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美国不做“世界警察”,谁做?

  世贸惨案发生后,中国对美国霸权主义的抨击达到了一个新高度。民间的激进民族主义者和新左派幸灾乐祸,公开支持恐怖主义。在他们看来,美国霸权主义才是当今世界头号恶魔,恐怖主义则是反抗美国霸权主义的天使。即便对受难者表示同情、对恐怖主义表示谴责的中国官方,也指斥美国咎由自取──谁叫美国充当“世界警察”、在国际社会到处舞大棒呢?!万炮齐轰国际霸权的同时,无论民间还是官方,均对国内强权只字不提;似乎国际霸权罪该万死,国内强权却是天经地义。问题是这样的吗?“世界警察”可以不要?

  美国有没有霸权主义?答案是肯定的。作为“世界警察”,美国确有假公济私、执法尺度不一等毛病。这些毛病无疑应予批评,应予纠正。但不能以偏概全,断言这就是“世界警察”的全部“政绩”;断言“世界警察”应该取消。

  和国内一样,国际社会不能是无政府状态。有人会说,国际社会并不是无政府啊,不是有联合国吗?但如果尊重事实,我们就必须承认,联合国不过是个议事机构,至多只有立法权,根本就没有执法力。一国之内,都是同胞,情义尚存,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国可以取消警察而国民相安无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国与国之间从无情义可言,只有赤裸裸的利害关系,矛盾冲突较于一国之内更为繁剧而且贻害更烈。如果完全没有强制性的执法力存在,岂有安宁之日?人类跨入现代不过数十年,就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造成不可估量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这充分说明国际社会不能只有一个议事机构,充分说明“世界警察”存在的必要。难道,联合国的一纸决议,就可以迫使伊拉克从被占领的科威特撤出?就可以迫使海地军人还政于民?就可以制止米塞洛维奇的种族屠殺?就可以制止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

  警察的存在是一种恶。一国之内如此,国家间也如此。但依据现在人类的素质,无论在一国之内还是在国家间,警察都是必要之恶。警察可能假公济私、滥用暴力、执法尺度不一,但没有警察更可怕。警察不单是肉食者所需,更是弱者所需。弱者在任何时候都是弱者,在无政府的丛林状态,他们更弱更悲惨。所以他们更需要秩序的保护,警察的保护。

  所以,要不要“世界警察”的问题,根本就是一个伪问题。绝不能因为现在的“世界警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就取消“世界警察”。

  凭什么是美国?

  既然美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那么换个警察如何?

  换我们中国当“世界警察”吗?当“世界警察”需要实力。以我们中国目前的综合国力,至多不过做一个地区性大国。那么,日本如何?俄国如何?欧盟如何?日本与中国世仇之深,天下皆知。日本当“世界警察”,姑且不论其道德优势是否具备,其综合国力是否足够;也不论国际社会能否容忍,至少我们中国决不接受。俄国呢?俄国沙文主义根深蒂固,历史上对中国伤害之重,不在日本之下。现在不过国力衰退,才与中国相敬如宾。设若国力重振,必对中国构成威胁。其为“世界警察”,亦非中国福音。欧盟呢?在我看来,以欧盟的道德资源,其为“世界警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它实力不足,松散的联合体性质,更注定它根本不具有“世界警察”必备的钢铁般的意志和快速反应能力。

  还有其他够资格的候选者吗?没有。这种情况下,美国不做“世界警察”,谁做?!而且,美国的“世界警察”角色,并不象我们中国描绘的那样不堪。

  如前所述,人类跨入现代不过数十年,就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而在美国出任“世界警察”的整个二十世纪后半期,局部战争此起彼伏,却一直未扩展而酿成世界大战。这虽然不能只归结为美国的功劳,但美国的积极干涉政策,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存在,的确至关重要。美国在欧洲的军事存在,遏止了前苏联的扩张,保障了欧洲的集体安全;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遏止了日本军事上的崛起和北韩的南下冲动,保障了亚太地区的安全。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使两伊的扩张蓝图徒成空中画饼,两伊的邻国始能安睡。在打击贩毒、打击有组织犯罪等领域,美国的积极干涉政策也起了重要作用。可见,美国之为“世界警察”,基本上是称职的。

