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亮:股市内幕:谁挣大钱?

  哪一个行当都有人靠之吃饭。吃法不同,利益关系有别,一个“吃”字却是古今一律概不能外的。

  那么,一干人围坐在股市这张饭桌前,当然不会毫不利已一门心思只求为什么“人民”服务,而是为利,也就是为钱而来的。惜乎在一个零和之局中,钱大体总是个定数,有人吃肉,不免有人喝汤,还有的只怕连汤都喝不着,于是股市不能成为贫富分野盛衰交替的血腥斗法之场,上演几多愚公移山般挖金不止的故事,却也留下了失意者失败者的累累冢骨。还是来看看参与斗法的都有些什么群体吧。

  政府课税:多少是个够?

  要支起股市这么个摊子,解决上千万证券从业人员的吃饭问题,所费想必不菲。这不菲的交易费用从何而来?来自交易本身产生的磨损,如各种手续费、中介及咨询费、资产管理费等,而主要的一项是印花税。

  1999年,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达245亿元,差不多等于全部国企1年的利润。这当算是参与交易的中国股民的贡献吧?可他们名曰股民而不叫股东。

  自去年6月B股印花税率下调至3‰以后,A股印花税率要不要降的问题也提出来了。原因有二,一是将来A、B股可能合并,B股降而A股不降,有欠公平;二是以前4‰的税率,与周边市场比,稍显偏高,例如,新加坡为 1‰,香港为1.5‰,印尼为3‰,台湾为单向卖方征收3‰。

  要不要降和会不会降是两回事。降的益处显而易见:门槛低了,交易将更趋热络和活跃。活跃了,才能把股民当作青山和根留住—-股民之不存,股市将焉附?表面看上去,税收是少了,其实是多了。但管理层肯定不这么看,要不印花税怎么不见降呢?

  上市公司:靠天吃饭

  一干人围坐在股市这张饭桌前,怎么防止有人吃喝无着有人多吃多占?于是要有一套游戏规则,而违规之事也于是乎发生。

  首当其冲的是上市公司。3年间,已查实确涉违规的几达100多家,占上市公司总数的一成,处于黑箱中尚没有揭盖子的更不知有多少。

  违规者所违之“规”亦是花样百出:有的编造虚假财务报告和虚假批文,虚增利润或溢价发行股票帐外侵吞,甚至以股行贿,如东方锅炉和大庆联谊;有的借内幕交易与庄家坐地分赃,如宁波华联;有的凭藉股票额度寻租获利,以股权质押始,以股权被强制拍卖或冻结终,如金花股份、成都联谊和西藏圣地;还有的拒绝披露信息,从ST直沦落为PT一族,如ST琼华侨……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所以要违那个“规”,当然因为有利益在里面。上述花样而外,举凡与母公司搞关联交易,乃至为求圈钱频繁增发新股或配股之类,哪一样不以“利”字为趋动?

  其实上市公司受的关照已颇不少了,例如所得税优惠。以往执行 15%税率的上市公司已达600余家,还有执行 7.5%税率或干脆免征的,如此“超国民待遇”他类企业几家能够?所幸,国务院 1月21日发文停止了此举。但为国企解困的思路没有理由认为不会一以贯之。

  上市公司以壳资源为聚宝盆而大把大把地圈钱,首先得益者谁?当然是持有股份的内部职工,尤其是管理层。目前持股市值达百万乃至千万的上市公司老总,不是已比比皆是了么?

  证券公司:扩张了再扩张

  在眼下各行各业都紧巴巴地苦熬死扛的不景气生态下,券商却还滋润着,去年一年获交易费用 300多亿元;承销、中介、咨询、购并等类业务做得皆有声有色有滋有味。

  关于融资的历史问题,也在去年解决了。获准赠资扩股的券商有11家之多,增加资金逾百亿,中信证券等券商更获准进了银行同业拆借市常今年以来,口子开得更大了,券商发行金融债券和以股票质押方式向银行贷款,都已获证监会允许,去年一个劲嚷嚷:“不增资毋宁死”的券商们,这回总该偷着乐了吧?

  但还有券商连喊要上市。以前是为人做嫁包装别人上市,这回想为自己做嫁衣了,比如中信证券、广发证券、和光大证券,据笔者了解就正在自个人筹备嫁妆。

  规模扩张的结果之一,当然是从业队伍的壮大和从业人员收入的水涨船高。君不见那些个整日飞来飞去四处受请坐而论道指点股道迷津的股评人士乎?且不提他们评得如何市测得怎么样,一个个几年忙下来,不都已赚得盆满钵满车房皆备了吗?

