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针:中医一灭 人类必亡

  上个世纪,有位“五四”先贤提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口号,引起了全社会广泛的争鸣,有人觉得这是毫无逻辑,又有人觉得这是摆脱亡国奴的唯一正道……林林总总,今天,之所以“拿来”这一格式来彰显中医,只是想还原一个全球化中国,乃至全球世界应有的、真正的脊梁。

  李约瑟博士是了解中国历史的中国通,他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李约瑟之谜”,即14世纪的中国已经拥有了产生英国式工业革命的几乎所有条件,但接下来的几百年里,中国为什么还是沿着一条自己原有的老路,始终不能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工业革命?15世纪已经能够七下西洋的郑和,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身后,一个若大的中国会被几条铁船打得一败涂地,中国为什么一直固守在农业社会,不能进化到工业社会?为什么这块土地上只产生“地主”,而不产生“资本家”?这其中更深沉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在世界历史上,古印度、古埃及、古希腊及中国都曾有过自己的医学,并称为四大传统医学。现在,埃及的医学如何?埃及人曾经创造过令人叹为观止的医术,金字塔、木乃伊演绎着一个时代辉煌,但自从公元前332 年埃及被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以后,它的文化和传统医学便开始希腊化,此后又随着罗马和阿拉伯人的入侵,埃及文化先后融化到基督教文化及汇入伊斯兰文化圈内;印度的呢?印度医学也曾有过丰富的内容,但在公元前1500年,受到雅利安人入侵之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希腊又怎么样呢?古希腊——罗马的医学也随着它国家的繁荣而盛极一时,后来由于内部原因导致外敌入侵,文化先后中断,而它的传统医学在近代西医学发展之后,遭致遗弃和散失,它和阿拉伯医学几乎全部被取代了。

  唯一得以延续的,只有是中国的中医!她独特的医疗作用,一根针、一把草、以及一套至今魅力不减的理论体系,济世救民,普渡众生,终究使她几千年来屹立不倒,承受住了蒙族、满族、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乃至一切势力对她的冲击。“远取诸物,近取诸身”,在缺衣少食的生存状态,就地取材,整合各种巫术、炼丹、星相、历谱、经方、房中……等方术,提炼出自己的阴阳五行学说,并以此为方法论,以证候为研究对象,形成了以藏象、经络、病因、病机为核心,包括诊法、治则、方剂、药物理论在内的一整套理论体系,这是中医有别于其他传统医学的根本不同,也是其它传统医学缺乏理论底气,走向衰败的必然原因!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医,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思想,更是一种主义,“整体观念”、“辨证施治”、“取之有道”等这些理念的推行,是中华文明得以长寿的根本秘笈。

  《皇帝内经》成书在公元前475 年—前221 年,距今已有二千余年,它提出了“人与天地相应”的观点,认为人是自然界的产物,人的生命现象是自然现象的一部分,强调人与自然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并要求每一个医生应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天文”、“地理”,概指自然环境种种影响因素:“人事”,泛指社会人际之事,大而至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民风习俗等,小而至于病人的政治、经济地位、家境遭遇及个人经历等,这些内容均与人体身心健康有着密切关系。细菌、病毒等的邪气;心理、情志等的压力,无不都是在整体层次上的机体反应状态及其运动、变化。中医,她的整体观、和谐观,世界上任何其他文化都是所无法企及的。

  现代西方医学把一个整体的人拆成系统、器官、组织、细胞器、大分子、基因等,越拆越细,最后“人”不见了,以致“竟时常忘记把这些细部重新装到一起”,中医学则将已被拆成碎片的人重新装到一起,人作为“人”在医学中复活了!难怪美国学者R.A.尤利坦在1975年就说:“现代自然科学思想大厦不是西方的私产,也不只是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哥白尼和牛顿的领地,这座盛誉的建筑物也属于老子、邹衍、沈括和朱熹。我们不能说中国本土的科学倘若独立发展下来将会演化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们可以说,当今科学发展的某些方向所显露出来的统一整体的世界观的特征并非同中国传统无关。完整地理解宇宙有机体的统一性、自然性、有序性、和谐性和相关性是中国自然哲学和科学千年的探索目标。”《美国物理学杂志》

