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中国银行业:死结能不能解开?

  中国银行业必须要过大关了,入世的挑战、自身危机的显现让人们不敢对中国银行业的前景乐观起来。这从2 月7 日中央七大常委悉数参加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一事,可以略见端倪。目前的中国银行业可以说正在打一个结,如果不进行改革,这个结会越打越紧,最后成为任何良方也解不开的死结。

  死结之一:建立银行的硬约束机制很难。国有独资银行治理结构上的致命缺陷是由于产权结构的先天不足,造成银行硬约束机制很难真正建立起来。国有独资银行和国有企业一样,国有企业有的毛病它都有。银行要面对大量资金,风险更难于控制。前段时间,曾是中国银行界风云人物的王雪冰违规违法被免职,可能会锒铛入狱。这让人更对国有银行的约束机制产生怀疑。应该说,中国银行业的约束主要源于主要领导人的道德约束和价值观约束。但道德和忠诚最难量化和测量,具有很大的蒙蔽性

  死结之二:委托代理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很难解决。各国有银行从总行到各分行,再到储蓄所,每一层都是委托代理关系。委托代理过程中,委托方和代理方始终存在着信息不对称问题。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都是国有资本,彼此属兄弟关系,支持国企是国有银行的责任和使命。国有银行要面对很多指令性贷款,这些贷款往往成为呆坏帐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会造成国有银行的呆坏帐搭便车现象。也造成银行的硬约束机制很难建立。目前坊间流传着中国国有银行的呆坏账率达40%的说法,虽不可全信,但至少说明中国国有银行的呆坏账现象很严重。虽然几年前中央每年拨300 亿元冲抵呆坏账,但这一现象目前似乎并未有好转。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委托代理过程中信息不对称造成的。

  死结之三:地方财政危机转嫁问题。中国的国有银行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它和中国的财政体制、企业产权制度都有关系。分税制改革以后,中央财政强化了集权效应,地方财政要承担很多支付责任。地方财政一直很困难,目前中国县乡财政潜伏着很大危机。一些地方出现了经济增长、财政下降的现象。地方财政的危机很多转嫁给了地方企业和当地银行。地方企业则把危机转嫁给了银行。在个别地方,政府支持企业向银行贷款,然后政府向企业征税。

  死结之四:银行被资本游戏者视为公共金库,只要收买好看门者,金库便可随意取用。目前中国资本市场上特别流行资本游戏,有的是拿银行的钱炒股票,赚了是自己的,亏了是银行的;有的资本运作者连续收购几家上市公司,彼此重复担保贷款,从银行套现,企业一旦出现巨大亏空,破产倒闭了事,吃亏的还是银行。各大城市房地产市场上的烂尾楼,都是银行呆坏帐的物化反映。在很多人眼里,国有银行就是大家的金库,只要收买意志不算坚定的看护人,就可把银行的金库当作自己的小金库。

  上面这几个死结正在形成,有的已经拧得很紧。再不痛下决心,当中国金融业完全向外资开放之时,可能就是中国银行业崩溃之日。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给中国银行业开出了加强监管和上市的药方,药方本身没什么问题。关键是能否照方抓药,实行下去。

  上市是一剂好药方,通过上市可以解决国有股一股独大问题,在治理结构上向科学化方向发展,尤其是进入国际资本市场,可以解决监管信息不足问题。但问题是上市之路很难,在国内上市,把危机转嫁给全国股民,这条路的难度越来越大,因为老百姓越来越不好蒙了。到海外上市,剥离下的呆坏账很可能引发信用危机,在处理起来难度也很大。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银行业:死结能不能解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