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舒:回国杂感

  1.给子孙留点活路

  长江,母亲河,她有那么秀丽宜人的嘉陵江,那么挺拔俊伟的三峡,那么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情,那么黄牛如故的画意,那么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怀抱;她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祖国,伟大的祖国,我站在船头,极目楚天舒地饱览风光,如饥似渴地,大口大口地吃着祖国的空气。我融化在祖国母亲的怀抱中,我心中在喊,母亲啊!我爱你,我爱中华。轮船日夜逆流而上。前面,黑蒙蒙的一片,一个铁索吊桥线也似的描出。这不是天黑了,是那么多船支在冒黑烟,黑雾茫茫地遮天蔽日了。我不由自主地摒住呼吸。在广阔的江面上,不能自由呼吸新鲜空气,是老天不允许的,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葛洲坝,现代化,水涨船高,水落船低。抬头看可以,不能低头,因为水面上飘的是白色渣子。我气愤极了,大好江山,不让人活,还不让鱼活。

  2.姓甚名谁

  大上海,夜上海时,上海的人口和台湾省一样,为三百万。人民广场那里的国际饭店独树一帜,外滩的海关为上海的标记,有革命前辈能进行政治避难的外国租界,有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外国花园。解放了,一切归人民政府所有,人民建设自己的上海,上海的工人階級表现了无比的英勇和智慧。现在,上海是高楼大厦此起彼伏,高架桥路四通八达。然而,外国商标比比皆是,象掺沙子一样。我纳闷地想,这高楼,是姓中国,还是姓外国。上海的工人階級现在怎么样了。饿着的?还是饱着的?乐不思蜀(工人階級领导的无产階級专政)了吗?

  3.卖艺不卖身

  古代中国,男尊女卑,女才子和女艺术家,埋没闺中的大有人在。能够出来亮相的,就是好样的。无产階級的女艺人,以卖艺为生,他们的节操是不卖身。现在的演员,有自己的舞台,贡献的是艺术造诣,生动活泼的演技。然而,在满街奔跑的公共汽车身上,有葛优的翘嘴;在广告节目里,有赵本山的一口黑牙;在垃圾箱里,满是赵薇的呆相;在大马路旁,有迎着凛冽风雨的、西服革履的英雄无悔;——。我一下子想到“卖艺不卖身”。商品广告里,是要俊男美女来招摇过市的,中国有那么多人,是不乏俊男美女的。你们有自己的饭碗,也让一口饭给别人吃。卖艺不卖身的节操还是有一点的好。你们得了这份广告钱,失去了艺术家的尊严。难怪人民日报海外版就报导过一则,点名道姓的最讨厌的演员。

  4.煮豆燃豆箕

  工人階級靠边站,和走资派靠边站不同。走资派是少数高薪阶层的人,在他们靠边站时,可以在家里养花,那多数人还在岗位上劳动;工人階級是多数低薪阶层的人,在他们靠边站时,满街满巷都是人,小本生意的摊贩,产品代替工资的地摊——。菲薄,菲薄,本薄利微,穷顾客又特会讨价还价,使他们忙一天,也难保证吃得饱饭。遇上检查员,他们就紧急地坚壁清野,象耗子遇到猫似的四处逃散。于是,城市就是纷纷的人流,不停地、钻动着的人头。畅通计划实行时,小检查员开着车过来了,路两边的摊贩来不及地后退躲撤,我看着车上年轻的脸,他们才工作了几天,突然想到“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5.我哭了两次

  我想买一个放光碟的东西,售货员向我介绍了日本货——。当时我只是不想买,晚上,睡觉了,想起此事,不由得眼泪哗哗地流。我想起抗战那年,我家的人分成几份应变。我的叔叔被日本人枪杀,妹妹死于县城沦陷。想起日本飞机的炸弹正落在楼前,震落的玻璃划破我的手腕。那时对防空叫躲警报,走呀走呀,我忘不了日本飞机的轰炸,和那些炸死的人,还有翘在大木盒子外面的腿。重庆的大轰炸,南京的大屠殺,中国人每家都有一页日本侵华的血泪史。受难的人还没有死,日本军国主义者已经改写历史,虎视耽耽。过去中国人民有抵制日货的觉悟,现在的中国却流行日本货。希特勒要杀灭最聪明的人种,犹太人。按南京大屠殺的历史讲来,若是日本人占领中国,他会按马尔萨斯人口论,合理合法地消灭三分之二的中国人。想起“商女不知亡国恨,隔墙犹唱后庭花”,我哭了。

