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生:争取农民平等的民权

  中国人憧憬的“新世纪”已经过了1000多天,中国四分之三的国民——农民,依然还没有摆脱贱民处境、没有获得公民权。这篇文字,是恳请更多人参与旨在终结隔离伤害、为农民同胞展开合法抗争行动的呼吁书!我呼吁大家参与的这项行动,是功德无量的行动,是一项足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伟大工作!

  我不是在说瞎话。请听我说,这是有许多先例的:有这么四个人,他们为了让自己的同胞获得被剥夺的做人权利而所做的工作,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是: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德克勒克、德斯蒙德·姆皮洛·图图。非常凑巧,今年8月份,上面所列人物里有两位重新进入了公众的视线:一位是马丁·路德·金,人们在隆重纪念他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40周年;另一位,纳尔逊·曼德拉,人们在庆贺他85岁生日。

  我就从这两位说起:金的努力,使占美国总人口12%一个人群、2000多万的的黑人,无折扣地回归了和白人相同的公民权利;曼德拉的努力,使3000万的黑人——占南非总人口75%获得了完整的公民权。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对人的良心、对有良心的人从事的善举进行的肯定和嘉许。他们的获奖,是因为他们奉献毕生精力,为自己的同胞的权利在自己的祖国遭受了彻底剥夺的丑陋局面,进行了不懈的抗争,最终消除了歧视,实现了平等,回归了社会正义,捍卫了人类的文明准则,捍卫了人类的高贵。

  那么,问题来了:

  一、中国的户籍制到底是不是隔离制?

  我想说的是:为中国农民得到解救的事业进行努力,比上面两位从事的抗争的意义要大。原因非常简单:上面两个群体人数之和是5000万,而有待解放中国农民至少有9亿,单就数量而言是上面黑人弟兄的18倍;在处境上,农民遭受到歧视和伤害,在多个方面比黑人弟兄更加深重。

  中国农民和南非黑人,在自己的国家总人口里的比例都是75%;在生存状况上也是有可比性的,受到的伤害严重得多。我们来看:

  南非情况:据世界银行的统计的人均国民收入一项统计,南非的人均收入处在世界中上等水平,1992年的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但在财富分配方面,占总人口7成多的黑人拥有了不到南非财富的2成:“人口登记法”是南非种族隔离政策支柱和象征;种族主义者曾以种族低劣为由长期剥夺黑人的选举权利。

  中国情况: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等三个机构发布的《当前社会各阶层经济状况》调查说:八亿多(作者注:这个统计数字偏小)的农村人口,在中国私有财产里所占的份额仅占3·5%-4%之间:“户口登记条例”是中国城乡隔离的支柱;中国城市的权贵以农民素质低劣为由拒绝农民的选举权,中国农民名义上在全国人大里代表总名额里占8%,实质这个比例不会超过1%;另外,中国农民完全不享受公费医疗,无法获得最低限度的医疗服务,在医疗公平程度上中国被世界卫生组织在191个国家中排在世界倒数第四,在医药商品消费方面,据经济日报公开的数据,我们的农民获得的服务份额仅占全国该项总额的5%;在教育方面,从教育终端看,中国教育部公布的调查结论是:一个农民上大学的机会只有一个城镇人的1/29,这意味着中国上过大学的人,90%是城镇人口……这样的数据的背后,蕴含了多么严酷的掠夺!如果不看数据,只从表面上我们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结论:看看电视里涉及农民的新闻吧:那是一张张愁苦的、憔悴的面容上;一种农民特有的、非农阶层的人身上所罕见的、生活磨难刻在他们身上的烙印;一四川画家的一幅油画“父亲”,展露了这一切……。

  二、对于这样的隔离,社会大众能做什么?

