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通过“指责——否认”的模式来建立对中国的控制

  美国在对中国实施控制中有很多技术,其中“指责——否认”是其中的一种重要的技术。下面介绍这种技术。

  某甲和某乙处于某种敌对状态,可是某甲希望某乙接受他的规则,他的价值观,怎么办呢?采用指责的办法。比如某甲指责某乙说:“你看你!居然抠鼻子!”,那么某乙处于一种敌对心理,立即声嘶立竭地否认说:“我没有!我没有!我从来就不抠鼻子!某甲是对我的造谣,在对我进行诬蔑!”那么,在这种否认声中,潜在地认同了某甲的规则,就是抠鼻子属不道德的行为。那么,有可能某乙确实没有抠鼻子,某甲其实也不在乎某乙是不是真的抠了抠了鼻子,他只不过要在某甲和某乙之间潜在地建立一种规则:“抠鼻子是不道德的。”那么从控制论的角度看,他就成功地实施了控制。

  那么看中美关系近二十年来的发展,美国非常高兴地找到了这样一种“指责——否认”模式成功地对中国实施了控制。基本的技术就是这样,美国按自己的价值观谴责中国做某一件事不道德,其实在谴责时也拿不准中国有没有做这件事,或者其实内心已经知道中国没有做过这件事,但美国的目的不在于此,美国的目的是要通过这种指责在中国建立起观念:“做这样的事情是不道德的”,一旦建立起观念,接受了美国的价值观,美国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因为,作为一种潜在的对美国有敌对意识的国家,美国对中国的一切指责,潜在地都会使中国本能地否认说:“我没有!我没有那么做。你那样指责是造谣污蔑!”这时候美国心里已经乐死了。

  而反控制的技术则是,虽然我可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但即使做了,这样的事属于不道德吗?如果不属于不道德,那么做不做这样的事是我的自由选择,我也许将来会做这样的事,也许不会,你管不着,你多管闲事多吃屁。

  可是我已经观察到,中国方面这些年不懂这样的反控制技术,而是一步一步地走进美国的圈套,可以说是做茧自缚。

  比如最近,美国指责中国的一个公司向巴基斯坦出售导弹技术而制裁这家公司,那么做为一种本能的反应,国内各家报纸都以大标题登出“美国污蔑中国向巴基斯坦出售导弹技术”,这里用了污蔑这个词,看起来很反美,很民族主义的样子,但潜在地已经承认了向巴基斯坦出售导弹技术的事如果存在,则不道德,美国的价值观已经成功地扎根在中国人的心中了。

  再打个比方说明这件事,某甲指责某乙说:“你居然早上刷牙”,但事实上某乙是个懒人,早上从来不刷牙,那么他反驳说“你污蔑我,我早上从来就不刷牙!”就已经上了某甲的当。因为,即使自己过去从不刷牙,却保留着一个刷牙的权利。而现在可好,以后则产生了不能刷牙的禁区。

  那么,向巴基斯坦出售导弹技术是不是不道德,或者根本就是一件无可谴责的事?如果根本就是一件无可非议的事,那么中国又何必用污蔑这个词呢?实际上世界上的军火大国们都在出售武器,比如俄罗斯向中国向印度都卖了不少武器,许多这些武器上都装有导弹,那么这是否是一件可谴责的事呢?以色列更是通过军火交易大发横财,可以说如果没有军火交易,以色列的经济就垮了,怎么就没有看到美国谴责和制裁以色列呢?美国自己就不在做军火生意么?那么中国能不能经济制裁美国呢?

