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中国人的愚人节

  1. 作者郭莹的经历

  4月1号这天清晨,台湾一班中学生将一封神秘的信摆在了讲台上。平日温文儒雅的先生阅后出乎意料地勃然大怒道:“少来这一套,我们中国人不是天天过愚人节吗。人家西洋人因平日里诚诚实实做人,才特安排这么一天过过扯谎的瘾。”

  90年代初在莫斯科,一位中国留学生打算恶补俄语,一位俄罗斯汉学家太太报价20美元一小时。那个时代普通中国工薪阶层对此显然难以承受。于是我建议:“这是她给欧美人补习的价码。跟她商量一下能否酌情对中国人优惠点,反正俄国人收入也颇寒酸嘛。”中国小伙子犹豫了片刻说:“就是半价我也出不起,干脆搪塞过去算了。你回话时就说待我暑假回北京提过来钱后再说吧。”于是我只好对着俄国人鹦鹉学舌了一番。没想到那位汉学家叹口气谆谆道:“太太跟我汇报后,我训过她,这价对中国人太贵了。我本想联络那中国小伙解释一下,我比太太要了解中国国情哪能与欧美人相提并论呢。双方之间自然可以再商量一个中国人可以接受的价格,我们也不是一心向钱看。若我不是学汉语出身,你们的这个答复,一般欧洲人准会相信你所道出的表面意思,认定你这是有诚意预定秋天的补习课。中国人常常令外国人琢磨不透,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要费尽心机地撒上一番谎言而不愿坦诚相待,何必呢。”羞红了脸的我呆立在原地,脑瓜里一片浆糊。

  海外中国女留学生、陪读太太们,穿着打扮都朴素之极,出门不化妆总是素面朝天。她们身上的裙子都长过膝盖,并且绝不露出肩膀,总之避免“太时髦”为着装原则,以“不显眼”为目标。以至于当地西方人评论中国女性的外观都太土,简直是不修边幅。我对西方人解释说:“人家都是做大学问的科学家,花里胡哨的成何体统。”老外对我的回答十分诧异困惑。反问我:“穿漂亮衣服与当大科学家有何抵触。我不理解,为何中国的‘正经人’总将漂亮、性感、新潮视为洪水猛兽呢?这是怎样的心理?”有回英国街头提款机吐给我的两张20英镑都是半截坏票。我当时只想自认倒霉算了,但我的英国先生坚持去银行调换。我一路都在打退堂鼓,怎证明你不是自己撕碎了两张钞票过来唬钱。意外的是,人家银行一看破票子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们两张新钞。轮到我不可思议起来,这要是自己撕下来两张票子,然后再拿着另一半废钞转到另一间银行,岂不是轻而易举的生财之道。英国人为何轻易相信陌生人?显然这种良好的诚实信誉,靠的是日常积累。

  刚到西方的中国人常感慨:“这些果蔬、报纸、明信片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摆在店门外,顾客自取后进门付款。这要是在中国……。”西方街头不但将货物展示在店门外,时常顾客进店门前还会将婴儿车留在街上,这情景常令中国客人感到新鲜。

  2. 被狡猾的中国人骗了

  你的故事使我回想起一些见闻。美国尼克松政府时代的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一次发言中表示,美国左派指责他的对华政策太保守;而右派又指责他太过于亲热地“拥抱熊猫”。但无论左、右两派都一致认定“他被狡猾的中国人给骗了。”一位性卫生国际组织的女职员来到中国南方沿海一座城市,她对中方官员表示想与一些娱乐业小姐见面,以便向她们介绍如何自我保护,及宣传性安全、性卫生方面的知识。中方官员一听这个计划,人人都难堪地沉默不语。五天内女职员跑过当地妇联、卫生局、文化局,每一处官员都摇头宣称:“我们这里不存在娱乐业小姐。”最后这位女士拜会一位市委官员,与其告别时无奈地表示:“看来这个计划在贵城市无法实施,至于该计划的国际投资我们也只得投到其他地方去了。”那位官员听到“投资”二字立马精神振奋起来,怪罪她说:“什么?有投资这回事,你怎么不早说呢。”当即好言好语恳请其再多呆一天,许诺晚上一定领她参观当地的夜总会、卡拉OK厅,并且他会马上通知相关领导明天一早过来开会。次日清早,妇联、卫生局、文化局、公安局、教育局、新闻局……的头头脑脑们都来了,个个皆慷慨陈词小姐们的性安全、性卫生他们责无旁贷。当然推广落实这个健康计划是需要资金的,国际上给予他们投资是绝对急需和必要的。