  在武汉,有一种机动三轮车,叫麻木,不少中年女子驾驶它穿街绕巷,危险地在汽车缝里钻。我第一次坐上一个女驾驶员的车后,想到这个年纪的女人,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的事全要她管,而她却在外面和男人竞争拉车的活儿。中国的中年妇女,家庭的顶梁柱,走在生活的第一线。我想着他一家中,老的、小的,都在翘首盼望着她,象我的祖母和妹妹那样。那时,我的妈妈要养活一家七口,她操两个职业——。伟大的中国妇女,他们又欠下多少“母爱”,我抑制不住地、在车蓬里伤心地哭了。

  6.广告世界

  现在的中国,是广告世界。把个公共汽车,画的和参加美国汽车大赛时的汽车一样满。一路上,象路灯一样,挂满了美丽的广告牌。在高速公路的桥梁上,也做上荧光广告。我想,要是因为注意路标而错看广告,出了车祸谁负责?应该由广告商家负责。因为是广告搅乱了司机的视线,因为是广告耽误了运行的时间。在美国,除了纽约,和加州华阜,显得眼花缭乱外,其他地方,一般是轻描淡写的。马路两侧没有高大的招牌,指路牌也小得正好用。商场(Plaza )的店铺门面向外的,招牌的字体大小和颜色是一样的。只有几个大店,门面甚为宽广,才有特殊招牌。所以没有眼花缭乱的感觉。美国的汽车也不是画的眼花缭乱的。车身上,一般写的是自己公司的名字,电话号码,自己的广告标志。是为自己,不是为他人服务的。在高速公路上,多为旅客服务的告示牌,很少广告牌。可能是美国车多,速度快、流量大,一切有利于司机集中注意力开车,以减少行车事故,所形成的方式。中国有关交通部门应当研究:“沿途广告在车祸中所起的作用,及其应负的责任”并且进行立法。中国的城市规划管理部门,也应当做清爽一条街,清爽商场(Plaza )的工作。把眼花缭乱改变为清清爽爽。此外要提及的是,美国汽车多,但是很少揿喇叭。美国商店也没有放音乐,更没有放高音喇叭的。顾客都是轻手轻脚地移动,注意不防碍他人。于是城市虽然繁忙,却很静秘。我国在消灭城市噪音方面,已经注意到汽车喇叭,商店的噪音也应取缔。

  7.盗贼满天下

  最令人惊奇的是,东南西北、家家户户安装了大铁门,叫防盗门。如果是楼房,再安装一个管总的防盗性大铁门,拨号开门。据说防盗门已经进入第四代产品。防盗性大铁门外,家家户户用的防盗锁。看来,随着贪污腐化的前仆后继,盗贼事业也蓬勃发展。在北京,不少宿舍楼的住户,一家不断地丢五、六辆自行车的。我朋友的新车,十天左右在家门口被盗。远处朋友姐姐的新车,不到一个星期被盗。防盗门、大偷车,这是改革开放以前没有的事。所以,家家户户的防盗门,正说明盗贼满天下。这叫人民怎么能不怀念毛泽东。因为只有毛泽东时代,人民生活的安宁,无须防盗门,可以夜不闭户。就是鄧小平那么诋毁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和毛泽东去世后的十年之内,也没有住家户安装什么大铁门的。想起毛泽东大办钢铁时,家家户户把一点点铁拿出来,好歹把钢铁产量抬上去;现在可好,家家户户需要把钢铁放在自己家门口。那得多少钢铁,可以做多少正经事啊。为此,人民把毛泽东时代的生活,当桃花源记来回忆。

