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独裁神话终结 历史重新开始

            ——评美国人抓到了萨达姆

  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全世界都知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美国军队在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抓获了逃往中的伊拉克前总统和阿拉伯世界的一代枭雄萨达姆。从电视画面披露的情况来看,萨达姆蓬头垢面,身心疲惫,既已经丧失了抵抗的意志,也不愿意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而自杀殉国。

  萨达姆的被捕象征着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神话的结束,如同希特勒的自杀象征着德意志民族社會主義工人党神话的结束一样。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这两大神话的诞生和一系列的行动并不是没有原因和理由的,但是它们的最终失败却是必然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地缘政治环境、国际大势和统治者和反抗者之间的力量对比决定了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并不是仅仅靠独裁领袖、专制政体和極權国家的努力就可以改变命运。何况萨达姆本人不学无术、志大才疏,在内政外交上除了滥用暴力和勇于冒险,乏善可陈。

  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少而任重,鲜不及也。萨达姆今日的命运早在一个世纪以前,大英帝国利用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以及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分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分别扶植沙特阿拉伯王国、约旦王国、伊拉克王国以及科威特等小国独立建国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了。萨达姆要收复从伊拉克非法独立出去的科威特省,进而统一阿拉伯世界,这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能善终乎?而美国将师法大英帝国,通过扶植以色列、在西亚地区的驻军和对阿拉伯诸国的分而治之,继续维持阿拉伯民族分裂的现状和垄断石油利益,以最大限度地保证本国战略安全与战略利益。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历史又开始了新的轮回。

  尽管萨达姆的被抓具有重大的新闻价值,但是美国总统小布什以及其他官员也承认,抓住萨达姆后不可能使伊拉克局势发生本质性的变化,针对美军的暴力反抗不会终止,因为伊拉克目前的抵抗力量中很大一部分并不由萨达姆指挥。在美军全面占领伊拉克和颠覆伊拉克前政权以后,萨达姆集权国家对内高压和对外扩张的政策被终止,一种既要民主政治,也要国家统一独立的正常诉求的民主民族主义正在兴起。在伊拉克目前的反美抵抗运动中,很多派别表示既不要美国人,也不要萨达姆。同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也试图在伊拉克建立纯粹的伊斯兰政权,大名鼎鼎的“基地”组织在伊拉克也极为活跃。

  伊拉克地处西亚地区的地缘政治中心,也是伊斯兰—阿拉伯世界各种矛盾的焦点。伊拉克是西亚古代文明和阿拉伯帝国的中心,拥有古老的历史和辉煌古代文明;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建立共和国后,有着长期师法法国的世俗化进程;其国内处于少数的逊尼派占据统治地位,长期压制处于多数的什叶派;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受到大国势力的刻意操纵和利用;与邻国尤其是伊朗有着包括民族仇恨、宗教对立和领土争端在内的复杂矛盾;再加上被美国军队占领,这一切决定着伊斯兰激进主义、阿拉伯民族主义和伊拉克国家主义这三大势力将在今后的伊拉克政局中交错影响,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现在世人最感兴趣的是美国人如何处理烫手山芋萨达姆,是否像审判纳粹德国一样由国际社会举行公开审判。几年前,美国一手策划了审判米洛舍维奇政治闹剧,而最后国际法庭却成为米洛舍维奇自我辩护和宣传的场所。美国与萨达姆政权之间当年存在着大量见不得人的交易,作为发动战争理由的萨达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件也没有找到,公开审判的尴尬是绝对要避免的。美国也许会将萨达姆交给美国军方指定的伊拉克“民选”政权来审判,造成伊拉克人民自主决定萨达姆命运的表象。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近日宣称将在明年七月一日获得主权的那一天处死萨达姆,无非是美国人打算借刀杀人,临委会趁机杀人立威。

  两千多年前,雄才大略的波斯帝国君主居鲁士致力于征战四方,开疆拓土。在一次战役中居鲁士俘虏了以奢侈豪华而闻名的吕底亚国王克洛索斯。克洛索斯当时由于铸造银币而积累了巨额财富,自诩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一次他带梭伦参观他的宝库,而后问梭伦,自己是否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梭伦却回答他说,这只有在我看到你走完人生时,才能够回答你。

  克洛索斯被俘后被居鲁士判处火刑。当他被绑赴刑场时,想起梭伦所言,深为懊悔,于是大叫三声梭伦。居鲁士听说后,派人去问梭伦是何许人。克洛索斯说:“他是这样一个人,我宁愿付出我的巨大财富以便使所有的国王都能和这个人谈话。我曾经邀请过他,并不是为了向他学到我所缺乏的东西,而是为了炫耀我当时所享的幸福。我现在觉得,我失掉这种幸福的害处比我当时享有它的好处还多。因为我享有它的时候,所得到的好处只是虚名而已,可是当我失掉它,却产生了无可补救的灾难。而梭伦,从他当时所见而推测到这样的将来,叫我应该把一生看到最后,不要让幻想冲昏了头脑。”这些话传到居鲁士那里,他释放了克洛索斯,使他受到优待,安度晚年。此举也使居鲁士在以后的征战中坚持了优待被俘君主的传统,使他本人受到了时人与后人的推崇,也降低了他本人对外征服和兼并的阻力。梭伦的一句话,救了一个国王,教育和成就了另一个国王。

  对于萨达姆来说,江山易手,俯仰由人,倾家荡产,断子绝孙。从萨拉丁第二变为希特勒第二,人世间的一切大喜大悲,他都体会到了。上帝或者是真主的惩罚,他正在承受,任何人都不能再给予他更大的惩罚了。不知道通过最高法院几个寡头表决而上台的“民选”领导人小布什在建立美利坚世界帝国的过程中是否也能够表现出与古代专制君主相当的胸襟和智慧。

  写于2003年12月15日夜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独裁神话终结 历史重新开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