纬恩:为国企“脱困”算帐

  如何让庞大的国有企业走出困境,是让中国政府非常头痛的事情,自从国企“三年基本脱困”的宏愿问世后,国企果然在众人惊疑不定之际,财务指标有了很大改观。在过去的三年间,国有经济的产出占全部工业总产出的比重从不足28%反弹到33% ,帐面利润也大有改观,尤其是2000年,利润达2392亿元,比上年猛增了140%!国企基本脱困的誓言如期兑现。但“三年脱困”的花费也颇为不菲,不妨简单地算一笔流水帐,看看近几年支持国企改革与脱困的给付有多少?

  一、国债投资:1997-2000 年,花在国有企业身上的国债投资规模达到3600亿元。这几年政府为改善基础设施和对付通货紧缩已举债2 万多亿。

  二、银行降息:据人民银行计算,近年来七次降息共降低企业财务成本2600亿,这实则是将银行的帐面利润挪做国企的解困资金了。

  三、债转股:估计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累计接受了1 万4000亿的不良资产,其可能的出售折扣率在四折,也就是说差不多8400亿帐面资产将在今后若干年做撇帐处理。另外,2000年1 月24日,国家经贸委审查推荐了“债转股”企业601户,拟转股总额4596亿元,其中78户企业已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银行签订了“债转股”协议、框架协议或意向书,转股额金额1122亿元。

  注销呆帐惊人

  四、银行不良资产: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绝大部分是国企拖欠的贷款,悬空在国有银行内部的不良资产还有1 万4000亿(另一半已通过债转股由资产管理公司接手待清理后出售),这意味着潜在的8400亿资产缩水。目前直接的注销呆坏帐已很惊人,1996-1999 年核销呆坏帐共1500亿元,其中97年300 亿,98年400 亿,99年700 多亿,2000年可能已突破千亿。

  五、技改贷款贴息:这笔费用由经贸委掌握,本意是扶持国有企业对其老旧设备进行技术改造,国企拿到的贴息在1999年为150 亿元,2000年为90亿元,两年共260 亿元。

  六、纺织压锭配套资金:中国政府认为纺织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因此采取了毁锭、压锭减产的严厉措施。过去三年中,共安排纺织压锭940 万锭,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为此拨款28亿2000万元,银行相应配套贷款18亿8000万元。

  七、“社保基金”缺口:国有企业的改革伴随着大量工人的下岗。在中国,要建立一个最低水平的社会保障机制所需要的费用,保守估计在7 万亿。即使仅仅考虑在过去3 年失业的约2000万国企职工,在未来20年国家财政就可能至少必须向社会保障基金注入万亿计的资金。

  减轻国企压力

  八、关闭“五小”企业:“五小企业”是指小化工、小造纸、小炼油、小焦化、小煤窑等,其中大部分还是依法注册和纳税的。国家强行关闭“五小”企业的理由是它们造成了污染严重、能耗大、或与国家争资源。但关闭“五小”不言而喻地也有利于减少对国企的竞争,保证国企利润,估计此举导致地方数百万人失去工作,产出减少了约80亿。

  九、上市融资:中国沪深股市的设立初衷就是为国企改革保驾护航,1998-2000年间,国有企业上市融资4934亿元,三年期间上市公司仅支付红利522 亿元,国有企业从股市中获得的净融资约为4412亿元。

  十、出口退税:由于所有加工贸易和“三资企业”的一般贸易并不享受出口退税,因此获得出口退税的主体是国企。目前中国平均出口退税率已经达到15% ,整个“九五”期间,全国税务系统办理的出口退税超过3100亿元。

  在上述10项帐单中,国企拖欠国有银行的贷款、政府拖欠已失业的原国企职工的社会保障基金两项,可以在今后逐步填补。如果不考虑这两项宕欠,仅仅粗略估计其余8 项开支,则政府近年来为国有企业“脱贫解困”,已经直接花费了大约2 万4000亿,大概相当于国有企业“三年脱困”期间实现的全部净利润3915亿元的八倍。根据财政部2000年8 月的统计,中国国有资产总计约有9 万亿元,其中经营性国有资产6 万6748亿,而21万7000万户国有企业占用的国有资产总额为5 万3306亿。暂且不算国企资产的虚夸问题,中国近年来的国有企业“三年脱困”攻坚战的花费,大概已可按帐面资产买下其中约一半的国有企业。这不仅令人担忧:谁为中国国有企业的“脱困”买单?

  作者:纬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为国企“脱困”算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