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我看2001年的几件经济(或有关)事件

  一,中国加入 WTO

  这件事肯定是中国2001年最重要的经济事件。围绕着这件事情,曾经和正在发生着广泛而激烈的争论,印成铅字的文章说的话还比较克制婉转,而网络上自由发表的文字就直截了当得多了,而其中悲愤的声音占了主流,很多发展中小国的情况不妙,也在佐证着这种声音。

  不过我对中国加入 WTO倒是抱着乐观的态度。人类经济活动的本质就是不断地拼命减少各种产品的生产成本,使人类自己在付出相同劳作量的情况下,可以得到尽可能多的物质享受。为了作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分工和交换的广度和深度,加入 WTO显然有利于此。这些话固然是教科书上的老生常谈,但复习一下有助于我们在考虑问题时,在大面上保持清醒的方向感。

  当然,我们现在要遇到的问题是:我们未来的贸易伙伴的力量比我们大得多,在和他们来往时,我们可能吃亏甚至吃大亏。我们吃亏的原因不外乎是:很多东西我们的生产成本比他们的高,例如农产品和汽车,买了他们的,我们自己的就卖不出去。

  这固然会导致失业率上升,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的生产成本为什么那么高?首先是因为我们的生产费用——严格地说是非生产费用——太高:我们的农民必须承担太多的乱收费,我们的汽车工业和航空业养活着太多的闲人。这些问题平时难以解决,但是关系到生存存亡的外部竞争会迫使我们采取行动。哪个地方的领导、哪个企业坚持不采取行动,就无法生存,就会被其他愿意采取行动的人或企业所取代。中国开始向私有汽车制造厂颁发轿车生产许可证,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

  中国的特点是地广人众、历史悠久,但这同时也是缺点,造成了整个民族太大的惰性,不到“最危急的时候”,是不会采取行动的。中国人怕的不是挑战,而是没有挑战。狮子只有在肚子饿的时候才会真正地醒过来,不再昏昏沉沉。所以我看好中国“入世”(这个词的本意在这里也很值得玩味)。

  二,911 事件

  这件事情对于中国人来说,其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之间突如其来的冲突,大大地缓解了美国对中国的压力,使得中国能够真正地开始“韬光养晦”,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

  俄罗斯在这次事件中异常活跃,积极靠拢西方,除了车臣这一原因,看来还想“制造越位”,把“美国头号对手”的位置“让”给中国,以免中国能够韬光养晦。可是美国不买帐,宣布退出反导条约,看来俄国人最后还得回到上海来。

  911 引起的对抗看来还会持续下去甚至激化起来——拉登人间蒸发,说明这事还没有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印度对巴基斯坦都采取了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美国也有可能再次打击伊拉克。这种局面的扩大甚至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

  但是这次世界大战会和以往两次不同:不是两个发达的国家集团之间工业实力的较量,而是老鼠和大象之间的游击(恐怖)和反游击(反恐怖)战,远程洲际武器的存在也使得任何国家无法既支持一方又能避免另外一方的报复。

  因此中国无法象美国在二战中那样,通过担任“世界的军工厂”这一角色来迅速发展经济,中国人的文化传统也决定了中国人不会在邻居家失火时乘机高价出租出售消防器材(不免费赠送就不错了)。相反,中国反而可能会因这次大战技术上的特殊性而无法独善其身。因此,对中国人最有利的局面是:冲突持续但不恶化、激化。

  三,APEC会议

  虽然这次会议的日期和地点是早已确定好了的,却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历史的偶然性。中国在一个非常的时刻,在全球草木皆兵、人人自危的时候,提供了一块安全的地方,成功地作了一次半个世界的盛会的东道主,这也许是APEC会议对中国最大的意义之所在。遗憾的是自家兄弟——台湾——却没有参加。

  正如一些论者指出:由外交部出面谈论属于“一国”内政的事情,是APEC会议期间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近日播放的电视剧《康熙皇帝》中,台湾的和谈代表问清廷的钦差大臣,为什么谈判的地方叫“招抚大营”,而不是“议和大帐”。钦差大臣回答:“国和国之间是‘议和’,一国之内是‘招抚’”,可见其编剧者的政策意识之强。

  四,江澤民总书记七一讲话

  这一讲话为中国大陆学术界半个多世纪以来围绕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争论画上了一个快刀斩乱麻式的句号。

  资本家是劳动者,可以入党(这个“党”是共产党而不是国民党)。结论就这么简单、清晰。

  实际上这个结论根本不需要论证——资本主义越发达的地方(欧美日韩,中国港澳台和大陆沿海地区),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越高,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马克思的大部头著作使这个本来很简单的问题变得非常复杂,在理论上更是难以说清楚。这半个多世纪中,无数专业和业余的研究者花费了无数的精力、想了无数的点子、创造了无数的新概念新说法、写了无数的文字,企图把这个问题说清楚(笔者属于业余组,写了《资本异论》(www.nows.com/z)凑热闹),但是原教旨主义者们一句“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就把你给噎回去了。

  现在领导发话了,争论虽然会平息,但是疑问不会随之消失:为什么很多地方存在严重的剥削现象?

