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关闭迪吧,武汉警方凭什么?

  从 11 月15日到11月20日,武汉市公安机关对娱乐服务场所组织开展了第二次集中清查行动,警方再次重申,所有迪吧一律关闭,其他场所不得从事“迪士高”项目经营。早在8 月份,武汉市公安局就对全市迪吧进行了全面整顿,对有证迪吧,责令停业整顿,对无证迪吧一律停办,劝其转向经营。

  特权下的牺牲品

  这里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是,谁给予了武汉市警方随意关闭已有娱乐场所、不允许开设新的娱乐场所的权力?在1999年3 月26日由国务院发布,自1999年7 月1 日起施行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里面,通篇找不到武汉警方随意关闭娱乐场所的任何法律依据,也就是说,这种行为是不合法的。这只是执法机关的自由裁量权在作怪。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武汉警方把那些取得合法经营手续的娱乐场所关闭,显然损害了经营者的权利。这种政府自由裁量权的本质在于政府用自身所拥有的特权(自由裁量权)剥夺娱乐场所的经营权利,由于被剥夺了经营权利的那部分娱乐场所进行了先期投入,需要通过一段时间的营业才有望回收投资,他们的经营权利一经剥夺,企业的利益必然受到损害,有些企业甚至会血本无归。因此,武汉警方的做法实际上是政府对现有私人产权的侵犯,是对企业经营机会的剥夺。

  武汉警方自行决定关闭所有迪吧的行为本身,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和盲目性,他们忽略了必须遵循的法律程序和规则,利用特权而不是依据规则达到维持秩序的目的。那么,那些进行合法经营的企业因此受到的损失,是不是也应该得到应有的赔偿呢?

  逃避义务的执法者

  近年来,娱乐场所屡屡出现事故,也是不争的事实。比如,2000年12月25日,洛阳东都商厦火灾无情吞噬了300 多个生命,这次事故震惊了全世界。在火灾的第二天,公安部马上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严防特大恶性火灾事故。有关部门以此为教训,积极采取措施,杜绝隐患发生,无疑是亡羊补牢之举,是很明智的。但不幸的是,这种教训在被夸大和扭曲之后,有关部门竟然采用了严重扭曲变形的极端做法,于是,关闭娱乐场所的事情时有发生。

  早在今年8 月份,武汉市公安局在对全市迪吧进行全面整顿时,就提出了“充分”的理由:迪吧治安问题突出,吸贩毒违法犯罪活动充斥该类场所,引发的打架斗殴、杀人、伤害案件不断增多,色情陪侍活动屡禁不止,超员超时经营现象普遍存在,部分迪吧治安、消防隐患突出,极易引发恶性治安灾害事故。一些迪吧还吸纳未成年人昼夜逗留。

  这些问题显然是能够经过认真整顿得到控制或改善的,作为一个维护社会治安的执法机构,这也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公安机关不分青红皂白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固然可以消除在娱乐场所存在的上述隐患,但同时也侵犯了公民应该享有的娱乐自由。

  另外,武汉警方所列举的上述问题在其他场所也同样存在,比如宾馆、酒店等等,那么为了安全,为了消除隐患,是不是也一并关闭了事呢?武汉警方的做法实际上是在推卸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是管理上无能的体现,也是对自己义务的逃避。

  不能被关闭的隐患

  武汉警方如果以为关闭了迪吧,就可以彻底逃避由于可能发生的治安问题而受到批评或被追究相关责任,那就错了。迪吧近年来之所以存在,之所以“红红火火”,跟这个不断发展和进步的时代是密切相关的,这既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也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迪吧存在的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它有相当的“群众”基础,它受到人们的欢迎,尤其是很受年轻人的欢迎。如果你去过迪吧,看到那一张张兴奋而狂热的脸,你就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对迪吧存在的合理性的怀疑。

  因此,武汉警方试图彻底关闭迪吧的愿望根本就不可能实现。迪吧广泛的“群众”基础,是经营者获取利益的源泉。在合法经营的迪吧被关闭以后,必然会有一部分“地下”迪吧雨后春笋般地出现,这些投机者也必然可以利用目前执法者普遍存在的腐败和因腐败或执法不力遗留下来的漏洞,非法经营,牟取暴利。

  这样导致的直接后果是,由于政府不能对“地下”迪吧行使有效的管理,而使更多的隐患产生出来,导致更多的治安问题,也更容易导致恶性事故的发生。

  武汉警方擅自关闭迪吧,充分说明了在我们加入WTO 以后,从有特权的社会秩序走向非特权的社会秩序过程中依然任重道远。

  作者:时寒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关闭迪吧,武汉警方凭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