  在美国旧金山,一位中国朋友邮给国内太太的一条金项链遗失了,他十分懊恼自叹自怨。我听说后忙上门拉着他找邮局索赔,该先生半信半疑地走到邮局窗口打算先探个虚实。出乎此君意料之外,邮局职员看了他当初的邮寄收据后,当即就他提供的价格赔偿了一张支票递过来,这令中国先生惊异极了。出门后他表示,若我谎称东西寄丢了诈骗一条项链钱,这邮局也不调查一番,仅看一眼收据就随我漫天叫价,这也太容易骗财了。这要是在中国……。他的这番感叹我也挺意外,没想到中国人一眼就瞧出来了规章制度上的“漏洞”,及将人与人之间的诚信,都看成是有机可乘的捞外财机会。大概正因我们缺乏这样的敏锐,也因欺诈在西方是极为可耻卑劣的大忌,故才有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索赔的背景原因。

  曾从网上读到则段子。说的是一天两位中国人、两位美国人同乘一列火车,那位美国人买了两张车票,而身后的两位中国人却只买了一张车票。美国人于是瞪圆了眼睛观察中国人到底捣什么鬼名堂。一会儿乘务员过来检票了,只见二位中国人撒腿奔进洗手间,检票员敲厕所门时,里面便从拉开的门缝里递出一张票来。老美惊得目瞪口呆连连赞叹:“还是中国人高明。”待回程时,两位老美便学着实践中国人的高招也只买了一张票,可是这回却瞧见中国人连一张票也不买了,老美更诧异起来。没过多久,当检票员光临时,老美急忙躲进洗手间恭候着敲门。这时瞄准了时机的中国人趋前轻扣厕所门,将门缝中老美递出的一张票奉给了列车员。

  西方一些城市的地铁、公车或火车,都实行乘客乘车前自觉地将票放进票机打票。有脑筋灵光的中国人便在车票上薄薄地涂上一层胶水,每次打票后再将胶水刮去,这样票便可以反复使用了。还有个别中国人略施雕虫小技,便可利用街头公用电话亭“免费”打国际长途。这位中国人将电话亭的号码通知国内亲友,嘱咐他们打“对方付款”电话。待国内电讯台职员打来电话核实付款人时,早已恭候在此的他便一口应承下来,如愿煲完电话粥后便扬长而去。只是贪婪的他一再故伎重演,终于一晚被埋伏的警察现场活捉。由于西方人常看着中国人全长得一个模样,于是一些中国人便有了空子可钻,什么医疗保险卡、学生证( 凭学生证可享受廉价车票、博物馆门票) 等,这些证件中国人之间常互相借来借去的,反正老外通常很容易轻信人从不仔细盯着照片看,即使工作人员对着照片相面,中国人也从容不迫、毫不畏惧,因老外辨不出张三与李四来。此招屡试屡爽。

  美国的住宅区所谓好区、坏区泾渭分明,当地居民为自己所居住的社区纳税后也就有资格享受该社区的各项服务。华人皆对子女的教育看得很重,想方设法地将子女送进好区的学校就读,可惜好地段的楼价令人生畏,一些华人无法定居在昂贵的高尚区,但这并不妨碍个别华人非法利用他人居住证,甚至伪造证件从而使自己的子女能够跨区上学。纽约州一华人家庭就因此被查出来,法院判其行为违法,罚款一万美元及15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即美国版的劳动教养。

