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目:限制言论即言论自由的死亡

  难得上网看看CHINA-NEWS的网页,发现了一篇叫和合的写的“有关自由的逻辑”说“一旦你认为可以言论自由,你就必须承认,所有的言论中有的正确,有的错误,有的对社会有害。为了防止有害的言论对其他人造成伤害,或者侵害他人的利益,你就必须建立社会规范,来规范、限制言论。注意,这里说的是限制言论,并不是禁止言论自由。”看上去非常有道理,可是仔细想想,对于目前中国普罗大众所面临的糟糕境遇并没有任何帮助,甚至我怀疑和合是否有弄明白现在老百姓需要所谓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讲个笑话有点象老师一听到学生要“自由”,第一反应就是自由恋爱或者逃学之类,然后义正词严的反对,殊不知大部分学生所期望的自由不会超出“多点自由活动时间”的范围。这样两者的自由就有点鸡同鸭讲的味道了。这位和合先生似乎也有这样的思维定势,一谈到言论自由,立即反应为“有的错误,有的对社会有害”,然后推论必然会“对其他人造成伤害,或者侵害他人的利益”了,先不说这样的讨论是否有逻辑和实证上的问题,单从言论的角度看,任何未实现的言论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只要不落实到行动,言论所能造成的伤害始终够不上罪的概念!(不考虑辱骂等问题)毕竟从社会学的意义上我们始终更关心物质/ 肉体上的伤害,而不是心理或感情。

  说了一堆闲话,应该抛出自己的观点了。很多人都觉得言论是一种“原罪”,因为任何实质性的罪恶都能够反推到一种“言论的蛊惑”——但这是真的吗?除非你认定社会言论的受众的智商是不可靠的,有这样一群人是必须用“正确的思想”来引导的,而其他任何不同于正确思想的言论都必然将他们引导向罪恶。因为只有先相信这点,才能推导出“有害的言论”能对其他人造成伤害。

  实际上,无论是自由、平等(人生而平等)还是民主,都有基本前提就是人是理性的,这儿的理性倒不是说人有多少智慧,而是说人在掌握了足够的信息(注意,这很重要!)后有能力得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行动选择。只有相信人是先天拥有理性的,才能认定人是有资格享受自由和平等!否则只能推论出人需要一个绝对的“哲学王”(柏拉图语)来统治,来指明前进的方向,来决定到底什么样的言论是正确的,什么样的言论是错误的,相信这是所有有理性的人都不愿享受到的。

  我承认在特定的时间空间里,公众言论总是会被分辨为正确和错误,从人类选择角度看这也是一种实用的必须。但是谁有权力规定正确和错误??和合没有告诉我们,只是说“必须建立社会规范来规范、限制言论”,其实这根本不需要讲,人类历史几千年来都在这么做。我孤陋寡闻,还从没听说过哪个时代是完全不限制言论的!统治者会让对它不利的言论自由散布吗?但对于统治者不利的言论就必然是“不正确”的吗?很显然,是否要限制言论并不是重点,而重点是由谁来限制!现今中国的答案显然是无法令人满意的。最近有几件事让我对目前大陆的新闻媒体的认识又加深了一步,我认清了两件事。第一,现今中国的言论自由的关键不在于老百姓可以发多少牢骚,而是老百姓可以听到多少!除了没有被扭曲过的现实的报道,还有真正具有良心的知识分子所发出的声音……我们能听到多少?中国人的信息“营养不良症”不会比朝鲜好多少!第二,目前大部分中国人所坚信的东西,都是非理性的必然结果,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理性或者什么民族劣根性,而完全在于没有足够的信息,无论是什么样的天才都不会做出理性的选择!我始终相信,无论中外古今,民众被给予同样信息的话,完全可能作出类似的选择!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一个人从小接受非欧几何的话,打死他都不会同意“两点间只有一根直线”这样的定理的。

  言论限制好吗?至少我现在仍然相信,言论彻底不受限制才可能做到人们信息掌握量的最大值,这样才能保证作出的选择是理性的。如果这做不到的话(有传统、技术上的原因),至少判断正确与错误的权利不能完全掌握在统治者手中!因为这样所酿成的惨剧,历史上已经够多了!而民众有言论正确性的判断权的话,社会大讨论应该是最有益的。一个论点——即便有人认定是错误的——只要有不同意见,就有拿出来讨论的价值!相信真理只会越辩越明,任何预先假定的规范标准都有错误的可能。

  最后,我只做实用上的讨论,牵涉到形而上我本身也有矛盾的想法。但从实用上讲,所谓“制定社会规范限制言论”,在现今的中国必然意味着言论自由的死亡,因为你只能说“正确的言论”,而正确是预先已经规定好的,这不是很好笑吗?

  作者:沐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限制言论即言论自由的死亡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3日 星期一 @ 10:30:44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包括言论等等的自由,我坚决拥护!居某些人说,言论自由了,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谁最怕社会不稳定,不言自明.就象吃得太饱的×,最怕动弹.

    回复

  2. 游客 说:,

    2008年03月24日 星期一 @ 08:17:15

    2

    每个国家的人,每个人的认识都是很有限的,不仅在中国.
    目前的中国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那么今天你的想法也不会让我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完全开放言论自由?没有限制?
    我相信有那么一天,中国的言论自由会非常开放,到时候再多的’言论自由限制论’都阻止不了.但是不是现在,原因有很多,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东西.

    回复

  3. 要的就是自由 说:,

    2009年06月08日 星期一 @ 14:40:11

    3

    当我们被需要爱国时,我们拥有了爱国的自由;当被需要抗议时,我们拥有了高度统一的喊口号自由;当被需要游行时,我们拥有了必须热血澎湃振臂高呼的自由;当被需要去发挥民族仇恨时,我们拥有了无论用何种方式攻击“台獨”“藏獨”“日本”“韩国”“美国”“法国”“CNN” “家乐福” “肯德基”“日本车”…………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或者企业货物的自由;当我们试图探寻国外的网络世界而发现完全被封锁时,我们拥有了叹气的自由;当被面对司法的不公正裁决时,我们拥有了宁愿忍受一切冤枉屈辱而不去上访和给政府制造麻烦的自由;当一切风平浪静,也就是我们不被需要时,我们必须拥有沉默的自由………………不仅仅是网络言论的自由我们都没有得到,连个人思想的自由我们也并不拥有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