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加平:美国对朝鲜的第五种方案

  一、美国对伊拉克和朝鲜的不同态度与政策

  由于美国认为伊拉克和朝鲜都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已对自己构成了巨大威胁,所以在它所认定的7个支持恐怖主义的邪恶轴心、无赖国家中,这两国是被它最为防备和看重的危险之患,但在具体对待上,它对它们却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态度和政策。

  比如,自海湾战争第一次打伊后的10多年里,美国对伊拉克始终采取强硬高压政策,封锁包围、制裁限制、孤立削弱、设立禁飞区不断空中打击和种种战争威胁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2001年发生“9·11”事件以后,不管伊拉克如何声明没有核生化武器,也不管经联合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数月核查并没有发现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事实,仍以反恐和伊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令其解除武装为由,天天叫嚷要对伊动武。而且果真在1年7个月以后的2003年3月20日发动了第二次打伊战争,并迅速将伊打败,将萨达姆政权打垮推翻,占领了伊全境,主战“鹰派”大获全胜;可是面对朝鲜不断升级的违约核开发和导弹生化武器的研制生产,以及朝鲜以此逼迫美国给予好处的核挑战问题,美国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其主战“鹰派”也时时扬言要对朝动武,甚至制定了作战计划,加强了在太平洋和韩国的军事力量与演习力度,可是总统和政府通过外交努力和平解决的主张与政策仍占主导地位,对金正日作出一定让步,设法满足朝方的一些经济要求,避免与朝鲜兵戎相见,恶化半岛局势;

  再比如,对于打伊,美国可以不顾联合国、安理会多数主和国家的阻止和反对,始终坚持强硬的主战立场,执意绕开联合国由已单独行动,并果然与英国一道以自己编造的伊拉克一定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无中生有借口为理由,对伊兴师讨伐,大动其武。结果虽然获胜后,直到现在仍未查出伊拉克有核生化武器,却毫不脸红地对莫须有的打伊理由振振有词,百般辩解,甚至摆出一副即使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美国就是要打它、而且打了占了,你们又能怎么样的蛮横架式,持强欺人;然而对朝鲜的核挑战虽然咀上很硬地骂它耍无赖,搞核敲诈,却始终不敢对它进行封锁制裁,更不敢单独对它动武,总是希望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出面调和,化解矛盾和危机,更希望能多拉几个大国支持者对金正日施压和安抚,说服其放弃核计划。

  由此可见,朝鲜不是伊拉克,美国不怕萨达姆,却怵金正日。现在萨达姆政权已不复存在,伊拉克已从美国的邪恶轴心国名单上剔除了出去,真正因违约而“名不正言不顺”地全面拥有核生化导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邪恶无赖国家”中只有朝鲜一个了,美国也可以趁打伊之胜威转兵东向集中对付朝鲜了。可是实际上美国对朝鲜不断加剧的核逼迫挑战,也就是布什总统说的“核敲诈把戏”,却依然表现出发怵和无奈。尽管主战“鹰派”已有些按捺不住想对朝动手,占主流的美国总统、政府却仍不敢轻举妄动。

  二、美国为什么不怕伊拉克却怵小朝鲜

  众所周知,腐败专制的萨达姆独裁政权劣迹累累,除了严厉控制和镇压国内人民,支持国际恐怖主义外,为了争霸夺利,趁人之危打伊朗;为抢夺石油资源,欺侮弱小侵吞科威特;为扩大美阿矛盾、巴以冲突,无端袭击沙特和以色列;为了反对美以,支持和参与恐怖活动,鼓动和资助人体炸弹对平民的自杀性恐怖袭击。与此同时,它还违约发展生化导弹武器,在两伊战争和镇压库尔德人反抗时使用化学毒剂毒杀伊朗军人和库尔德平民等等。这一切都使它在国内外人心尽失,陷于孤立,遭本国、邻国人民和世界各国的痛恨和谴责。美国对它两次动武,尽管很多国家不赞成,但对萨达姆专制政权的这种惩罚,也有默许认同的成份。何况在海湾战争中伊拉克被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打得落花流水,军事上元气大伤,一蹶不振,百万以上的大军到第二次打伊战争前只剩下不到40万人;经济上由于10多年的封锁制裁早已满目疮痍,陷于崩溃。核设施早已被以色列炸毁,生化导弹武器也不敢再搞,常规武器装备更是损失惨重,不可能再发展更新。而且其一举一动始终在美国卫星和侦察机的严密监控之下,很难东山再起。美国早就探知伊拉克如此孱弱落后,萨达姆政权如此专制残暴,孤立无援,不得人心,而且并没有可怕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一点不怕,完全敢对它出手大打,并不担心会受到它的报复性反击。