  3. 五个严禁七不规范

  一位初到北京的外国留学生,上街前担心自己找不回学校,于是照葫芦画瓢地将街道口牌子上的字,一笔一划地描了下来。当他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过了把一瘾后,果真认不得北了,急忙掏出字条拦住行人不耻下问。没料到,被问者瞄了眼字条后个个笑得前仰后栽。原来字条上书:“此处禁止停放自行车。”中国的标语之多,是每一位踏上中国的老外头一深刻印象。当初我从深圳罗湖口岸排队入境中国大陆时,我扫了一圈大厅后便选择从9号岗过关,因为此窗口前贴着“文明礼貌岗”。我好一阵嘀咕,此岗特别标榜为“文明礼貌岗”,难道旁边的一排岗亭都不够文明礼貌吗?我当时简直笑出了声。来到大陆后常在公共场所见识到竖立着的标语牌,上面详细列满不许做的事。诸如“不准随地吐痰”、“不许践踏草坪”,及什么“约法三章”、“五个严禁”、“七不规范”、“服务忌语”等。最令我摸不着头脑的是地铁里张贴的告示:“严禁跳下站台”。与诸多禁止相对应的是,一些机关、商业部门甚至公交车前悬挂着“文明标兵”、“礼貌待客”等褒扬锦旗或锦牌。面对这些中国特色,我刚到时着实莫名其妙了半天,慢慢地就见多不怪了。

  还有一则啼笑皆非的景观,有国营商厦里的售货员,胸卡上居然标着“微笑售货员”。难道对顾客微笑也因此跃为区别普通售货员的标兵模范,是否一位平凡的售货员就没有对顾客微笑的职责?真搞不懂这是什么滑稽戏。在中国住下来后终于恍然大悟,“微笑服务员”就是不一般,确有其褒扬的现实意义。因中国城市大商场里的售货员有些依然官商气十足。一次我到太原一商厦里买皮箱,正值午休时间中国大地“全民皆睡”,男售货员正趴在柜台上打盹。我低下头凑近他小心翼翼地询问:“同志,我要一只皮箱。”连唤了好几声,售货员才懒洋洋地回应:“没有。”我只得耐心地指着他背后的一排皮箱说:“您后边的那些是什么呀?”售货员突然跳起来气汹汹地喊道:“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这些全部坏了,行了吧。”第二天我改在一早去同一柜台,这次顺利地扛回了只昨天就看好的皮箱。

  一位北京建筑设计师的段子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他设计美国一间住京机构办公室时,新潮的概念是大家坐着的时候可以将办公室一览无余,一旦你站起身来就看不见同事们了。此别出心裁的设计美国员工都欣然接受,中国员工却一致反对。一位中国人说:“你这不是给我们出难题吗?你说在此透明的环境里,我应该正面对着老板端坐,还是将后背冲着老板呢?”最令人不快的要算某些官员的官僚作风。我的朋友与其中国未婚妻上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政府喜官板着扑克脸要求老美出示单身证明。他的未婚妻小心翼翼地指着递上的证明书说:“未婚就是单身呀。”“我懂还是你懂。”官员不悦地回敬了一句。然后他较真地咬文嚼字起来:“这里可没有明确地说明他以往的婚史,都40多岁了还没结过婚,可能吗?”我的美国朋友脸憋得通红,发誓说他从未结过婚。于是那官员态度缓和了些,冲着朋友的未婚妻训道:“我这是为你好,帮你把好关,省得你们上当受骗。若到了国外被卖到妓院,还不是给我们大使馆添麻烦。”眼泪都快被逼下来的中国女孩终于挤出来了句:“谢谢。”

