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水:信用危机:中国经济发展的败血症

  北京大红门商贸城是鑫福海工贸集团投资2.7 亿元建设的一座可容纳2700多个摊位,集服装加工、研究、贸易、居住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商贸城。商贸城1996年12月打出招商广告称,商贸城商贸区设中央空调系统,夏季温度控制在22-24度;设电子大屏幕,电视监控系统;有七处人行走梯;商城交通十分发达,2 路、17路、377 路等公共汽车经过。广告还承诺:经有关部门批准,大红门商贸城建成后,大红门地区果园范围内的所有简易临时市场全部关闭,并将对来京务工经商人员实行总量控制。同时,鑫福海工贸集团在发给投资商户的“摊位登记证”上承诺:持证的商户有对其相应摊位20年的经营使用权。

  招商广告发出后,大红门商贸城优越的位置、环境,优惠的政策以及有政府的背景让人喜得咂舌。特别是精于做服装生意的部分浙江人更是喜出望外,他们当中有的变卖了浙江老家的店铺,有的高息借款,有的放弃了其它城市的种种商机,投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涌向商贸城,一时间商户们的投资达到了1.3 亿元。

  1998年2 月,大红门商贸城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批客人,商户们无不盼望着商城生意兴隆。然而事与愿违,任凭商户们望眼欲穿,跨入商城的购物者就是寥寥无几。近半年的时间,客户们不但不赚钱,反而亏本,有的摊位亏掉四五万元。

  从火爆招商到濒临倒闭,这关键是鑫福海工贸集团没有履行广告承诺,即关闭周边的简易市场;商贸城市场前面的民房未拆除,挡住了顾客的视线,影响了市场的形象;内部装修未彻底完工,正在大规模的装修中,噪音很大,影响顾客购物;空调未安装,使市场成为一个热窝;再加上管理不善,到1998年4 月中旬,市场摊位关门率达到70% 左右。

  虽然浙江的商人对商贸城的不守信用很气愤,但为了生存,在与鑫福海工贸集团协商下,各商户以主人翁的责任感提出改造摊位、打通客户走道、改变市场内整体布局的方案,使商贸城市场的经营环境有了根本的改善。同时各商户又研究市场的走向、市场的定位,决定让利经营,赔钱出租给外来经营户。为此各商户各显神通,通过“低价出租,规划经营”的政策外出招商,拉来了大批外地商业大户入驻商贸城,使得商贸城终于在2001年初实现了红火景象。

  然而,就在各商户们憧憬商城未来的利润时,2001年10月14日,大红门商贸城以北京鑫福海市场管理服务中心和商贸城市场的名义,向市场经营户发出了“摊位交费通知”,剥夺了集资户20年低收费的使用权,并要交纳高额费用,否则,摊位将另租他人。

  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900 多名浙江商户震惊:两年多的投入和建设,眼看媳妇就要熬成了婆,然而遭遇了再一次的变卦……他们愤怒了,上访、告状、诉诸于法律,誓要讨回诚信,讨回公道,讨回利益。然而在丰台区法院的审判中,记者与这些商户们一起感受了司法部门明显的偏袒,地方保护主义使法律的公正性受到了挑战,900 名商户受伤的心灵再次受到了重创。

  也许法律最终会给他们一个公正的判决,然而经历了这场“信用战争”,商户们心在流血,他们还会相信这里的经济环境吗?还会有信心在这里经营吗?

  合同得不到履行,地方保护主义威胁司法信用,假冒伪劣充斥市场,借款人赖帐不还……这种种可能危及中国经济发展的信用危机成为密布在中国人头上的阴影。

  对这种信用的污染,有人作过这么一段生动描述:可怜的消费者每天生活在层层疑云之中,早上起床后喝牛奶疑心牛奶是不是掺水了?走在桥上会想这桥是否会垮塌?遇到陌生人的一笑,马上会警觉这人是不是骗子?回到家中听孩子兴高彩烈地告诉说算术得了100 分,心里又可能会问是不是抄了同学的答案?抽的烟可能是假烟,喝的酒可能是假酒,甚至喝一口水都会担心水有没有污染?劳累了一天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又冒出一层怀疑──这房不会塌吧……

  于是,在这种信任危机中,人与人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甚至老百姓对政府都充满了不信任感。互不信任的严重后果就是杀鸡取卵式的行为短期化。这不仅对于建立市场经济秩序、提高经济水平从而与世界接轨有着致命的影响,甚至可以断送一个人、一个企业乃至一个民族的前途和希望。很难想象,当盲目负债、恶意负债、逃债、废债行为泛滥成灾时,当腐败与权钱交易动摇了政府的信用时,当打着发展地方经济的旗号保护假冒伪劣时,我们还会有发达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的市场环境吗?据专家估计,目前发生在中国的欺诈案件年增长率已经超过了30%。而中国消费者协会调查后得出的结果更让人吃惊,仅1998年,全国就有68.4%的消费者受到了商业欺诈行为的侵害。

