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同农民一道呐喊

  一

  鄧小平说:“发展才是硬道理。”

  一些官员片面地理解此语,甚至歪曲地进行解释。上马污染项目,大搞小造纸、小煤窑、小炼焦,糟蹋青山绿水,危害人民的身体健康,竟声称是为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可税收还不够给庞大的地方政府开工资、供某些官员挥霍);政经不分,政府天天忙着直接插手于经济活动,“扭亏增盈”,“调整结构”,“引进外资”,“提高产品质量”……,而无暇无力顾及他的主要职责——搞好科技教育、维护社会公平(我国的科技投入、教育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均属世界最低之列,当初制定的至2000年底的科教指标均未达到;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贪污腐败日益猖獗;中国的贫富差距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大多数人认为,中国的基尼系数超过0.45),可有人也称“正确处理了改革、发展的关系”;发达国家探索国有制度数十年而最终放弃,中国还要大量地“交学费”,非要弄得国有之罪罄竹难书不可——产权不清、政企不分、管理制度落后、无人承担风险和责任,导致大规模的贪污、挥霍、浪费,大量的乱投资、重复建设、停建缓建工程(我国每天国有资产流失约5 亿元;国家投资的20~30%属于浪费工程,40~50%的生产能力过剩;为了国企3 年脱困,共约耗资2.3 万亿!),可还是有人说“国有经济要大力发展”;我国城乡二元分割,以世界上几乎仅有的户口制度阻止城市化,剥夺农民的利益,以至于改革开放已经20多年了,农民仍占中国的近70% (让农民低价交粮,改革开放前农民损失7000亿;改革开放后,农民税费负担沉重,每年至少交1200多亿元;农村社会保障仍然是空白,农民的生老病死没人管,农村的“义务教育”都由农民“自筹”经费,甚至庞大的乡镇干部队伍的工资都由农民出;农民到城里被人歧视,被当作贱民,以低廉的劳动力价格、高强度的劳动维持着城市的繁荣),可国家有钱仍然只顾给公务员加工资,只顾加快北京、上海、深圳的“发展”、上马大的工程。

  为什么再不合理的制度、体制在中国也不可能改变?

  既得利益是其总根源。一些人维护既得利益,其借口总是发展或稳定。

  可是,畸形的发展祸国殃民。不进行与世界接轨的改革,稳定也是过眼烟云。

  我们必须强调:健康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所谓健康的发展,就是要创建产权分明、政经分开的经济体制,形成清廉的政治、公平的社会(发达国家有的在一二百年前就开始实行公开行政、透明政治,从而遏制了腐败。现代社会以政府干预、财政转移支付、高额累进所得税遗产税、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股份制的共有制等实现社会的公平,因此随着人均收入的提高,贫富差距反而不断缩小,此即库兹涅茨曲线。瑞典人的收入差距从50年代的30% 下降为15% ,几乎成为“平均主义”的国家,他们自称为“社會主義”;松下幸之助的遗产扣税后到第3 代仅能剩下2~3%,所以人们说:日本人对富人是“残酷”的。而现代的中国呢?我们认为,就是要效法先进的国家,高举公平、正义的大旗);就是要融入现代人类文明,进行民主、法治建设;就是要进行制度创新,建立现代国家制度、现代社会制度、现代城市制度、现代农村制度。

  二

  当代中国农村的发展极不健康。有良知的中国人,让我们同农民一道呐喊吧!

  农民没有享受国民待遇!没有社会保障!许多地方的农民患大病就不治而亡,我们的官员于心何安?一方面是大城市的高度繁荣,医疗费猛增,“公仆”无病疗养,另一方面是农村经济的萎缩,许多农民陷入贫困与无助。

  农民的税费负担沉重!乱收费、乱摊派如果不治本,又能起多大的作用?朱总理曾经说:政府目前从农民手里收取300 亿元的农业税,600 亿元的乡统筹、村提留,再加上乱收费,大约一年从农民那里拿走1200亿元,甚至还要更多。

  如果不在农村实行乡镇一级真正的民主选举、民主管理,如果官员不受到人民的监督、控制,如果人民不能真正地当家作主、只能任凭官员胡作非为,如果不大力精简乡镇政府机构,把编外人员减下来,那么,减轻农民的负担肯定是一句空话。