  可是朝鲜则就不同了,它的许多条件、特点和做法不得不使自海湾战争后所向无敌、不可一世的超强美国畏惧三分,退避三舍,不敢对它轻率制裁,更不敢轻易动武。

  首先,朝鲜所处的地理位置与战略环境与伊拉克有很大不同。伊拉克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汇处并盛产石油的中东海湾地区,战略位置极为重要,石油财富极为巨大。可惜的是它与前南联盟一样,四周没有一个大国强国与其接壤,做其后盾,可以直接获得其支援和保护。如果像伊朗那样与俄接界,能够直接得到俄的援助和保护,情况就要好得多。再者,伊拉克的邻国绝大多数与它为敌,使它极为孤立。又由于约旦的阻隔,使它未与以色列接壤,失去了可以向美以直接施压威胁和要挟的最佳条件,这又大大限制住了它伸张和发挥的空间与机会。

  号称社會主義国家的朝鲜则不然,它位于东北亚日本海与黄海之间的朝鲜半岛北半部,虽然战略位置不如伊拉克显眼,能源资源也很贫乏,国家相当贫穷落后,但其他条件要大大优于伊拉克。它只有四个邻国:北部隔江与中国和俄罗斯接壤,南边与同民族的韩国相连,隔近海同日本为邻。这其中,也是社會主義国家并正在崛起强大的中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也是五个核大国之一。而朝鲜(包括南韩)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1894年前还是中国的属国,只是在甲午海战失败后才连同台湾和属国琉球即现在的冲绳一道割让给了日本。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朝鲜和台湾一样,理应归还中国管辖,只因苏美要瓜分朝鲜半岛而由苏军占领。苏联为了继续分裂中国,便让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周保中师长(解放后被毛泽东授少将军衔)手下的一位朝鲜族团长金日成建国独立。南部则由美军占据,扶植李承晚独立建国。而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也未去力争收回,听任苏美各占半岛北南,各扶亲己政府,从此形成朝鲜国家和民族南北分治的分裂局面。到上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时,朝鲜差一点被美韩占领全境而灭亡,又是依靠刚成立的新中国出兵援助抗美才得以保住了朝鲜国家和金日成政权,因此中国与朝鲜有着历史渊源的紧密关系和相互依存的战斗友谊;世界最大的国家俄罗斯又是与美国不相上下的核大国,以前曾是社會主義苏联中的最大成员,朝鲜国家和金家政权就是依靠二战末期苏联红军打败日军攻占朝鲜半岛北部在斯大林的操办纵下才得以建立的。在战后的朝鲜战争中苏联也曾大力帮助过朝鲜抗击美国。苏联解体俄罗斯独立后,朝俄的关系仍很密切,前两年普京与金正日还签订有俄朝军事合作协定;与朝鲜同民族韩国本与北部朝鲜同为一国,现在两国仍还处在军事对峙状态,韩国却已是亚洲四小龙之首的经济富国;日本则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并正准备使自己成为能独立行事的政治军事大国。朝鲜与经济军事超强的美国现在仍处于暂时停战的准战争状态。

  也就是说,与朝鲜相邻或有关的中、俄、韩、日、美五个国家,是世界顶尖级的三大(美俄中)、四强(美俄中日)、三富(美日韩)、二发达(美日)和一超强(美国)的大国、核大国、强国和富国,不论在地理位置上或是军政经战略关系上,朝鲜正处在它们之中的交汇点上,成为世界最主要三个大国、核大国和三个富国矛盾最集中的中心。朝鲜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和牵动这些世界大国、富国仍至全世界的关注和形势走向。如果朝鲜再度利用中俄对付美韩日,这是美国所最害怕的,而这个极为重要和有利的战略地位与施展条件是伊拉克所根本不具备的;

  其次,朝鲜是一个社會主義计划经济的军事化国家,从上世纪60年代起,朝鲜在开国之父金日成“先军政治”原则的指导下,奉行以“全民武装化、全国要塞化、全军干部化和全军现代化”为内容的自卫军事路线,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备战扩军,使朝鲜的军事力量与韩国和驻韩美军相比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地位。

