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大军:走出“顺差至上”的认识误区

  2002年,美国的贸易逆差额高达4352亿美元,其中对华贸易逆差1030美元,对日贸易逆差700 多亿美元。与美国相反,去年欧盟国家出现了1020亿欧元的较大贸易顺差,比2001年增长了1.5 倍,法国出现了数额较大的贸易顺差,而英国却与美国一样是逆差国家,数额高达600 多亿欧元。如何看待国与国之间的贸易顺差和逆差,是不是出现逆差就有问题,出现顺差就皆大欢喜?在今天我们要有一些全新的视角来认识问题。

  很长时间以来,在我国的进出口贸易工作中,顺差就是成绩,顺差就是目的,几乎成为我们的思维定势和政府官员追求政绩的目标,很少有人对进出口贸易的顺差与逆差问题进行进入的研究,以致目前有许多地区的外贸出口企业负债累累,亏损严重,给当地银行制造了大量的不良贷款。

  不仅中国有这种“顺差至上”的思想,连国外一些学者也把贸易顺差当成强国的标志。例如西方著名学者弗兰克在他的《白银资本》一书中就宣扬了“外贸顺差经济中心”论。在弗兰克的眼中,谁是出口顺差大国,谁就是世界经济的中心。事情果真如此吗?先我们看看当代日本的例子。自二战后,日本便成为奉行重商主义的世界出口大国,但半个世纪过去,日本今天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呢?当年一度高达300 多万亿日元的海外净资产现在已经缩小到不足50万亿日元,靠贸易顺差积攒下来的财富在输出到海外后损失惨重。中国是个大国,有着广大的腹地和贫困地区,中国完全没有必要象日本那样大力输出资源,一味追求贸易顺差。

  历史证明,经济繁荣的国家大多是进口大国。让我们来看一下历史的表现:在流通黄金的汉代,中国的对外贸易就是长期逆差,黄金是比丝绸更重要的对外支付手段。今人把当时的中外商道称为“丝绸之路”,实际上史籍中汉的输出通常都是黄金与绢帛并列,而以黄金居首。当时在西北陆上“丝路”以黄金易“宛马”、在西南海上“丝路”以黄金易珠宝琉璃的贸易极为活跃。

  在汉帝国黄金流向西域的同时,罗马帝国的黄金也在向东流。早在共和晚期,为了与东方的交易等用途而流出的黄金便多得据说可与19世纪加利福尼亚大淘金相比,以至于引起罗马的金荒,一度使罗马元老院下令实行黄金出口管制。帝国时代与东方的奢侈品贸易耗费的金银更多,当时流向东方的金银总值达到每年一亿塞斯退斯之多。

  在我国秦汉唐宋辉煌时期,都是本国贵金属货币流出时期,亦即外贸大量逆差的时期。唐宋时期中国的贸易逆差就更为明显,这个时期中国贵金属的极度稀缺据说就与此有关。有趣的是:中国的通货输出越明显,当时的经济越繁荣,而在经济衰败时期便会出现通货回流。如宋金对峙时代南宋钱币长期北流入金,但到南宋末的最后数十年间,却出现了钱币回流现象。

  至于说到了明清时代,也就是在1400—1800年间,中国的对外贸易大量出超,使西方大量的白银作为贸易顺差流入中国。然而也就是从这一阶段开始,中国一步步进入衰落。因此,弗兰克把这一时期的中国称为世界的经济中心是有谬误的。

  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明白,你输出一大堆货物资源,输入大量的贵金属货币,进口货物的国家得到的是实物资产,而输出国得到的仅仅是金银一类的流通货币。金银货币又不能吃不能喝,长期以往守着一堆贵金属实在难以使这个国家的人民得到真正的实惠。这可能也是国力由此衰退的原因。

  今天,我们国家又处在这么一幅状态,特别是中美之间的贸易,尤其与历史上的情形相似。近些年来,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2001年,两国之间的贸易额达到805 亿美元,2002年跃升到970 亿美元,约占中国总进出口额的1/6 。若以最近几年平均每年10% 的速度增长,照此势头,2005年以前,美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贸易的最大特点是中国出大于进,美国是进大于出。以2001年数字为例,中国对美出口543 亿美元,自美进口262 亿美元,中国对美贸易的顺差为281 亿美元。2002年前8 个月,中美贸易额602 亿美元,其中中国向美国出口430 亿美元,自美进口172 亿美元,中国顺差258 亿美元。这一统计还不包括自香港出口的转口贸易顺差额,如果算上香港的数字,那么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就更大。有统计说,自1979年到2001年,中美双边贸易增长32倍,其中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长了90倍,自美进口仅增长了13倍。1991年至2001年,双边贸易增长近5 倍,其中中国对美出口增长近8 倍,自美进口增长仅2 倍多一点。