  如果没有民主,不但不能保障农民的权益,而且,欺压农民,非法关押、逮捕农民的事也不可能从源头上得到解决。

  现在,我国村级在实行村务公开、民主选举,这是一个大的进步。可是一些地方的选举黑幕重重,不能不让人尤为关注。暴力威胁、黑箱操作、新官上任难、无法对村民负责、无法查帐、乡镇干部对民选村官不支持、非法解除村官职务等等问题如果不着力解决,基层民主可能会流于形式,有其名而无其实。

  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措施在于建立现代农村制度。而目前可行之道是将民主选举的范围扩大到县、乡两级,在全社会大力弘扬民主、法治观念,批判封建主义、人治思想。

  三

  同农民一道呐喊,就是要高声呼吁、大力促进中国农村建立现代农村制度。

  现代农村制度(即现代中国农村应实行的现代化制度,简称现代农村制度)是指既符合中国国情更要遵循现代人类文明规范的民主、法治、公平、高效、开放、文明的农村制度。

  所谓民主,指权力在民、农民当家作主的基层民主制度。乡镇、村组的干部由村民直接选举、罢免;村务、镇务公开,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干部的权力来源由上予(上级给予)变为下授(百姓授予),干部的行为由取悦上级(向上级负责)改为效忠百姓(向百姓负责)。

  所谓法治,指依法治税,依法治农,依法治村,依法治镇。农村税费、劳务法定。在农村形成法大于权、国法至高无上、百姓的利益至高无上的新风。司法部门效忠于法律,不得听命于地方干部,公安干警不得随意拘捕百姓。严惩执法者主体违法,程序违法。

  所谓公平,指官民平等、全民平等。消除特权,消除腐败,乡镇、村组的干部受到农民的监督;城乡制度统一,农民享受全部的国民待遇,建立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农民负担合理,司法公正。

  所谓高效,指精简乡村机构,提高办事效率;发展优质高效农业(指农林牧副渔之大农业,下同),提高农业的市场化、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的水平。引导农民进入市场,农户与公司结合,避免风险;实现农村社会化服务、双层经营;农村产权清晰,土地农有;不断提高农业生产的技术水平,进行标准化生产、储存、包装、运输、销售和服务。

  所谓开放,指面向城市、面向全国、面向世界,吸收现代农村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融入全球农村文明体系。农业与世界接轨,参与全球市场竞争;发展生态农业、观光农业、外向型农业,积极利用外来资金、技术、人才;改变自给自足、家庭养老的封闭模式,改革户口制度,促进农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

  所谓文明,指建立民主、民本、守法、守信、公平、公开的现代农村文明。弘扬民主科学,破除官本位、权本位,反对封建迷信和小农陋习;尊重人权,尊重舆论,以民为本,以人民的意愿、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健全法制,打击农村黑恶势力,惩治干部违法行为,建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农村法治社会;宣传市场经济的信用价值观,弘扬诚实守信、友爱互助的道德,建立公平公正公开的新型农村文明。

  现代农村制度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的现代农村制度包括现代农村政治制度、现代农村文化制度和现代农村社会制度,广义的现代农村制度在狭义之外还包括现代农村经济制度及现代农业制度。本文的现代农村制度特指广义的现代农村制度。

  现代农村政治制度指人民当家作主的村民自治、直接选举、村务乡务公开、官仆民主、村民监督的农村政治制度。应进一步完善农村的基层民主选举制度,严厉惩治假选、贿选、暴力、谋杀等破坏行为;政务公开应事前、详细,不许以抽象数字蒙蔽老百姓;应设立农会、村民监督委员会以维护农民的权益,并对基层干部进行日常监督。

  现代农村文化制度指科学、文明、开放的农村文化制度。应在农村确实实行九年义务教育,提高农民的文化水平;儿童的入学率应达到100%,国家、政府有义务帮助贫困家庭的子女上学;民办教师应国家化,教师体制城乡一体化;应在农村普及科学知识,推广应用先进适用的技术;农村应树立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崇尚文明反对愚昧的新风,将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提到新的高度;农民应进一步解放思想,了解世界,吸收现代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在观念意识、生产管理、市场营销等方面与全球接轨。

  现代农村社会制度指城乡一体化、农村城镇化、乡务法治化的农村社会制度。城市与乡村的社会制度应统一,农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失业救济、燃料、住房等方面应享受全民待遇;应逐步改革户籍制度,加快小城镇建设,让更多的农民享受现代城市文明;乡务、村务应依法管理,农民依法进行监督,改变几千年来农村人治的传统。

