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乃仪:日本顾虑中国什么?

  中国入世已近一年半,这年余的发展事实不仅使中国自己、也使世界对中国经济的前景从担忧转为乐观。简单归纳一下,这些事实主要有:GDP 将首破10万亿元大关,年均增长率达到8%;贸易规模突破6000亿美元,年增近1000亿,几乎所有与中国贸易的对象国因此而得到实惠,特别是其中的美欧日以及亚太的韩国、东盟;引资规模超过500 亿美元,在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引资国中一举跃为世界第一引资大国;外汇储备接近3000亿美元且增幅有加快的趋势;几近GDP 规模的10万亿余元民间储蓄意味着在中国加大引资步伐的同时,充裕的国内发展资金已开始吸引世界关注中国如何加快开放资本市场的目光。

  面对一系列原以为能看笑话、如今却满眼晕眩的现实,在东亚地区早已把中国看作是与己进行角逐竞争之主要对手的日本又在思考些什么呢?以下拟从市场价格主导权和对中国市场依存度两个方面作一简述。

  价格主导权

  据媒体报道,在木材、钢铁、谷物等主要商品的国际市场上,中国已开始掌握价格的主动权,原因在于为满足经济快速增长而不断扩大的内需导致中国在国际市场上采购的数量急剧增加。

  以造纸原料的纸浆为例,直至数年前日本在该商品的世界需求市场上还始终保持着10% 的份额,这两年下降到7%-8% 左右。2001年中国的进口已达490 万吨,超过长期来在亚洲稳居第一位的日本。有报道说,加、澳等世界主要纸浆生产国在价格成交中已开始忽视日本而优先着重考虑中国的意见。

  另外,在建材主力的热轧线材以及天然橡胶市场上,中国的旺盛需求也开始出现左右亚洲市场交易价格的迹象。在谷物方面尽管芝加哥依然主宰着世界的价格走向,但去年因中国从美一次购买千余万吨大豆而致使市场行情着实波动一番。若将注意力再转向能源市场,以每年近30% 的递增速度扩大着石油进口、1.7 亿吨且仍在大幅上升的年需求量(近50% 依赖从国际市场进口)、以及汽车文化的日益深入人心,使中国作为举足轻重的一大消费国形象已清晰地展现在国际能源市场上。

  业内人士一定还能记得,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以前,自恃在亚洲原材料市场上具有最大购买力的日本只要人为有意控制进口,商品价格便会自然而然下降,如今,即便需求萎缩进口减少,原材料价格却依然居高不下,由此直接影响到生产企业的成本核算,这一来自市场的直觉使日本强烈感到经济持续增长,尤其是入世时对开放市场的许诺正在不断兑现的中国在世界需求市场上的高大身影。可以断言,随着该趋势的继续加强,价格主导权的易主已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市场依存度

  在从一般到主要等诸多商品领域逐渐丧失价格主导权的同时,日本对中国的市场依赖程度也在逐步加深。不久前由日本钢铁钢管(NKK )和川崎制铁合并而成、在当前的日本钢铁界位居第二的JFE 集团认为,能否维持和提高国内设备的开工率关键在于提升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

  日本抓住中国虽然近年来自身年粗钢生产量已迅速跃升到居世界首位的1.5亿吨但仍然满足不了国内需求的这一良机,适时适量地恢复运转曾一度因市场萎缩而将产量控制在0.9 亿吨的生产能力,使产量重新回复到1.1 亿吨水平,2001年对中国出口已占日本钢铁出口总量的15% ,仅次于占20% 的韩国。

  另外,钢铁方面步步加深对中国市场依赖程度的状况同样也表现在石化产品上。因为求大于供这一几乎相同的原因,2001年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额达到2830亿日元,比上一年增长4%,占同类商品出口总额的比重已高达40% 。石化业界如下一段袒露心境的表白———“和钢铁界一样,正当苦恼于过剩设备如何利用的时候,来自中国的追加需求使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因此,想方设法维持出口、特别是对中出口确实是我们目前惟一能努力的希望所在”———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日本企业无奈的心态。

  当然,对中国的市场依赖还不仅仅只限于基本原材料这一方面,继上世纪末中国生产机械市场规模凌驾于日本之上后,根据日本机械协会的预测,2003年中国建筑机械市场规模也将超越日本而位居世界第一。2008年的北京奥林匹克和2010年的上海世博意味着大兴土木的时代不仅将持续下去而且将更加轰轰烈烈,在世界一片看好中国的大环境下,近在咫尺的日本也在想着捞取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更大实利。

  (作者单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

  摘自: 《国际金融报》

  作者:钟乃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日本顾虑中国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