  包括美国国务院在内的多个西方国家,多少年来一直在发布类似于“国别人权报告中国部分”这样的报告,我看了这样的报告,感觉这样的人权评估报告从来没有说到关键点上,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观察和批评的视线,一直存在巨大的疏漏、视角的盲区,他们只会把中国人权的关注定格在一些“民運人士”身上——这是国际社会在人权观察上犯短视错误的明证,按照中国的话说,他们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一叶障目”。中国真正的人权问题,不是魏京生和他几千个同志、同道受到了伤害,正如刘晓波博士一语道破的: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绝不是异见者遭受了打压,而是9亿农民受到制度性歧视。他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话。这可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一个群体(比西方七国俱乐部人口总数还要多)!中国城市身份者的人权,是多与少的问题,而中国农民的人权,则根本是有与无的问题。

  我想对我的同胞们说:作为中国人,我们的“视力”应该比国际人士好,因为我们离真相更近。农民痛苦的挣扎,痛苦的呻吟,总能映入你们的眼帘,总能撞击你们的耳膜,也该触动你们的神经;农民不但在烈日当顶的乡村田野里锄禾,也在烈日当顶的城市建筑工地里流汗;把我们的目光,聚焦到真正受苦的人身上来吧!我们第一步要做的是:向全世界透露中国农民的凄惨生活处境的真实信息;为帮助他们尽早摆脱惨境展开任何有效的救助行动!

  在这里,我们要重申这样一个文明社会的共识:任何时候,针对任何人的歧视和掠夺现象,都是不容许存在的。

  让我们看看毛泽东曾怎样谴责歧视、谴责压迫黑人的:他在40年前发表《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声明》一文(收录在《毛泽东文集》1999年版第八卷328- 331页)说:“美国黑人共一千九百余万人,约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一。他们在社会中处于被奴役、被压迫和被歧视的地位。绝大部分黑人被剥夺了选举权。他们一般只能从事最笨重和最受轻视的劳动;他们的平均工资只及白人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如果把毛这段文章里的“美国黑人”改成“中国农民”,以此来描述中国农民的生存处境,是多么贴切呀!惟一不贴切的地方是,农民的平均工资,哪里有城里人的1/2呀?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副局长认为1/5都不到!

  前面提到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大主教图图说:“作为一个基督教徒,我之所以要反对这个罪恶的、不道德的种族隔离制度,是出于信仰;……有责任、有义务为人类讲话,特别是为那些孱弱的、忍饥挨饿的、受压迫的和遭践踏的人们呐喊……”

  今天我们农民遭受的,可谓是天下最大的不公正、不正义;在这样的态势下,沉默是说不过去的!我们尊崇的贤哲孟子,用一针见血的话语做了毫不含糊的表述:无恻隐之心、无羞恶之心、无是非之心,是不能算作人的!——铲除隔离,这就是最大的善,“勿以善小而不为”,更不能以善大而不为呀!

  对农民的苦难,我们的主流阶层不能因为事不关己,就无动于衷,不能没有一个表态。同胞对同胞的压榨的态势,持续了半世纪、持续了几代人,谁也不能永远伪装不知道!“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应该为这样的局面生气了!中国的各界精英们,行动起来吧,打破沉默吧!向世界表达你们对自由的渴望吧!向世界表达你们对奴役的憎恨吧!向世界展示我们民族的性格也有高贵的一面吧!

  以出身划界,多数人的基本权益受剥夺,这在南非旧政权终结之后,中国就成了存在隔离的唯一国家;中国这样的存在,展示了“隔离为什么是邪恶”最鲜活的现实标本。

  如果中国的主流对农民同胞被掠夺的态势还不愿意表态,还保持沉默,我认为主体上中国没有良知。中国处于一种死寂之中。中国让人绝望。中国没有未来!

  改变这样的局面、拯救我们的同胞应该有紧迫感了。比如说:户籍隔离制出台时,一个已经10岁、所谓“长在红旗下”的懵懂农村少年,到今天他已进入人生暮年了;他的不幸在于,他投胎出了错,这就注定了他经历贱民的一生。立即卸下套在他们身上的制度枷锁吧!让他们生于奴役、死于自由吧!让他的子孙也成为自由的公民吧!

  各位同胞,我恳请你们:对农民同胞,你们也许没有能力给他们钱;但是,你们有能力给他们微笑,给他们友善;告诉他们,你们爱他们;告诉他们,你们在惦记他们的苦难……。

  三、政府能够做些什么?

  这样的态势,对我们的现政府是一个考验。中国政府不要学习博塔,要学就学德克勒克吧!