  就看这些年美国对中国的其它指责吧。指责中国的银河号向伊拉克卖导弹,指责中国将监狱里的犯人生产的产品出口到美国,指责中国用死刑犯的器官来抢救危重病人,指责中国搞间谍活动偷美国的技术。

  而中国方面则不去研究这些指责的内容是否就真的不道德,先就否认,可这一否认就接受了美国的价值观,接受了美国的规则,就已经上了当。

  其实,所有这些东西是否不道德,确实是值得研究的。比如说,中国为什么就不能够向伊拉克卖导弹,中国签署了什么样的不能够卖导弹的协议?有生意为什么不做?再比如说,中国对犯人实现劳动改造的政策,让他们生产出一些产品供社会享用,那么有没有任何社会科学的理论,或者书籍认为犯人生产的产品就不能够使用?在这方面能不能有一个争论的学术自由?是不是说犯人生产的衣服,上面就已经给犯人们涂上了各种致癌物质?犯人生产的食品,就一定是其中有毒,一吃就会丧命?那么犯人修的铁路,当然这中间会有一个大陷坑,会导致火车翻车?至少,这是一件需要争论或者讨论的事,而不是一件急于否认的事。

  再比如说,这边有一个恶贯满盈的犯人受到处决,而那边有一个天真可爱的少年需要换肾,我看不出任何道德上的理由不能够将这个犯人的器官移值到那个病人身上,这难道不正是体现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吗?我们是唯物主义者,坚持自己的唯物主义立场,当然不会认为人体是什么具有某种宗教化色彩的东西。当然,也许会有某个信仰基督教的人会向我表示人体是如何的神圣,犯人的器官为什么就用不得,但这不还是一个正处于学术讨论的问题,而非一个已成定论的问题吗?

  再比如说,中美之间仍然是一种具有某种敌对性质的国家,美国至今还公然地养着一大批试图颠覆中国的国家制度的人,在台湾问题上,中美之间还有可能开战,美国已经公然表明态度要保卫台湾,那么相互之间派谴间谍侦察对方的情报就真的是那么的不道德吗?

  在过去国内的一些艺术作品中,那些打入敌人内部获取情报的人都是一些中华民族的英雄,而现在难道对美国实施侦察就成了一种值得谴责的事儿吗?美国有没有放弃对中国的侦察?有没有放弃对中国不断派遣间谍?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那么中国向美国派谴间谍,以及在美国发展间谍,就是无可非议的事。俄罗斯总统普京从来就不认为自己参加过克格勃的经历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反而以这段经历而自豪。

  而现在更令人奇怪的是,如果一个人犯了间谍罪被抓了,要看他的国籍是中国还是美国,如果是中国人,那么就判上几十年,而如果是美国人,则礼送出境,而且那个所谓的美国人其实是获得美国国籍的原中国人。如果是这样,那么抗日战争期间那些大大小小的汉奸赶紧加入日本籍,就能够逃脱汉奸罪的惩罚了?

  我认为,如果要摆脱美国的控制,就不要理睬美国对中国的任何指责。不理睬是最好的办法。即使自己没有做,如果这件事谈不上什么不道德,也没有必要急于否认。或者即使在否认的同时也发表一个声明说明自己过去虽然没有做过,但不排除今后会这样做的可能,不认为这是一件什么不道德的事。走自己的路,让人家说去。

  有人会认为,如果不反驳,有损于中国的形象。可是你那么注意形象干什么?中国的形象好了就会有任何好处吧?其实一个国家的好处同它的形象无关。美国的形象世界上最差,今年都被赶出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可是它仍然活得很滋润,原因就在于它其实并不在乎什么形象,而更在乎自己的实实在在的国家利益,这一点中国应当向美国学习。比如美国要搞NMD ,要拒绝京都议定书,它高兴这样干就这样干了,形象很差,但它不在乎。而中国嘛,现在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作者:数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通过“指责——否认”的模式来建立对中国的控制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思考者 说:,

    2008年06月02日 星期一 @ 08:24:42

    1

    值得思考!
    虽然有时候我们否认并不一定就是认为不道德,而是一种策略;但有时候我们否认,确实是没有经过认真思考的认为不道德。例如让犯人参与劳动生产一些产品,就真的不道德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