  从90年代开始,若以每年平均400 亿美元顺差计算,10几年来,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至少在5000亿美元左右。中美贸易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美国敞开口子从中国进口,中国敞开口子从美国赚美元这种外汇。美国可谓是中国的“创汇”大国。这种现象发展到今天,已经值得我们认真注意了。在我们传统的重商主义外贸理念中,似乎外贸顺差越多越好。但是今天,我们要对这一传统理念进行深刻的反省和再认识。今天我们的国内许多人却象弗兰克一样,为大量的顺差而自豪,却不能清醒地认识这种货币与实物交换中的问题,实在是十分遗憾。

  目前,我国的外贸顺差每年300 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已经达到3000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再继续实行改革开放之初制定的“创汇”战略,就不符合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国情了。当年实行“创汇”战略,主要是因为我国外汇短缺,没有能力进口一些国家急需的国外技术产品和战略资源。因此,为了满足外汇需求,不遗余力地施事“创汇”战略。这些年里,我们给出口企业免税政策,实施出口退税政策,实施种种优惠政策,甚至把创汇当做地方官员创造政绩的一项主要指标。在这种情况下,20年来,创汇已经成了中国政府和社会上下一致的目标。似乎只要能出口,能获取外汇就是好事。在这期间,很少有人考虑中美贸易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也很少有人深究在中美贸易过程中,为什么美国能如此大手大脚地在中国购买,而为什么中国能如此廉价地向美国输出?

  我认为中美贸易之所以能出现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关键在于这场交易背后的一些不对等因素,那就是双方为这些贸易货物付出的劳动是不对等的,美国人可以以较少的劳动占有中国人较多的劳动,或者说可以以较少的资源换取较多的资源。之所以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中美两国之间货币汇率制定的不对等。人民币被低估,美元被高估。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人民币具有更高的购买力。

  那么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汇率呢?还是为了“创汇”战略。低估人民币,说到底是中国为了获取外汇而付出的代价。而美国则完全不必如此,美国只管印钞票就行。这就是一个拥有世界货币的国家的优势。从历史上看,一旦一个大国取得了强国地位,它就必然拥有可以广泛流通的货币,利用这种强势货币它就可以享受到其他国家的“进贡”待遇。例如在汉代,西域一些国家根本不使用货币,他们用货物换回汉朝的黄金之后,也不知有什么用。对于这些国家来说,真实的情况是国内的马匹减少了,金银增多了却没有什么用。看一下历史,我们便会明白今天的一些情况。

  只有通晓历史古今,才能看清今天历史阶段中美贸易的实质。那就是美国的经济繁荣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出口基础之上的。逆差国家恰恰是世界强国,只有大国和强国才有能力大量进口。中国目前仍然处在一个积弱的历史阶段,中国要尽快渡过这一历史阶段,实现贸易平衡,并争取通过进口尽可能多地获得外部资源。只有更多地获得外部资源,更多地进口,这个国家的经济才会繁荣和发达,这个国家的人民才会真正得到实惠。

  遗憾的是,许多年来,我们的经济观察视线被庸俗的古典重商主义所左右,以致目前经济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我们的理论界和政界却全然不觉。我国目前正在出现一种怪现象:一方面,政府在不遗余力地搞赔本性的出口创汇,财政每年也要为出口退税付出1000多亿元的代价,另一方面,旅游部门却在敞着口子让国内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游客到国外消费外汇,最近又开放了南非等四个地方的国外旅游。既然放开国外旅游消费了,那么中国还有什么必要再提倡补贴性的“出口创汇”呢?还有什么必要以低估本币为代价而赚取外汇呢?

  1 月份,中国终于出现了1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并不是什么坏现象。而是在及时提醒我们:需要适当提高人民币的购买能力了。[ 完]

  作者联系方法:北京西城区温家街2 号,100031

  摘自: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作者:仲大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走出“顺差至上”的认识误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