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英:台湾面对内外变局

  在举世注目之下,竞争激烈的台湾总统选举终于尘埃落定,有了结果,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以497万余票力压自行参选的宋楚瑜的466万余票,成功夺取总统宝座,终结了国民党在台湾五十多年的管治,开启了台湾政治史上崭新的一页,也使台湾的政治面对前所未有的内外变局。

  在这次选举中,执政国民党无疑经历了在台执政以来空前的挫败,其候选人连战不仅在三强中敬陪末座, 丧失政权,而且只取得292万余票,大幅落后第二名的宋楚瑜达一百五十多万票,凸显出其党意与民意的高度落差。

  严格而言, 民进党之胜与国民党之败, 主要原因在于国民党的内部分裂,“弃保效应” 应该只属其次。原因是当选的陈水扁得票率只有39%,而连宋合共的得票率高达60%,换言之,如果没有连宋的分裂,根本没有陈水扁当选的空间。

  至于选举后期流传的国民党内的“弃连保扁”效应,不论背后是否有人主导,但充其量只影响到候选人的得票率,未必是决定胜负结果的关键。笔者上周在本栏便曾指出,当“弃连保扁”现象开启,必须会促以相反动员的“弃连保宋”或“弃宋保连”的现象,而由于连战的支持率因“弃连保扁”而有所松动,再加上连战受制于国民党的黑金政治及其不统不独、中间落墨的两岸定位,其“基本票”(铁票)相较宋陈二人自始至终便来得少,一旦出现统独两极动员对连战较为不利,“弃连保宋”发生的可能性远较“弃宋保连”为大。连战最终得票大幅落后于宋陈二人,多少证明了这一点。

  弃保效应推高宋扁的选票

  既然“弃连保扁”同时促发了“弃连保宋”,选举前夕李远哲的“挺扁”便未必是陈水扁脱颖而出的主因,因为由李远哲“挺扁”所引发的“弃连保扁”效应的全面发酵,也同时加速了“弃连保宋”的动员。事实上,比较宋陈二阵营在选前一天分别420万和450万的可能得票评估和他们实际所得票数,他们各有约30至40万票的增幅,多少显示出“弃连保扁”和“弃连保宋”的效应取得某种程度的均衡。简言之,“弃保效应”的发酵,极可能只推高了宋扁二人的得票,未必改变了选举的结果。

  无论如何,由“弃保效应”的发酵造成连战选情的“崩盘”,受到冲击最大竟是李登辉,应是很多人包括李氏在内所始料不及的。李氏原来的盘算应是,在祭出了“兴票案”强烈打击宋氏选情之后,纵使不能彻底将宋氏击溃,宋氏的选情也不可能超过连战,而到时连战真的不幸败选而居于次位,也可将分裂国民党责任完全归咎到排名第三的宋楚瑜身上。然而李氏机关算尽,却没料到大概是宋氏任省长期间勤政忧民深入人心,其气势在“兴票案”后竟挫而不衰,最后得票率更因“弃保效应”而大幅超越连战,使得国民党和宋氏的支持者将陈水扁当选的原因直指李氏当初的“捧连打宋”,引发一场大型的反李浪潮,迄今仍在发展之中,使得李氏不但成为国民党支持者眼中出卖国民党的“过街老鼠”,而在压力下, 他也被迫公开宣布在今年9月辞退党主席之职,使得其政治生涯无可奈何地在民众的羞辱下提前终结。

  台湾内外政局改变

  不过,李登辉的政治生涯提前终结毕竟只是其个人的事;相反,陈水扁的上台执政却标志台湾必须面对全新的内外变局。在内政上,陈氏虽终结了国民党在台湾的五十多年管治,但他只取得不足四成的选票,只是弱势总统,而且民进党在立法院只拥有约三分之一的议席,未来在新政府的组成上和重要国家政策的制定上,陈氏必须展现足够的妥协和包容,否则只会加深台湾内部政治的对立和矛盾,使台湾的政治难有稳定。还须注意的是,随着连战的惨败,国民党已陷入严重的分裂危机之中;与此同时,以高票落选的宋楚瑜已宣布组织新政党。换句话说,未来台湾的内部政治生态已随陈水扁的上台执政开始大幅重组,而重组的过程是否平和,以及重组的结果如何,势将直接影响到民进党的执政能力和整体台湾政治发展的安危。

  更值得注意的是陈水扁上台后台湾面对的外在变局,特别是两岸关系。由于陈水扁及所属民进党过去一直有强烈台獨倾向,在选前北京甚至对此作出强烈的抨击,从而对台湾的选情造成重大的困扰,有人甚至认为总统选举后期出现强烈的统独两极动员,主要便是由北京的强烈“批扁”而促发的。无论原因是否如此,北京对陈水扁的台獨路线的深沉疑惧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事实上,以陈水扁过去的台獨意识形态和北京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坚定立场,双方之间可谓毫无基本共识。对于这样的僵局,陈氏是否愿意化解,又能否化解,北京又如何回应,将成为两岸关系未来发展的最大变数。

  两岸态度克制

  就陈水扁当选后的发言和北京的讲话看,双方目前还是颇为克制的。陈氏表示他未来会努力推动两岸“三通”,也作出两岸领导人互访的邀请,而且建议在台湾成立跨党派小组,凝聚台湾内部在大陆政策上的共识,为两岸和解作出准备和贡献。而北京对新当选后的陈水扁也一改选前的强烈批评,只低调地以“听其言、观其行”作回应,江澤民也说:“不管台湾谁当权,欢迎他来大陆谈。”同样地反映出北京克制和善意的一面。

  问题是,两岸双方当前的克制明显还是一种策略运用居多,特别是陈水扁,在他的整篇当选演说中,尽管姿态相当善意,但对北京最疑惧的台獨主张并无一字提及,而对北京所要求的两岸必须统一的大方向更无片言回应,这种回避的态度,充其量只能暂时缓和两岸关系紧张的进一步升高,完全无法解开两岸统独对抗的死结。

  总言之,陈水扁的当选已使各台湾未来的内政与两岸关系处于高度的不确定性之中,如果陈氏能够超越民进党的意识形态视野,以整体台湾人而非仅仅其四成支持者为念,在其领导下的台湾应有能力面对上述内外变局的挑战;否则,相反的,台湾必陷于内部对抗和两岸争拗的双重危机之中。有鉴于此,台湾六成没有投票给陈水扁的选民,务必为他们以至台湾人民的整体利益着想,团结一致,对陈氏的弱势政府进行强大的监督,以避免陈氏今后的内外政策走向极端。在这过程中,北京除了对台獨主义作出持续的“文攻”或“武吓”之外,相信可着力的空间甚小。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研究统筹员)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王家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湾面对内外变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