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以责任和良心对待民工

  仅有的微薄的梦想

  农民的话题总是沉重的。未及行文,我的眼眶就湿润了。

  眼下正及年关,在城里打工的农民朋友已经或者正要陆续地踏上回家的路程。他们离开家一年了,对于尚未启程的农民来说,此时思乡之情魂牵梦绕,急迫心情自不待言;他们劳苦了一年,以极其微薄的收入,或许正盘算着:交小孩的学费、村里的税费,给老人治病,整修房屋,购买种子、化肥……。可是,此时一个晴天霹雳,许多人得知拿不着工钱!

  这些农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吗?他们抛妻别子,在城里受尽了白眼,甚至随时可能被抓、被谴回,干了城里人往往不愿意干的最脏最累的活;如今,却拿不到血汗钱,他们仅有的微薄的梦想也要破灭。

  由此,很可能酝酿出仇视城市、对抗社会的情绪。从频繁传出的民工暴力犯罪证明了这一点。

  犯罪固然是不可原谅的,因为法律无情,但整个社会是不是也应当反思一下:人是社会的产物,社会乃至我们每一个人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是不是应当多一份关爱,不能寒了原本善良的同胞的心?社会是不是应当有一个合理的制度安排,保证社会正义与公平的实现?城市是不是应当建立一个有效的预防机制,防止偏差行为的发生,避免把“外来人”步步逼上了绝路?

  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有不同层次的需要,包括生理、安全、情感、尊重、自我实现的需要等。我们许多农民工在种种需要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又被恶劣的、至少是不负责任的老板剥夺了其最低层次的生活需要的满足能力,由此可能产生的激烈的反应对当事人而言诚然是巨大的不幸,对整个社会来说也将是莫大的悲哀。

  社会的责任

  现实的中国,城乡差距依然很大。没到过农村或者不了解农村现状的人可能不能想象这样的情况:除掉沿海一些地区之外,许多地方农民的收入微乎其微。种地亏本,闯城市又举目无亲,身无一技,遭尽白眼。大多数地方的农民也没有社会保障,享受不到国民待遇!有些农民患大病就不治而亡,或者导致家庭负债累累,生活极为困难。

  许多农民陷入了疾病、贫困与无助。

  要改变农民的处境与命运,不仅需要农民自身的努力,也需要唤起城里人以及整个社会的责任意识。

  农民曾经和现在为中国承受了太多、为城里人牺牲了太多:且不说建立新中国靠的主要是农民,也不说1978年之前,为了支援工业化,农民交义务粮、低价粮,损失7000亿元以上,单说1978年之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农民进城务工,就没有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没有农民的吃苦耐劳,也就没有今天大城市的繁荣;君不见立交桥,座座都是农民工在建造!高楼大厦,幢幢都是农民兄弟在挥汗如雨!尤其不应该让农民承受的是,为了保证城市里的义务教育,我国农村的教育经费基本都靠自筹,都靠从农民那儿收费!按朱总理的说法,各种税费,“大约一年从农民那里拿走了1200个亿,甚至还要更多”。

  经济学家刘易斯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现代”与“传统”、城市与农村发展不均衡的状况,提出了“二元结构”的概念,不幸的是,我国部分农民正成为这种畸形二元结构的最大牺牲品!特别是,几十年来,刚性的户口制度一直强化着这一不合理的现实,维护着城里人的既得利益。

  城里人在享受着既得利益的时候,是不是也应当想到承担更多的责任?

  实事求是地说,城里有关部门在保障农民工的权益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我认为远远不够,还可以再多做一些事。这些事实际上不是对农民工的恩赐,而是为了城市自身的发展,为了改善城市的形象,也是为了实现社会的正义与和谐,是为了贯彻江总书记“叁個代表”的思想。譬如当局可以在完善劳动用工制度、建立平等劳动与参与的机制、赋予弱势群体以工会等组织资源、简化工钱追讨程序、加大对恶意拖欠工资的惩处力度方面有更大的作为。

  甚至我设想,为什么不可以把对农民、农民工的处境的改善作为衡量各级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他们道德水平与工作能力的指标?

  因为我相信,保护农民工的利益,事关中国发展的全局;拖欠、克扣民工的工钱问题,不单纯是个经济问题,而且是个社会问题、政治问题!

  呼唤良心

  我们呼唤着城乡制度的变革,呼唤着属于工人包括民工的工会组织的强大。但仅有此是不够的,或者说有些是不现实的。譬如,拖欠工钱最严重的是在建筑领域,而该领域民工的流动性很大,在现阶段往往很难组织起强大的工会与资方或者管理方博弈,甚至员工也很难凭着合同,经历漫长的裁决等待,讨要到工钱。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尤其要呼唤人类的良知与良心。

  一些中国人最缺的是什么?第一是良心,第二是良心,第三还是良心!

  社会需要更多的良心未抿的人!良心对于一个社会的和谐、安全的运行至关重要。

  恶意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应当受到良心的谴责、灵魂的拷问、道德的煎熬!

  这似乎像咒语,太可笑,太脆弱,太靠不住了!但是在道德、信用几近沉沦的今天,我们除此之外又能期待什么?

  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能以责任和良心来对待民工、关爱民工、与农民平等对话。

  我们的先辈其实都是农民。

  此时,我的眼中含着泪。

  2002/2/6

  (胡星斗,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邮编:100081,电话:68946812,E-mail:huxingdou@21cn.com,主页:http://cn.geocities.com/huxingdou)

  作者:胡星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以责任和良心对待民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22日 星期六 @ 21:48:53

    1

      中国共产党本来就是个农民党,夺取政权后,却不关心农民的疾苦!

      玩弄权术、大肆敛财、荒淫无度!是为三个呆婊(叁個代表)!!!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