  我们不能揣测地球的寿命有多长,但我们至少能肯定这样一件事:善于破坏地球的人类,存在于工业时代对其的伤害,肯定要远远大于农业时代对其的伤害!假如有两个地球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实证地检验出:人类以小农经济打理的地球,肯定要比资本主义横行的地球长寿!人类的“进步”为什么要建立在地球的“退步”之上?难道人类所追求的真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相信每一个关爱地球的人都会追问,导弹坦克取代大刀长矛,真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人体是自然界最为完美的组织结构,各司其职,新陈代谢,同时又构成一个整体。中国的社会结构也是参照这一模式设计的,“脑袋”清廉地统领着“四肢”,“四肢”又卖力地支持“脑袋”,道德的高要求使得营养配置得很高效,营养可以很通畅地滋润全身,而一旦外感内伤,就开始了新一轮的代谢。中国古代的经济有士、农、工、商四大阶层,排除当官腐败在内,在四个阶层中,商人是最容易致富的(商人的一单贸易,有时足够抵得上农民或手工艺人一年的收成,这一点显然在资本主义历史中表现得更为清楚),而地位是钦定为最低的,商人赚了钱,再投钱买地,或盖房或收地租,要不就是去买官,再圈钱,再买地,当地主或当官永远是他们最高的理想,任何一个阶层,再多的资本都要转化为土地资本,以此来巩固皇朝的江山,这是一种匀加速的经济成长,“资本”始终在皇朝体制内循环。用现代的眼光看是压制人性,这些精英不能开拓出一番事业!可是,从另一个“江山”(环保的角度)的层面来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烟花爆竹仅是热闹热闹,火箭飞弹可真正是祸国殃民,为了子子孙孙,中国人为这个“大好江山”的地球,尽的责任真可谓实在太大!节衣缩食地资源有效配置,七下西洋也没带回点战利品,换回的却百年的凌辱!

  缺乏整体观的指导,所表现得只能是头无头苍蝇,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个“组织”不行,切掉;那个“器官”不好,割掉……,在漫无目的的闲荡中,“逐利”成为它唯一的追求,有奶便是娘!以至上升到国际关系,那就是:这个国家不符我利益,狂轰滥炸;那个腐败政府让我有的赚,赏点武器……,挟联合国以令诸侯,把战争当生意做!哪管什么气体排放,脚踏“利益”的西瓜皮,这是要把人类滑向何处去?一个彻底的“霉帝国主义”!“霉”了良心而交易,哪天为着火星房地产的利益,是不是就可把整个地球给毁掉?踢开地球闹霸道,迷途航线的尽头,只能是坟墓!这是没有“整体观”的脑袋,无法去想,也无任如何想不到的悲哀!

  “霉帝国主义”是加速地球灭亡的肇事者,从大英帝国,到纳粹德国,从大东亚共荣圈,到亚洲安全平衡体系,哪一个不是以种种理由,来掩盖自己的险恶用心,二次世界大战为什么要在西方发生?如果说冷兵器时代,地球受的是外伤,磕磕碰碰,那么在热兵器时代,地球则受的是内伤,且是病入膏肓。地球能经得起多少次的核攻击?印第安人退缩到的蛮荒地带,难道这是以后绝大多数地球人所处的环境?

  英语里是没有“气”这个词汇的,也没有“重义轻利”这种说法,甚至更相反,德国人还把每一个铜板计算得详详细细,唯恐被人误认为是一个不谨慎的人!这是与一味地逐利,即所为的理性“经济人”有关。君子爱财,本无可厚非,可问题首要的关键是要取之有道,凡事要有“度”。“正义”往往是种苍白的声音,地球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谁会去倾听?执迷不悟地超速行驶,谁敢去规劝?中医是朴素的,是整体观的,是辨证施治的,是敢舍身取义的!只有“中医主义”才是地球真正的代言人!,一个地球长治久安的捍卫者!

  神农尝百草,是什么概念?改善伙食,自然疗法,那是一种轻松点的说法,这是一种勇气,一种气概,哪怕吞下毒草,肝肠寸断!神农所开创的事业是彻彻底底为平民大众服务的,“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无病,上下和亲,德泽下流,子孙无忧”,“上医医国,其次医人”,“不为良相,当为良医”……在农业社会中流淌了几千年,甚至在民族最危亡的时候,毛泽东就是靠这股气慨把“东亚病夫”打造成“红色中国”,武器是重要因素,“人”才是决定因素,哪怕地球环境恶化到极点,“中医主义”也会用完最后一把草,打完最后一根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死人与活人差的就是一口“气”!

  “梅核气”是一种奇怪的病症,病人的喉咙感觉好似卡住一个梅核,借助任何现代化的仪器观察,就是不能发现咽喉部有任何的异样,是不是很玄?西医于是一股脑儿就称其为神经官能性病症,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中医根据她的“气血津液”理论,一针见血地就可判断出这是气滞所致,并“辨证施治”地加以针灸或汤剂很快就可治愈。胎位不正对孕妇来说是件十分危险的事,婴儿的脚先出生,意味着难产,意味着死亡!西医怎么办?让孕妇象小丑样的做体操,婴儿头和脚才会掉个方向!中医怎么办?“辨证施治”地定位于经络的足太阳膀胱经,在“至阴穴”上针灸一下,婴儿就会听话地转个方向,顺产而出!……

