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峰:我为什么浏览色情网页?

      ——从动机和互联网使用特征分析浏览色情网页的行为

  对网络色情的界定似乎是明确的,但各种界定又不尽相同。如,通常“网络色情”的国际标准为:以email 或浏览器推送的形式,未经当事人许可发送带有色情内容的行为;公开传播有关强暴内容和儿童色情内容的图片、信息;利用网络实行色情诈骗,以及诱骗女性、儿童进行性侵犯;跟踪、解析他人IP地址以对他人进行性骚扰等实质性的对他人进行侵害的行为。

  国内的标准要严格一些,有国内学者指出“网络色情”应有以下特征:1.以互联网为传播手段;2. 具有色情性质的内容,如性暴力、性虐待、性攻击、性交内容、性变态(包括恋童癖);3. 具有社会危害性,鼓励、暗示通过非正常途径获得社会道德和法律所不允许的性满足的内容;4. 具有直接或间接的盈利目的。

  网络色情的分类方法也不一样,如一些西方和日本的色情网站把色情内容分为硬核(hard core )和软核(soft core ),方兴东把黄色分为软黄色与硬黄色,王吉鹏则把门户网站提供的色情内容分为黄色短信、两性空间、网上社区、社会新闻、聊天室和某些订阅短信。

  如何界定网络色情并对其进行分类非本文主旨,这里讨论的是网民浏览色情内容的动机,暂时不涉及互动式的网络色情。所提到的“网络色情”或“色情网页”也主要是指一般网民在门户网站、BBS 、BLOG上很可能遭遇到的色情性质的内容,包括打着性教育招牌的色情小说或色情读物,某些名曰“社会新闻”的性新闻,以及形形色色所谓“热辣”、“劲爆”、“写真”的性感图片和春宫图等。

  网络色情的现状有些尴尬,一方面,无论网上还是网下,对网络色情的批评越来越多,这种压力使得和网络色情有关的方面做了一些调整,如各门户网站都有不同程度的收敛,中移动在2003年8月也对各SP也进行了整改;但另一方面,色情网页的浏览量仍然很高,网站在资本的压力下,需要提高页面浏览量,以争取更高的广告收入。如,某门户网站内部规定浏览量10万以上的频道才可以上广告,广告收入和网络编辑的个人收入挂钩。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色情网页的浏览量给了网站这样一个信息,即此类内容有很高的需求,那么网站也乐于提供更多,以吸引更多的眼球,就此形成一个正循环。

  那么人们为什么去浏览色情网页呢?

  本文拟从动机和互联网的特征两个角度来讨论。

  一.动机。

  人们的任何行为都有一定的动机隐藏其后,这种动机或者为我们所意识到,或者没有完全意识到,这里试图对人们浏览色情网页的动机作出一些假设。

  首先,性驱力是人类最基本的驱力之一。如告子所说:“食色,性也。”

  本世纪20年代,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几位心理学家通过一项实验比较了几种驱力的相对强度。实验装置是一种障碍箱,箱内由接通电流的格栅把大鼠与它想要得到的目标物隔离开来,这些目标包括食物、水、异性以及幼鼠。大鼠为了趋近目标物而撞击格栅,每撞一次就承受一次电击。以大鼠在一定时间内撞击带电格栅的次数作为驱力强度的行为指标。

  实验发现,渴和饿的动机强度在需要剥夺后很快达到最高水平,然后随着生理剥夺的延续,动机反而呈现减弱的趋势,表现为一条倒U 曲线。对许多动机的研究所得到的结果都符合这种倒U 型的模式。

  然而,性驱力和母性驱力的结果却与上述情况不同,遭受性剥夺的大鼠在头几个小时就达到最高动机水平然后维持不变;与幼鼠分离的母性大鼠表现出最强烈的动机,其撞击格栅的频率最高。

  相比较其他动物,人类对性的需求尽管更多的受到文化、经验、环境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但是,作为一种有机体,性需求是很基本的。

  对人类来说,这种需求的表现形式似乎不局限于性交,如,有的男性在性器官切除以后,仍然会有与异性拥抱或亲昵的愿望与行为。本文认为,性唤起很可能也是其中一种表现形式,否则,就无法解释人们不一定伴随性交的对色情材料的浏览。

  有研究表明,接触色情材料时,性唤醒显著增强。海曼(1975)采用测量器具记录男女两性对淫秽色情材料的身体反应。发现,在生理测量和自我评定上,无论男女都对淫秽色情材料表现出最强烈的反应,尤其是那些有明显性行为描述的内容对人的刺激最大。1970的一个研究表明女性对淫秽色情材料的反应比男性激烈的多,研究者对一群大学生作色情幻灯片和影视测试,结果有四成的女生比普通男生有更强烈的性唤起反应,所有的女生在观看电影后的24小时内都有亲昵行为或性行为。

  其次,提高个体唤醒水平的需要。

  人们把脑干的神经通路分为特异性神经通路和非特异性神经通路两种,前者指特定感受器的神经兴奋沿脊髓上行,直达大脑皮层的相应的专门化的部位;后者是指这种神经兴奋通过网状组织,弥散性的传布到脑的广大区域,使有机体保持一定的唤醒水平和清醒状态。