  4. 在中国演外商

  我在中国留学期间,还曾糊里糊涂地被拉去演过一回“外商”。一天一有点面熟的朋友跑来问我愿不愿意免费去内蒙古旅游,我一介穷学生听说有公司赞助旅费便动心了。对方说他的三位朋友去内蒙古谈生意,我若随他们走一趟参观几家内蒙古公司就算完成任务了,然后大家就可以尽情地观光了。那一趟旅行我不但免费在大草原游玩、吃住,临别时人家当地公司还赠了土特产让我带上路。回程的火车上朋友才透露出内幕,原来内蒙古方面期望与国外搞项目合作,北京的这几位便将我介绍成是来中国考察的“外商”,可我当时明明白白地对内蒙古公司负责人自我介绍过我在北京留学。可北京公司的人说,他们不在乎你是留学生还是其他什么身份的老外,只要是副洋面孔大家与你照上几张合影,就可对外、对上、对下宣扬他们公司正在迈向国际了。

  另一次我去南京旅游参观贸易博览会,一时间竟有好几家厂商过来争相与我洽谈业务,并希望我来华投资办厂。在难以推却的盛意下我坐上了他们的轿车赴酒筵,席间我一再声明我是来南京旅游的,本人也无力投资。我的大实话人家硬是不信,反复宣传他们优越的投资环境,最后竟坚持要我在一份总投资额二百万美元的合资意向书上签字。我当即吓蒙了。中国朋友在我耳边耳语说:“意向书不是正式合同,他们有了此”外商“签字的意向书就有面子了。”于是我不得不签了那份二百万美元的意向书后才得以脱身。我的一位金发碧眼朋友,因其“标准的洋人形象”,曾被邀请为一家新开张的超市剪彩,出席过他自己说不清楚的“国际会议”,当然更“参观洽谈”过一些内地公司厂家,每回他出镜表演的报酬从两千元至数千元不等。

  夏日的一晚在上海外滩,我正与一位美国人及一位意大利女郎散步闲逛。迎面过来两位西装革履的体面青年,他们先打招呼说:“欢迎你们来上海。”聊了几句客气话后,他们问:“你们从国外来想不想开开眼界,见识一对上海人的婚礼。”我们一下子既兴奋又感觉不可思议。他们又热情地邀请说:“我们想请你们来吃中国人的喜筵。”我们疑惑地问:“我们与你素不相识,怎可以随便赴不相识者的婚礼呢?这恐怕太唐突了吧。”他们说:“你们外国朋友光临婚礼,婚礼立刻就显得够级别上档次了。你们千万别推辞。”于是我们被请上出租车拉到一间酒店,大吃大喝了一番。当然那晚我们吃白食的回报是与一对新人合影数张,及与双方家长、亲友一一合影,那晚我拍下的像片比最近两个月照的都多。通常我旅游时较喜欢拍摄风土民情,这一点与普通中国游客的喜好不同。每次欣赏中国人的旅游照时,每一张几乎都是他( 她) 立于名胜古迹前到此一游的留念像。这也是老外们经常谈论的典型中国民情特色。

  5. 改了错仍然是坏同志

  一位中国小姐提起其老外男友就一脑门子官司,简直“艮”得无可救药。原来她将自己的论文甩给男友帮忙锦上添花,老外阅后仅修改了两处英文语法就兴高采烈地跑来邀功请赏。该小姐为此气的暴跳如雷,她原以为母语是英语的男友定会帮其论文大大添油加醋一番。小姐怒不可遏地吼道:“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居然袖手旁观,你到底爱不爱我。”男友对她的“无理取闹”则一脸的不知所措,即吃惊又糊涂。关切地询问:“你不发烧吧?怎会冒出如此疯话?你的事何以成为我的事了?”这显然是典型的中西文化差异,西方人概念是尊重个人的著作权,他既无贼心也无贼胆篡改他人作品。若他帮忙捉刀那是不诚实的做法,不仅对原作者是一种亵渎,对学校也是卑鄙的欺骗行为,而诚实是一个人立足社会之本。

