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海:中国人,知道自己在彻底堕落吗?

  实力至真,利益至上,在今天已基本上被国人认许为明智、务实,并且以为这是交了高昂学费得来的经验智慧,因此宝贝得很,然而,这真是什么稀罕事物吗?我们忘了我们的词汇中早有“势利”一词,指的正正是一种实力至真,利益至上的原则,只不过它是个贬义词,所以我们就不用它来形容自己啦,而是直接将它的内涵掏出来让自己美滋滋的。今天你听哪个中国人还在指责势利,还在不耻势利小人啦?小时候,我父亲最常骂“势利小人”,现在好久没听他骂啦,也没听见谁在骂啦,我在这里提起“势利小人”,也许会被大家当成怪物呢。也许这就是我们惟一能见智慧的地方:自己已经在势利啦,已经是势利小人啦,于是就当“势利”、“势利小人”这类贬义说法不曾存在过!

  那么,势利真的是什么好东西,我们的先人真的是不识宝吗?

  在秦一统天下以前,我们民族有不畏强暴,义无反顾的传统,那时候民族的精神面貌是勇毅、自由,人们好学、知耻、任侠,虽一得之见必得之而后快,有一事不明则惶惶不可终日,以义动,以义止,有所必为,有所必不为。这样较真的民族理当所然会是最伟大的民族。然而打秦一统天下之后,“朕即天下”、“家天下”的私心作祟,首先在统治阶层践踏了民族的古朴传统而代之以势利原则,因为在统治者眼里,“天下”本来就是种用来计算强弱得失的势利物。于是,遇弱则恃强凌弱,标榜所谓开疆拓土,吹嘘所谓万国来朝,只要稳操胜券,何乐而不天朝大国一番?遇强则打肿面充胖子,和亲,输子女玉帛,送地,交人质,称儿皇帝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只要坐稳龙庭,何乐而不继续歌舞升平?然而这样的势利于民族何曾不是有害无益?开疆拓土,却不积极移民,怕移民于鞭长莫及处成为犯上作乱的源头,这样的开疆拓土不是穷折腾吗?和为贵,却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当人家会象吃肥肉吃多了会腻,这样的和为贵不是诱人犯罪吗?这样的势利还能是什么好东西吗?还好历史上的下层老百姓的传统精神并没怎受污染,无论统治階級如何势利无耻,下层老百姓古风犹在,对势利小人是最为不耻。也幸而如此,中国在一个朝代衰亡后还能有新的朝代兴起,因为还有民族的传统精神在民间,还有希望在民间。

  那么,势利这东西怎么今天被我们当了宝呢?

  首先,我们的全民教育第一任务是普及一种集体主义教育,这种集体主义教育本质上是一种势利教育。为什么这样说呢?势利原则是实力至真,利益至上,而集体主义的精髓就是:对外,比对整体实力大小,计算整体利益得失,对内,制订总目标,按对总目标的利害关系与及贡献大小给社会元素排座次,定名分,如此这般都是按集体的势利原则决定最相宜态度,谋求最优的方案,什么道义,什么禁忌,可以全然不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实际上就是将势利原则发挥到极至。

  其次,是我们受“韬光养晦”,“小不忍则乱大谋”,“顾全大局”之类的说法迷惑。“韬光养晦”,“小不忍则乱大谋”,“顾全大局”,诸如此类的故事与教训在秦一统天下以前非常多,这些故事与教训确实是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但不要忘了,它们是以民族古朴的传统精神为底子的。在秦一统天下以后,历代统治者也大讲特讲“韬光养晦”,“小不忍则乱大谋”,“顾全大局”等等,但除了丧权辱国还是丧权辱国,因为这时候是以势利原则为底子,画虎不成反类犬,只制造了大量的文化垃圾。我们常说“以史为鉴”,得先弄清楚其底子是什么,不然就会将势利这类文化糟粕捧起来了。

  也许有人头脑转不过弯,实力至真不是很明智吗?利益至上不是很务实吗?难道明智与务实不是好事?为什么会有此疑惑,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面的问题首先不是好坏问题,而是层面问题。实力与否,利益与否,明智与否,务实与否,都只能属于手段层面,无资格居于原则层面,若硬是以势利为原则,则必会以自由、尊严为牺牲,而失去自由则失去一切,失去尊严则完全不成样子。今天的中国自诩智慧、务实,为什么在国际上不是左右逢源而是进退失据,连一个益友都交不上?就是因为牺牲了原则,缺失了原则——自由、尊严岂容牺牲,岂容缺失?!

  还是记住我们自己的一句古老格言吧: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句格言蕴含着这样的教训:自己要有自由,也要让别人有自由;自己要有尊严,也要让别人有尊严。

  2004年4月25日

  作者电子邮件:linyunhai223@hotmail.com

  作者:林云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知道自己在彻底堕落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