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美攻打伊拉克意在暗算欧洲

  伊拉克战争已经进行三个多星期了,几乎没有人( 也许除了萨达姆) 怀疑美国人将会最终获得胜利。人们对战争的结局显然没有太多争论,但对于美国为何发动这场战争。希望通过这场战争达到何种目的的猜测,却在热烈地进行当中。

  美国为何发动战争的四种谜底

  这种猜谜游戏最大的好处就是:谜底不透明,结论无法验证,因此可以让各家各派自说自话。

  对于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动机,概括起来有四种谜底:

  第一种认为是美国反击恐怖主义的一部分,重在解除萨达姆的武装,并销毁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尽管到现在为止美国人也说不清楚这些武器到底在哪里;

  第二种认为美国人试图以此为契机,将联合国、欧盟、俄罗斯乃至中国都边缘化,确立其世界警察地位的合法性,并以此为先例在未来放手干预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强化其世界霸权地位;

  第三种认为美国人是为了控制伊拉克乃至中东地区的石油资源,通过在伊拉克扶持傀儡政府,强化其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并以此号令天下;

  第四种认为美国是项庄舞剑,通过控制伊拉克和中东地区石油的出海口,钳制欧洲的石油来源,削弱欧洲经济,打击欧元,甚至迫使其破产,从而维护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的霸主地位。持这种说法的论者更认为,由于欧洲拥有3 个月的战略石油储备,所以美国必须控制战争的节奏,确保在欧洲战略石油储备耗竭之时,发起致命一击,以便让欧元迅速崩溃,欧洲就此彻底俯首贴耳。

  仔细分析起来,这些目标未必相互矛盾,但第四种无疑是其中最有创意、最富想象力的看法。

  如果就这最具想象力的一种猜想进行求证,有两个核心问题不得不问。首先:美元的国际金融霸主地位有多大的好处,足以让美国费这么大心思,甚至于搭上破坏欧洲经济的政治经济双重成本来暗算欧元?其次:通过占领伊拉克的方式,美国能否达到这一目标?

  美元价值:印钞票就能赚钱

  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显然同其相对经济实力不相称,美国的GDP大约为世界的31% ,但美元却是国际贸易和投资的主要货币。

  几乎所有贸易商品都以美元计价,其中大约一半使用美元来结算;在所有跨国贷款中,大约45% 使用美元计价;而国际证券发行的50% 以美元形式实现;在全世界所有的外汇交易中,又有约44% 涉及美元;除此之外,在各国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中,大约60% 左右也是以美元形式存放的——这些数字都无可质疑地说明,目前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确占有霸主地位。

  应该说,美元成为世界主要货币,是在美国经济实力的支撑下、在国际金融体系演变过程中水到渠成的结果,并不是美国人刻意策划出来的。这一点与日本不同,日本人倒是处心积虑地推动日元国际化,或者至少亚洲化。

  不论如何,一国货币能够成为国际主要汇兑货币,的确是有很大的吸引力——否则作为经济动物的日本人也不会那么热心。但,“世界货币”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大呢?

  还是以美元为例,它的含金量主要来自三个方面:铸币税收入,流动性收益以及国际收支平衡方面的利益。

  所谓铸币税收入,说白了就是——美国人可以通过印刷货币直接购买其他国家的货物和服务,而美元的印刷却几乎是没有成本的,而且,在美国之外流通的美元越多,美国收取的“铸币税收入”就越多。

  铸币税收入尽管来得容易,但并不能随意使用。一个明显的约束是通货膨胀,通货膨胀一方面会扰乱美国的国内经济,一方面会损害美元的可信度。如果通货膨胀率太高,别人就会使用其他更稳定的货币而回避美元,这样美国人的铸币税也就无利可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国在1970~1980年通货膨胀达到两位数,结果日元和德国马克的地位迅速提高。

  美国通过铸币税从其他国家获得的收入有多大呢?各方面的估计不太相同,大约的测算结果是:它占到美国GDP 的0.1 ~0.5%。以现在美国的GDP 规模来算,取估计结果的中间值,该收入也约有270 亿美元。