  我遇到过一个15岁的少年由妈妈领来登门拜访,盼子成龙的妈妈一旁催促着儿子:“还不赶快把你写的英文作文拿出来,让叔叔帮你改正一下。”我看过作文后,直夸赞15岁的孩子写成这个样子已经蛮不错了。然后我与那少年商榷了几处英文造句,没有做任何改动。我的态度令那位母亲十分失望和不满。她一再急切地表示:“这孩子是参加英文作文比赛,你别不好意思动手改,随便改没关系。”我只好解释:“首先我不能改动孩子的作品,这等于是在损伤孩子的自尊心。再说由我这一介成人充当15岁孩子的枪手,恐怕反倒会弄巧成拙,评委肯定不相信此文出自15岁孩子的手笔。”我还见识过这样一件事。一位在美国留学的台湾女孩,她提交的中译英翻译课作业是陈水扁“总统”的就职演讲,她翻译的如此精美与其日常蹩脚的表现判若二人。任课讲师偶然上网发现了台湾政府发布的此演讲英译本,竟然与该女生的译文只字不差。此剽窃欺诈行为在学院引发起轩然大波,当任课教师及系主任将网络版本及这位女孩的作业一并在其面前摊开时。该生狡辩说,她的作业与台湾政府译本如出一辙的原因是,陈水扁就职典礼那天她在场。这位同学顽固不认错的态度,不仅无法为自己开脱反而更引起校方的反感。就在学院打算开除此生时,一些教师和同学其中大都是中国人,纷纷急三火四地前来为其说情,因该女孩只差三个月就将毕业,若她现在被勒令退学就将得不到硕士学位,两年来的辛苦就全都泡汤了,大家都很同情她。但学院的解释是,培养一个诚实的人,远比纵容一个欺诈的硕士要严肃重要的多。这位女生最终黯然地返回台湾去了。

  在报上读到10% 的香港人,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我对这么多的香港人是否都有必要如此“过劳”地工作,持保留看法。我曾在一间香港大机构实习,公司老板开职工大会时严肃地宣布:“我们不欢迎那些到了下班时间就立马起身一走了之者。”老板为员工立下的这一工作准则很有待商榷,在我看来这多少剥削和侵犯了职工的休息权。若“不欢迎下班就走”,那么法定的下班时间又有何存在的必要和意义?尤其不幸的是,于这样的压力下,职员为了表现工作积极,即使工作已于任内时间圆满完成了,但为了显示自己到了下班时间也不走的模范干劲,不得不违心地装出闷头苦干的假象。这也是一个典型的愚人节段子。

  当然列举这些中国人的负面故事,绝不意味着欧美人模范得时时刻刻都诚实着,英语里也有白色谎言“White Lie ”一说,汪洋大盗的故事更经常被拍成电影。一则街头滑稽剧就显现出西方人绝非品德高尚得那般不含糊,人性的弱点中西皆然。有次英国街头一间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出了“取一送一”的差错,若提款20英镑,该机则会大方地吐出来两张20英镑的现钞。一时间此机前涌满了顶礼膜拜朝圣的人群,行人还纷纷掏出手机紧急呼叫亲友火速赶来。直到银行发现故障关闭提款机前的两小时内,此机被提走了三千英镑。

  不过转回来要说的是,日常交往中西方人却普遍的朴实、诚信,大都能自觉地奉公守法。有些中国人的口头禅是:“老外傻憨,容易搞定。”因为在西方极尊重个人自我约束的道德标准,许多公共法规大都靠公民自觉遵守。诚实是一个人最起码的人格,若一旦某人的欺诈行为被揭露出来,那么此人将终生背负着人格低劣的污点,其信誉将一败涂地。在西方若你失去财富、若你失去职业、若你失去机会,你都可以再重新站立起来。但若你失去诚信的人格,那你一生的前程都将为此蒙上阴影,也就是“改了错仍然是坏同志”。

  摘自郭莹(英)著《换一双眼睛看自己——老外侃中国》

  网址:http://book.sina.com.cn/nzt/laowaikanzhongguo

  作者:马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的愚人节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