  8.吃老本

  中国现在高楼大厦多了,交通路线多了,到处是商城,满街是商店,看起来物资丰富、市场繁荣、经济腾飞。可是归纳地想一下,都是在吃老本。吃毛泽东给中国人民的老本。例如,是毛泽东把卫星送上天的,是毛泽东奠定我国的铁路和机车、公路和汽车的建设事业的。是毛泽东留下那么多厂矿企业和人民财产的。是毛泽东和先烈们流血牺牲、前仆后继才从蒋介石那里夺回属于人民的土地,而且是毛泽东时代的农民和无私的科学工作者共同发展了中国的农业建设事业的。眼前的繁荣,是用毛泽东留给人民的土地和财产买来的。是吃毛泽东留给无产階級的老本的。

  9.“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美国的电视节目,游戏机,离不开打架格斗、刀剑枪杀。于是在人生中,最纯洁、最美好的校园里,发生了震惊社会的枪杀事件。我国在毛泽东时代,一切意识形态的东西,讲究“在延安文艺坐谈会上的讲话”,“为人民服务”,于是小孩子就“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送到警察叔叔的手里边——”。于是青年战士雷锋出现了,于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行动起来了,于是各行各业,协同运转,于是居民委员会普撒母爱,于是在一张白纸上,青年中国居然画出来“两弹一星,卫星上天”。中国屹立于世界之林,人民安居乐业。然而现在,市场繁荣了,被毛泽东一个“三反五反”,快刀斩乱麻地打下去的贪污腐化,盗窃国家财产;以及被新社会新意识取代的坑蒙拐骗,吃喝嫖赌,偷盗杀人,黑道活动——,现在都旧态复萌,危害更盛。这是为什么,当然,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社会的存在,决定社会的意识”的道路,是主导的。电视、书刊、录影带——等,则集中反映了这个社会的精神面貌和需求,给这个社会的存在,添油加醋、推波助澜。美国就是吃饱了撑的,搞些惊险镜头刺激神经,结果,上演了几幕“校园枪声”。中国呢,一天到晚是绫罗绸缎、蝉翼纱笼、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卖酒的、卖药的、卖化妆品的、卖月经带的,反正以卖女人为中心。古人把女人当祸水,因为自周幽王得褒姒失国以后,凡是把祖业送终的皇帝,都是沉迷后宫的人。这个责任当然不在女人,是皇帝自己作□自缚,自取灭亡。因为在那个漫长时代里,女人是花瓶、玩物、寄生虫。只有毛泽东解放中国后,女人才翻身为半边天,社会才欣欣向荣。现在,又把女人当花瓶、玩物、寄生虫了。就是说,你们的祸水又来了,你们又自取灭亡,引发改朝换代了。

  10. 见死不救

  毛泽东对医务人员的教导是“救死扶伤,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毛泽东的措施是赤脚医生、626 指示,公费医疗制度。于是全国人民能够安心工作,安心生活,这是社会安定发展的要素之一。美国再怎么两极分化,医疗保险再怎么贵的出不起,他有穷人的医院。病人送到任何医院,都是先治病,后要钱,病人还可以在有关部门申请免费。就是说,在生病问题上,美国人民有退路。可是现在的中国,公费医疗制度已经改革得没法让人患“扛得过去的”病了。医院的规矩是现钱交易,交钱买药、交钱开刀。无钱停药,无钱只好等死。患病率是随着年龄增长的,于是那些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民的人,就是解放初期参加工作的人,落在首当其冲的受害之列。他们曾经是捍卫我国社會主義建设、支持我国卫星上天的低工资行列,由毛泽东共产党给的退休金制度和公费医疗制度给他们养老。现在,他们退休了,共产党却变了。他们的生活,平时是药费和饭费竞争,生病的关键时刻还得靠他人支援!年轻人生长在他们建设起来的祖国,却笑他们愚蠢地上共产党的当,这个“理”,能说清楚吗?。另方面,在医院里,有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的特殊门诊,可以挑医生看病。我不禁想到一个地下党员说的,解放前,医生只不过是资本家的一条狗。

