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其实,这是一场早已开始的美国人的战争

  昨天,9 月12日,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宣布战争已经开始。“我们会像战时一样还击。不单是对一个人发动一次攻击,还将是一次长期抗争,我们要全面作战。”(《楚天都市报》2001年9 月13日第3 版)作为军人出身的国务卿,他发表这样的言论一点也不奇怪。由于小布什内阁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军人出身,我们也不怀疑美国这样做的可能性。不过有一点国务卿可能错了,那就是战争早已经开始,而且是美国人的战争。

  从电视画面上看,恐怖分子的撞击行为极具艺术色彩,如果没有电视解说,会让人误以为是《真实的谎言》的续集。在美国的恐怖大片中,各国的青年已经多次领教过这种震撼人心的艺术场面。如果说恐怖分子与美国的电影导演有何不同的话,那就是世界贸易大厦的爆炸更加逼真。所以,我说恐怖分子从美国影片中获取了灵感,相信没有人反对。这些年来,美国的文化以大制作的恐怖电影为代表进入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无时无刻不在引导着各国青年的消费方向。如果恐怖分子经常光顾电影院,相信对美国导演的手法会相当熟悉。这次世界贸易大厦和五角大楼被撞击,首先应该归功于美国主流文化的熏陶,归功于好莱坞导演们的悉心指导。

  据说,这次参与袭击的恐怖分子的驾驶技术也来源于美国,是美国的技术手册帮助恐怖分子控制着飞机。美国司法部长阿什克劳夫特说,劫持客机对纽约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实施自杀攻击的几个恐怖分子是在美国接受飞行训练的,联邦调查局已查明大多数劫机者的身分。也许消息不完全可靠,但至少有一点是真的,就是美国曾经训练过多批恐怖分子,用于在世界的各个地方抗击美国的敌人。希望美国的情报局查一查自己的训练名单,看看其中是否有可以怀疑的对象。据说被美国视为头号恐怖分子的本·拉登曾经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座上客。不过,本·拉登先生已经否认参与了这次袭击事件,那么,会不会是本·拉登手下的人所为?如果是的,这一笔账也应该记在美国人的头上,因为有什么样的老师,必然有什么样的学生。写文章应该有真凭实据,现在美国的情报系统还没有发布犯罪嫌疑人的名单,对犯罪嫌疑人的背景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像这样高超的技艺,其发明者非美国人莫属。正是美国人多年来在世界各地艰苦的训练活动,才造就了一支善战的恐怖队伍。从美国大漠深处的实验室,到游弋在各大洋的航母战斗编队;从衣冠楚楚的中央情报局暗杀小组,到武装至牙齿的海军陆战队,美国的技术震撼着世界各民族青年的心。谁不想跃身一试,显示自己的威风。只不过,这一次使用的是民用飞机,而且瞄准的是美国本土的目标,真是抱歉。

  虽然每个青年都有驰骋疆场的雄心,但未必有杀人的胆量。特别是面对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并不是每一个青年都会按下武器发射的按钮。但美国人又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无论是伊拉克还是科索沃,美国人只要插上人道主义的大旗,就可以狂轰乱炸。在红外摄像机里,民用桥梁,低矮的农舍,难民车队都可以成为袭击的目标。这种带有游戏心态的美国杀人机器通过世界最先进的传媒及时地呈现在各国青年面前。原来杀人是如此的好玩,没有痛苦,没有哀伤,没有鲜血,没有恐惧,甚至还会得到美国政府的奖赏。在对南斯拉夫数十天的轰炸中,有多少青年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念,有多少愤怒的人决定投入到杀人者的行列中。那些失去家园的父亲,那些无法保护自己妹妹的哥哥,那些无数屈辱地活着的人,能不以美国青年为榜样,铤而走险吗?