  中美两国不是夙敌

  美国之为“世界警察”,对我们中国,原本不是一件坏事。

  近代史上,美国是西方列强中对中国态度最温和的国家──率先宣布放弃庚子赔款的是美国,将庚款用于帮助中国发展现代高等教育的是美国。二战中,中美两国更是亲密盟友,如果没有美国出手相助,中国抗战将远不止八年。尽管1949年之后中美长期冷战,但把长期冷战的责任完全归咎美国显失公平。中国“一边倒”在先,而致美国争取中国在美苏之间保持中立的计划夭折,中国成了美国头号敌人──苏联──的小兄弟。从此封锁中国,势所必然。而且1949年之后,中美交往也不是只有不愉快的记忆。美国拒绝响应苏联对中国进行核打击,并将苏联的此一动议及时通报中国,迫使苏联收手。这个真实的传奇早在坊间流行。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尽管一直为中国所抨击,但如果美国真如中国所愿,将全部驻军在日本投降后撤回美国,中国肯定不可能成为亚洲军事最强,因为过去几十年的中日竞争,中国已经输给了日本,拥有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经济实力的日本,军事上至少也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这么一个极具进攻性的军事强国、对中国始终怀有深刻敌意的军事强国横亘中国门前,将对中国构成的威胁怎么想象都不过分。所以客观上说,是美国帮助中国扼住了日本的咽喉。鄧小平时代,中国改革开放所必需的资金、先进技术、管理经验,更主要来自美国。那个时期是百多年来中美交往的第二个蜜月。那个时期美国人民对中国充满著美好的想象。

  我们的教科书一直致力于播种仇恨,在国内仇恨“階級敌人”,在国际上仇恨西方列强尤其是“美帝国主义”。但事实上,中美两国人民之间并不存在深仇大恨。美国原本不是中国的夙敌。美国做“世界警察”,对中国原本不那么可怕。至少,远没有日本、俄国做“世界警察”那样可怕。

  既然如此,美国做“世界警察”,我们中国何必如芒在背、极力抵触!

  要有尊严,先要自尊

  不过,现在我们中国对美国做“世界警察”确实如芒在背、极力抵触!因为,美国现在对中国确实谈不上友善。在银河号事件、驻南使馆被炸事件、撞机事件中,美国表现出的傲慢、霸道,极大地伤害了中国的自尊。八十年代美国人民对中国的美好想象荡然无存,中国在美国人民的心目中已经妖魔化了。这,不是没有来由。

  转折发生于八九年春夏之交,此前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中国在美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是一个质朴、睿智、开明、进取的高大形象。而在此后,中国展现给世界的却是另外一副形象、现代文明所不容的形象。一个漠视人的基本权利的国家,一个漠视生命尊严的国家,一个自己人歧视自己人、自己人欺负自己人、乃至自己人屠殺自己人的国家,在世界上难道能够有尊严吗?难道可以指望国际社会的尊重吗?!换句话说,中国妖魔化不是美国或别的任何一个国家所为,中国妖魔化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中国自己!一个妖魔化的中国,遭遇银河号事件、驻南使馆被炸事件、撞机事件那样的耻辱,何尝不是逻辑的必然!以至于从八十年代与全世界为友,败落到现在只能与北韩、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世界上最黑暗、最孤单的寥寥几个蕞尔小国为伍的凄凉境地。

  中国经济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发达,这是实情。但仅此并不足以使中国成长为一个现代国家;仅此并不足以找回中国久已失落的光荣与尊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中国必须重视人的基本权利,必须重视生命尊严,必须善待自己的国民,中国才会真正融入现代文明。中国妖魔化是中国自己完成的,也只有中国自己才能给中国平反,使中国告别妖魔化。中国要给自己平反,中国要告别妖魔化,别无选择,必须转变到以人为本!中国太多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但同时中国又太少人──太缺少有权利、有尊严的独立的人!必须结束自己的国民在自己的国家的卑微状态,中国才能结束在世界上的卑微状态;必须自己的国民在自己的国家有地位,中国才会在世界上有地位;必须自己的国民在自己的国家有尊严,中国才会在世界上有尊严!

