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朝鲜半岛统一前景和朝鲜民族主义的未来

  朝鲜半岛地处东北亚各国的中心,是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的支轴。它周边的三个国家中国、俄国和日本呈三角对立的地缘政治态势。就地缘政治的理想格局来说,朝鲜最适合充当一个中立国,在中、俄、日三个大国之间发挥缓冲和平衡的作用。但是朝鲜半岛目前因为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不同被人为地分割为两个部分,其中南部被当今东北亚以外的霸权国家——美国占领控制。美国在朝鲜半岛南部(以及日本列岛)的驻军使得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使得大国力量对比的因素失衡。改变了东北亚地区理想与单纯的地缘政治局面,导致了复杂的外交变数。因此,美国的霸权的存在是朝鲜半岛局势以及东北亚大国博弈格局中的关键。围绕着东北亚六个国家捍卫或者消解美国霸权的斗争,民族主义将是其中最为活跃和革命的因素。而朝鲜民族主义就是其中的一种。

  朝鲜半岛的统一前景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和情感的支撑。韩国的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为在有一定自由限度的普通国家体制下的公共政治的民族主义运动与自发的民族主义情感。这种感情的客观存在,既体现在韩国民众对国家领导人的选择过程中,也体现在朝鲜在韩国民众中依然赢得了相当的尊重和好感。朝鲜毕竟是掌握在朝鲜人的手中,不管它的经济与社会制度存在着什么问题,它毕竟捍卫了统一的理念和维护了独立的姿态。朝鲜民族的民族主义的目标归根结底在于求得国家统一,维护民族独立。在这方面,朝鲜表面上比韩国有着更强烈的愿望和更鲜明的表现,这是朝鲜特殊体制存在的重要合法性。在上个世纪,朝鲜在依靠中苏两国意识形态和经济双重支持的同时,也尽力维持了独立自主的表象。在去意识形态化的今天,统一与独立几乎成了朝鲜现政权唯一的合法性。与韩国不同,朝鲜的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为严密控制的近代国家主义政权形式。

  虽然有着同属一个民族,都以统一为最高国家目标。但是朝鲜与韩国的关系还是完全具备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要素,促进势力均衡的因素照样在起作用。如果韩国马上从美国的军事占领下解放出来,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中等强大的发达国家。这也是朝鲜保持独特的军事体制以及开发核武器,以平衡韩国的经济实力的原因之一。朝鲜与韩国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很像当代法国与德国的关系,也类似与十九世纪德国统一前普鲁士与奥地利之间的关系。从利害关系的角度出发,朝鲜领导人未必希望美国彻底离开朝鲜半岛南部。相反,美国的最高利益是无论局势如何变化都要维持在朝鲜半岛的驻军,未必会无条件支持以韩国主导来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

  朝鲜半岛的两个政权基本上是势均力敌,朝鲜统一问题的解决一定将来自外部力量的干预。从利害关系和权力结构的角度来分析,无论视朝鲜还是韩国主导统一半岛,就阻力来说,日本最大,美国与中国其次,俄国最小。如果是助力的话,那么上述顺序就应该倒转过来。美国与中国均看不出有主动和无条件改变现存格局的意图,因为它们是现存格局的策划者和既得利益者。而作为美国霸权的挑战者,俄国的外交政策有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至于日本,处于一个暧昧的外交权力结构中,它的外交目标谋求的是自身的解放,维持对韩国的传统优势以及应对中国的崛起,绝不可能在自身地位可能削弱的情况下赞同朝鲜半岛的统一。

  美国的最高战略目标就是在朝鲜半岛存在下去而不管是朝鲜半岛分裂还是统一,美国对当年朝鲜内战的干涉以及长期在朝鲜半岛的驻军是由美国的国家利益决定的。如果朝鲜领导人曾经公开声称希望美国留在朝鲜半岛,即便是统一以后也可以。那完全是空头人情,毫无意义。美国是否在朝鲜半岛驻军,不由朝鲜领导人决定,不会根据朝鲜领导人的喜怒哀乐而变化。美国在朝鲜半岛驻军,是出于美国的东北亚战略的全盘规划,是为了防止中、日、俄三国联合起来在东北亚地区排除美国的存在。美国当年在日本、台湾岛和朝鲜半岛南部同时驻军,是东北亚大棋局上互相呼应和牵制的三枚棋子。为的是防止日本、朝鲜和中国走上彻底的民族主义外交政策的道路以及苏联(俄国)在其中浑水摸鱼,乱中取利。

  “轻举妄动对于政治家而言是个所费不赀的嗜好。”美国不会轻举妄动,自乱阵脚,随意打破朝鲜半岛的战略平衡。也许朝鲜半岛在美韩主导下统一将简化目前复杂的政治格局,扩展美国的战略边疆。但是从历史纪录来看,美国外交看重的是本国的战略行动自由和以小搏大的政治经济操纵能力,并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在没有得到美国在朝鲜半岛永久存在的有效保障之前,美国不会采取实质性行动来追求朝鲜半岛的统一。