  南非的博塔总统曾经搞了一个缓和社会矛盾的改革,一种不甘给黑人公民权的改革。他说:实行“一人一票,这个国家就完了,永远完了”。历史已经证明:这是一句笑话!德克勒克总统的还政于民的改革,验证了这是笑话!

  让户籍隔离农民的状态持续,就意味着中国还存在着一个奴隶主势力,在向人类的文明准则宣战。

  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政权、一个良知未泯的民族,会以剥夺自己人民的公民权为耻,并且有勇气承担责任、纠正错误。这是维护一个政府体面的唯一做法。比如澳大利亚政府在处理他们对于土著权益的伤害方面、新西兰政府在对华裔公民人头税政策上,都做出了纠错的榜样。

  中国政府快改改吧!不要等到国际社会明了真相、发出愤怒的声音才去改;不要等到,有人为此得和平奖了,才去改。看看吧,国际社会是怎样抵制和惩罚旧南非的:1960年,南非种族主义开始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同年,国际奥委会取消了南非运动队参与一切国际体育赛事的资格;1962年,联合国要求其成员国中断与南非的外交关系;1963年,联合国安理会要求对南非实行武器禁运;1968年,联合国通过决议称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属于“反人类的罪行”;1972年,联合国剥夺了南非在联大的选举权……。

  中国农民需要的是公民待遇——不要用“国民待遇”来糊弄——就像金和曼德拉,他们的抗争的诉求不是什么给黑人“国民待遇”,而是人人平等、“一人一票”的公民资格,毫不含糊!

  如果说:以前外国人用任何形式欺凌中国人的现象是不能允许、不可接受的;那么,中国人用户籍隔离制度、用警具欺凌中国人的现象同样是不能允许、不可接受的!

  同胞们:任何对部分中国人的侮辱,就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侮辱:当户籍条例规定农民在祖居了5000年的土地上不能选择城市居留的时候,它侮辱的不仅仅是徘徊在隔离墙外的农民,而实在是全体的中国人呀!

  这种发生在同胞间的掠夺,就是煮豆燃豆萁,相煎何太急!同胞之间,为什么不能避免这样的血肉相残和无谓内耗!这样的存在,实质上是在让中国这个民族在世界上展现野蛮的一面、政治智慧匮乏的一面:中国人不知道如何对待自己的同胞,中国人对自己同胞的欺凌的强度超过当年的“外国列强”!这些都是在让中国这个民族在世界献丑!

  我希望:那些从农村通过考大学途径出来而户籍转城的人,那些在农村做过知青、在农村受过“改造”的“右派”、那些熟悉农民生活真相的人、那些对农村生活苦难有基本了解的人、那些为同类苦难悲悯的善良的人们、信上帝的人们,都行动起来,从点滴做起,声援这个行动。

  有这样一个隔离制度存在,它在羞辱着我们的宪法、羞辱着中国人的政治智慧;它使农民永远成为贱民,成为奴隶;使中国成为一个黑暗的国家、野蛮的国家、一个遭人不齿的国家;它让一个“文明古国”沦为世界上最大的野蛮之国。

  我们各位,总有父老、亲戚、朋友,散居在近千万平方公里国土上的农村,我希望你们在让农民和市民平等方面,发挥出你们的力量;我知道,对于农村,你们只是残存着模糊的记忆。你们在城市,过得舒适、安逸、富足、惬意;但也我相信,你们在农村的亲人们,至今还在饱受着城乡隔离之苦,他们过着赤贫的、悲惨的、苦难无边的生活。也许,作为人,作为你们的同胞,他们终生没有机会过像你们同样舒适的生活的;但是,他们有理由要求去摆脱牛马一样悲惨的生存境遇,你们说对吗?

  我们要去做文明、磊落的中国人;无论在中南海、在一个研究所、一所大学、一家报社,我们要和某些野蛮、贪婪的中国人划清界线,让贪婪者日趋孤立,我们要有意识地去拒绝成为中国社会这个庞大隔离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螺帽、一个零部件;比如,你是卫生部长,你要兑现“阿拉木图宣言”里政府对农民医疗福利的承诺;你是记者,你可以拒绝对农民的妖魔化宣传;你是社会学者,你不要跟着指鹿为马去论证农民已经“小康”……

  作为农民,作为人,我们并没有奢求什么。我们的要求很简单:落实宪法、落实对中国生效的国际人权法;把农民当人!