  赫布(Hebb)和伯林(Berlyne )通过大量观察研究,提出了最佳唤醒(optimalarousal )理论,认为对唤醒的偏好水平是个体行为的一个决定因素。一般来说,个体偏好中等刺激水平,它导致最佳唤醒;而过低或过高的刺激水平都不为个体所喜好。每个个体都有着各自的最佳唤醒水平,低于这个水平时,个体寻找刺激;高于这个水平时,个体逃避刺激。

  今天的人们承受着工作、升学等各方面的压力,往往要长时间作枯燥乏味的事情,容易产生疲劳感,导致唤醒水平降低。色情材料在唤醒性器官的同时,也可以帮助有机体保持最佳唤醒状态。当然,任何新异刺激或者足以引起个体兴奋的刺激都能提高有机体的唤醒水平,但是如果结合性需求的强烈程度,浏览色情网页显然是一个很可能的选择,何况在网上这些内容又是那么容易获得。

  第三,好奇心和自我认识。

  好奇也是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的一个基本动机。比如一群被剥夺食物和水的老鼠,一般认为它们会吃东西和喝水,然而当把这些老鼠放在一个全新的环境里,到处都有食物和水,它们却选择四处探寻的行为。直到它们的好奇心得到满足后,才开始进食和喝水。

  好奇心也驱动着人类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获取知识,掌握规律。人们给了好奇心很高的地位,哈佛大学校长陆登庭在“世界著名大学校长论坛”上所说:“如果没有好奇心和纯粹的求知欲为动力,就不可能产生那些对人类和社会具有巨大价值的发明创造。”

  但好奇心并不总是件好事,简言之,好奇心是中性的,好奇的结果依其所指涉的对象而定。对性的好奇可能带来性的自我教育,也可能导致个体过多地暴露在色情材料面前。

  不同的文化都有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性禁忌,过去,中国人对性钳口不言,但是另一面,人们又希望了解自己的性能力,尤其是男性,他对自身性能力的评价很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自信心。这种评价基于和其他男性(常模)的比较。但由于各种各样的限制,人们很难通过正常途径得到这方面的有说服力的信息——比如,研究机构提供关于中国人性行为的权威报告。

  这样,各种各样的色情网页就成了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当然,在动机的领域永远是群峰林立的,浏览色情材料的行为还和其他一些因素有关,比如性别,年龄,教育水平,人格倾向性等。

  有研究表明中年男性更容易发生婚外性行为很可能跟他进入中年以后性能力下降,希望重新得到证明有关。那么中年男子浏览色情网页是否也同样是重新获得性唤醒的尝试?

  青少年浏览色情网页会不会是迫于同伴或小团体的压力——比如希望被团体接受,或者是希望获得对性角色的进一步认同?

  人们还可能受到了流行文化的影响,比如人们认为性是自然的,是人类的本性,而对性问题的回避是虚伪的,谈性问题,浏览色情网页是一个人真实的一面,没有什么不好的。

  主动浏览色情网页的以男性居多,研究表明男性在空间视觉能力上很可能较女性更有优势,比如男性对女性身材的比例更敏感,有经验的男性可以目测出女性三维的尺度。而一个人往往喜欢做自己更容易做的好的事情。

  这些方面还需要更多的实证研究。

  二. 互联网使用特征

  互联网不仅对可能对人的认知和思维产生影响,过多使用互联网还可能给用户带来积极或消极的情绪体验,也可能产生病理性的行为问题,如互联网成瘾。互联网依赖。这方面的研究已经越来越多,本文主要关注“他人不在场”和“匿名性”的问题。

  互联网使用的一个特征是大多数的互联网用户独自使用互联网,换而言之,对互联网的使用是在“他人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使用者无需考虑到他人对自己行为的观感或评价,无需考虑行为是否会影响自己以后的人际交往。这种情况下,他更可能从事一些自己在公开或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不会从事的行为。

  匿名性是互联网的又一个重要特征,一般情况下,他人不知道你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身份,你也无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什么责任。当然,获得用户的身份在技术上是可能的,网站可以获得访客的IP地址,而电信服务商则可以通过IP确定访客的登记身份。但是这样做成本太高,一般也没有必要。

  匿名性可能导致责任分散,比如网民即使知道自己对色情网页的浏览可能使得网站提供更多的色情内容,但是认为自己的浏览对整体的浏览量的上升并不负有实际的责任,因为有太多人这样做。

  互联网用户浏览色情网页的行为不应该被认为是由单一因素决定的,某些特征的群体——如性格外向而又容易受到小团体影响的青少年和其他群体——如正经历性危机的中年男性,他们浏览色情网页的情况会有较明显的差异。这种行为也不仅是一个静态的过程,互联网成瘾正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沉迷于色情网页则是其中之一,在美国,约有60万人陷于其中无法自拔。

  个体是否采取某个行为还会考虑行为的成本,色情网页的泛滥使此类内容的获得十分便利,互联网的使用特征使得个体无须担心自己的行为会对之后的社会交往和活动产生大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刘强,《网络色情的威胁与对策》,2002. 4;

  2. 李宏利、雷霆、王争艳、张雷,《互联网对人的心理影响》,2001;

  3. 禹建湘,《也从< 花花公子> 改版谈起》,2003. 3;

  4. 胡平、刘俊、董冰,《大学生人格与网络行为:网络道德人际SEM 模型》,2003. 2。

  出处: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作者:李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我为什么浏览色情网页?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1日 星期三 @ 15:22:26

    1

    写的好,我很赞同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