  朝鲜的现役部队有110万人,预备役部队占全国人口的30% ,达748万人,武器装备较为先进,且数量庞大。这其中主战坦克3500辆,装甲车2500辆,各种火炮合计17900门,高炮11000门,地对空导弹1万枚。射程在300至500公里能覆盖韩国全境的短程导弹500枚左右,且年生产能力在100至150枚。射程在1600公里的“大浦洞- 1”导弹早在1998年就已研制成功,并已用它发射了卫星。射程3000公里以上能覆盖全日本的“大浦洞- 2”和“劳动”型导弹也已研制成功。远程打击兵力方面还有“蛙”式导弹54枚,“飞毛腿”导弹30枚,“劳动”型导弹10枚。除此之外,目前还储存有2500至5000吨神经性等有毒制剂,拥有炭疽茵等生物武器的培养和生产能力。而且,面对韩美军队高技术武器的巨大优势,朝鲜还着重发展其非对称作战手段,其特种兵部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约10万人左右(韩国认为有15万人左右),同时又重点发展远程核打击力量。

  朝鲜从1962年就开始实施核计划,40年来从来没有放弃过。2002年10月13日和11月17日朝鲜宣布已“拥有核武器和其他威力强大的武器”即生化武器。而美国政府估计,在1994年美朝核框架协议签署前朝就已经生产了1至2枚核武器。

  相比之下,韩军的装备、技术、质量占优势,但武装力量和战斗力方面逊于朝鲜。韩国的陆海空三军约69万人,坦克2250辆,装甲车2300辆,火炮4850门,战机840架,直升机580架,各类舰艇200艘,特种部队3. 9万人,预备役304万人,均比朝鲜要少许多。韩国没有核武器,美国也不允许它有核生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见2003年第3期《世界知识》杂志师小芹的文章《朝鲜半岛:美军怕什么?》。)

  朝鲜在今年1月10日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4月23日朝、美、中“三方会谈”时朝鲜再次宣布自已拥有核武器。更有甚者,一名叫金明哲的朝鲜官员(自称争取朝美和平中心执行主任)在5月4日向澳大利亚电视台透露,朝鲜已经拥有百枚以上的核武器。他说:“很显然,朝鲜拥有100至300枚核弹头。这些导弹都瞄准着美国”(见2003年5月6日《参考消息》报第1版《朝声称核弹数量“百枚以上”》的报道)。虽然这可能是吹牛撒谎的信息欺骗战伎俩,不足为信,但朝鲜拥有如此庞大的常规军事力量和可观的核生化导弹武器,是伊拉克所无法相比的,也美国大为不安的。

  再者,朝鲜没有侵略过邻国,停战后也没有发动过战争和使用过核生化武器。朝鲜认为,自己像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一样,拥有包括核生化武器在内的一切武器用于自卫,是自己国家应有的权利,别国无权过问和干涉。它不时地宣布自己研制的进展和试验这些武器的情况,这与已经有过并已使用过却再三声称自己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不很好接受联合国和IAEA核查的伊拉克形成鲜明对比。朝鲜这种明目张胆、咄咄逼人的做法也使美国感到巨大压力。

  第三、朝鲜有可怕的核生化导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有庞大强大的常规军事力量,更重要的是它采取了如下的军事部署和作战方式:

  以突然袭击、快速进攻、在美军增援部队到达前达成有利态势为指导方针,按此方针,朝方作出了如下军力部署:把70% 即近80万人的现役部队、8000门火炮和2000辆坦克部署在离非军事区不到100英里的地方,使其具备在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下不需要预先进行部署和机动,就能向南韩发起突然袭击的能力。

  如果美国先发制人地空袭朝鲜核设施,以及美韩军向非军事区以北的朝鲜进攻而爆发战争,朝鲜一方面可以立即用导弹和火炮袭击汉城等各城市和韩核电站等设施,以报复美国的战略空袭。还可以用射程达1600公里以上的“大浦洞- 1”导弹打击驻日美军基地,迫使日本反对美对朝进行大规模战略空袭;另一方面,朝军将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在常规兵力上的优势和韩国在地理方面平原多、纵深浅(仅300- 500公里)汉城近(距离非军事区仅42- 60公里)的弱点,使用“人海战术”,倾力南下,采取前方正面突进与特种兵从后方渗透相结合的战法。其机械化步兵和坦克部队力争实现快速突破,迅速占领汉城并向韩国腹地纵深推进(为达此目的,朝军已在平均宽度为4公里的非军事区挖掘了穿越该区的20条地下通道,可将大量兵力秘密地直接输送到韩国境内。现在韩军方已发现证实的有4条)。两个炮兵军以坚固坑道阵地为依托,对韩国实施高强度的连续火力打击。除了正面进攻和渗透外,朝军还可以在海空军支持下派特种部队向韩国后方渗透,展开破坏指挥、通讯设施,切断兵站线,打击机场、港口设施等,使韩国前后方全面战场化。(见2003年第3期《世界知识》杂志师小芹的文章《朝鲜半岛:美军怕什么?》)。