  日本列岛与朝鲜半岛在面积和人口上基本处于同一个数量级。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日本当年如果不是占领中国的台湾以及强行合并朝鲜,是不可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因此从力量对比和利害关系的角度来看,日本最为关注朝鲜统一问题。中国东北地区虽然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非常重要,但毕竟只是中国的几个经济与军事大区之一。俄国的远东地区仅仅在军事意义上有重要地位,在经济上则很不重要。中俄两国在地缘政治上面对朝鲜统一都不像日本那样没有任何回旋和缓冲的余地。

  日本的根本利益在于维持日本比韩国远远强大的格局,另一方面,也希望促进日韩联合的体制,加强自身的战略地位。如果朝鲜半岛局势发生变动,那么日本的根本利益在于促进日本与统一的朝鲜进行类似法德两国联合,以改善面对美国、欧盟以及中国所处的弱势和孤立地位。因此对于朝鲜的统一,最大的干扰一定会来自日本。统一后的朝鲜将于日本处于同一个数量级的国家,如果不能在某种程度上形成日韩合作的模式,日本在东北亚的地位将有被边缘化的危险。这将深刻影响日本在东北亚大国博弈中的战略地位,进而影响日本在日美双边关系中的地位以及日本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的地位。日本之所以搁置一切争议与朝鲜积极展开建交谈判,就是为了防止朝鲜的统一在韩国的主导下完成。日本希望以强大的经济实力防止朝鲜在经济上、政治上和军事上的突然崩溃。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不顾国内外的一切阻力突然访问朝鲜,此举与法国总统密特朗在两德统一前夕突然造访民主德国有异曲同工之妙。

  自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韩国在美国的长期占领和控制下,参与了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实现了经济腾飞。韩国不可能改变目前的这种经济上和军事上的依附地位,那么它在朝鲜半岛局势中所能够起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韩国的手段在于以柔克刚,依附美国,积极参与东北亚经济圈,希望以经济上的共同利益减少统一的阻力。韩国在美日韩三角同盟中占据着最弱势的地位,韩国的外交政策在美国的压制、日本的怀疑、本国民意的煽动、经济利益的驱使以及历史文化传统的限制下显得比较脆弱混乱,缺乏连续性与自主性。韩国要改变这种弱势地位以及在追求朝鲜半岛的统一的过程中不被弱化甚至牺牲,其最大的助力只有中国。

  就中国外交的风格来说,僵硬老化的意识形态术语,温情脉脉的人际关系外交,急功近利的经济发展战略,奇怪地混合在一起。这种状况想必也是被很多国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如同意大利的战略家加富尔在拿破仑三世特立独行和自相矛盾的外交政策中看到了亚平宁半岛统一的希望一样。韩国政治家想必也在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中,看到了朝鲜半岛统一的希望,因此韩国才会有突破意识形态的障碍与中国建交的外交大转变。

  站在朝鲜以及韩国的角度上来分析,中国目前面临着意识形态、内部改革、外交战略与经济利益方面的脱节,因此是极有可能与韩国以及美国达成以下妥协与默契——中国同意美韩主导统一朝鲜半岛换取美国承认中国统一台湾,中国同意美国继续留在朝鲜半岛或者朝鲜半岛南部的同时,承诺不在台湾驻军,放弃在军事上对美国进行挑战与遏制的政策。根据中国在越南战争中的历史纪录以及目前中国的政治、经济与军事发展趋势来说,这种外交策略是极有可能的,这是朝鲜领导人最大的梦魇。

  从大国外交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根本利益在于维持朝鲜半岛的现存格局,保卫中国的战略边疆不被外国军事实力控制。以在比较稳定的周边局势中谋求中国尽早收复台湾。因此中国要避免朝鲜走极端化的道路,将中国不情不愿地拖入一场大战中。因此中国应该以加速中朝经济融合以及捍卫事实上的中朝军事同盟为手段达到逐步取消朝鲜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制止朝鲜挑起危机同时也制止其他国家对朝鲜的任何侵犯的可能,这是中国唯一现实与明智的选择。盟友是由地缘政治格局的外交权力结构决定的,不是可以任意选择的。朝鲜领导人知道这一点,因此就肆无忌惮和明目张胆地忽视中国的利益和蔑视中国的威望,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别无选择,只能按照地缘政治和均势外交的原则继续支持朝鲜。

