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为何屡发“处女嫖娼案”

  12月3日和10日,北京《生活时报》相继揭载了《河北也曝“处女嫖娼案”》、《“处女嫖娼案”是怎么造出来的》两篇报道,读来令人发指;虽然这类案件并非第一次曝光。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近年来继陕西“麻旦旦处女嫖娼案”发生以来的第三起,第二起发生在安徽。与此相类似的案件,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内,还有武汉理工大学一教师回家奔丧后在县城理发,被指为嫖娼死在押往派出所的途中;延安市一对夫妇被指深夜在卧室看“黄碟”遭刑拘;广东东莞胜得公司女会计王静与老同事在房间聊天被打成脑震荡;某“军嫂”被诬卖淫以吞金自杀表清白……尽管这样的报道层出不穷,但我可以肯定,它们只是大量同类案件的冰山一角。以河北行唐县发生的这起“处女嫖娼案”(似为“处女卖淫案”)为例,如果不是她父母不屈不挠告到省人大常委会而在省人大常委会又遇到正直的官员出面干预,她就只有负屈衔冤了;如果她不是处女,比如说曾与男朋友同居过,她也百口莫辩了,就像她的老板贾英和行唐三八饭店的另一服务员被指涉嫌卖淫,遭到毒打逼供只有打碎牙和血吞。

  警察有那么要管的事没有力量管,为什么这些人独独对抓卖淫嫖娼有异乎寻常的热心?只因为可以罚款创收!警察的职责是保一方平安,有些人却把老百姓当成敲诈勒索钱财的对象,这和“黑社会”分子的行径有什么区别?无非黑社会干这种事尚心有顾忌,这些人却拿国家工资穿制服头顶国徽,气壮如牛。不是有规定,罚没收支两条线,不许党政司法机关人员搞“创收”吗?他口含天宪说罚多少就罚多少,连收据都不开,还谈什么“收支两条线”?这里面有多少贪赃枉法的腐败犯罪?我知道的就是南京交警中有个车管所长凭上牌照弄权贪污包养了“金陵十二钗”,广州市一交警支队长贪污数百万上牌费。而众多抓“卖淫嫖娼”的贪赃枉法案件,我还没听说过追究经济犯罪的。动辄罚三千五千,问题肯定不少,为什么没有人查呢?不查此类事件中的经济犯罪,滋生此类恶警的动机怎么消除?据说,是警察的经费不足才对此类“创收”眼开眼闭。这不是饮鸩止渴添乱源吗?

  再说,就算真是卖淫嫖娼,那也只是道德品质问题和违法的治安案件,比起刑讯逼供、非法拘禁、超期羁押等侵犯公民人权的刑事犯罪来,后者的性质要严重得多。以行唐此案来说,吴小玲被逼“交待”的那9个“嫖客”被整得差点家破人亡,多可怕!为什么不严惩动辄对老百姓毒刑拷打的警察,不严办不经合法程序就铐人、关人且动辄超过合法拘押也得遵循的时限的那些公职人员?这不是轻重不分,罪与非罪不分,纵恶残民吗?说到底,是官贵民贱的传统观念和“政权就是镇压之权”的极左观念的阴魂不散。一些执法人员根本缺乏人权观念和现代法治观念,不认为警察的首要职责是保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而是管老百姓、治老百姓的。长期以来,对刑讯逼供、非法拘禁的处罚往往是很轻的,即使在惹起公愤的情况下,往往也是拿非正式编制的合同制民警与联防队员顶缸,或者仅仅处分一下打手、执行者而轻轻放过他们背后的指使者、纵容者,很少追究他们的上级领导的法律责任。这是这类案件一再发生、相当普遍发生的根本原因。

  还有很重要的一条是许多地方公检法之间结成了不正常的同盟关系。检察机关的职责一是反贪,二是批捕,三是提起公诉,四是纠察法纪,本应制约公安机关。可是在行唐县发生的“处女卖淫案”这一彰明较著的冤案中,我们看到该县检察机关做了什么?当事人吴小玲两次司法鉴定都是处女,她要求追究警察的刑讯逼供的刑事责任、赔偿精神损失,这是完全正当的。公安局以涉嫌诬告陷害罪对她刑事拘留,检察院很快就作出批捕决定,检方是干什么的,真这么蠢?没有省人大的干预,检方不会很快撤销批捕决定。尤其令人气愤的是,行唐县公安局至今不肯认错,迫于压力放出吴小玲,还留了一条尾巴:“取保候审”。它的蛮横是有所依仗的。我猜他们在当地有某些人撑腰。依照全国通例,公安局的头在当地党组织的“政法委”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政法委作了决定,检察院、法院一般是不敢违拗的。(这类问题参见《中国青年报》11月29日头版另一案例:政法委用的所谓“三长会”干预司法独立)。这就是“司法一元化、地方化”所产生的严重端病。

  总之,“从处女嫖娼案”的一再发生,我们可以看出很多问题。主要的,一如中纪委原副书记刘丽英在“十六大”期间所说,“司法腐败和吏治腐败严重”;二是司法体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下去。

  我这篇文章尚未发出去,又读到12月16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河南又发生了4个民警制造的一起“处女卖淫案”。报道说,其中一个警察在拘留室要求与该女发生性关系,被坚决拒绝。文章评说道,这些知法执法的警察要是强行与这样的女子发生了性关系,并不让保留被强奸的证据,被拘的女子非处女之身后将如何讨还清白?想想这些教人不寒而栗。

原载:搜狐视线 NEWS. SOHU. COM

  作者:鄢烈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为何屡发“处女嫖娼案”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2:54:01

    1

    司法公正是最后的底线了,但现在?不寒而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