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春梨:为何交流电是三相——兼论中国的教育?

  虽然过去10多年了,可我总记得清华电机系研究生考试时某教授出的考题:“为什么电力系统是三相?”

  我先不说答案,各位读者不管你是什么“士”,保管把你难住!今年我去美国,有一位同事是MIT电机系毕业的,我问他这个问题,把他也考住了。他的回答是:“我不知道。这只是一种惯例吧!”

  这位出题的教授应该很满意了吧。可是细细想来,总让人有一种悲哀的感觉。你想一想我们的小学,中学,大学教育,这种钻牛角尖的内容是不是太多了。仅略举数例:

  小学时,我们老要背:“已知一个数的几分之几是多少,求这个数用除法。”当时总不理解,老师也讲不清,只好让学生背下来。其实列一个方程,一目了然。既然如此,为什么让学生花那么多的时间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一个原本很简单的概念呢?

  到了中学,开始学平面几何,为了证明线段相等,拐弯抹角的引辅助线。我敢断言,大部份学生到了中学对学习失去兴趣和信心跟平面几何的艰深有很大关系。可是,我想问一下读者朋友,你认为中学的平面几何跟你现在的工作有关系吗?其实,为什么要引辅助线?建一个坐标系算一算它们的长度然后比较不是一个更直接的方法吗?其实在科技工作中,解析几何比平面几何不知有用多少倍!在探索科技未知领域的过程中,谁也没规定必须用什么办法才算对,不管什么办法谁能解决问题谁有本事。所以说,那些千年前古人作智力游戏的东西,不幸成为二十世纪中国学生的梦魇,实在是可悲!

  再说学英语,学生至少有一半的时间在背语法条文。为了应付考试,我们花许多的时间背成语及词组固定搭配(因为考试老考它)。结果中国学生语法特好,却不会日常会话。我读大学时,我的英语老师忿忿不平地讲:“现在的托福考试对英语教学干扰太大了。学生本校考试不及格,托福却考了600多分。”中国式钻牛角尖的考试发展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难道美国人举办的英语考试不能测出学生的英语水平,全世界应该参加清华的英语考试不成?其中的道理很值得回味。托福考试考学生的语法常识,考常用的单词,成语不考,固定搭配不考。所以中国学生一上去,语法就考个满分。国内的考试出发点是如何难住考生,所以考的是那些刁钻古怪,最不常用的东西。

  1984年高考物理题有一道是这样出的:“试估算地球周围大气的质量。”如果用这道题去考美国学生,10个有9个答不出来。但这并不影响美国人写出世界上最好的软件,设计出世界上最好的飞机,最精确的导弹。

  千百年来,中国的文人学者钻入故纸堆里为古书作注,皓首穷经。如今的知识分子钻入几百年前的科学典籍中拾漏补缺,且把大批的年轻人变成他们那样暮气沉沉,这两者本质无异。前者的大错已经铸就。而后者我看实在是一种犯罪行为。中国的教育制度是一种优中选优(其实未必优)的制度,绝大部份的学生小小年级即屡尝失败的滋味,直至最终被淘汰。所以,中国90%的人终生怀着失败感。因此,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民,没有自信难以应付时代的挑战。

  作者:何春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为何交流电是三相——兼论中国的教育?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