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吉:廿一世纪中美关系的选择

  实现中美友好合作必须有历史的机遇,要在历史过程中找到双方强有力的结合点。廿一世纪是不是这个历史机遇?结合点又何在?这就要看在廿一世纪中美双方的战略利益所在。

            两国的最根本战略利益

  (一)美国在廿一世纪最根本的战略利益是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

  在人类历史上保持一个世纪以上强国地位是不多见的。历史的辩证法是各领风骚一百年。美国能不能在廿一世纪继续保持第一强国,开创历史的先例?

  冷战之後,美国虽然仍然强大,但毕竟创伤巨大,相对而言,国际地位衰落了。日本、欧洲正在崛起,开始以实力为後盾说「不」。虽然美国军事力量在世界上仍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打海湾战的却要靠日本、欧洲出钱。最重要的是炮舰外交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廿一世纪谁是世界第一强国将取决於经济实力。在这个经济竞争空前激烈的世纪里,美国能够在竞争中获胜吗?

  (二)中国在廿一世纪最根本的战略利益是实现现代化。

  具有五千年独特文明和12亿人口的中国不是超级大国,但确实是独一无二的超级社会。就经济水平而言,中国与美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美国先进得多;就社会发展而言,也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中国要复杂很多,中国实现现代化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的。

            中国真诚的愿望

  中国真诚的愿望是:和平与友好合作国际环境

  虽然近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道路还十分遥远。按照鄧小平理论和战略部署,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把这场伟大的社會主義改革进行到底,专心致志进行经济建设,实现四个现代化,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民主和文明的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国家,这是中国廿一世纪最根本的战略利益所在。为此,中国真诚地希望存在一个和平与友好合作的国际环境。

  世界上最强大的发达国家——美国,与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友好合作,怎样估量它的意义都不会过分。鄧小平曾经指出:「中美关系一定要搞好。」是十分深刻的富有远见的判断。我认为,正是在廿一世纪最根本的战略利益上,使两国具有强劲的友好合作的结合点。

              美国的机遇

  美国的机遇是:资金技术与中国市场结合

  美国要在廿一世纪继续保持自己强大的经济实力,首先要问美国是如何为世界第一的?原因当然很多。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与自然资源、移民国家的特殊优势等等,但廿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本土无战争,成为世界优秀人才汇集地,成为世界武器和产品的供应商也是一个不争的基本事实。这一情况将不会重演了,这种机遇将不会再有了。

  还有另一个被忽略的事实和情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後全世界都遭受战争创伤,经济要恢复和发展需要资金和技术,当时只有美国具有。但美国自己也面临著恢复和发展,美国面临著多种选择。回顾历史,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马歇尔计划。美国用五百亿美元援助欧洲,欧洲用它购买美国先进技术、设备和产品,又反过来促进美国经济恢复和发展;欧洲发展了,就有更大的能力来购买美国的先进产品,形成了整整一个历史时期的互补性经济良性循环,美国与日本也有类似情况,并因此促进了美国战後经济持续发展与高涨。这个历史经验是:美国巨大的资金和技术,与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相结合,是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之途。

           十二亿人口俨如超级市场

  历史又翻开新的一页。

  今天,一个迫切需求资金技术而又蓬勃发展的市场在哪里?毫无疑问在中国,中国12亿多人口的超级社会同时也是一个天然的超级市场。如果中国有10%的人口达到日本富裕程度,就是一个日本市场!如果中国有20%人口达到美国富裕程度,就是一个美国市场!而且,中国这个市场不是潜在的,她的经济近20年名列世界前茅的持续增长,使她成为廿一世纪一个实实在在的市场。另一方面,中国要在廿一世纪实现现代化,最需要的仍是资金和技术。因此,谁与之友好合作,形成互补性良性经济循环,她就将取得廿一世纪第一的经济实力。现在能够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国家已不是只有一个美国了。我们希望美国作出正确的选择,并在竞争中获胜。

            谁是今天的马歇尔?

  友好合作可以只是一种良好愿望,关键在於实际的行动。一个可能的友好合作行动是:类似当年给欧洲的马歇尔计划,廿一世纪开始向中国提供一千亿美元或者更多的援助计划。中国用这笔钱购买美国的技术和先进产品,既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又促进美国经济增长。进一步发展了中国市场就可以有更大的能力和容量吸收更多的美国资金、技术和产品、从而保证美国在廿一世纪经济持续繁荣和保持世界第一经济实力。

  问题是:谁是今日美国的马歇尔?

          问题一:意识形态文化差异

  中美之间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差异,常常成为那些认为中美两国注定要发生冲突的理论依据。其实,无论从理论还是从实践讲,都是站不住脚的。

  (一)意识形态和文化是多元化好,还是一元好?人类历史实践证明是多元好。各种意识形态和文化互相竞争与借鉴,共同促进人类文明的进步。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多元意识形态和文化倾向的国家,为什麽唯独容不得一个中国文化和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呢?