  所以,我说这是一场美国战争,一场早已开始的美国战争。当世界的其他地方歌舞升平的时候,那些丧失理智的人已经在美国蓄势待发。他们有来自美国的灵感,拥有美国的技术和装备,并且早已从美国人身上学到了冷酷和胆量。他们只是在等待时机。这一天终于来了。

  而美国人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就在眼前。他们正在用NMD、TMD编织一个个美丽的梦。可是等他们清醒过来,梦已经破碎,灾难就在眼前。那些奉行原教旨主义的美国人认为,上帝偏爱美国,他们重又唱起了《天佑美国》的赞歌,但歌声中已经充满了忧虑,充满了哀伤。

  上万人的生命换来的也许是清醒,但也很可能是丧心病狂的新一轮恐怖战。最近披露的马里兰州的细菌战实验室或许会给恐怖分子新的灵感。说不定在哪一天,纽约街头的人们会在不知不觉中倒下。

  天佑美国。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附:新语丝评论两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评乔新生《其实,这是一场早已开始的美国人的战争》

                方舟子

  这种公然为恐怖主义者开脱责任的文章,出自中国教授之手,登在中国官方第一大报网站的第一版,如果不是今天我去人民网找份资料碰巧看到,是万没想到的。乔教授其实应该去担任恐怖主义者的大律师,他的三大理由,也完全适用于世界各国一切恐怖主义者乃至犯罪分子。比如,如果下次中国又出了个军人出身的系列杀人犯,乔大律师就可以振振有辞地为其开脱:他的谋杀计划是从中国武侠小说、侦探片学来的,首先应该归功于中国主流文化的熏陶,归功于中国导演们的悉心指导;他的杀人技艺是从部队学来的,这一笔账也应该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头上,因为有什么样的老师,必然有什么样的学生;中国社会还有许多杀人犯逍遥法外,他能不以他们为榜样,铤而走险吗?

  有这样的教授在,有许多中国大学生以本拉登为精神导师(有个帖子题为“在本·拉登精神指引下”),以恐怖主义分子为英雄,为恐怖主义者制造的惨案欢呼喝采,也就不奇怪了。我因为在新语丝网站登了一批批评这种欢呼的文章,就收到了一堆漫骂的信,也不奇怪。不过乔教授还是高估了好莱坞导演们的想象能力了。至今还没有哪部好莱坞的恐怖片是以民用飞机当飞弹的。以前的自杀爆炸行为,虽然以无辜者为目标,却很少直接拿无辜者当武器。以前的劫机者也不以杀害乘客为直接手段。拿几十个人的生命当武器,还有点人性者想都没想到,或许乔教授早已有此灵感?中国不是有“军事家”鼓吹恐怖主义的“超限战”,并把本拉登当做榜样之一了吗?

  但是中国的“军事家”、教授、学生别忘了,恐怖分子可以以种种借口对美国进行“恐怖战”,也可以以种种借口对中国进行恐怖战。中国的内政外交也并不是没有给恐怖分子进行恐怖战的借口。如果有哪一天,纽约街头的人们再次在不知不觉中倒下,乔教授也许还会幸灾乐祸地笑美国人不“清醒”;但是,如果有哪一天,北京、上海街头的人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倒下的时候,不知乔教授是否还会写一篇《其实,这是一场早已开始的中国人的战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道德的底线,恻隐之心是人性的根本,可惜在许多中国的教授、学生当中,都已荡然无存。

  恐怖主义行动是反文明、反人类的罪行,应该被所有文明人无条件地谴责。如果你没有亲友在曼哈顿工作值得你牵挂,如果你不曾多次飞越美国大陆因此觉得有被当做“飞弹”的可能,如果你不曾多次出入世界贸易中心因此对她的倒塌有切肤之痛,如果你不曾接触过普通美国人因此不知他们并非敌视中国的政客,我也不指望你能对这一悲剧感到悲痛、同情,但我希望你至少能行使冷漠的权利,在为暴行欢呼喝采之前,在对惨状冷嘲热讽之前,在貌似公正、理性地分析、反思,或公开或隐晦地论证恐怖主义行动的正当性、合理性、必要性或必然性之前,想一想至今还被埋葬在废墟之下的几千名来自世界各国的平民百姓和300 多名救援人员。别来教训我做为中国人就该对发生在美国的灾难感到痛快。做为中国人,首先必须是人。也没有哪个中国先师教导你应该仇恨在另一个国家生活、工作、旅游的人民。我不知道这种怪胎是怎样形成的,但我知道那既不是中国的,更不是人的。幸灾乐祸者即使有中国人的血缘,也不是中国人。

