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尺:短波收音机与互联网的命运

  最近读了一些关于朝鲜现状的帖子。当读到朝鲜的收音机的调谐部件都被焊死,只能接收一个电台,一种声音时,不由得米尺暗想,网友们读到此处,对比朝鲜,心中会隐隐泛起一种做为当代中国人能够拥有短波收音机的的自豪感吧。可怜的朝鲜!

  我家里有一台五十年代制造的老式收音机。上面虽然清清楚楚地标着短波的收音频率范围,我却从没有听它传出过短波电台的声音。据母亲讲,文革时这台收音机曾被送到一家店里修理过。等到去取时,店员宣布:奉上级指示,短波收音部分已被“掐掉了”。那时候,“收听敌台”可是要被抓起来定罪的。没了短波,日子过得倒是安全多了。

  余生也晚,未能赶上那个荒诞的年代,后来又拥有了能收短波电台的收音机。似乎比朝鲜的邻居们幸福许多。美中不足的是,每当有“重大事情”时,这台收音机就开始捣乱。无论VOA 还是BBC ,拨来调去,微弱的信号总是被淹没在强烈的噪音声中。开始还归罪于收音机,后来才明白原来是那位“奉上级指示”店员的后人的功劳。

  日升月沉,我们告别了短波收音机,迎来了互联网时代。在这个信息时代里,试图垄断信息的政府和渴望获得信息的老百姓又开始了新一轮猫捉老鼠的游戏。从防火墙到假代理,从网警到两规,一幕幕好戏不断上演。细读两规,从字里行间看到的就是两个字:限制。有人说那不是限制,是管理。让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有一年北京传达文件,要对部分粮食的物价进行调整。有人问:“是不是又要涨价了?”干部说:“不是涨价,是物价调整。”那人又问:“那有降价的东西吗?”干部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同理,你在两规里能找到什么“鼓励”的东西呢?

  很久没有收听短波电台了,但愿干扰短波的行为已经成为历史。如果是这样的话,一方面说明社会在进步,另一方面是因为有了比短波更让政府头疼的东西——互联网。米尺敢肯定将来总有一天,套在中国互联网上的种种枷锁也会生锈、脱落。但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当网上只有一种声音是合法存在时;当网上不同的声音被合法封锁时;当你为了上某个网站而被迫到处寻找代理服务器时;当你在网上匿名说句真话还要梦见网警敲门时,你、我、他——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嘲笑朝鲜的收音机呢?

原载:新语丝电子文库

  作者:米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短波收音机与互联网的命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