  “中医主义”,就是无数次临床、无数次实践,不断归纳、不断总结的产物!“辨证施治”则是它数千年锤炼出的最亮丽、最辉煌的一章,“八纲辨证”是她详实的内容:就事物的类别,可分为阴证与阳证;就事物的定位,可分为表证与里证;就事物的性质,可分为寒证与热证;就事物的正邪,可分为虚证与实证,其中,阴阳两纲又可以概括其他六纲。于是,错综复杂的事物在她手中变得条理清楚,驾轻就熟。

  阴阳学说对中国人而言,是一种容易理解的观念,“事物可以一分为二地看”,这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可以分为阴和阳两个方面,阴和阳是相反的,但是阴阳双方中的任何一方,都不能离开对方而单独存在,它们是互根的……,东方人很好理解的东西,西方人往往就是不能理解,甚至误解,包括马克思,地球与人类,大厦地基与上层建筑,它们是什么关系?能构成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大厦地基的存在为什么要以上层建筑的存在为基础?君不见,各地的半耷子楼盘工程,“地基”不是很现实地存在?可“阁楼”就是在空中飘啊飘?地球在人类出现之前还不是挺潇洒的?这两者是彻彻底底的“皮毛关系”!尽管“皮”与“毛”相互紧挨,但“皮”的存在决不以“毛”的意志为转移,相反,“毛”的存在却要对“皮”绝对的服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马克思至死也不明白的“东亚模式”!

  “人对物的能力”与“人与人的关系”,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事物,前者是能力,后者是关系,能力是能力,关系是关系,如果把能力看成是内容范畴,把关系看成是形式范畴,相应的辩证关系倒也能成立,可问题就是它们的内核偏偏不一样,“人对物的能力”对应的应是“人与物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对应的应是“人对人的能力”,把“人对物的能力”这头骡,对着“人与人的关系”这头马,生拉硬扯地互为对立统一,这是最为荒唐的事,这是连“阴阳”基本概念都没有的人才犯的错误!笔者所提出的“生活力”概念就是泛指“人对人的能力”,(‘中国经济’网站的《我的EQ,我的行活力》文章,就是论述这方面的内容)。为什么对工人、农民的能力(生产力)能叫劳动能力,而对教师、医生的能力(生活力)不能称劳动能力?真不知道马克思怎样看待他家保姆的工作,是看不上她的“家务能力”呢,还是“人与人的关系”影响了他对此类能力的逻辑判断?

  “中医主义”,历来辨的都是“证”,而不是“症”。“症”是症状,是疾病临床的具体表现:“证”是证候,是对疾病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辨“症”施治只能是“治标”,而只有辨“证”施治才是真正地“治本”。“海外归来”,即“海龟派”,现在是一个时髦字眼,无论东洋的,还是西洋的,仿佛一个个都是救大众远离苦海的真命天子,不怀疑他们的赤诚,饱读西学经书,为的就是英雄要有用之地。可奇怪的是:当年的黄埔精英,一个个也都是意气风发,可问题就是不能修成正果,反倒是最后都要听命于不是科班出身的毛委员!……不能抓住事物的根本,不能判别事物发展的正确方向,这些都是不能辨“证”施治的代价,那是血的教训!拐杖,终究只是根拐杖,有的只是孙子的兵法,马克思的兵法是根本不存在的,真正站起来还得要靠自己的脊梁骨!

  “中医主义”坚持的就是对“脑袋”道德的严要求,自律而规范,“脑袋”决不会与“四肢”抢营养,整体范围内一切透明而公开,左、右手也因此不会由于利益而扯皮。狼心狗肺,这在中医药物上是被判为有毒的物质。而“奸商”与“贪官”,这类人就是现实中的“狼心狗肺派”!瓜子有毒,白酒有毒,连大米、食用油也都有毒,人类是不能吃化工原料的,这一点,“奸商”们可是要知道!“奸商”的罪,“贪官”难逃其责,一脚踏进“红楼”,吃了,口短;拿了,手短,你还凭什么去主持公道?“薪水少”,往往是事情曝光后的托辞,底子薄、生活苦,这不能成为“脏手”的理由,日子不至于比下岗人员还艰难吧?再不行,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寒酸”的家庭财务清单,为什么不在互联网上逐一倾诉,光辉的形象还怕募捐不到善款?浑水摸鱼,何患无辞!