  美元优势:节约筹资成本数百亿元

  所谓流动性收益是指:美元作为世界主要货币,和非世界主要货币对照,其金融市场的规模必然增大,市场流动性相应提高,从而可以降低美元证券的筹资成本。

  这方面的道理其实很简单,看看中國市场的例子就知道了。同样一个公司的股票,A 股和B 股的价格很不相同,其中部分原因就在于B 股市场的流动性较低,人家想出手的时候不容易找到买家,所以买的时候就要打点折。更形象的例子可以在商品市场找到,新购买的汽车转眼之间要出手,就很难卖到购买时的价格了。

  对于美元来说,由于国际金融市场都使用它来定价和交易,美元金融市场的规模就更大,证券发行人就可以卖出更好的价格,这中间由于流动性改善带来的收益就是第二个好处。

  这种好处有多大呢?经济学家进行的估计表明,它可以将证券发行的成本降低0.25~0.5 个百分点。由于现在国外居民持有的美国政府国债规模在2 万亿美元左右,其每年的成本节约大约就在50~100 亿美元左右。

  此外,国外居民还可能持有美国企业发行的证券,其规模尚不清楚,虽然其比例比国债低一些——主要原因是国债可以作为外汇储备来投资,而其他证券则很难——但在乐观的情况下,可以假设国外居民持有美国企业发行证券的规模同美国的GDP 相当,则其成本节约也大约在225 ~450 亿美元之间。

  拍卖美元霸主能得多少钱?

  美元霸主地位的第三个好处是,美国可以长期维持国际收支经常项目的逆差。

  在进口大于出口的条件下,别的国家只有消耗外汇储备,而其策不可长久,所以必须约束国内的消费和投资,维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否则就汇率崩溃,天下大乱。而对于美国人来说,进口多了可以印票子来买单,所受约束小的多。

  当然这种方式也不完全是免费午餐,经常项目的逆差太大,投资者就会担心货币贬值,或者美国人还不起账单,汇率就很难维持。

  从历史经验的研究来看,经常项目的逆差超过GDP 的5%就很难长期维持了,因此长期来看这种好处的上限就是GDP 的5%。

  维持经常项目的逆差所带来的额外资金还可以用于投资或者消费。以投资来计算,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假定其平均收益率为8%,而逆差资金的使用成本为0;再假设美国人好吃懒做,把该好处用到了极限,则每年的净收益也能达到GDP的0.4%。以现在美国的GDP 规模来计算,则其好处为360 亿美元左右。

  取各项计算的总和,美元霸主地位的好处每年大致不会超过1000亿美元。这种好处是每年都有的,而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美国经济规模的扩大,该好处也将相应增长。

  那么假设美国可以拍卖其美元的霸主地位,这种地位值多少钱呢?

  在投资理论中,可以使用现金流折现法来计算。其道理是:假定利率为5%,那么持有100 元的债券,就等同于持有每年5 元钱的无限期现金流。再假设美国经济年均增长3%,而长期债券的平均利率为5%,最终可以计算出:这种霸主地位的经济价值为5 万亿美元。

  当然这里的计算做了许多有利于美元的假定,如果调整这些假定以接近现实情况,那么美元国际金融霸主地位的经济价值会小一点,但应该不会低于1 万亿美元,同中国目前的GDP 相当。

  石油无法扼住欧洲的咽喉

  欧洲的经济规模和金融市场的规模与美国相当,如果未来不出现其他主要货币挑战美元地位的情况,以及在美国不作梗的情形下,欧元的确可能与美元平分秋色。

  那么,欧元的挑战会给美国带来多大损失呢?大致计算的结果是:美国的损失最高可达到2.5 万亿美元,美国人均约1 万美元,与正在进行的伊拉克战争做比较,各方面对战争和随后经济重建成本的估计尽管很不相同,但较高的估计是2000亿美元左右。

  这样一来,通过伊拉克战争打垮欧元,从成本效益的角度看,美国人暗算欧元的动机确实是可以成立的。

  但是,美国通过伊拉克战争打垮欧元的现实可能性却很小。

  有论者认为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是项庄舞剑,其包藏的祸心在于突然封锁欧洲的石油输入,从而搞垮欧洲经济,震慑欧洲资本流入美国,迫使欧元破产。即使美国人真的这么算计,其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

