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醉:人体模特儿与裸体艺术

  这是一个世纪话题了。在本世纪初,掀起过一阵风波。十多年前,又聚成一个文化焦点,轰动一时。今天虽然不会再出现什么波澜,但它的深刻变化又引人注目。

  谈中国的人体模特儿,自然要从刘海粟谈起,他是最早引进这种艺术实践方式的教育家。1912年,刘海粟在上海创办了美专,并于1914年 3月开始在课堂上使用人体模特儿写生。那时模特儿很难找,别说女的,就是男的也找不到。让礼教极重的中国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褫体横陈,除了羞耻之外还视之为侮辱。甚至更有迷信者,认为被人画去会减少精神、损伤元气……最先找到一位十五岁的男孩,名叫和尚,这是中国美术史上第一个人体模特儿。但学生不能只画这个小孩,不得已只好提高待遇多方招致。应征二十余人,起初无不勇气百信,但一入画室都咋舌而奔。最后一个,刘海粟与他讲好条件,若临阵逃跑,便要受罚,那人满口答应。但一入画室就喃喃自语:“我情愿受罚。后经再三说服,终于登上教台。这也算是中国第一个成人男人体模特儿了吧!而中国第一位女人体模特儿是一个白俄妇女,且至1920年才迟迟“诞生”。自此以后,雇用女模特儿也不足为奇了。如北京美专等学校、美术研究所等机构以及一些画家个人的练习和创作都有使用。

  至于风波,则是由1917年上海美专举办成绩展览中出现了裸体习作而骤然触发。刘海粟被斥为“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使用与禁用的斗争从此开始,断断续续达十余年。最为凶险的一次为1926年,大军阀“五省联帅”孙传芳也出面干预。先给刘海粟写信:“凡事当以适国性为本,不必徇人舍已,依样葫芦。东西各国达者,亦不必以保存衣冠礼教为非是……美亦多术矣,去此模特儿,人必不议贵校美术之不完善……”从常理而言,刘当立即顺水推舟下台阶,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据理力辩:“学制变更之事,非一局一隅;学术兴废之事,非由一人而定……”孙见“敬酒”不吃,恼羞成怒,就暗下通辑令了。现在说来轻松,当时是可能掉脑袋的。历经艰难曲折,斗争终以胜利告结。这除了刘海粟的顽强和雄辩之外,还得力于社会进步舆论的大力支持。这场风波的实质,仍属反封建斗争范畴。时值“五四”运动前后,新思潮、新观念勃兴,它是与之顺应的。人体模特儿与裸体艺术总算在中国站住了脚跟。

  然而,毕竟是在封建意识根深蒂固的环境,站住了脚跟也难逃其多舛之命运。新中国成立后,人体模特儿的运用被严格地控制在高校美术专业的基本功练习中。由于极左路线的影响,即便是再严肃的创作,裸体样式也是被禁止的。这实际上是从20年代倒退了。更有甚者,还经历了再度几乎被取缔之厄运。1964年 5月,在“千万不要忘记階級斗争”的“四清”运动初期,康生等人曾在一份《关于使用模特儿问题》的报告中批示:“这个问题现在必须解决它。用女模特儿是不是洋教条?可不可以废除?”“我意应坚决禁止,我决不相信要成为画家一定要画模特儿。”他们甚至还认为,“这种办法实际上是资产階級美术界玩弄女性的借口”。1964年 8月,文化部被迫据此精神发出了《关于废除美术部门使用模特儿的通知》。这对美术尤其油画、雕塑教学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于是中央美术学院闻立鹏等三位教师不得不为此上书党的最高领导。1965年 7月18日,毛泽东主席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模特儿,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到底是伟大领袖,洞察一切,高瞻远瞩!一槌定音,将一艺术学科解救于危亡之中。1965年11月11日,由中宣部转发有关文件正式解禁。

  岂料好景不长,1966年“文革”爆发,模特儿写生当然地被打入“封、资、修”行列。不但真人模特儿不画,连石膏像全都砸烂了。一些美术专业的师生被扣上“资产階級学院派”、“回潮”、“复辟”的大帽子受到批判。此期间,中宣部一副部长又以“使用模特儿问题”致函党中央、毛主席。1967年8月4日毛主席再次批示:“画画是科学,就画人体这问题说,应走徐悲鸿的素描道路,而不应走齐白石的道路。”然而,毛泽东的批示毕竟未正式发表,只是在私下传抄或小报引用,所以申辩者也“腰杆”不硬。不过在那个年代,即便是曾正式发表过亦无济于事。直到粉碎“四人帮”后,1978年12月15日再次转发1965年11月11日的文件才算拨乱反正。从20年代至此,已历经50余年了。模特儿问题再度提起,虽不似当年沸沸扬扬,只是以公文传达方式在极狭窄的专业人员范围内产生影响,算不上风波,但其险恶程度却比50年前大得多。倘使不是毛泽东英明,后果不堪设想!