  (二)不同文化包括意识形态固然有冲突的一面,但是也还有互相融合的一面,融合会产生「杂交优势」,这正是我们所应选择的。中国五千年文化不知融合了多少不同的文化,「兼容并蓄」是中国文化的一大特点和一大传统,所以才具有五千年兴旺不衰的生命力。而人类文化史证明,文化排他的异端纵使显赫一时,都是短命的。

  (三)文化和意识形态都属於精神思想范畴。思想无国界,革命却不可输出。人类历史表明,先进思想的传播、真理的传播是任何国界和力量都挡不住的。同时,企图用革命的手段、暴力的手段、强制的手段、行政的手段,输出自己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即使是先进的文化和意识形态都是错误的,但必将以失败而告终。人民有选择的权利,各国人民有同等的选择权利。即使人民选错了,也应该由人民自己重新选择。谁也不应也不可能强制包办。这难道不是真正的民主精神?不是对真正民主精神的一种社会检验?

  (四)中国人民为什麽选择了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毛泽东在1949年总结道,中国人民曾经向西方学习,选择走资本主义和资产階級民主共和国的道路,但是先生老是欺侮和压迫学生,不让中国学习。中国人民才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和社會主義道路,革命成功了。中国共产党和社會主義之所以在中国大地上成功,一个主要原因就在於她始终与共产国际和苏联共产党不一样,走中国自己的路。中国革命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使中国一扫百年积弱,富强起来、现代化起来。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就是从中国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结合起来,对外国的东西,学习一切优秀的为中国所用,从不照抄照搬。总之,什麽办法能使中国实现现代化,能使中国人民真正共同富裕起来,我们就采用。这就是我们理解的社會主義。

  只要不怀著意识形态的偏见和冷战的思维定势,都可以看清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质,都会对她给予理解、同情和支持。

  (五)美国对自己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充满自信,对此我们十分赞赏和尊重。一个没有自信力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当然「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美国也有自己各色各样的社会问题,美国还远不是人类理想的社会。美国的最佳选择应该是专心致志地努力自我完善。如果美国真正好,应该相信真理的力量,中国人民会自动学习的。中国人是一个好学的民族。当代中国,几乎世界各国稍有影响的思潮都已转了一圈;今日中国,稍有影响的理论著作都已或正在出版。中国人会择其善而从之。但是,如果美国不致力於完善自己,却要强迫中国接受一切,中国人自然会问:「难道这就是美国的人权和民主?」那就只会冲突。

           问题二:中国富强威胁美国?

  (一)富强就注定是一种威胁吗?美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强国,是否意味著她今日威胁著全世界?日本、欧洲现在都很富强,是否威胁著美国?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这已为上千年的历史所证实。中华民族是一个善良的民族,她的数以千万计的人民走向世界,都与各国人民友好相处,诚实劳动,从未建立过任何殖民地。近代中国饱受欺凌,特别珍惜世界和平友谊。霸权是与社會主義本质不相关的,搞霸权的假社會主義已自食其果了,这就是中国已公开宣布永远不称霸的道理。

  不妨列举一个数字,如果中国有10%的人口,即1.2亿人富裕到有经济能力前往美国和世界旅游,那不就成为美国和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火车头?反之,如果中国贫困与动乱,有10%的人口成为难民流向世界,则将是对全世界一项难以估价的威胁。

  (二)中国人口众多,人均资源并不丰富,历史负担与欠债太多,因此,今日中国虽有巨大发展,但仍然是一个十分贫穷落後的发展中国家。用中国贫穷的标准计算,仍有六七千万人未得温饱。中国要专心致志於经济建设和社会进步,到下世纪中叶才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

  虽然美国兰德公司1995年预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在2006年超过美国,但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5倍,人均水平达到美国的水平,恐怕至少一百年。更重要的是,中国清醒地认识到,不仅是量的差距,更有质的差距。我们高速发展的产值基本上还是「工业化」的产值,而美国是高新技术「信息化」的产值,这是一个历史时代的差距!

  所以,鄧小平说,中国人要作好几代人、十几代人、几十代人持续努力的准备。至於军事力量,中国只有有限的自卫能力。无论热核武器,还是激光制导和电子武器或是航空母舰……都不是可以与美国比拟的。中国军事绝对值只有美国的1/30,人均值就更少了。任何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谁能相信中国军事力量会威胁到强大的美国。

            希望给子孙们怎样的遗产?

  退一万步说,中国要具有威胁美国的力量也要在廿二世纪以後。那已是我们孙子、曾孙子的事情了。我们应该相信我们一百年後的子孙,将具有更高的智慧和更深刻的理性,他们将会找到更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中美两国和平友好合作的途径和措施来。

  问题在於我们留给他们一份什麽遗产。这是真正的历史性选择!如果我们跨世纪的这代人留给我们子孙一份中美友好合作的坚实基础,那麽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在前辈的基础上建立起宏伟的中美友好合作大厦。

  综合以上,我的结论是:廿一世纪中美关系应该选择友好合作,全面友好合作。这是两国廿一世纪根本的战略利益之所在。同时,这个选择是建立在充分理性分析的基础之上的,因而也是可行的,甚至可以说是最可行的,只要有足够的政治远见和政治魄力。

  事实上,中美关系友好合作的势头一直在进行著。例如双边贸易额从1990年的200亿美元上升到1995年的573亿美元,五年内增长了将近一倍半。如果政治家们顺从历史潮流前进,中美友好合作的前景,不是可以期待的吗?

  如果政治家们非理性地选择对抗,那无论对於中国,还是美国,都是不利的,甚至是一场灾难。

  让我们大家共同努力,迎接一个中美友好合作的新世纪,一个中国和美国都繁荣和进步的新世纪。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刘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廿一世纪中美关系的选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