  “霉帝国主义”与“狼心狗肺派”是现存世界的两大顽瘤,直接威胁到地球的存亡与人类美好的生活。地球是人类的根据地,地球灭亡,相信人类也会灭亡,或许好莱坞的电影可以去憧憬、去否定一下。但是作为地球人,我们宁愿居安思危,不管地球怎样,人类总要一天天好好地活下去。“取之有道”将会是更广泛的价值取向:地球的生态安全及人类的种族繁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最高准则,任何假借“仁义道德”、“人权道德”或所谓“科学的名义”来行使私心,都必将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得以庆幸的是,“中医主义”在被人们愈加了解和接受,医学伦理学在向生命伦理学的转变,正是反映这一倾向。“中医主义”,她的“整体观”和“辨证施治”,决定着她是一个最为广阔的平台,甚至计算机的原理(一阴一阳的正负脉冲原理)也都是蕴含其内,她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高度结合,是真理的绝对境界,任何西方一切所作的研究,都只能是进一步验证她的正确性,无论是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数学图论等,都代表着这一方向。医学模式从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模式转变,“健康”概念从单纯的“无病状态”,向“身心健康与社会适应的良好状态”的转变,这些无不是与“人与天地相应的天——地——人三才模式”相呼应。

  爱因斯坦临终遗言:我要把全部尸身火化掉,这样人们就无法凭吊我的骨殖。可事实是爱因斯坦的大脑,被以科学的名义分切成170 片,凌乱地散在世界各地,对死者丝毫地不尊重,严重影响了死者家属的生活;玛拉亚女士受雇于伯克利劳伦斯实验室,每一年的体检居然都含着基因检验,基因隐私权得不到丝毫的尊重,直接影响她在保险公司的投保;美国得州一位产妇,控告医院私自检测她的排泄物,以此怀疑她的吸毒而制止生育……,各类保险公司、生物科技公司、跨国制药公司纷纷地圈入基因研究,在谋求着未来的超额利润,人类的种族繁衍的大事是不是真该由这些铜臭的“狼心狗肺派”所决定?基因人、克隆人,我们该如何去面对?法律只能法律结果,不能法律原因,经济只能经济利益,不能经济道德……,人类不能断子绝孙,这是“取之有道”最后的底线!

  地球资源是一个内封闭系统,同样这些资源,生产导弹多了,那么生产民用飞机就少!大炮坦克废气排得多了,那么公交汽车排得就少了,资源就是那么点,“霉帝国主义”的挥霍多了,“中医主义”的善举少了,“中医主义”再节衣缩食,再坐以待毙,那么,“霉帝国主义”就更会得寸进尺,一个国家,占世界人口的4%,排放的二氧化碳却居然占据着全球总量的25% ,谁在剥夺我们的生存权?氧气、废气难道也分国界吗?钞票强奸选票,特权强奸民权,只有无赖的总统,没有流氓的人民,人民永远是历史的清醒者、创造者!彻底地融入世界经济,把“霉帝国主义”的恶举,转化为“中医主义”的善举,这是今天中国,现实中最为积极的“取之有道”。

  我们“笨”吗?不笨!我们“懒”吗?不懒!不怕市场变,就怕自己不变!英语字母可怕吗?不怕!她的归宿,最后顶多象阿拉伯数字一样,一种工具而已!堂堂正正的汉字不会灭亡,中国也不会灭亡,除非地球真的毁灭!“正义”、“真理”永远是站最后一班岗的,问苍茫大地,谁敢笑到最后,唯有中医主义!

                              2002年元月

  《务实研究》出品:www.5419.com.cn

  作者联系信箱:postmaster@5419.com.cn

  作者:成针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中医一灭 人类必亡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4月24日 星期日 @ 10:27:43

    1

    中医其实属于中国古代哲学范畴,与“医学”根本不沾边!
    中药相对中医而言,尚有保留价值。但迄今为止,这么多中药(包括成药与验方)有哪个进行了双盲对照测试?
    中国形而上学的那一套骗骗老百姓混淆混淆视听还可以,但拿它治病无异于草菅人命。

    回复

  2. 孙海清 说:,

    2008年09月25日 星期四 @ 14:44:04

    2

    中医中药博大精深

    回复

  3. 蕴空山人 说:,

    2009年01月23日 星期五 @ 16:22:01

    3

    中医研究活人. 研究自身,比西医思维深远。西医研究死人: 工具好. 公共卫生普及好. 易学易普及. 但极大的偏向于军医模型. 知识限制于3 维基础框架. 对生命冷漠. 整个宇宙十维, 现代科学研究的是三维物质及相互运动关系, 是科学中的一部分但很狭隘, 植物学有时空4 维动态变化, 虽然也很浅但远远深过3 维死科学, 一切有色(可见的)受 想 行 识 和合要素的生物称5 维时空科学. 有眼 耳 口 鼻 身 意的生命始步入 6 维时空科学范畴。现代宇宙学承认人肉眼看到的宇宙只有不到 4%,其余是与肉眼频率不同的未知物质俗称暗物质,地球星星挂在一个看不见的宇宙平台上,这平台很虚空但又出奇的真实强大,十维真如无差别相全性啊!人以妄想分别执着之心离十维真如很远。没有这个平台一切星球将离散。人同样如此。

    智慧本无边无框, 知识才有边有框, 一切边框均人为, 无边无框有真实.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