  这里顺便介绍一下《资本异论》的观点:

  资本利润存在两种来源:非剥削性的和剥削性的。前者指资本家自己劳动的收入。资本家的劳动内容主要是承担生产经营活动中的风险——心力劳动,很多资本家还参加企业管理工作——脑力劳动,我也亲眼看见资本家和雇员一起搬运货物——体力劳动。

  剥削性来源指的是资本家在劳动力供大于求时,迫使雇工接受很低的工资、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以此降低成本,获取额外利润。

  经济活动总是存在或大或小的风险,而且越是开创性的领域,风险越大。资本家是风险的主要承担者,宣布资本家是劳动者,从理论上解决了很多问题的症结,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清理了道路。但是,劳动的“量”无法客观衡量,因此资本家和雇工之间的利益分配也无法定量计算,只能取决于市场,由两个利益主体讨价还价决定。同样由于劳动的价值无法测算,我们无法说明一种工作的工资低到什么程度才算存在剥削,“是否存在剥削”只能通过一组道德的、社会的标准来衡量。政府有必要通过经济的和行政的手段进行一定的调控,兼顾双方的利益,既保证经济的活跃,又维护社会的稳定;并通过鼓励投资创业,增加市场对劳动力的需求,改变普通劳动力供大于求的局面,从根源上逐步消除或缓解剥削现象。

  在江总书记的讲话中,再次表现出了中国人的文字天赋和政治智慧。这一讲话强调马克思研究的是资本主义时期的劳动和劳动价值论,而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社會主義时期的劳动和劳动价值论。这没有否定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却为创建完全不同于马氏劳动价值论的“非马劳动价值论”,开辟了广阔的空间。

  五,个人可以注册商标

  德国总理在参观美国苹果电脑公司时,听到介绍说创业者最初是在车库里研制装配个人电脑的,感慨道:怪不得苹果不是诞生在德国。原因很简单:德国法律禁止工人在车库等环境不良的地方工作。

  上海的工商管理局规定创业者不能在自己家里开公司,一定要去租或者买一个“经营性场所”。看来,这是上海至今没有出现苹果的原因之一。上海人才济济,却鲜有象广东温州等地人那样去创业,而是一股脑挤在外商的写字楼里,不知道是否和无法先“小打小闹”试探性地作点小业务以及其它各种莫名其妙的“规章制度”有关?

  因特网无疑是人类少数几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必将成为人类的基本生存和生产工具之一(实际上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如此了)。目前网络业虽然处于低谷,但是宽带因特网线路可以大幅度地降低实际上网费用,提高网络的性能/价格比,它的迅速普及必然给网络业带来新的生机,甚至可能引起技术、经济和文化方面的革命性突破。虽然现在是寒冷的网络冬天,但我们应该为网络在更高台阶上的大发展作好准备,积极地促进和推动这一发展。然而我们的政策却无意中存在着不协调的脱节现象。

  在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红盾 315”注册登记中文网站名称时,必须区分“经营性”和“非经营性”两类。个人只能登记后者。这相对过去个人不能注册.cn 域名已经是一大进步,但是这一步迈得却很不彻底:非经营性网站不仅自己不能发布任何商业广告,而且(!)不得连接任何刊登了商业广告的网站。例如我个人的“非经营网站”http://www.nows.com 不能连接新浪的任何页面,因为那上面都有商业广告。

  因特网又叫“互联网”,不能“互联”,又叫什么互联网?连新浪这么大的网站都不能靠广告为生,小网站登点广告聊补上网费用,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连接其它网页只是在“织”互联网这张“网”,并不意味着能够分一杯广告羹。

  如果怕有人钻空子、怕国家利益流失,那么把大量有发展前途的小企业扼杀在摇篮里,国家利益是不是损失更大呢?通用、波音、微软、AOL 和雅虎等等早期都极其“微”不足道,这类小企业能够成长为巨人,成为国家经济的栋梁,值得中国的政策制订者们研究和思考。“要鸡下蛋,先让它长大”,这个道理应该不难明白。

  实际上,对个人和小企业的种种限制,只能捆住诚实经营者的手脚,丝毫不妨碍骗子们行骗。一个诚实的创业者会被十万元注册资金难倒,但是一个骗子提供一张有一千万元注册资金的证明却不费吹灰之力。所以,各种规章制度的出发点是管住坏人,实际上却是捆住了好人的手脚,对坏人却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中国在传统产业面临强大的对手,要和别人对抗,除了扶持和加强现有大企业,也应该对可能出现的、类似信息产业这样“一不小心”成了大产业的新事物保持一种积极的态度,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出奇制胜、超越对手。印度靠出口电脑软件带动经济发展,相信一开始谁也没有想到。

  看到这里,读者想必已经理解我为什么认为个人能够注册商标也是一年中值得一写的事件了吧!希望这只是一个开端,希望个人创业和发展的障碍在今后不短的时间内能够迅速减少。

                            (2001-12-28)

  作者电子信箱:huangjib@online.sh.cn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我看2001年的几件经济(或有关)事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