  现代农村经济制度指土地农有、合作营销、财务公开、税收法定、管理科学的农村经济制度。农村土地应自由转让、买卖,其所有权归农户;土地应逐渐集中于种田能手、农场主手中,以便进行规模化经营,同时让更多的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汇入城市文明之中,这是市场经济、规模经济、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必然;应具有充分发达的农村合作营销组织、行业协会组织等,帮助农民更好地活跃于市场;农村的财务开支应由农民议定,受农民的监督,税收负担应当明示、法定,需要农民负担的其他费用及劳务应当一事一议,民主商定;农村的生产经营、农产品的加工销售应当科学化,应精耕细作,进行成本控制、市场预测、标准化生产、合同化管理;农村的产业化基地、集镇和住宅用地等应科学规划,农产品的储存、保鲜、运输应采用最新技术成果,以提高竞争力;应搞好农村的环境保护和水土保持(以及防止草场退化、沙化等)工作,发展生态农业。

  现代农业制度指农业市场化、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的制度。市场化就是农业生产要面向市场,满足市场优质、价廉、特色化、多样化的需求,积极参与全球市场竞争;产业化就是农业产供销要一体化,公司加农户,形成产业链,大家共享利益,共担风险,进行工业式管理、标准化生产;规模化就是要加大土地经营规模和农产品加工规模,克服小农经济小块经营的弊端,实现农业生产的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和智能化;集约化就是在规模化的基础上运用现代科技成果不断降低消耗,降低成本,保护生态,保护水土(草场等),提高综合效益。

  现代农村制度还可分为现代农民制度、现代农业制度等。现代农民制度指国民化、平等化、权力在农、非身份管理的农民制度。国民化就是农民应享有全部的国民待遇,包括医疗保障、养老保障、义务教育、住房、燃料、财政补贴、基础设施修建、电费价格等方面要与城市统一;平等化就是农民的社会地位与“工人階級”应当是平等的,农民不应是中国的“二等公民”,更不应当是“贱民”;权力在农就是实行农村基层民主,农民享有对村镇干部的选举权、罢免权,享有对重大村务的决策权、监督权;非身份管理就是要取消农民身份的终身制,把富余的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加入到城市发展的洪流之中去,进一步保障农村人口的生存和发展等基本人权。

  建立现代农村制度的核心是建立现代农村政治制度或现代农民制度。进一步完善农村民主选举,实现官民关系现代化、基层干部公仆化、农民监督法治化,同时,让农民享有全民待遇、平等的社会生活,改革户口制度,建立涵盖农村的社会保障体系,促进城乡各种制度的统一,这是中国建立现代农村制度的重点工作,也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关键。

  建立现代农村制度的基础是进一步完善农村市场经济体系,实现农业生产的市场化、产业化。应加快建立农业生产资料市场体系,改革农村供销合作组织,积极发展农民营销协会,帮助农民避免自然和市场的双重风险,促进农产品精深加工业的进一步发展,促进农村人口的城镇化。

  总之,建立现代农村制度就是要建立农村基层民主制度、农业市场经济制度、农村法治社会制度,就是要建立村民自治、权力在农、土地农有、税费法定、公平高效、科学文明的现代制度。

  四

  中国的农村需要健康的发展!中国需要健康的发展!

  我们只有进一步深化改革,建立现代文明的制度,才能逐渐地解决“三农”问题、腐败问题、两极分化问题、人治问题、社会动乱问题等,中国才能出现体制顺、人心顺、社会顺的“现代太平盛世”(不是王朝循环的传统“盛世”)。

  深化改革、进行制度创新,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唯一途径。

  只有深化改革,农民才能真正地当家作主,全国的农村才能富裕起来;

  只有深化改革,建立现代所得税制度、遗产税制度,实行官员收入公开的“阳光法案”以及居民收入申报登记制度,完善失业救济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才能缩小贫富差距;

  只有深化改革,政企分开,政经分开,政府信息公开,禁止暗箱操作,资源充分市场化,减少国家所有,实行民有制,加强民主监督,才能克服愈演愈烈的腐败;

  只有深化改革,落实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等权利,完善民主选举制度(如人民代表选举制度),确保新闻独立、司法独立(独立于地方政府),才能建立名副其实的民主社会、法治国家,才能在中国建立现代文明。

  让我们同农民一道呐喊!让我们同中国一道呐喊——中国需要健康的发展,需要深化改革!

  我们相信中国,相信政府。

  作者:胡星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Email :huxingdou@sohu.com;    个人学术主页:http://cn.geocities.com/huxingdou ;  或http://huxingdou.home.chinaren.com)

  作者:胡星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同农民一道呐喊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