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恩·梅里:俄罗斯退却,中国挺进:亚洲大国政治的未来

  苏联的解体意味着俄罗斯不再是欧洲强国,尽管它仍然是欧洲大国。另一个不那么明显但同样重要的变化是,俄罗斯作为亚洲强国的地位降低。莫斯科曾在相对较短的一段时间里拥有这一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国力的衰微。中国摆脱外部控制,实现民族复兴,为发展成经济强国和地区政治强国做好了准备。如今,中国正从俄罗斯那里讨回自己作为亚洲大陆头号强国——一个别的国家必须时刻考虑在内的国家——的地位。这是亚洲事务出现的一个重大转变,对于美国来说意义非同寻常。

  过去,大多数亚洲国家一度感到自己或者依赖俄罗斯,或者受到俄罗斯的威胁。如今,除中亚国家以外,没有哪个亚洲国家视俄罗斯为良师益友,也没有哪个国家视其为威胁。俄罗斯仍对亚洲施加影响,但这一优势正逐渐减弱,俄罗斯只能靠残余的军事和海军力量、向各国在本地区的敌对国出口先进武器的能力以及广袤的领土来勉强支撑。另外两个与俄罗斯实力不相干的因素使它仍在亚洲地区占据重要地位。首先,亚洲国家彼此间的敌意——日本和中国、朝韩之间、中国和印度、印度和巴基斯坦等——使得莫斯科发挥了作用,因为各方都要寻求外部支持,哪怕是像俄罗斯这样一个日趋衰落的国家的支持。其次,对于许多亚洲国家来说,莫斯科可以发挥有限的抗衡美国的作用。就连欢迎美国在亚洲驻军的一些国家,如日本和韩国,也在控制自己对华盛顿的依赖程度,中国和印度则共同反对美国一统天下的“单极”世界。对于这些国家来说,俄罗斯虽然国力衰落,但它作为美国的陪衬,仍会发挥作用。最近发生的事件肯定会提醒北京和莫斯科,如今的世界形势是多么有利于美国。在一个几乎囊括所有发达国家的联盟中,美国稳居中心。虽然在武装冲突中,美国的大多数盟国只能提供有限的支持,但由盟国组成的这张大网——从澳大利亚到挪威——有着雄厚的实力,它使得莫斯科和北京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相对而言的无遮无拦。美国新近向南亚和中亚渗透力量和影响,包括在从波斯湾到新加坡的多个地区建立军事设施,这些都是明确的表示,必然会促使中国和俄罗斯提防、迁就,或者参与竞争。

  不论是好是坏,俄罗斯这个欧洲最后一个参与亚洲事务的帝国正在退却。就它与中国的关系来说,俄罗斯不再发挥主导作用,甚至不再是影响北京世界观的主要因素。确切地说,在中国对外关系的许多方面,俄罗斯是中国的重要伙伴;一旦将来在台湾或朝鲜半岛问题上爆发危机,俄罗斯是中国安全的腹地。对于中国来说,俄罗斯还是一个大课堂,可以从这里学到它认为失败的经济和社会政策。不幸的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看来,俄罗斯还是一个切切实实的教训。只有与印度在一起时,俄罗斯才可能看到相对平等的关系,而这恰恰表明,俄罗斯从冷战时期的强大迅速衰落。

  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亚洲每个政府和参与亚洲事务的其他地区政府在策划自己的政策时,都要将俄罗斯的意图和实力考虑在内。如今,这个位置被中国占据,它凭的是其经济实力及其决策者日益增长的自信和野心。俄罗斯仍将是一个亚洲(欧亚)国家和社会,但只是一个二流的亚洲国家,而且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它广袤的领土。如今,中国率先对俄罗斯在亚洲的强国地位进行清算,这个过程还远没有完成。在亚洲,俄罗斯的退却所制造的难题和它解决的难题一样多,它使亚太地区所面临的最大的地缘政治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那就是:中国未来的作用。

作者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资深研究员韦恩·梅里

来源:美国《国家利益》周刊网络版2 月5 日

  作者:韦恩·梅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俄罗斯退却,中国挺进:亚洲大国政治的未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