  要知道,中东地区的石油储量大约占世界的70% 弱,其出口却只占世界石油交易的40% 。在中东地区之外,俄罗斯、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等都是石油大国。因此,即使欧洲一夜之间无法从中东进口石油,在短期之内它仍然可能从其他地区获得部分石油,不至于使经济机器完全瘫痪。

  在自由经济条件下,管制世界石油贸易比根除毒品交易还难。即使欧洲无法从中东直接进口石油,它还可以通过提高价格的方式,轻易地让本来驶往其他地区的油船改驶欧洲。世界其他地区出口着世界石油交易量的60% ,只要欧洲出价足够高,石油总是可以买到的。

  再说,世界石油市场是统一的,中东石油管制的结果必然是价格上升,而美国经济在价格冲击下也无法置身事外。即使美国有足够的石油储备可以来平息国内油价,但如果国际市场的价格明显高于美国内市场,就必然会有投机商从中渔利,结果是欧洲获得石油的价格未必比美国人高多少。

  顺便提一句,由于日本对进口石油的依赖非常深,如果出现这种冲击,最受伤害的反而应该是日本。

  美国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即使欧洲受的打击比美国大,其损害也未必是不可控制的。对于发达经济来说,根据一般的经验研究,在宏观政策不变的情况下,油价上升10美元,则一年后消费价格上升0.5 个百分点,而GDP 增长下降0.25个百分点。

  具体到美欧的情况而言,世界银行最近的报告也许提供了比较直观的结果。这份报告说,由于伊拉克战争带来的油价上升,再加上其他一些因素,世界经济增长将下降0.5 个百分点,其中欧元区的增长下降0.4 个百分点,而美国经济增长下降0.1 个百分点欧元区受到的影响显然比美国大,但也不是大得没边,比一般发展中国家还略小一些。

  油价对经济的影响可能造成两个结果:一、高油价推动消费价格上升以后,工人可能要求提高工资,而工资提高又推动消费价格进一步上升,从而形成成本推动的通货膨胀;二、高油价损害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带来股价下跌,以及开支和投资的减少。

  欧洲劳动力市场弹性比美国低,工会的力量较强,发生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但是,现实的情况是,目前欧洲和美国的劳动力市场都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工人的谈判地位弱,发生油价上升导致长期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其实没多高。

  倒是美国股票市场的情况更让人担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尽管美国的股票指数已经大幅下跌,但和历史情况相比仍然明显被高估。有的研究甚至认为美国标准普耳指数被高估了15% 或者更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油价上升,美国的股票市场比欧洲还要脆弱——更要命的是股票市场对美国比对欧洲要重要得多。同时,美联储可以使用的利率手段已经差不多用尽,而欧洲中央银行的弹药箱里还有派得上用场的子弹。

  所以,总体说来美国受的影响未必比欧洲小。

  欧洲顶多经历一次温和的衰退

  那么如果中东石油出口确实被美国基本掐断,会对世界发生多么大的影响呢?一个简便的例子是1973~1974年的石油危机。当时中东国家由于以色列战争的原因对西方国家进行了石油禁运。

  今天世界的石油供给比1973年时更分散,而美国人未必会自己对自己禁运。与此同时,重工业的下降、替代能源的广泛使用以及能源使用效率的提高,都使得石油依赖率大大降低。

  事实上对于每1 美元的实际经济产出,发达国家今天所需要的石油消耗只是1970年的一半。考虑到现在世界范围内通货膨胀率很低,即使中东石油出口被美国基本掐断,其对世界的影响应该比1973~1974年的石油危机要小。而当年的石油危机虽然使石油价格上升了3 倍,但其影响和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比较要轻微得多。

  就算假定中东石油出口被美国基本掐断,并导致国际石油价格上升3 倍,达到80美元一桶( 与第一次石油危机一致,为目前水平27美元一桶的3 倍) 的水平,美国仍然不足以迫使欧洲放弃欧元。