         从武汉“214 ”爆炸案评乔教授的发言

                一地鸡毛

  方舟子先生,您好,首先向您一贯求真的态度致敬!您对武汉一位乔教授对911 事件文章的反驳(转载在读书生活上)令我深感同意,我本疏于网络,未曾在贵处留连发言,也无意“一稿两投”,但是作为曾在武汉受教育并且生活数年的中国人,我对乔教授“教书毁人”的言论不能有丝毫的原谅,并且对这样的老师,而且是一所财经政法大学的老师所可能带来的瘟疫似的危害深感不安。所以将拙文奉上,就算对一切恐怖事件的死难者及其亲属的尽一点同类的基本的义务。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没有明显的宗教信仰,我精神中最愉悦的一部分来自儒家的礼仪仁义,比如孝敬父母,尊重老师,仁爱他人,是一种无论在江湖还是在庙堂都深怀忧思的优雅风度。我也知道,中国文化的优良品质是尊老敬师,但是我对乔某的评价只有八个字“野兽老师,教书毁人”。

  我们且不敢期望乔教授能有人道主义精神,作为大学教授,此文逻辑漏洞比比皆是:

  “像这样高超的技艺,其发明者非美国人莫属”

  按乔教授的理论,技术的发明人的下场就是被该技术杀死。而且围观者人人高呼:活该!而任何邪教都借用宗教观念作为技术手段,那么当我们根治邪教的时候,难道要去追究宗教的责任吗?

  “如果是的,这一笔账也应该记在美国人的头上,因为有什么样的老师,必然有什么样的学生。”

  乔教授不要忘记了,我国曾经援助越南军需物资,培训军民,那么越南后来用极其残忍的手段与中国交战,这只能怪中国当初去友好培养越南敌人了,是不是也可以对每一个中越之战的死难中国人说,你只能怪政府闲来无事去帮助越南!而可以说中国首个具备明显“反社会”倾向的张君团伙,其中的骨干成员是退役的特种部队军人。张君团伙在武汉的商业中心(其地位等同于纽约曼哈顿地区)抢劫黄金,打死保安,警察和出租车司机,我想乔教授身为武汉公民,对此惨痛事件大概也会耸耸肩说,这笔帐,我们要记在特种部队头上吧。

  “虽然每个青年都有驰骋疆场的雄心,但未必有杀人的胆量……美国的技术震撼着世界各民族青年的心。谁不想跃身一试,显示自己的威风。只不过,这一次使用的是民用飞机,而且瞄准的是美国本土的目标,真是抱歉。”

  看起来乔教授对恐怖分子还真是了解,不愧是青年导师。我理解乔教授若能与这劫机撞楼的恐怖分子重逢(不过我想地点恐怖只能选在地狱里了),当亲切地拍着他们的肩膀道:“小年轻啊,喜欢表现自己搞人肉炸弹是可以理解的嘛,电影看多了嘛,出出风头罢了。”恐怖分子在他眼里变得如此轻描淡写,来源于“驰骋疆场的雄心壮志”,不知道本拉登是不是知道他有个中国知音,还能代表他们说“真是抱歉。”

  乔教授身为大学教授,但是见识语言以及逻辑思维能力,实在令人难以和“教书育人”这个崇高职责联系起来。且不要乔教授做深度分析,惨案的国际背景乔教授都只字未提。全球化,文化差异的摩擦等等经济文化的冲突这些常识乔教授只字未提,把全部责任归结如下错误上:

