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统泽:吕秀莲岂是“深宫怨妇”?

  正当台湾在大选后,中外人士对两岸局势议论纷纷之际,台湾当选副总统吕秀莲突扮出一副满怀委屈,幽幽怨怨地申诉着她被陈水扁冷落,变成了“深宫怨妇”。要博取人们的同情,尤其是注重妇女地位的美国人的同情。

  但明眼人早就看出,据MR咨研机构的看法,这不过是民进党一套唱双簧的把戏罢了。自当选以来,陈水扁采取笑脸攻势,尽量说些软话,如“要到大陆访问”啦,“要三通”啦,“要和平”啦,摆出一个要和平的姿态,争取国际,尤其是美国的好感。而吕秀莲则采取比较硬的方式,不时刻意撩拨中国大陆领导人,希望借此激怒大陆领导人,作出过度反应,乘机拉美国下水。这个伎俩,原本就是李登辉一直处心积虑在搞的。因此,美国克林顿政府才会指李登辉是一个“制造麻烦的人”。现在,民进党显然也是要继承李登辉的衣钵了。

  其实,从吕秀莲历来在台湾政坛的泼悍表现,岂是陈水扁所能压得下她?

  大家应该不会健忘,吕秀莲在台湾一向以泼辣狠斗著称。在国府院会上,一言不合,立刻拳飞腿舞,是家常便饭耳。有一次,最令中外人士津津乐道的,是当年郝柏村任行政院长,在主持会议时,民进党党员鼓噪反对。吕秀莲一马当先,张开两腿,一个箭步,冲上主席台,跨坐台上,劈手夺下郝柏村的槌,把弄一番,洋洋自得。那个军人出身的郝柏村,也只好一脸无奈地站在一旁嘀咕着说:“为什么要把我那根东西弄来弄去?”

  关心海峡两岸事务的新加坡人士也会记得, 1993年4月间,“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时,民进党的一批党员,在吕秀莲的率领下,来新加坡捣局。当会议正在进行时,吕秀莲领先要冲进会场,势头汹汹,高呼狠斗,当时在场的一批新加坡的国民党老党员,还抵挡她不住呢?

  翻云覆雨

  像吕秀莲这样的女人,要扮演“深宫怨妇”?像吗?

  就是吕秀莲本身也不相信,所以她过后又向报界否认,反复无常,一派专搞翻云覆雨的本色。

  本来,政客的言而无信,也没有什么值得惊怪。但吕秀莲既为当选副总统,而陈水扁又放言说要给她到国际上活动,主管外交,那么,她过去所作所为,倒是应该受到注意了。

  据MR咨研机构从史料所载显示,在1995年,当时日本一批对侵占台湾仍念念不忘的军国主义分子,和台湾的一批所谓“皇民”余孽,发起了一个所谓“中日马关条约100周年”纪念。台湾的参加者便有包括吕秀莲在内的一批民进党党员。他们不但蓄意抹杀历史,昧着良心地宣称,“台湾的历史是从马关条约开始”而且据报道,吕秀莲等一群,还到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参拜。向杀害千千万万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在内),以及东南亚各地的华人的日本军国主义头目下拜。这一明目张胆,歪曲台湾历史,向日本献媚的丑恶行为,当时就受到海内外有识人士的痛斥,才不敢重提。但吕秀莲等辈,至今有悔改之意吗?

  吕秀莲等可知道,“靖国神社”内的日本军国主义头目,不止杀害中国人,而且还在发动太平洋战争时,残杀了不知多少美国、英国、荷兰及澳洲军人,强奸了多少美国、英国、澳洲和荷兰妇女?

  吕秀莲已表示将来要以副总统的名义在国际上活动,她对得住那些受日本虐待过的欧美澳各国妇女吗?她对得起亚洲成千上万的日本“皇军”慰安妇吗?

  从历史和地理上的粗浅常识来了解,台湾的人民,除了当地的一些原住民,如高山族等之外,大部分是中国福建的移民,从闽南话的通行,便是明证。如有族谱可查,吕秀莲的祖宗,可能就是福建南部某县某村人呢。

  近代西方殖民主义者东侵,荷兰于1623年(明朝熹宗天启三年)侵占了澎湖后,翌年进据台湾。到了1661年(清朝顺治十八年),郑成功赶走荷兰军,收复了台湾。1681年(清朝康熙廿一年),郑成功之子郑经卒,台湾归入清朝版图。后来日本和法国,都曾先后在1874年(同治十三年)及1885年(光绪十一年),侵略台湾。清朝跟法国议和之后,即于翌年(光绪十二年),正式成立台湾省。

  由于清朝腐败,中国积弱,终于到了1894年(光绪二十年),因当时的属国朝鲜发生内乱,清朝应朝鲜国王要求,派兵协助平乱,遂与对朝鲜野心勃勃的日本冲突,双方开战。结果清朝海陆军皆败,这就是成为国耻的“甲午之战”,接下来清朝与日本议和,签下了“马关条约”,割地赔款,台湾便成了日本的殖民地。

  一派谎言

  因此,吕秀莲与民进党的一群高喊要把台湾的历史从“马关条约”才开始,中国是中国,台湾是台湾,互不从属,中国没有统治过台湾,日本给台湾带来了现代化……等等,都是一派谎言,刻意美化日本军国主义的人。

  姑且不谈来自早期福建移民开发台湾的功劳,就以近期来说吧,要是没有国民党在1949年退守台湾时,从大陆搬去的大批工厂设备、物资、财产、资金等等金融及生产器材,台湾的经济发展,能有今日吗?

  “台獨”分子借着台湾实行民主选举,言论自由的幌子,进行美化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统治,妄想跟日本法西斯余孽勾结,蓄意歪曲历史,希望日本及美国介入两岸纠纷的行径,较欧美各国的新纳粹主义,有过而犹不及。

  但日前报载有一名亲希特勒的美国历史学者,在英国法庭被主审法官申斥他是为纳粹希特勒辩护的反犹太种族主义者,而使他的前途断送。

  这名美国历史学者名叫David Irving,在他的多本著作中,否定纳粹德国曾经设立过集体屠殺犹太人的煤气室。

  法官判词中,也斥他蓄意抹杀史实,为希特勒涂脂抹粉,为纳粹主义翻案。

  当时法庭内外闻判,无不称快,认为这是“历史的胜利”,可见世道自在人心。

  这一国际上的判例,倒可以给台湾一些过去自命清流,现在争先投向民进党的学者,一记棒喝,台湾的黑金社会,固然要清,但民族大义,历史实纪,却不容抹杀歪曲,希望社会硕彦、国际名士,有所警惕。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许统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吕秀莲岂是“深宫怨妇”?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