  原因是:根据一般经验,在宏观政策不变的条件下,对于每10美元的油价上升,欧洲产出的下降不超过0.5%;这样油价上升到80美元后,欧洲的产出将下降2.5%左右,而美国也将下降1.5%左右。产出下降显然很大,但和趋势增长相比,欧洲顶多是经历了一次温和的衰退。

  更重要的是:欧洲人一定会捍卫欧元,因为维护欧元可以为欧洲带来更大的利益。欧元的崛起能够为欧洲带来相当于6%~30%GDP的财富。此外,和没有欧元相比,由于欧洲内部金融市场的一体化和规模扩大带来的流动性收益,以及国际收支平衡约束的解除带来的收益,欧洲引入欧元而产生的经济利益还会远高于6%~30%GDP的水平。

  这样假想中的美国的要挟如果想生效,所需要的运作时间就会很长,至少不会少于3 年。

  想一想,美国要维持至少3 年的石油禁运,同时还要忍受自身巨大的经济损失( 至少GDP 的4.5%) ,所需要的将不止是西西里岛黑帮那样铁的纪律,还得需要希特勒那样的专制权威,这在政治上都是难以想象的。

  更进一步讲,正如前边的分析所言,美国愿意付出的代价,不可能超过美元金融霸权价值的一半( 正好相当于欧洲的挑战使美国损失掉的2.5 万亿美元) ,而欧洲为了捍卫欧元所愿意付出的代价,则是该份额还要加上欧洲因引入欧元而带来的经济收益,至少要超过3 万亿美元。

  因此,欧洲捍卫欧元的出价,要远高于美国为搞垮欧元所愿意付出的代价。在这样的博弈中,美国要获胜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发生石油禁运,欧洲资金也未必会大量进入美国。事实上,2001年中以来,流入美国的资本已经开始明显减少,并导致美元汇率温和回落。让经济学家们困惑的不是美元贬值( 许多人认为这早该发生了,而目前也还未见底) ,而是在股市下跌和资本流入减少的情况下,美元如何能够贬得这么慢( 此问题的部分答案在于亚洲国家中央银行外汇储备的快速积累) 。

  再退一步,假设欧洲资金大量流出,从而带动欧元贬值和欧洲金融市场的动荡,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中央银行也可以通过降低利率和为市场提供紧急流动性资金来挽救。

  在历史上,美国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和2001年的9 ·11事件等, 都由于联储采取的紧急降息等措施而被控制住。

  只有一个机会是美国人可能利用的,那就是欧元区内部发生了严重的危机,以致美国人落井下石。

  事实上,欧元区未来最大的挑战确实来自其内部而非外部。在欧元产生之前,欧元区国家的外贸依存度为30% 强,而欧元形成后,该比率降低到10% 的水平,和日本及美国的情况差不多。

  欧元倒是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遭遇严重挑战——欧洲部分地区,例如德国发生严重衰退,而该国的财政政策无法发挥作用,劳动力的流出不能实现,欧洲中央银行又不愿意采取降息的措施施以援手,结果造成德国退出欧元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人惟利是图,则完全可能乘机破坏。

  德国目前的确遇到了经济困难。欧元区结构改革和市场融合的速度也比预期的慢,但幸运的是,德国的困难还不算大,至少在政治上还没有出现退出欧元区的声音。其中部分原因恐怕是欧元尚在创业之初,所有参与者都知道要收获好处尚需共济时艰。

  所以,对于欧元而言,真正的挑战并非目前的伊拉克战争,而是未来欧元区的一体化和结构改革的进展,可谓考验在前。

  总而言之,美元的国际金融霸主地位的确价值巨大,在欧元挑战面前,美国的确也有动机暗算欧元。但是选择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方式来暗算欧元很可能是损人不利己,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且不说美国人素来还有点理想主义的政治情怀,又与欧洲隔洋相望,情同手足,单以美国人的精明,利用发动伊拉克战争来暗算欧元也是不合算,因而是不会做的。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高善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攻打伊拉克意在暗算欧洲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