  三、金正日的多边核“人质”绝招

  由此可以看到,金正日手中握有核武和常武两张王牌,彼此形成一种互为支撑的双保险关系。如果美国采用“外科手术”式打击,空袭朝鲜核设施,摧毁其核武力量,聚集在非军事区附近的庞大朝军在强大火力支援下即就越过或从地道穿过该区,像潮水般向韩境猛扑过去,直捣汉城,急速南进,一举占领韩全境。这种排山倒海的壮观场面就如一位在韩国参加一次国际军事交流活动的美国军官所说的:“你看看那帮家伙有多少人,多少坦克,一旦拥过来怎么得了”;如果美韩实施如这次伊拉克战争那种“斩首行动”和“震慑行动”的战争,既炸朝的首脑、首都和各个城市,又出动大军向朝鲜国土大举进攻,朝鲜在美韩刚刚打响第一枪的瞬间,就立刻用导弹核武器袭击韩国、日本,甚至冲绳的美军基地,打得韩日和美军基地一片火海,大片核污染。与此同时,朝鲜大军顽强抵抗入侵美韩军,并打过非军事区向南疾进。在此抵抗、反击和进攻中,朝方必会大规模使用生化武器大量毒杀美韩军。

  也就是只要美韩对朝鲜一动,朝鲜就会毫不留情地马上对韩日美进行双管齐下的核反击和常规军事进攻。由于韩国首都汉城近在咫尺,很容易将它炸平和攻占。

  不难看出,朝鲜所采取的是一种“人质战术”,韩国、日本和美国都是它手中的“人质”。朝鲜就好像身上捆着烈性炸药的人体炸弹者,紧挨着韩日美,一只手捏着导火线,另一只手握着锋利匕首贴近地对准韩的心脏汉城和韩国全境,以此武器威胁下向美韩日索要这个那个。如果美韩日害怕而不敢动,或“投鼠忌器”不敢打,就乖乖拿财物来;如果不给,要对朝动手,朝就或者拿匕首直捅其心脏,或者干脆既捅刀子又拉响导火线引爆炸弹,核武常武一起用,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朝鲜的这种自杀性国家核恐怖者行为,是美韩日所最恐惧的。

  但是,使美国更加害怕的是,据最近网上媒体猜测,现在金正日可能只有1、2枚核武器,但是如果朝核问题拖延下去,得不到解决,时间一长,朝鲜将会加速制造出更多、威力更大的核武器,也会研制出能够打到美国本土的多弹头远程洲际导弹,更会进行核武器、核材料和核技术的转移扩散。而这又会使金正日对美韩日提出更高的要价,更苛刻的条件。如果美国拒绝不给,或者给少了,不合朝意,朝很可能会强求中俄给予援助而对美国施压;如果中俄不肯帮忙,反而也同美国一样要它取消核计划,销毁核设施,实行半岛无核化,它也就很可能会挑拨离间中俄美关系,甚至可能会与美国达成私下交易,逼迫中俄对它作出更大的让步从中渔利。如果有哪个国家曾暗中向朝提供过核武技术,以利用朝对付自己的对手,这反而会被朝鲜大加利用,对两边进行挑拨和要挟。而这种“对敲”的结果,必会使各个相关国家卷入其中,不能自拔,导致“崩盘”。

  朝鲜手持武器如此游刃有余地穿梭在美、中、俄、日、韩这些大国富国矛盾之中,抓其弱点,充分利用,不仅使美日韩没有更好的办法加以对付而更加恐惧和无奈,也会使中俄处于一种非常尴尬为难的境地而束手无策,因为实际上中俄也是金正日手里的“人质”。