  在东北亚各大国中,俄国的处境比较超脱,与朝鲜半岛格局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它的战略重心在欧洲。两个稳定方向在中亚和西亚。在远东地区,俄国是可进可退,进退自如。俄国本身的实力与相对超脱的利害关系也是朝鲜半岛统一的最大外部助力,因此俄国是最有可能制造、操纵和利用朝鲜半岛的混乱局势从中渔利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就证明了这一点。俄朝接近以及日俄接近,说明了俄国并不打算放弃在这方面的努力。因此朝鲜大幅度地摆脱中国的控制和影响并且在中俄之间玩弄平衡术,利用中俄之间的猜忌和竞争为本国的国家利益服务;或者俄国逐渐加大对朝鲜外交的操纵能力,以此来对中国外交、中美关系以及东北亚大国博弈格局施加关键性的影响,这种局面是极有可能出现的。

  朝鲜现政权的根本利益是在于独立,游离于于各大国之间,以保持最大限度的行动自由。为此朝鲜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无视国际规则与内部问题。在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联盟的有效性大大减弱以及随之而来的特殊经济贸易格局的结束,朝鲜半岛北部政权的行为变得更加狂躁,其根源在于极度的不安全感和孤立感。朝鲜面临的外交困境在于要么获得绝对的胜利,要么遭受彻底的失败,没有中间路线的选择。大国之间的谅解、周边局势的缓和以及朝鲜与外界的妥协与合作即是朝鲜体制崩溃的开始,这是由于其特殊的政治、军事与社会体制造成的。“在永恒的斗争中成长,在永恒的和平中毁灭。”这是朝鲜生存之道的真实写照。

  朝鲜目前的外交策略是尽量争取生存空间和经济援助,在保持与中国关系的同时,积极发展与俄国、日本和欧盟各国的关系。朝鲜领导人在朝核危机中宣称只与美国谈判,而拒绝其他国家斡旋以及在早些时候宣称即便南北和解后也希望美国继续留在朝鲜半岛。其真实的意图就是打算以政治上的妥协换取经济上的好处,放弃强硬的反美态度和武力统一的立场,承认美国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主导地位。朝鲜在实质上力图维持朝鲜半岛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并且维护朝鲜特殊国家体制的同时,与美国建立特殊外交关系,作为美国的马前卒,以中国作为牺牲对象。这种模式对于美国来说并不陌生,也并不是没有效仿的可能。这种表态也是对中国施加压力,要求获得来自中国的更大的支持。这样朝鲜就能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利用中美之间的冲突为本国的国家利益服务。尤其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也将效法他的父亲金日成,极力避免噩梦成真——中美之间达成妥协将朝鲜问题与台湾问题对等解决即中国默认韩国在美国的支持下吞并朝鲜,而美国默认中国统一台湾。因此朝鲜将尽可能地利用中国地缘政治处境上的最大困境以及影响中美关系的最大因素——台湾问题来防止本国成为牺牲品。

  朝鲜将积极与日本建立直接联系或者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利用日本的实力与恐惧,以压制韩国主导半岛统一进程的欲望。朝鲜将与俄国建立有效的战略关系,以在疏远中国的空隙中,获得另外的保障,并且利用中俄美大三角关系的复杂互动关系保持自身的独立与安全。朝鲜也将积极发展与欧盟各国的关系,以获得经济援助的另一个渠道和牵制美国单边主义霸权行动的手段。面对朝鲜的叫卖,在各大国中,出价最高的一方将获得最大的利益。朝鲜就是当代的普鲁士,其特殊的国家体制能够确保任何外界的物质和精神的影响都难以对朝鲜现政权进行有效地渗透、影响更不要说颠覆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是彻底的现实主义者,唯意志论者就是唯权术论者,因此朝鲜领导人反而在外交策略上有着最大的灵活性和主动性。

  从利害关系以及权力结构的角度分析以及根据目前的局势推测,未来极有可能的外交组合是——俄国、朝鲜与日本将组成无条件维护朝鲜独立的非正式联盟;中国、韩国与美国将组成有条件赞成朝鲜半岛统一的非正式联盟,两组六个国家将组成复杂的互动关系。其中作为上述六国中地缘政治环境最为复杂的国家,中国所处的地位最为微妙。在朝鲜半岛以及东北亚战略格局的平衡被打破后,中国将承受最大的压力。因此中国需要复杂的平衡术才能够在东北亚国际政治斗争中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的国家利益。

  “性格即是命运,地理决定外交。”是以朝鲜式铁与血斗争的手段来维护本国的独立进而完成朝鲜半岛的统一,还是以韩国式的经济依附与融合为手段作为生存之道,进而完成鲜半岛的统一,这是未来朝鲜半岛外交斗争的焦点。借鉴历史经验,朝鲜半岛上的两个政权只有在自觉自愿遵守地缘政治的基本法则和自觉维护周边各大国的利益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获得比较大的助力来比较顺利地完成朝鲜半岛的统一大业。

  写于2003年4月10日

  本文首发于传统媒体《澳亚周刊》,有删改,互联网上转载请保留此条目,用于传统媒体出版请与作者和该杂志联系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朝鲜半岛统一前景和朝鲜民族主义的未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叶欢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2:23:34

    1

    坚决反对朝鲜半岛的统一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