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漫谈中国的私有化之路

  国家经济到底是以私有制为主、还是以公有制为主的争论,在21世纪已经划上了一个句号。但是,要不要保留少数具有战略意义的国有企业,在世界范围内仍然有不同的意见。这在中国大陆也同样如此。我所知道的是:西欧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终于放弃了最后的几个国有企业,并进行了私有化的改造,因为这几个国家被国有企业拖累得苦不堪言。

  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后,鄧小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第三代领导又提出“打造一批中产階級”。朱镕基和经济顾问张五常,在中国大陆的经济改革中采用了一种捷径,就是快速实现国有企业私有化,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各种腐败现象,主要是有权阶层摇身一变成为富人阶层。这也是上届政府对此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用张五常的话讲,这种方式可以仅仅牺牲一代中国人,来完成私有化的进程。

  而这个观点被江澤民的智囊何新、还有大陆持不同政见者东海一袅所痛骂。我反对这种快速私有化的理由,倒不是基于何新、东海一袅的理论,而是基于心理学和社会学的角度:你牺牲一代中国人完成私有化的改造,这代中国人是否愿意接受自己被牺牲的命运?结果恐怕是这代中国人决定牺牲共产党,换个政府。现在大陆许多地方的民众结社、集会、游行,大多并不是政治的诉求,而是为了保护自己最后的生存之路。

  我认可张五常的经济理论,也认为私有化是中国唯一的生存办法。马克思和恩格斯在200年前就指出:社会化大生产!21世纪出现“地球村”的理论、跨国公司的大量涌现、国家之间出现自由贸易区等等,从理论和现实中证明,这是社会化大生产的萌牙。事实证明社会化大生产并非只有在共产主义才能实现,在私有制的基础上同样可以进行社会化大生产。而且,这是世界潮流。中国如果违反这个发展趋势,它必将被历史和世界所淘汰!

  说私有化是中国生存的唯一办法,并不等于说可以无所顾忌地私有化。应该考虑到大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失去人心的社会改革,是不会成功的。张五常对如何私有化的想法未免过于天真。这也是何新大骂张五常是反华势力在中国的一个代表、东海一袅大骂张五常是“知猪文犬”的原因。如果不懂人心,按照书上理论进行,私有化的结果就是社会大乱。赵括纸上谈兵的结果,是本国士兵被秦将白起坑了40万,导致秦灭赵国!不是吗?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看自行车)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漫谈中国的私有化之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