  这就是使美、日、韩、中、俄等国和任何国家都难以对付的金正日的多边核“人质”绝招。

  然而更严重的是,如果金正日的这种以核“人质”为武器对大国富国施压敲诈成功,大获其利,这个先例一开,必会引起类似国家纷纷仿效,造成核武大扩散,国家核恐怖主义大泛滥,人类将会遭受更大的核灾难。

  四、解决朝核危机的四种方案

  对于如何迫使金正日放弃核武开发计划而解决朝核危机的难题,据2003年5月9日的《环球时报》报道,各国媒体和评论界都在纷纷议论,美国对朝鲜核挑战可能有四种对付方案,即“外海封锁”、“外交谈判”、“外科手术”和“斩首行动”。

  “外海封锁”方案的内容是,封锁朝鲜输出核原料,从经济禁运到禁止朝鲜舰船在公海航行,集中力量防止其出口核材料和核技术。对此方案存在疑虑的是,美国至今未能确定朝鲜有多少浓缩铀工厂,它们在何处,是否在运行等,都并不很清楚。即使有最先进的情报设备,也很难查到运送钚和浓缩铀的小容器,因此这种海上封锁很难做到;

  “外交谈判”方案,即继续同朝鲜会谈,也与中、日、韩等国沟通磋商,劝说朝鲜放弃核计划。但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提出,如果朝鲜坚持不放弃核计划,此谈判方案就将失效无用,迫使美国就可能会考虑战争的可能;

  “外科手术”方案,也就是采取“外科手术”式军事打击,对朝鲜核设施进行精确轰炸,将其一举摘除。但对此方案担心的是,美军必须要靠第一波打击就全部摧毁朝的核力量,如此一来很可能会造成核泄漏,给朝鲜半岛带来核灾难。而且因为朝鲜的核设施深藏地下,难以搞清,所以很难全部摧毁。一旦有“漏网之鱼”,就会引发朝鲜核反击,使半岛陷入火海之中,因此此方案实施的难度很大,后果严重;

  “斩首行动”方案,和伊拉克战争时消灭萨达姆及其他要员的军事行动一样,找准金正日和其他高级官员的住处将他们炸死,或在不断精确轰炸中使他们失去指挥能力。美国人认为,朝鲜的核威胁比萨达姆的生化武器大得多,也超过了叙利亚和伊朗,因此对此“倒金”斩首行动津津乐道,不时提出来探讨对朝鲜实施类似行动的可能性。

  对朝鲜究竟采取哪一种方案,目前美国政府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应对计划和对朝政策。有专家认为,如果这样消极等待下去,有可能使美国陷入危险境地。布什政府内部的意见也不统一,“鸽派”倾向的国务院侧重于谈判解决问题,保守派的一些人士甚至提出,干脆从韩国撤出美军,让朝鲜对美国无牌可打;“鹰派”的五角大楼则认为谈判反而会增加风险,会使朝鲜更强硬,要价更高。对朝军事行动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出现,美国应该早日采取行动,进一步孤立朝鲜,迫使它放弃核计划。也有专家表示,布什早就在做准备了,不会给朝鲜以讨价还价的余地。

  五、“一枪击毙”的第五种方案

  但是实际上,如果朝鲜金正日执意要违约发展核武器而不愿放弃核计划,不愿意使朝鲜半岛实现无核化,美国和有关国家要想在各国无损无害的情况下彻底解决朝鲜这种极其危险有害的核挑战国家恐怖行为,以上所提出的“外海封锁”、“外交谈判”、“外科手术”和“斩首行动”等四种方案,都是不能奏效而无法予以实施的,如果真的做起来甚至可能只会带来更大的危机和灾难。

  其实,对于美国来说,对付朝鲜核挑战除了以上四种方案外,还有一种它最想实施、也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即第五种方案,这就是先发制人地对朝鲜实施局部目标小当量有限战术核打击,将其“一枪击毙”。该方案的具体内容是:

  出其不意地对金正日和其他朝鲜高级官员的住处、指挥中心以及侦察到准确位置的核设施进行定点精确轰炸,将其“斩首”摧毁;与此同时,使用威力巨大的各种炸弹导弹和小当量核弹,对集结在非军事区以北的朝鲜主力军群和重型武器装备设施进行猛烈空袭,在该局部范围实施先发制人的小当量有限战术核打击。以此将朝集团军群及其指挥系统在倾刻间一举打成瘫痪,不能动弹,失去可以进行反击和向南进攻的作战能力而无任何还手的余地,从而使朝鲜的核武常武双面刃、双保险倾刻瓦解摧毁,轰然崩塌倒地而亡。这就是所谓的“一枪击毙”。

