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兆勇 李小光:新经济冲击中国

  有人认为以计算机和网络为代表的新经济是人类经济史上继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后的第三次产业革命,此说未必是夸大其辞,实际上新经济发展速度惊人。据有关资料,收音机由面世到拥有五千万用户用了三十余年,电视机则用时十三年,而互联网仅用时五年即达到这目标,有学者把新经济的特点归结成一个公式:新经济=高技术×全球化,可以说较准确地揭示了新经济的影响。

  作为全球化的一分子,中国自然无法置身事外,实际上,互联网对中国而言并不陌生,并且其影响日益强大。2000年3月17日,当荷兰的世界在线(www.worldonline.com)的创建人及执行主席奈娜·布林克出现在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时,欢迎她的是一群穿着小丑服在外示威的商业学生,他们给她颁发了一个“金泡泡奖”,宣称:“她卖的是空话。”

  一位报人面对股价高得令人胆寒的网络股票戏言:“买地产,还有一块砖头,现在买科网股,只是买一个梦。地产跌了,还有一块砖揸手;梦破了,则渣都没有。”

  彷佛和人们的惴惴不安相呼应,举世瞩目的纳斯达克指数近日来也跌得令人心惊肉跳。1999年11月,“纳指一举突破3000点大关,旋即在圣诞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跨越了4000点;2000年的3月9日,“纳指”轻松叩过5000点大关,关于次日创下5048点的最高收盘价。3月27日,“纳指”以4992点高开后,再也无力冲高,并呈自由落体之势下行,至4月14日以3321点收盘,3个星期内下挫了1671点。

  年轻一代和新经济一同生长

  一时间,关于新经济的讨论充斥于各类媒体,认为新经济是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者有之,直言新经济是经济泡沫者亦有之,孰是孰非,目前难下定论,但是新经济的贡献却是有据可查:以美国为例,统计资料表明,1999年,高新科技给美国增加了5070亿美元的产值和230万个就业机会;互联网产业以5000亿的销售额,超过了传统支柱产业航空业的3550亿和电信业的3000亿。而这种以计算机化和网络发展为标志的高科技的发展,促进了经济中的生产率的发展,提高了经济的供给;同时由高科技股份带动的美国股市价格的飚升所带来的“财富效应”刺激了经济的需求。可以说,正是这种由高科技带动的供给和需求的相互作用和相互配合造成了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而这正是所谓“新经济”的内涵所在。

  作为全球化的一分子,中国自然也无法置身事外,实际上,互联网对中国而言并不陌生,并且其影响日益强大。据统计,我国互联网上的网民,1994年是1万人,1995年是8万人,1996年是20万人,1997年是67万人,1998年是210万人,1999年是890万人,2000年的预测是将近2000万人,2001年是4000万人左右,2005年是6000万人左右,在中国网民里面,一个突出特征是年轻人占了绝大多数,18-30岁年龄层的人数比例大致为76%左右,因此,可以说,中国的年轻一代正和新经济一齐成长。

  信息冲击不可忽视

  由于中国网民的年轻化特点,这使得网络的经济意义大受影响,18岁-30岁的年龄层次,从商业结构而言并不成熟,他们想做的事或者很多,但是经济能力却还欠缺;他们上网可以浏览商品广告,但真正买的不一定多。据统计,目前网上用户希望获得的信息,新闻为66%,计算机信息为52%,休闲娱乐为39%,然后是电子图书,杂志方面的为38%,科技教育31%,这五个档次基本上可以认为经济意义很小,就是从未来的发展预测状况来看,学生依旧将是新增网民的主力,另外企业、政府中职位较低的中低层管理人员、一般职员的上网比例将逐年增加,而五年内有支付能力的中老年网民数量将不会或可能有极小的提升。另从一家市场研究公司的调查结果也显示出,在目前我国网民喜欢各网站的前十大原因中,信息丰富和新闻时事多赫然占据了前两位,也证明了网络的经济意义不大。

  目前,网络给中国的冲击首先还不是经济意义上的,反而是信息上的,是信息的全面影响力。可以说,网络使我们生活的世界步入了一个全面的信息自由化时代,消费者可以来去自由,在所有网站里任意漫游。这必将改变消费者生活的价值观、生活的模式、认识世界的角度和方式。网络的魅力就在于此,它创造了所有的可能性,让全世界所有的人去探索,所有的可能性都发生在网络这个虚拟的时空中,它的危险性也由此诞生。这里既发生了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浪漫爱情,同时也屡见不鲜诸多网上诈骗。