  1 )好莱坞电影和新技术(找不到恐怖分子,且让我们先把好莱坞送上国际法庭)2 )美国的培训3 )青年人的驰骋疆场的野心膨胀

  我们甚至可以承认上述理由是惨剧的一些促成因素和手段,但是乔某对许多深层问题视而不见,如此荒谬和不负责任的言论,我们实在不能有丝毫的原谅姑息。

  我不敢期望乔教授能跟正常人一样有点人性和理性,但我还是要提醒乔教授,在洋洋洒洒同时,请不要忘记了他自己也生活在一块恐怖分子眼中的肥肉上。武汉地处九省通衢,流动人口众多,无比好的一个恐怖分子下手之处(武汉好象很少象北京上海广州这样清查流动人口),既能打击要害,伤害无辜,又能快速逃逸。向东可取道江西到江浙,向西可至陕西再藏匿到西北,向北可从河南达北京,向南可从湖南至两广。而且武汉长江大桥是公路铁路桥,为京广大动脉。他身在恐怖分子眼中的肥肉之地,还在摇着扇子,不痛不痒地解释说是他们是“年轻人电影看多了”。失智又失德!

  乔某这野兽老师大概忘记了1998年2 月14日,准备上长江大桥的一辆公共汽车在引桥处爆炸,三十多人当场死亡!

  其中包括一个返校的女学生,她怀里抱着妈妈给她做的菜,准备带到宿舍给寒假回家的同学分享。另外一个男学生,爆炸后摸自己的腿,裤管完好,可是腿整个被震成碎片!其时大桥塞车,很明显歹徒的计划是爆炸长江大桥,但是没有估计到如此严重的塞车。而那天是周末且是大学报到的日子,超常塞车。如果在长江大桥上引爆,死亡人数至少是上千人,而且京广枢纽会中断。

  后来报导说是两个江西农民干的,而且被当场炸死,可是,有那么笨的歹徒吗,要想爆炸找个火车站建筑物一扔不就结了,挤什么公共汽车?难不成是堵车等得不耐烦才提前爆炸的?他们的目标分明是长江大桥嘛(大桥上有持枪战士站岗,难以采用静态方式爆炸)?谣言说是新疆獨立分子……恐怖分子就是恐怖分子,难道还有有苦衷的恐怖分子,电影看多了,青春冲动的恐怖分子?

  当时我在武汉读书,13日返校,经过长江大桥。我的回忆是事件后,很长时间内,至少有半年,我都避免经过大桥,如果搭乘公交,总是上下左右研究有没有人带着可疑包裹上车,如果有人下车,我都死盯着看有没有人遗留任何东西在车上。这种惊恐,至今记忆犹新。

  而乔教授公然为恐怖分子开脱,我可以想见以他教授的身份,将此观念传播给年轻学生的瘟疫般的后果。不要讲什么外来恐怖分子了,如果我是乔教授的学生,我电影看多了,想驰骋疆场,而乔教授这个学期没让我及格,我是不是就可以开着飞机去撞乔教授的家吗?

  忽然回想起,有一阵子报道说武汉有个婚前检查,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初次结婚女性不是处女的话(不管任何原因,比如是运动造成处女膜破裂,还是强奸事件的受害者等等),得罚款!其时武汉某大学有个法律系的女(!!!)教授,据说还有一个什么什么副主任的头衔,在报纸上大力赞扬这种检查制度。说这样子就可以保证社会的纯洁性,起“惩前毖后”的作用。

  回想武汉,好好一个中原重镇,九省通衢,李白崔灏题诗地,辛亥革命爆发处,青山秀水,本是贤达汇集之地,就被这样一些教书毁人的野兽教授搞得乌烟瘴气。悲哉武汉,悲哉中国教育,悲哉中国人民!

  即使欢呼的声浪汹涌,即使有乔某这样的失格教师诱导青年人,即使被人骂作汉奸,我还是要为此文,且请那些在武汉214 以及美国911 遇难者安息!

  作者:乔新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其实,这是一场早已开始的美国人的战争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