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雪峰:必须破除农民增收的神话

  当前学术界及政策研究部门在农民增收问题上面存有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些幻想构成了关于农民增收的神话。如果不能破除这些神话,我们会在三农问题再造失误。

  当前关于农民增收最为主要的神话是农民收入可能大幅度增加。之所以农民收入没有大幅度增加,是因为没有找到好的办法或采用好的制度。因为预期农民收入可能大幅度增长,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我们连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鼓励乡镇企业(包括村办企业)第二次创业,强制农民调整产业结构,全面推进农村小城镇建设等等。就全国面上情况来看,这些措施不仅没有大幅度提高农民收入,反而造成严重的农民负担,高额的乡村债务和严峻的干群关系,各种关于三农的恶性案件层出不穷。到21世纪进行农村税费改革时提出” 减负即增收” ,意思是增加农民收入的办法来自于国家和乡村减少对农民的税费提取,实在有些反讽。

  农民收入不可能大幅度增加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农民人数太多,过多的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与较少的在第二、三产业就业的市民无法形成平等的交换,无论生产什么产品,由两个农民为一个市民生产,这个市民都不可能消费得了,农产品就销售不出去,就会过剩和降价。而随着经济的发展,衡量农产品消耗的恩格尔系数是逐步下降的,就是说在一个家庭的开支中,用于农产品的开支占总支出的比重是下降的,中国市民人数不多且这些不多的市民从总支出中只拿出越来越少的部分与农民交换,农民收入如何可能快速增加?

  农民收入不可能大幅度增加的原因之二是农村剩余劳动力过多,过多的剩余劳动力使农民不可能从打工中获得较高的报酬。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向型的出口加工业对于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作用很大,而之所以中国出口加工业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力,主要原因是中国具有大量质优价廉的劳动力,这些质优价廉的劳动力来自农村。中国保持出口加工业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的关键一环,是有持续的质优价廉的劳动力,远远过剩的农村劳动力正好为出口加工业提供了这样一环。远远过剩的农村劳动力使劳动在与资本的谈判中处于劣势,劳动力只能获得低于其再生产水平的报酬。

  从事农业的农民人数太多,农民不可能从农业中获取收入的大幅度增长。就有人主张将农村剩余劳动力从农业中转移出来,认为这是解决农村问题增加农民收入的唯一办法。要将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出来,就应该发展工商业,增加工商就业,就应该发展乡村企业,建设小城镇,就必须取消传统的户籍制度,给农民自由流动的权利,就应该鼓励农民从农业中转移出来进城务工经商。

  但是,农民的数量实在太庞大,进城务工经商农村剩余劳动力越多,农民工之间的相互竞争就越激烈,农民工与资本的谈判能力就越弱,农民的报酬就越少,劳动条件就越差,其结果就是目前人所共知的最近10多年农民打工报酬不升反降的现实。

  当前农民收入主要来源一是农业,二是务工经商。加入WTO 之后,农民从农产品涨价中获得收入增长的空间已不存在,而农产品数量越多,农产品价格就下跌的越厉害。农民从农业中获得大幅度增收的空间没有了。按温铁军的估计,中国农村有近六亿劳动力和半劳动力,其中农业仅需一亿,其余五个亿,有约一亿人在第二、三产业就业。还剩四个亿的过剩劳动力。要消化四个亿的过剩劳动力,何止需要10年20年的努力!而只要过剩劳动力众多,三个、四个乃至五个农村劳动力竞争一个就业岗位,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又如何可能获得收入的大幅度增长?

  不能从农业中,也不能从外出务工经商中获得收入的大幅度增长,期待农民收入大幅增长的想法就不切实际,将不切实际的想法用于制定政策,就是愚蠢和糊涂的行为。检讨最近10多年的农村政策,我们做了多少这种愚蠢和糊涂的事情!

  在当前的三农问题上,我们需要寻找一条可以承认农民收入在未来数十年不可能大幅度增长基础上的路。有人在寻找这条路吗?

  作者:贺雪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必须破除农民增收的神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