  这就是说,中国的当务之急,不只是甚至主要不是经济的强大。人的基本权利没有保障的国家、生命没有尊严的国家,这样一个妖魔化国家,经济愈强大,愈使世界恐惧,愈为世界所排拒,愈要遭致“世界警察”美国的围追堵截;无论它怎样申辩自己对世界并不构成威胁,都不足以让世界释怀。这样一个妖魔化国家与世界的敌意将愈来愈深,愈形孤立,而完全丧失发展空间。中国必须承认世界主流价值,承认人的权利的普适性,承认生命尊严的普适性。这不是向外力俯首屈服,这是向自己的国民俯首屈服!一个政府向自己的国民俯首屈服决不是什么耻辱,而恰恰是政府觉醒的开端,进步的开端,是政府莫大的荣耀!这样做,对内可以最大限度地团结全体国民,最大限度地凝聚全体国民的力量,最大限度地调度中华民族的集体智慧,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对外可以真正融入现代文明,真正成为国际大家庭的一员,真正享受国家大家庭的友善,赢得广大的发展空间。人的基本权利没有保障,生命没有尊严,十三亿人不过是十三亿条虫,中国就只是一个“虫国”,十三亿条虫在彼此猜疑彼此格斗中耗尽了力量,国家就很难有动力,就会长期停滞于混沌之中。人有了权利,生命有了尊严,十三人就不再是虫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人。“大独,大群之母也”!中国有十三亿生龙活虎的“大独”,由此催生出的巨大动力,哪里是一般国家可以比的。中国之为“大群”,也就指日可待了!

  这就是说,当今中国之与“世界警察”美国积不相能,原因,一部分固然在美国的霸权主义。但另一部分,最重要的一部分,还在中国自己。美国固然需要反思其对外的霸权主义政策,中国又何尝不需要反思其对内的强权政治。最近十多年来中国确实处处受到“世界警察”美国的欺负,中国需要外争国权。但要外争国权、要美国霸权低头,首先必须内争民权、首先必须国内强权向自己的国民低头!内政外交,本来就是有机的整体。内政不修,何谈外交!国内强权不削,有何资格、有何实力抗拒美国霸权。“攘外必先安内”,古今皆然!

  小结

  如前所述,“世界警察”是一种必要之恶。既有必要,当然应该存在,而不能妄论取消。只要人类一日不大同,“世界警察”就一日尚存。但既是恶,就不能一味忍受,而必须努力制约之、改造之。所以,目前的问题根本不是要不要“世界警察”、要不要美国做“世界警察”,必须承认需要“世界警察”、需要美国做“世界警察”。目前的问题只能是,如何制约“世界警察”的权力,即如何制约美国。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异化,美国亦不例外。这是造成国际社会诸多争端的处理有失公平、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受到不公正待遇的重要因素。必须建立强大的制约机制,使美国不敢肆无忌惮,才能把美国在国际社会假公济私、执法尺度不一的机会减至最低限度。当然,我们中国强大到“世界警察”一职非我莫属的地步,那是再好不过。只要是炎黄子孙,就都盼著这一天。但无论是制约美国,还是取美国而代之,都需要资格和实力。资格和实力不只是经济的,更有精神的、道德的。中国必须成为全方位强大的国家,即经济上、精神上、道德上都足够强大的国家,才有资格、才有实力制约美国乃至最终取代美国。张大民权,制约国内强权,使中国脱离“虫国”而进化为真正意义上的“人国”,则是中国全方位强大的不二法门!

  作者:笑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不做“世界警察”,谁做?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dEEPwATER 说:,

    2008年04月05日 星期六 @ 22:28:19

    1

    是推翻还是改变

    回复

  2. 常笑天 说:,

    2008年07月07日 星期一 @ 09:43:08

    2

    支持,世界警察还真只有美国配做。否则就剩下一群暴徒乱整,那第三次大战早就打结束了。

    回复

    常笑天 在 十一月 18th, 2008 15:55:40 回复:

    开玩笑,民主有那么简单吗?中国人民为之奋斗了一百年了。几句话能拿出个方案来?但现政府就正在做这个方案,只不过太慢了点。

  3. sir 说:,

    2008年07月09日 星期三 @ 23:14:45

    3

    我最讨厌一说起中国就是要民权要民主的絮絮叨叨的。政治体制是你那几句絮叨可以解决的吗?你要说就说全了,拿出方法来。

    回复

    常笑天 在 十一月 18th, 2008 15:56:57 回复:

    开玩笑,民主有那么简单吗?中国人民为之奋斗了一百年了。几句话能拿出个方案来?但现政府就正在做这个方案,只不过在等20年。

  4. xbzbzzgr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4:28:46

    4

    如果咱们中国确实拿不出来办法,我想也不可能拿出办法,不如,请美国托管50年吧。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把中国这块土地和12亿人的幸福交到美国手上,相信和交给日本、俄罗斯是不能比的。甚至可以肯定比中国人自己管理得好……很多。
    而且,我坚信,50年后,美国一定会让我们独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