  由于网络是一个虚拟的、非常个人化互动模式,所以网民极难判断一个信息的准确性,而事实上也确实出现了由上网所引发出来的一个又一个暴力事件。如美国的校园枪击事件,据说就是因为年轻人把网上所看到的一些东西,落实到生活中去而发生的。因此,对于中国的网站信息发布者而言,他们的道义立场就显得尤为重要,毕竟中国的网民都还太年轻,信息发布者不应只为了吸引注意力,提高点击率,而完全忽略了自身的社会道义承担。

  网络的信息冲击在每一个国家都是非常不忽视的问题,在目前的中国,这一点可能尤其重要。

  新旧经济在中国的两难处境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正在历经着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艰巨变革。对于多数中国人而言,市场经济所代表的旧经济已经够新的了。改革开放二十年来,中国上上下下一直在为寻找到一条合乎中国国情的市场经济制度而努力,这一努力至今尚未完成。也就是说,中国还完全没有深刻地理解和把握市场经济的内涵和运作方式,多数行业、多数企业还正处在一种体制转换的阵痛过程之中,而伴随这一转换而产生的诸多问题,比如下岗工人的安置、未来预期收入的降低、消费水平的持续低落等,都一直悬而未决,以网络高科技为代表新经济呼啸而至,多少令中国各方人士有些不知所措。

  就我国政府而言,一方面要考虑市场经济初具规模的东部地区如何进一步发展提高,以增强国际竞争能力的问题;另一方面又要考虑如何加大中西部开发力度,使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尽快缩短与东部地区的差距,达到一种全面均衡发展的目标,这两个问题交织在一起,对中国而言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解决好了,东西地区可以相互支持良性互动,能极大地增强中国的综合经济实力,提高中国全面意义上的发展能力,但若解决得不好,中国经济的未来颇令人担忧。

  但不论如何,以网络和高科技为代表的新经济都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远影响,中国无法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势必要参与到这一潮流之中。目前至为重要的,是要认清新经济的历史意义,并着手制订相应的扶植和发展战略,积极行动起来才是根本,万勿抱着等一等看一看的态度,企图等待这一经济模式走向成熟再进行无风险的投资和发展。

  目前,网络科技股价如自由落体般的下泻,让许多人开始怀疑新经济的发展前景,持“泡沫”论者一时得意起来,然而翻开历史,一种新事物的产生,其遇到的风险困难往往与其革命意义的大小成正比。比如历史上著名的“铁路中风”事件就明显揭示了这一点。

  话说十九世纪四十年代,随着矿业、纺织、冶铁、机器制造的科技革命一一成功,兴建铁路以扩大货物运输能力成为英国工业界最热门的投资领域,在“投资铁路必赚钱”的理念驱使下,大量资本涌向铁路行业,形成铁路股价暴涨的火热局面,英国的铁路建设也达到了一个高水平。然而,发达的铁路网并没有给投资者带来预期的高额利润,货运基本处于亏损状态,仅客运微有薄利,于是铁路股也一落千丈,甚至于伦敦到苏格兰的两条铁路线也不得不关闭。

  即使如此,但铁路最终还是获得了巨大发展,并给经济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结合此例来看近期的网络科技股灾其启示意义可谓大矣。

  对新经济的认识,目前世界各国都还无法声称已掌握其精髓,新经济基于虚拟而萌生的一连串新的游戏规则也让旧的经济学理论备感尴尬。它不再关注传统经济理论所倚重的诸如利率、货币供应、失业率等经济诊断数字,甚至连格林斯潘也不得不承认,技术已经使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美联储再也不能依靠它经过考验和证明的工具来作为经济规律告诉它应该做的事——保持强劲的增长和低通货膨胀。事实明,一个新的经济时代确实正在来临,所有旧的规则似乎都已过时,没有地图,没有向导。

  而这些,恰给世界各国提供了平等的竞争机会,中国自然也不例外。目前的状态是,中国需要同时修建“信息高速公路”和“水泥公路”,这是因为鉴于中国旧状态的发展状态,如果照搬西方的“资本从夕阳领域向朝阳领域转移”的方法,那么,很可能造成旧经济半路刹车,不死不活,新经济也可能是白热闹一场,成了空架子。从这一点来看,在迎接新经济到来时,中国将不得不承受更多更大的风险对于危机四伏的中国经济而言,实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摘自[华声报]

  作者:蒋兆勇 李小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新经济冲击中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