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兆呈:美国遇袭引发中国思想论争

  美国九一一遇袭事件发生以后,各国官方反应基本一致,均以谴责恐怖分子行径为主调。除伊拉克等几个宿敌以外,各国政府受时局和形势所限,也都不愿冒犯美国,指摘其外交政策与恐怖主义的相生关系。但在民间和学术界,却不受国家外交关系的限制,将焦点转向美国的全球政策,进行讨论和反省。

  在这波民间的反应中,中国大陆所出现的讨论,却渐渐超出事件本身,成为思想界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一次激辩,也成为见证近年来中国思想意识变化脉络的一面镜子。

  这波民间大辩论的载体是网络,至今热潮未息。正由于网络的作用,这场论辩不受地域的限制,参加者既包括中国国内的著名学者和年轻学子,也包括旅居海外的各种背景的知识分子。

  在事件发生之初,中国的电视、报纸等反应比较“冷静”,而在网络论坛上,就像是炸开了锅,众说纷纭。其中不乏幸灾乐祸者,认为美国被袭是咎由自取,甚至表达对恐怖分子的支持和同情。

  不准媒体幸灾乐祸

  9 月11日事件发生当晚,《人民日报》网络版的“强国论坛”短短几分钟之内,就有几十条帖子,多数为美国被袭欢呼。有的说“热烈庆祝美国佬自作自受,挨了炸,强烈支持针对美国的正义行动。”有的说“向美国人民表示‘遗憾’!深深的‘遗憾’”。更有人说“真是多行不义必……报应啊!是拉登干的,是王伟给的灵感!”一些呼吁人道和理性精神的帖子淹没其中,没有引起什么反响。北大新青年论坛、中青论坛等知识分子比较集中的网络论坛也大致相似。

  网络论坛本身具有匿名、无责的特点,因此不乏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耸人听闻的言论,以吸引点击率。因此,欢呼的帖子不少是出自宣泄的目的,国际一些英文网站也出现同样现象。但整体看来,一定程度上是中国民众多年来对美国情绪累积和集体记忆的体现。这些言论经海外传媒的传播,客观上成为中国民众主流意见的反映,甚至影响中国的形象和外交。因此惊动了中央宣传部门于次日发出紧急通知,下令包括网络论坛在内的所有媒体不准发表幸灾乐祸或侮辱美国的内容。

  这一决定对传统媒体具有有效的约束作用,但对网络论坛收效甚微。民间大辩论也正由此开始发酵,首先自批评那些欢呼美国被袭的言论开始。一些网民和自由派学者对这些言论感到悲哀。一位天津的大学生说他在观看电视时很难听清声音,因为周围的欢呼声震耳欲聋!“没想到大学生连起码的人道主义和是非观念都死了”,这是他的结论。这个帖子得到不少回应,一个跟帖就认为“这是长期以来受狭隘的民族主义的煽动和忽视中国传统文化、传统道德教育的恶果。”

  论战双方很快就被冠以所谓“反美派”和“亲美派”的称呼,甚至被人为地分为“左派”和“右派”两大阵营。辩论的范围也扩大到美国对华政策以及驻南联盟使馆被炸和中美南海军机相撞等问题,延伸至中国自身的外交政策、政治体制改革,甚至人性、世界大同等哲学课题。

  这些辩论或多或少,都带有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针锋相对的影子。换言之,美国被袭折射出中国民间的不同反应,实际上体现了中国内部在国家前途方向和对外关系上,存在理想上的分歧。这一分歧已逐渐从学术领域向政治、经济、社会结构领域扩大。

  自由主义与新左派思潮

  中国自八十年代末即开始出现自由主义与新左派思潮的论争。时至今日,早已超出纯学术领域,而日渐在政治和社会文化等舞台占据地位,并且在年轻知识分子中延续,各自拥有一定的舆论阵地和民意支持。有关这两种思潮的论述颇多,中国学者李泽厚日前在香港谈论两者之争时,认为自由主义派强调自发秩序,反对政府干预太多,积极支持加入世贸组织,期盼普选、多党制和议会民主的诞生。新左派则抨击反对资本主义,强调社会正义与平等,批评政府与跨国公司联系压榨老百姓等等。由于新左派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李泽厚开始曾将他们称为“民粹派”。

  在这场围绕美国被袭的辩论中,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的“反美派”从美国一贯政策和打压中国的角度出发,认为美国咎由自取,恐怖主义分子袭击也是被美国压迫的结果,并以美国无情轰炸伊拉克和南斯拉夫,偏袒以色列以及炸中国使馆和撞机等为例证,说明美国执行双重标准,被袭属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一思路在民间拥有极大的市场,并非用幸灾乐祸就可以简单加以概之。

  所谓的“亲美派”则带有浓厚的自由主义思想,从人类共同命运、人道主义、普世价值的高度来批判民族主义者的“狭隘”意识,提倡超越国家和民族意识的“人性”。一些人亦为美国政策辩护,借机批评中国的有关政策,倡导改革。

  中国国内19位知名学者在网络上发表共识声明,提出九一一事件“并不是文明冲突,而是对所有文明赖以生存的生命底线的野蛮攻击。面对此次突发事件,中国社会的主流反应是及时的、健康的,表现了中华民族对维护国际和平秩序和人类文明生活共同底线的应有态度。对有部分人在这一非常时刻的偏激反应,幸灾乐祸,令人不安。”他们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是相当一个时期以来某些新闻传播和教育观念的误导。由此呼吁在中国公共生活领域,教育、宣传和新闻传播各方面都应有一场痛切反省,并以此为教训,将上述改革尽快提上议事日程。

  网络成九一一辩论战场

  由于官方媒体上不可能出现两派对事件的看法,网络的无限制性为他们创造了机会,如今已经成为各流派知识分子表达意见的最佳场合。

  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论战一直在学术思想领域继续,但一旦有重大突发事件的发生,尤其是涉及中美关系,就必然产生两种思想的激烈冲突,自由主义的对手更多以民族主义的姿态出现,参与和影响空间都扩至其他范畴。在1999年科索沃冲突和驻南使馆被炸时如此,中美军机相撞时亦如此,这次更让两派发现彼此间思想意识的距离是渐行渐远。

  美国是自由主义者阐述政治、经济等方面改革理念最具说服力的例证。而美国也是中国外交关系中的最重要对手,国家利益的冲突也使得民族主义者将美国视为最大的敌人,来自美国的打压和霸权更容易激怒他们,引起强烈反弹。因此,未来两种思潮间不会风平浪静,这是一场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的论战。

  值得人们注意的是,随着中国政治体系与知识分子阶层结合日益紧密,更多知识分子将加入体制内运作,政府官员也越来越多拥有海外留学或进修的经验,这两种思潮在政治层面的影响力将不断增加。这两者的此消彼长,既见证中国内部形势的演变,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政治和社会的走向。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周兆呈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遇袭引发中国思想论争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