  让隔离制度去死吧!让歧视农民、压榨同胞的法令和行为去死吧!

  如果真的把我们的宪法当一回事了,那么,这种可耻的“户口管理条例”就会成为一纸空文!法律常识已经告诉我们:和宪法产生抵触的法律、条例是无效的;违宪的东西,是一秒钟都不应该存在的、自始至终都是非法的!

  中国政府向一直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推销它的理念:世界各国,不分大小、贫富、强弱,都是国际大家庭里平等的一员;9月18日,胡錦濤见亚齐总理,第一万遍重复了这句话。这话说得好!同理,一国之内,人民是不是也该不分出身、贫富、智愚……一律平等?

  一个以勤劳、以善于经营而著称于世的民族为什么长久地陷于赤贫的泥潭中不能自拔?因为,我们国家政策逼迫着我们国民主体——农民,只能终生伴着原始农具,苟活一生;这些本应该成为创造财富的主力的劳动力,被迫形同牛马,形同植物,无法创造、无力消费、无钱上学、无缘就业、无钱治病、自生自灭……

  中国权贵呀,你在隔离了自己3/4的人民的时候,你实际就在隔离中泯灭了中国3/4的有效劳动、泯灭了中国3/4的智慧、泯灭了中国3/4的综合国力、泯灭了中国迈向富强的可能——所以,我们13亿人创造的经济能力,只相当于三千万人口国家的经济能力!

  我希望:正在学校的、已经毕业的大学生,不管你来自城市还是乡村,你们都将会拥有居留城市资格,会拥有决策中国的资格。你们融入城市后,希望不但不要成为构筑或加固城乡隔离墙的力量,而要成为拆除与捣毁它的力量;在你没有掌握捣毁它的力量的时候,你可以去壮大、去呼吁人们捣毁它的声势。

  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这个阵线,这个队伍,为摧毁罪恶的城乡隔离制度而呼吁,而努力;我希望:你们运用起你们的学识,描述中国农民的真实生活,翻译成让国际社会各界人士能够看懂的语言,传递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只要了解中国的真相,没有人能无动于衷——眼前的例子是,联合国人权会教育权特别报告员卡特琳娜·托马舍夫斯基女士,刚刚了解农民子弟在城市受教育的不公状况,对中国政府进行了愤怒的批评——这样的批评,直接促成了中国国务院在一周内神速出台了“不得歧视外来务工者子弟教育权”新的法令!——可见,让世界上尽可能多地知道我们的农民同胞的困境,对解决问题是有益的。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事业;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共产党语)!所有良知尚存的人们(包括农村的、城市的、国内的、国外的),请参与这个事业里面来…

  只要户籍隔离墙还存在着,那么,农民、以及他们的子孙,永远只能是匍匐在贪婪的权势者的脚下,做他们奴仆,做他们的人下人;农民以及子孙,只能永远屈辱、生活在苦难的泥潭里,不能自拔。幸福对他们,将永远只是可望不可及的海市蜃楼。

  在这里,我呼吁大家参与支持和声援农民获得平等的民权,加入这个队列;我们的目的,不是去谋求瑞典人的奖金,而是谋求正义,谋求公正,谋求一个有爱的社会,谋求一个人一生仅此一次的、幸福与尊严存活的权利。谋求在自己的祖国不受压迫的权利。

  同胞们:为了正义,为了九亿苦难人的福祉,为了13亿同胞无仇恨、不敌视、和谐共存:

  我们重新温习金的演讲吧: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色山岗上,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解放,应该是人民权利的解放;如果农民没有得到解放,那就是四分之三的中国没有得到解放;你说解放了全部中国,中国人站起来了,那是胡说!

  当年,如果你为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而高兴过,那么,我说你就应该有理由为农民1958年开始受隔离的局面而沮丧!因为,充其量前者只是回归了中国万分之一的版图上的主权、和二百分之一人口的治权;可后者,导致了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民做人的权利至今没有回归。

  请支持正义!请加入废除户籍隔离、城乡隔离的行动中来!

  作者电子邮件:liveriver2001@yahoo.com.cn

  作者:淮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争取农民平等的民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