  人体模特儿与裸体艺术真正得以合法存在,那是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社会环境、中国人的观念产生了根本的变化,也带来了裸体艺术的大发展。首先,北京、上海等一些大中城市有美术专业的高校开始了建国以来首次公开招聘模特儿。出人意料之外,报名者踊跃。这是70年前刘海粟他们创业伊始时无法想象的。仍以上海为例,1985年初,上海戏剧学院公开招聘人体模特儿时,不到半日, 500份报名表已全部发完。报考者中全民所有制职工占一半,年龄最小者为17岁,不少人还由丈夫陪着来。模特儿问题的解决,除有利于基本功训练以外,自然也为创作尝试提供了前提。这时候,在一些美术展览尤其是探索性展览中,也开始出现了裸体人物作品。虽然也有因某种原因被禁止的,也有经过一番争论而被确认的,但作为一种样式,已逐步进入社会。

  1988年,是中国裸体艺术发展最辉煌的一年。首先,拙著《裸体艺术论》年初与读者见面。该书发行20余万册,引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响。此后,又相继出版了《当代人体艺术》、《维纳斯面面观》、《人体美》等有关著作十余部,开拓了中国裸体艺术研究的新领域,也同时给中国百姓做了一次学术传播。年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油画人体艺术大展”。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全部是人体作品的画展,观众达20余万人次,再次轰动国内外。这又给中国百姓做了一次艺术普及。也就是在这次展览的过程中,又一次爆发了模特儿风波。一位模特儿在展厅画前被观众认出并遭恶语中伤,丈夫也因此而闹离婚。另一位模特儿,开幕当天晚上有意拉丈夫去看电影,以躲过电视新闻可能会出现自己裸体形象镜头的尴尬局面。没想到还是被公婆认出来了,家庭纠纷发生。于是,她们与主办单位交涉。理由是学院违反了为她们保密的承诺,并用她们的画像去展览赚钱,要求增加工资、给予经济赔偿等等。但遭拒绝。后来,就状告美术学院侵犯肖像权,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直到1998年才调解了结。与70年前的那场风波相比,反封建色彩已经大大减弱,由政治冲突进入到了经济矛盾的层次。人的自我意识增强了,价值观改变了,社会的伦理宽容度扩展了。这些都是时代进步的体现。

  改革开放十年,人的观念的确起了根本性的变化。尽管还难免偶有风波,甚至还出现过1986年南京艺术学院的模特儿陈素华回乡时,被不理解这项工作的村民舆论逼迫至疯的不幸事件,但从总体说来,国人对模特儿工作的态度要比以往理智和现实了。尽管大多从业者对自己的工作还讳莫如深,但也有人能走出这个阴影并以更宽广的胸怀去对其作文化的审视。如当年的模特儿金娥女士就曾发表过文章《美的追寻》来叙述她的从业过程和感受;王羽女士还出版过她模特儿生活的自传体小说《裸体美神》……而社会对裸体美术作品也一般都能宽容和接受了。

  欧洲裸体艺术的发展经历了美术、摄影、电影、舞台表演“四关”。以此为例,在中国,1988年美术“关”过了。1988年、1989年也曾试探性地发表过一些人体摄影作品甚至还出过画册,但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从外国画册中翻拍的。而1993年就不同了,大量人体摄影画册出版,而且其中有不少完全实现了“国产化”——中国摄影人拍中国模特儿的作品。摄影比绘画有着无可争辩的逼真性,中国的模特儿也终于跨越了这条鸿沟。人体摄影“关”过了。至于第三“关”影视,则于1995年以电影《红樱桃》得奖为标志,也顺利通过了。至此,再要谈裸体艺术,就得谈“裸体、裸体艺术及艺术中的裸体”这个更大的话题了,这也是本文开头所提及的所谓“深刻的变化”之所在。

  风风雨雨一个世纪过去,模特儿在中国也留下了一段不寻常的历史。作为一种特殊的劳动,他们突破了现存伦理观念的桎梏,为艺术事业作出了特殊的贡献,精神可嘉。对于社会,职业模特儿是一种需要,它本身就是一条正当的就业渠道。对个人,这也是一种谋生手段。时代变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将它提到“为艺术献身”那么悲壮,也更不应该对它采取歧视的态度。随着社会的进步,大家都待之以平常心态之时,他们才算真正地受到社会的理解与尊重。

原载[北京观察月刊]

  作者:陈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人体模特儿与裸体艺术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潺潺流水 说:,

    2006年07月16日 星期日 @ 14:41:30

    1

    画美女人体,安逸,还是艺术,是哪个想的点子啊?我们镇上的美女人体表演,我最喜欢看,真的很艺术呢!佩服那些为艺术献身的美女!但搞不懂怎么政府要打击啊?难道只许他们玩美女,不许百姓欣赏艺术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