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中日竞争与田忌赛马

  中国和日本的关系,恐怕是近现代国际关系史上很为独特的一页。日本在与外向型大国如美国和俄国竞争的过程中,在结局上没赚到过什么便宜。二战末期美国扔在广岛长崎的两颗原子弹,苏军在中国东北痛歼日本关东军,在潜意识中为日本留下恐惧阴影。美国后来还靠高科技与金融运作击败了日本的经济攻势。

  但日本在对中国的骚扰侵犯中,却一直是颇有斩获,没有吃过大亏。首先当然是因为中国是传统的内向自足型大国,精力少用来与外界竞争,心思也不太集中在去算计外来的对手。甚至今天,中国的对日政策与思潮仍在“世世代代友好”与“反日仇日”两个极端之间摇摆,情感压过了理性。

  再者,中方误认为只要自身小康就可遏制日本。而日本人一直是把中国作为一个战略目标加以瞄准和把握的,日本对中国的战略很有些类似著名的“田忌赛马”的故事,即善于以自己的优势出击对手的劣势。

  如果国家间的博弈力量也像“田忌赛马”时能将马匹按能力、质量和数量分成上中下三乘的话,日本很清楚自己在上乘精英层面不是中国的对手:即如果双方都拿出自己“最好的”,那么从火箭发射到奥运会比赛,日本都会处在中国的下风。

  但在中乘,比起中国方面,日本在国民整体的职业素养、团队精神和竞争意识上明显占有优势。更何况,国家力量的分布一般呈“橄榄球”型,即中间大两头小,中乘力量的强大便可达到弥补上乘不足和消化提升下乘的作用,事半功倍。

  于是日本的策略便是减少与中国真正精英力量的正面交锋,利用自己强大的中乘,去压制取胜中国的中乘与下乘。而且中国的问题还在于,有不少人明明是中下乘的质量与性情,却偏偏冒充上乘,这也为日本提供了不少可趁之机。

  中国的天真,就是总希望日本能够自律:自觉历史认罪,受理战争赔偿,停止领海挑衅。对日本来说,这些都是不符合其与中国竞争的战略利益的。中方唯一的选择,就是通过主动的竞争优势来达成日本的就范,使其不再肆意作乱。

  所以中日关系的发展走向,基本上取决于中方的主动精神、竞争意识和中乘大众的强弱。如果中方还是平时混混噩噩,空喊“友好”和“软思维”,遇事时则表示几句“抗议”,或瞎诈唬两下“抵制日货”,那么日本就一直会让中国难过下去。

  只有通过勇敢激烈的竞争,才可能让日本学会适应21世纪的新中国,中国和中国人本身也才能不断地提高和超越自我。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伟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日竞争与田忌赛马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小风 说:,

    2005年04月18日 星期一 @ 11:15:21

    1

      中国的天真,就是总希望日本能够自律:自觉历史认罪,受理战争赔偿,停
    止领海挑衅。对日本来说,这些都是不符合其与中国竞争的战略利益的。中方唯
    一的选择,就是通过主动的竞争优势来达成日本的就范,使其不再肆意作乱

    对,不应该老是拿历史来说事,应该向前看,去主动竞争。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6日 星期一 @ 14:33:50

    2

    说得很好,不是要求别人改变自己来适应变化,而是自己主动影响!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