  11. 卖公房

  鄧小平总是说人民生活水平低了,要发展经济,发展民用工业。听起来很舒心,很感激,很拥护。后来发生卖厂、卖地,工资作股,这也算谋生的当务之急,罢了。可是到了买公房时,人民群众的问题就来了。因为过去在毛泽东时代,为了建设祖国,上上下下人们的工资都很低,房租也很低,大家相信共产党,共产党也确实为人民做了许多大好事。一如前述毛泽东给我国无产階級留下的老本上。艰苦朴素的作风和国家的建设是平衡的。到了要大家买公房时,谁能掏得起那么多钱。于是为了买公房,差不多家家户户都是全体总动员,拼借凑地完成它。这是老百姓,总想着“有自己的房子,一代传一代地住”。后来,听说有高干楼要卖,不能传子女,于是问题的尖锐性和本质就显示出来了。既然是高干,就是共产党内七老八十、年近一百的打江山的功臣。他们积蓄的工资不够买房子是一回事;要他们买房子又不能传给出钱的子女,又是一回事。说白了就是要他们在死以前,把他们所拿的工资钱都吐出来。老百姓先吐,功臣们后吐。资产階級当权派心肠之恶毒,搜刮人民血汗用心之险恶,莫过于此。所以卖所住着的公房,是树封建主义传统,对人民进行大吸血、总刮皮的表现。显然,在买公房以后,职工就变成真正的一文不名的无产階級。这是国民党都没有采取的刮民制度。后遗症是各单位都因此成了大杂院,难以管理。

  12. 假证件问题

  证件是最神圣的东西,因为它证明现在的、历史的客观存在。人们凭证件确认某种事物。象出国的人,护照就是最重要的证件,没有护照,谁能说你就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所以证件是法律的依据,证件就以其确凿性为特点。有各方面的证件,大多是一张纸,写上字,盖个章。以前主要是刻假图章,现在高科技手段,可以造假钞票,假护照,什么都能以假乱真。所以问题不在造假,这是技术问题;而在为什么要造假,使假市场如此发达,这是人们的目的问题。孙子兵法上有“兵不厌诈”,是说两军对垒,以假象获取胜利。又有古训说“上有好者,下必胜焉”,是说上面喜欢什么,下面就极力照办,有过之,无不及。皇帝爱细腰,宫中多饿死,就是典型的例子,连命都可以不顾的。所以上面提倡钱,下面就拼命搞钱,发展贪污盗窃;对方好色,就有二奶可包,大搞腐化堕落;这些是资本主义社会司空见惯、历来如此,却还是偷着搞的。令人惊奇的是,在各处,尤其是在过街桥上,有不少拿着卡片,公开招揽顾客,专找年轻人的。原来是专办假证件的。要什么证件,就能办什么证件。有趣的是,现在,要什么文凭,就能办什么文凭。我想到:“上有好者,下必胜焉”,林彪记得“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从来不读书”,毛泽东提倡“不拘一格降人才”,尤其是重视有实战经验的战士。所以,在毛泽东时代,只见卫星上天,没有听说行政干部给自己定教授、研究员、调研员职称,群众去造假文凭的。这是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那时,工农大众哪里来的文凭。现在可好,有权的给自己定职称,发假质量的真文凭;无权的当然要去搞上面所要的假文凭。只因为上面提倡文凭,文凭成了饭碗和前程。所以,假证件市场才可能公开地,活跃得惊人。搞假文凭,可以说是资本主义社会里,生存竞争中,“上有好者,下必胜焉”的“兵不厌诈”术。如果由于此假文凭而能竞争上岗,能胜任工作,干的出色;或者有各种真文凭,却干不出什么特殊来;那么提倡文凭的本质,就是官方以贴标签的专利,用招牌性贴金的骗人术,垄断社会各阶层的饭碗。所以,造假是技术问题,为什么要造假才是根本问题。一人令,万人行,不改变一人,而在万人堆里去打假,真够热闹的。如果按毛泽东“天生我才必有用”,“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方针,多快好省地建设社會主義,就事半功倍,起码没有诸如此类的造假问题。

  作者:楚天舒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回国杂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