  前几年非法传销活动猖獗一时,它已经展示了“消灭羞耻心”的训练在中国达到了什么高度。“传销教父”传授致富的秘诀就是消灭羞耻心,他让无数渴望发财的人在黑暗中齐声呼喊:“我骗你,是因为我爱你”。

  90年代初,无锡非法集资案又导致了陈希同、王宝森这样的大贪官落马。这起诈骗案不仅使无数老百姓的一生血汗化为乌有,而且非法集资案后面的背景还直接涉及了政府官员的信用危机。它更深刻说明了当今社会信用匮乏的严重性。

  同样,80年代的三角债,90年代商业领域的赖账现象,拖垮了无数国企或私企,债务人往往比债权人还理直气壮、悠闲自在,为讨债磨破嘴皮跑断腿的债权人有时甚至要对债务人提出的要求百依百顺,生怕得罪对方出现“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后果。这种咄咄怪事折射出了当今中国社会信用匮乏的严重性。

  在众多的行骗者中,“神医”胡万林无疑是“佼佼”者。这个江湖游医,置患者的健康性命于不顾,利用患者求救的心理对他们巧取豪夺,还创造了“发现黄帝内经”的神话,并且还有一批有影响的作家、媒体记者为其大唱赞美诗,在社会上掀起一股神乎其神的“神医”热潮。

  中国的股市呈现的则是另一番风景。郑百文的上市资格是企业包装和中介机构审计出来的;银广夏7.45亿元的利润是由被称之为“经济警察”的会计师事务所造假造出来的。

  经济学家强调说,市场经济就是“信用经济”、是“契约经济”,信用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信用,如今已经超越了资金、管理,变成了企业增强竞争力的最有力的法宝。没有资金可以靠信用获得,没有市场可以凭信用打开,缺少竞争力可以靠信用增强;而无信用支撑的经济活动让人缺乏安全感,极大地阻碍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

  中国是礼仪之邦,中国人自古以守信义、讲信用著称于世。孔夫子一句“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成为中国人最正统、最经典的人生哲学。但是,随着进年来,在经济活动中不讲信用的行为到处泛滥,毫不留情地把我们在信用方面一贯的民族自豪感和优越感击得粉碎,仿佛几千年来我们这个礼仪之邦宣扬的“一诺千金”“抱柱之信”只不过是一个轻飘飘的毫无意义的哈欠。人们都能明显感到信用关系的紊乱已经危及整个社会。

  信用是最根本的社会关系,是整个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不讲信用,社会就无法维系。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实质上是一种信用经济,没有信用,市场经济也无法存在。目前弥漫全国的信用危机像“败血症”一样侵蚀着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健康肌肤。

  首先,市场缺乏信用会严重影响社会的投资和消费。如果老百姓喝牛奶时会想到这牛奶是否掺了水,买了股票时会担心是否遇上了“黑庄”,我们怎能埋怨他们紧紧将钱捂在口袋里而不往外掏?假冒伪劣产品横行和缺少信用保证阻碍了社会的消费和投资行为,这是我国国内市场需求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我国市场与发达国家市场的一个很重要的差别。

  其次,由于信用关系被破坏,企业之间的正常经营活动将受到极大干扰,并会陷入恶性循环。由于市场信用差,不但有假冒伪劣,还有不能按期交货,甚至是收了货不付款,或者付了款收不来货等等,多方拖欠已成为社会怪胎。,赖债、躲债、恶性逃废债的现象也十分普遍。而由于法治体制和信用体制的不健全,不守信用、恶意违背信用的企业或个人,不仅受不到惩罚,而且还会从中得益,从而形成一种“有信者亏、无信者利”的怪现象,“杀熟”成了某些人生财之道。

  第三、信用关系的扭曲,使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和工具也难以发挥作用。由于信用秩序混乱,各种市场信号受到严重扭曲,使企业轻易不敢投资、银行轻易不敢放贷,出现了所谓“惜投、惜贷”现象,使政府启动投资、扩大内需政策的效用大打折扣。

  最后,信用问题直接破坏着社会的法制基础。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信用是最重要的法律关系。信用危机所导致的合同诈骗、不正当竞争、地方保护主义、司法腐败风气弥漫,破坏了社会稳定的基础。

  当市场缺乏信用时,市场犹如赌场。社会信用的下降,信息紊乱或信息失真的恶果,会导致整个社会经济活动脱离正常轨道。一个以投机心态支持的系统,集体信心崩溃之日,将是整个经济系统崩溃之时。

  WTO 来了,中国人的信用污染期待治理!

原载:时代潮

  作者:周文水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信用危机:中国经济发展的败血症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