  由于此次局部目标小当量有限战术核打击是二战后首次进行的核战争,因此其更巨大的威力和震慑,是对意想不到、甚至以为美国绝对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核战争的朝鲜人在心理上的重击和摧毁,使朝鲜领导层和军民因感到绝对无力对抗而极度恐慌混乱,失去抵抗意志和对抗能力,并加剧要求民主和人权的民众与失策招来核战争灾祸的金正日专制政权之间的矛盾。

  因此,比较起来,在所有的对朝方案中,对美韩日来说,甚至对中俄和世界来说,这个先发制人对朝鲜实施局部目标小当量有限战术核打击的“一枪击毙”方案,由于能够一举除去多边核“人质”国家恐怖主义的威胁和危害,它是最行之有效的,也是损失最小的。而以强硬著称的布什总统、切尼副总统(曾是小布什总统之父、发动第一次打伊战争的老布什总统的国防部长)和以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为首的美国军方“鹰派”,目前正在着重秘密研究的,可能就是这个能够对付金正日核挑战绝招的“一枪击毙”核奇袭高招。

  六、不要步尘萨达姆

  在这里,需要对金正日等朝鲜领导人提醒的是,千万不要以为美国不敢打、不会打这样的小当量战术核战争。要知道,如果朝鲜不放弃违约发展的核计划,不停止核转移、核扩散,不同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拒绝联合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小组按照国际法对朝鲜的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行全面彻底的核查,并在其监督下销毁核设施、核武器,解除大规模杀伤性武装力量,反而准备与美国和国际社会进行要价很高的讨价还价,或者硬顶下去,甚至准备像萨达姆同美国对抗到底那样,鱼死网破地去同美韩日大打一仗(据报道,金正日正在吸取伊拉克在战争中失败的教训,认为主要是伊军军官指挥不力、怕死惧战、临阵逃跑投降造成的,所以开始对朝军的各级指挥官进行大规模严厉整肃,准备强令朝鲜军民同美国决一死战)。那么实力超强、在反恐和民主人权上深得人心,又敢为人先的美国,是敢打、会打、善打这场局部目标小当量有限战术核战争的,并且也一定会像这次打伊战争那样可以速战速决地打胜大赢的。而国际社会,尤其与美国反朝核立场一致,同时也是朝鲜的“人质”的中、俄、日、韩四国,以及世界各国,尽管会掀起反对美国发动核战争的巨大浪潮而举行大规模反核战游行抗议示威,但在实际上也是极难加以阻止的。而且中国不可能再会派出志愿军抗美援朝去救搞核恐怖要挟,并且对中国并不友好的金正日政权;俄罗斯也不可能去对不听劝告的朝鲜进行核保护而对美国实施战略核攻击;由联合国出面对朝鲜进行核核查并制止其核武计划的“绿色通道”很可能会开通。对此,金正日绝对不要过高估计自己核“人质”武器的威力,如果美国真的为除核恐怖威胁而决心以核制核打朝鲜,根本没有核武实力又失道寡助、不得人心的朝鲜核恐怖者必会是不堪一击的。

  美国在二战结束的前夜对日本扔过两颗原子弹,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进行的核战争。在二战结束后的近60年时间里,美国什么样的常规战争都打过,什么样的新式常规武器都用过,唯独没有再打过核战争,再用过核武器。它一直想打一打这样的小型核战争,以完成它对所有形式的战争实验和除战略核武器以外所有武器的实战试验检验,只是苦于一直没有这样的条件和机会。如果金正日不信这个邪,认为美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打核战争,非要拿几枚小核弹违规去同这只核大老虎硬碰硬顶,以为用此核要挟就能对美国等国敲上一笔。这种不自量力之举正好给美国授以口实,也正可以成全美国的核战心愿(朝鲜半岛也正可以做这种污染很小的小型核战争试验)。金正日政权必会像萨达姆政权非要同美国和联合国对着干一样,只可能步其后尘,重蹈其一败涂地的覆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得个玩火烧身,丢权丧国,甚至还可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2003年5月12日)

电子信箱:jiapin_1@sina.com

个人主页:http://kk8259.vipip.net/ 或 kk8259.39ok.com

  作者:吕加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对朝鲜的第五种方案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0年04月04日 星期日 @ 14:07:49

    1

    还有一种方案:放着不管,反正被绑架的不是美国,美国兵可以离开韩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