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浏览色情网站只是“私恶”

  近日,四川两网民因登录色情网站浏览淫秽图片并留言,被当地警方抓获。此消息报道之后,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不少网友将此事与“夫妻在家看黄碟”相提并论。

  有网友认为,“浏览色情网站,完全是个人的行为,没有制作、传播色情网站,只在自己家里上网浏览一下妨碍谁了?”有专家称在家浏览黄色网站“固然有悖很多人心中的道德规范,但这仅仅是属于个人道德的规范,并没有公共危害性,是否要公安机关介入管理,值得商榷。”而警方则坚持认为“根据公安部的规定,点击、浏览、查阅色情网站都是违法的”。

  从表面上看,此事跟“夫妻在家看黄碟”确实很相似,纠缠着的也是公权与私权、法理与道德、公益与私恶的矛盾。超越这些习惯的视野,我们会从专家和警方的争议中发掘到一个新问题:公共部门的治理到底为了追求什么样的社会秩序,围绕这个秩序,公共部门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显然,从警方“浏览色情网站也是违法”这一定位来看,警方把每个人的思想纯净当作了自身治理所追求的社会秩序:寄望通过惩戒每个浏览色情网站者这个终端,来彻底和完全地控制黄色污染的传播——与此治理目标对称的似乎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社会秩序,在法律的威慑下,没有人浏览黄色网站,人人的思想都很纯净。这样的秩序确实很美好,可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惟有专制才能塑造出这种表象的完美,而且专制塑造出来的也只能是表象的完美。

  法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曾经说过:在民主社会,享乐将不会过分,而福利将大为普及;科学将不会特别突出,而无知将大为减少;情感将不会过于执拗,而行为将更加稳健;虽然还会有不良行为,但犯罪行为将大为减少;即使没有狂热的激情和虔诚的信仰,教育和经验有时也会使公民英勇献身和付出巨大的牺牲——托克维尔想表达的是:民主社会造就不了完美,就只能维持“不坏”。

  “不坏”是民主同专制的历史搏斗后沉淀下来的社会共识。古典专制时代确实有过很多完美的东西让现代的人望尘莫及,比如说行动上的整齐划一,道德的单纯,思想的同质化,易于被动员——可这些表象的完美背后往往都挥舞着一双专制之手,这双手翻云覆雨,私权被以“完美”的名义任意践踏。

  基于“不坏”的秩序认同,健康的现代社会往往能在法律框架中容忍一些没有公害的“私恶”。因为他们深深地明白,人性中的一些劣根性是根本清除不了的,如果刻意要清除,必然要侵犯到公民其他的权利,直至最后冲击到社会公正的堤坝——既然某些“私恶”没有公害,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就让他游离于法律之外,归属于社会道德调整。

  哪怕是不良好的私生活习惯,比如家中看黄碟、浏览色情网站,只要没有损害其他人的任何权益,显然都属于没有公害的“私恶”,在民主意识日益彰显的当下,理应得到法律的宽容。

  如此看来,警方“浏览色情网站也是违法”的定位是有违民主法治的宽容精神的,在对待色情网站的问题上,公共部门的治理只应止于对传播的控制上,私人家中的浏览只能交由道德去裁决,追求“表象上的完美”会有走向专制的危险。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公共部门在切断黄色污染传播源上做得很好,谁又能浏览到黄色网站?“私恶”也就发作不了了。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曹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浏览色情网站只是“私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