然属于儒家文化,口音属闽南语和台湾语系,更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采用的是中国的农历年号,节日喜庆也与儒家文化大同小异。一九七二年美国将琉球再度“转让”日本后,日本为消除中华文化,强制推行“国民义务教育”、穿日本服装、吃日本食品。每一个孩子必须进入只能讲日语、学日本文化的学校,接受至少十年的“免费教育”。而为消灭汉语方言,从小学起便在每个班级都制作三张“方言卡”,谁讲方言谁就会领到卡,持卡者直到发现其他讲方言的人,才能传给下一个,直到这位持卡人发现另一个。而每到放学以后,持卡的这三个学生则必须留下来打扫教室。因此,许多拿到卡的小学生,不惜和同学打架,逼同学用方言脱口说出“好痛”或“混蛋”,以转移卡片逃避扫除( 7) 。这样使琉球“日本化”到现在,依然没有使他们忘记历史, 忘记祖先。至今琉球人最爱引以为证据的是:日本人总是在客厅摆一把武士刀作为装饰,而琉球人则是摆类似中国琵琶的三弦琴,以此来对比日本的凶残好武,琉球人的爱好和平。

  琉球人说:我们不是日本人

  九六年底,琉球美军在基地事件再次雪上加霜,首先从美国传出,美军前不久,在琉球使用了放射性核子枪弹头,练习射击,给琉球造成核污染。事情的严重性并不在于核污染本身,而是当美军告诉日本政府时,日本心怀鬼态,拖了半年之久都不告知日本人民,更不告知琉球人,直到事情终于从美国暴发出来,再也按不住了,日本才急忙把这一旧闻公布出去,这使琉球人对日本更加不信任。

  九七年三月,就在美国国防部长科恩访问日本时,驻琉球美军又传出强暴、虐待琉球妇女丑闻:一个美军将一名琉球妇女从头顶上扔出去,落在床上摔坏了好几根骨头。这件事无疑又一次在琉球的排美抗日的烈焰上,火上加油。日本政府使出两面手法,首先推出一个“振兴琉球法案”,准备投入大量资金,要在琉球推行所谓的“一国两制”,给予琉球更大的自主权,自治权。另一方面于九七年四月,日本国会强行制定“美军驻琉球法案”,不顾琉球人强烈的抗议,企图把美军强驻琉球变成正式法律,强制那些不愿将土地租给美军的数千户琉球人,租出他们的土地。结果引发琉球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他们不仅在琉球本地抗议,四月十七日,更有琉球居民团体代表一百人,穿着不同与日本的琉球民族服装,拿着象征着琉球民族的传统乐器鼓和三弦琴,在审议驻军法案的日本国会前,声嘶力竭地抗议。但日本议会还是无视琉球人的反抗,强行通过了此法。

  这样,琉球哗然,要求独立的呼声再度高涨起来,现在,在琉球书店里,醒目的琉球历史书中印着:“琉球曾是中国的附属国,我们不是日本人”。

  以攻代守:保钓必须保琉球

  笔者曾与多位具国际眼光的日本学者深入探讨:为什么日本不能象德国那样彻底检讨它的侵略历史和战争罪行,而痛改前非呢?他们的回答非常坦率:第一,战后日本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足以使它改变的“国际压力”,这也有战后美国利用日本进行“反共战略”的因素,转移了国际焦点、世人的视线;第二,天皇制的保留继续了日本的政体和意识形态,麦克阿瑟被日本捧得忘乎所以,以至心慈手软,姑息养奸。在中美朝鲜战争时,美国甚至支持日本违反其宪法“非武装”的原则成立“自卫队”,如今它已是世界上耗资第二大的军队;第三,日本从来就是一个注重“实力主义”的民族,它不信真理,唯信实力。在它全盘吸收西方文化的明治维新时期,正是西方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论”和尼采“权力哲学”风行的时候,这种思想在日本从此扎根结果,以至于和德国一样产生野蛮的军国主义;第四,近代史上,日本基本上是以鄙视的眼光看待亚洲国家,想他们“如此无能、远不及日本”。至今,日本对中国大陆的印象仍然是贫穷、肮脏、无礼--而且还专制愚昧。前几年日本最大的自民党,在吹嘘自己“治理日本几十年的辉煌成就”时,轻蔑地列举亚洲国家及中国:“那些支那人( 对中国人的蔑称) 至今还象野兽似的住在洞穴( 指陕西一带的窑洞) 之中——”

  在今天保钓运动中,钓鱼台主权与琉球主权必须相提并论。中国从来没有承认过琉球归属日本,现在更不能放弃。并且,挨近台湾约有五十海里的先岛群岛,就连日本自己也承认是中国领土,理当首先归还中国,至于北部琉球问题,则可在“主权为中国所有”的前提下,视中、日和琉球人民自主谈判决定其归属或独立。保钓、保琉球运动只有以攻代守、积极主动,才能有更多筹码与日本就钓鱼台和琉球问题谈判、交易、妥协,才能不愧对祖先、耻后人。

注释:

一、琉球新书《冲绳独立日》。二、台湾《新闻镜周刊》一九九七年,第四一五期丁文治回忆文章。三、香港《南北极》杂志九六年“保钓专题”。三、上海人民出版社《中国近代史丛书之甲午战争》。四、日本《关于钓鱼台列岛和归属问题》井上清。五、同注四。六、台湾《联合报》民国八十五年十月七日万象版。七、台湾《联合报》民国八十五年十月七日万象版。

作者: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中华发展战略研究所主任

  作者:岩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从琉球主权到保钓运动——屈辱悲怆的中日近代关系史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