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我们为什么被屠杀

  伏案三个多月,终于写完了《恸问苍冥——日军侵华暴行备忘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面对40多万字的书稿,我的心里没有丝毫轻松之感。这是一个太沉重的题目,这是一段太沉重的历史。虽然抗日战争胜利了,但是,负载着这一胜利的是我们民族的两千万生命和几亿人的血和泪,我们为这一胜利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巨大太悲惨。

  杀人者的疯狂和放纵与被杀者的……

  从1937年9 月9 日到10月14日的三十几天中,日军在山西连续屠城,其中一次屠殺和平居民千人以上的大惨案就有:阳高1400人、天镇2100人、灵丘1000人、朔县3800人、宁武4800人、崞县1300人,南怀化1200人、雁门关2000人;与此同时,河北也血流成河:保定2500人、固安1500人、正定1506人、梅花镇1547人、成安5300人;而宁、沪、杭地区更被日本人浸入了血海;上海民众死难数万人、常熟被杀1500人、无锡数千人、江阴1000人、杭州4000人,南京大屠殺则高达35万人……

  今天重新面对那段灾难的历史,我从民族、文化、哲学、宗教、伦理、人性、行为模式等各个角度深入,试图破译为什么侵略战争中的日本人格外野蛮和残忍这样一个题目。

  而与杀人者的疯狂和放纵相对应的,则是我们一些同胞的麻木和任人宰割。

  1943年5 月,3000名日军在湖南厂窖3 天中屠殺了32000 多名中国人,包括数千名中国溃兵。其中一个班的十一二个日本兵,在一天(不到9 个小时)的抢掠过程中,就枪杀和刺死了140 多名中国人,还强奸了20多名妇女。

  南京大屠殺中的一位幸存者回忆:3000多名中国人被赶进一间大货房,只有3 个日本人看管,大门开着,又都没有捆绑,可是谁也不敢动,最后全部被杀害,只他一人逃生。

  迟浩田将军感慨,抗战时在他家乡的那个县,七八个日本兵,打着一面太阳旗、扛着一挺机枪和四五条步枪,就“扫荡”了全县,赶着几万人到处“跑反”。

  我们面对的已不仅仅是历史,而且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心灵。我们为什么被屠殺?我们一些人为什么会比绵羊还要驯服地任人宰割?

  抗日战争的态势的确是敌强我弱。但日军的一个第五师团(即其辎重部队在平型关被八路军痛歼的板垣师团)在侵华战争中就打了中国的70余个师(或被击溃,或被全歼)。这也实在太不成比例。日本人的强悍和凶残与中国人的软弱和涣散,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在明代,一股仅有六七十人的倭寇,登陆后深入中国腹地,横穿浙江,西入安徽,再北犯明朝陪都南京,又越无锡奔苏州,虽然最后在太湖附近被歼,但其征战三省二十几个县,杀掠数千里,如入无人之境,杀死打伤达四五千人;而仅在南京一地,中国就有驻军12万。

  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以来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它荡涤了中国人民族性中许多卑怯和懦弱的东西,极大地唤醒和振奋了我们的民族精神。但是我们如果不只是沉浸在胜利感里面,而经常从民族悲剧的角度去反思那场战争,那么我们本来应该得到的东西就会多得多。

  民族的不死和不灭之魂

  在写作中我接触了大量史料,其中有段记录,实在令我感到震撼。那是日军伍长三神写于抚顺战俘管理所的一篇笔供,详细记述了1942年他们在山西本部扫荡时杀害一位中国农民的经过。

  一对30来岁的农民夫妇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地里耕作,一群日本兵上来抢走了牛,打伤了妻子和孩子,并把丈夫抓走拷打和审讯。最后,又要用这名中国农民作刺杀的活靶。被押着走的农民,从衣服里掏出“良民证”,在众人面前撕碎,扔在地上,纸片随风飞舞,散乱一地。在大枣树前,农民站住,回头说:“我不怕被杀死,最后让我抽袋烟吧。”

  闷热的盛夏。二十几把刺刀从四面八方进逼着。那农民把拷打时被撕破了的衬衫前襟掩好,抚摸着被打伤的胳膊和腰,坐在枣树根上,慢慢地从腰里取出烟管。烟管立即被打断了,他一声不响地凝视着烟管,瞪着周围的士兵。

  农民解开烟袋带子,把烟管插进烟袋,停下手来,用握着袋子的拳头,擦拭了一下粘粘糊糊带血的嘴唇,突然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士兵们都吓了一跳,视线一齐投向粘在石头上的血块。农民取出打火石,咔嚓咔嚓慢慢敲着,似乎包围着他的日本兵完全不存在。他使劲地吸着烟,把烟安静地吐出来,又香香地吸着。脸在太阳下晒着,渗出的汗慢慢侵入伤口,他也不擦,只是眺望着天空,盯着喷出的烟雾,他的脸上,竟然浮现出微微的笑容。

  “混蛋,快吸呀!”三神突然喊着扑向农民,用军靴踢他的肩头。但是受到反弹,三神自己却摔倒了。士兵围着教官,哄然大笑。

  农民仍旧吧嗒吧嗒抽着烟,吞吐着烟雾。他把烟袋锅儿,用满是茧子的手掌磕去烟灰,粗壮的大拇指灵巧地一转,压上下一袋烟,大口吸吐着。他盯着自己的手掌,张开握上,又张开握上,忽然,他的手不动了。这时,从他的眼里掉下泪来。接着,陆续不断地掉着,渗入干透的黑土里。

  分队长猛扑过来,抢下农民的烟管,摔到地上。教官大喊:“笨蛋,快把他的眼睛蒙上!”4 个人把的两手捆住,绑在枣树上,又撕破沾血的汗衫,想蒙上他的眼。他晃动着头,把布条甩在一旁,眼睛注视着士兵们,用轻蔑的声调说:“不怕,鬼子,一定报仇!”

  “杀!”教官拔出军刀,在空中挥舞,命令道。

  “啊!”三神拼命刺去。但是,刺刀只扎进肩头大约两寸。鲜血流了出来,农民的肩头开始痉挛。三神想挽回失败,可是,飞出的刺刀又扎在左肩上。

  “笨蛋,刺胸口!”分队长喊着。农民仍然紧闭着嘴,眼睛瞪着士兵,又转看伤口。三神哭丧着脸,第三次刺杀,刺在左侧肚子上,刺刀和军服上都溅上了血沫。

  “注意,刺!”教官高喊着。

  又一个日本兵跑过来刺杀,刺刀扎进喉咙,扎进枣树,断离了枪身。在这瞬间,满身是血的农民,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嘴上,像从丹田发出的怒叫一声:“鬼子!”突然断气……

  可惜我们不知道这位鲁西农民的姓名。我们只知道,他是一个中国人。在那场民族浩劫中,千千万万被屠殺的人们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姓名。他们都是中国人。几千万中国人倒在血泊之中。民族的血海上蒸腾起一种精神,那就是中华民族之魂。

  在杀人者的笔下,我们这位普通而又伟大的农民兄弟的形象呼之欲出,处处体现出了中国人所特有的朴实中的精神深度。这位不知名的中国农民的身上所体现的中国人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不死和不灭之魂。

  因为这种精神,所以日本人不可能杀尽中国人。因为这种精神,所以日本永远也不可能征服中国。

  我不想煽动仇恨。仇恨于我们的民族已经没有意义,过于强烈的复仇情绪只会腐蚀我们的心灵。但是,我们没有权利忘记历史。

  作者:金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我们为什么被屠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