  机构庄家:功夫全在炒作

  机构的不发育是股市首先要解的“困”。凡成熟的股市,机构投资者的比重多在70%以上,行为也规范,而我国的机构还不足10%,在股市打拼的多为散兵游勇。

  做不了机构做市商,于是以投机违规为能事:申购新股,就借用大量个人账户,频繁套现;到了二级市场,就与上市公司“哥俩好”,共同作局诱敌深入一网打尽,或者干脆将上市公司推出局外,自己挥旗舞枪,玩股份和股民于股掌之中。这末一条,正是翅膀硬起来的庄家在新千年玩的新花样。

  机构另一个乐此不疲的花样是买壳上市,坊间谓之“空手套白狼”。可谓“空手”?当然是不掏腰包,或象征性地付点定金,或注入一块资产,了事。所套的“白狼”呢,当然就是控股股权。及至股权到手,或拿去银行作质押贷款,或向上市公司借钱,或让上市公司做贷款担保人,总之,不把个壳资源用足用好折腾罄尽不罢手。而到后来,也真就折腾尽了,于是乎股权被拍卖、被冻结。

  按说去年股市引入了三类企业,保险资金也入了市,基金也发到了20多家,往好听里叫这也都算是战略投资者了,怎么股市还一片混浊初开的格局?

  投资基金:扶得起扶不起?

  基金从无到有,一路没少了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但居然也被扶持着成长起来了:现已有基金家数22家,规模505亿元,但全是封闭基金。

  封闭基金适不适合搞证券投资,那另说,单是看看其净资产收益,也真叫人不敢恭维。

  新基金一面吃着政策的“小灶”,所受恩宠是他类机构没有比的。例如,去年11月基金配售新股比例被放宽到了 20%以上,且其中一半上市即可变现;管理层还把保费这块肥肉让给基金,规定保费炒股必通过购买基金绕道进行。可结果如何?除了新股收益,基金在二级市场过的还是清汤寡水的日子,别说给别人理财,自家的财先就没理好。

  不过,这却并不妨碍基金收取优厚的资产管理费和基金经理领取行业最优厚的薪资。财理得稀稀松松,却一个子儿都不少拿,且拿得轻轻松松,谁说上帝不是偏心眼呢?

  股市IT族:斜刺里挺进

  股市里诸候纷争鹬蚌相持杀得兴起,股市外亦有人斜刺里挺进坐收渔利,譬如电信部门、软件商、PC商、证券网站等等,姑且称之为“股市IT族”吧。

  股市行情传送离不了电信支持。从开初的图文电视,到后来的股票机、炒股PC机,硬件商、有线和无线网络们都抢得了不少市场份额。各类软件商和网络商步其后尘,也抓住了重新洗牌之机,斩获不凡,算是大大沾了股市活跃的光。

  民间兴起的证券类网站稿得尤有声色。如证券之星、证券天地、巨潮互联咨询网等网站,不光提供信息及实时行情,有一度还支持在线交易,但这后一条随着证监会最近关于非券商证券网站不能参与手续费分成的规定出台而受了重挫—证券咨询和经纪资格属政府专营,是容不得外人涉足和分一杯羹的。

  此令一出,国通证券、国泰君安、华泰证券等券商专营的网上交易便兀自红火起来,门庭若市。

  散户股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在中国股市中大勇博弈的散户们,那真是好生了得—-敢在复杂得支苫雾罩高低莫辨的一片混沌里,与庄家们闪躲腾挪迂回周旋,那得需要多少狡狯,多大胆量?

  就说去年一年吧,玩来玩去一不留神给玩出局外的有多少?历尽劫波而终成正果的又有几人?不妨看看统计数字。

  《上海证券报》一份在全国28个营业部范围内所作的抽样调查表明,以去年那样一个股市上涨的大团圆局面,盈利股民也只 3成,亏损的仍是大多数,而这已远超出以往8赔1平1赚的惯例了。

  依理说,股民携着写有“劳动”二字的钞票入股市,就是股东,也就是衣食父母,理应善待他们,国有资产怕流失,股民的资产就不怕流失?股民的资产若总是流失,股市的大餐又能吃得了多久?

  当然,股市究竟还是股市,复杂得奇奇怪怪却又总给人以希望的股市。这顿资本大餐大家还是要一直吃下去的,对此谁也不会怀疑。

原载[视点]

  作者:王宏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股市内幕:谁挣大钱?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mks 说:,

    2008年09月13日 星期六 @ 00:08:05

    1

    证监会是汉奸会、黑社会 中国人民被你害 花言巧语保公平 实际是贪官和洋人的大狗腿
    主要“规则“为少数人 多数人的酸甜苦辣是死是活哭天喊地你不睬 处处贩卖不平等 与人权理念相违背
    你为利益集团效犬马 兴趣只在圈钱行贿受贿管理费 纳税人白白养活你 你把他们用力脚下踩
    你没抓住一个老鼠仓 可处心积虑在拆股市的台 吹牛大王假大空 骗子手王张江姚是你老祖宗
    天生一个吸血鬼、骗人精、害人虫 古今中外难找寻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 再对比你的卑鄙龌龊臭言行
    股市大跌超一流 臭名钉在世界历史耻辱柱 一地鸡毛股民苦 你毫无有效救市术
    民心长城被你毁 你高枕无忧把觉睡 麻木不仁心冷酷 劫贫济富大魔鬼 厚颜无耻超装甲 反坦克导弹哪能摧
    早知股市骗局尽地雷 普通人绝不会血汗洒光再把小命卖 让全体公民来表决 你不代表贪官污吏洋奴买办骗子手无赖代表谁你代表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